笔下文学 > 九鼎玄尊> 第04章 伤心往事
  “好,回家之前我先给你包装一下。”

  水瑶用玄心读术知道了包装的意思,也没有拒绝时聚的意思,在她心里,时聚就是她唯一的亲人。

  这里虽然是个镇,但这里的环境完全不低于市级城市,尤其是商场的服装,绝对都是高档次。

  水瑶全神贯注的望着四周,暗道:“哇,这么多衣服,从来没看到过,简直太漂亮了。”

  水瑶看着这么多衣服,都不知该选那身了,时聚让服务员选了一身最近流行的,这个古代美女穿上当代女孩的时尚服装,她的身材完全展示出来,可以用完美来形容。

  “服务员,这套要了,在试这套......”

  这时一位很有气质的中年女人走了过来,对时聚道:“先生你好,这位姐换下的衣服我很喜欢,能开个价吗?”

  时聚还在疑问中,水瑶声对时聚道:“此乃千年冰蚕所吐,后被织成绸衣,水火不侵,剑矛不破,质软柔滑,尘物不沾,可称神物。”

  时聚笑着对中年女士道:“对不起,这件绸衣是女孩家传的,不能随便卖掉。”

  中年女人打量着丝绸白装:“既然如此,那我拍个照好吗?”

  时聚看了看水瑶,水瑶也点了点头。中年女人拿出相机照了几张照片,并吩咐服务员免费为时聚和水瑶挑选几套上等服装。

  水瑶的衣服已经买好了,他们便悄悄的离开了商场,至于免费挑选,他们也没放在心上。

  时聚带着水瑶进了一家理发店,一年多没有理发,他的发型有些走形了,店长很客气的让他们坐了下来。

  “大哥,发型这么个性,你是搞艺术的?”理发师笑着问道。

  “以后有这个想法,不过你还是给我剪成军头吧!”时聚笑了两声道。

  时聚的头理完了,水瑶也在镜子旁梳理着头发,一身白色套裙同样散发着古代美与时代美的结合,真是与众不同,时聚看着水瑶照镜子的可爱动作,完全被她的美吸引了。

  水瑶发现时聚正注视着自己,害羞的理了理头发道:“别看了,该走了。”

  他们刚回到宾馆,老板娘就开起了玩笑。

  “兄弟啊,昨晚还开两间房,浪费了吧!今客人比较多,你们还是省一间吧!”

  时聚露出一脸无辜的样子,想到早上水瑶和时聚一起走出房间,正好被老板娘碰到,心想一定是老板娘误会了。时聚还没有回答,水瑶抢先道:“好啊,今晚就开一间房吧。”

  时聚看着水瑶,一头雾水,老板娘笑道:“妹子真是爽快人。”

  时聚无所谓的带着水瑶回道房间,道:“水瑶仙子,虽然你很神奇,要想了解这个世界,还需要多多学习。我现在给你打开电脑,你可以先了解一下这个世界......”

  水瑶自己在上查询着一切,时聚则找到老板娘打听着回家的车票,水瑶没有身份证,很难买到票,幸好和老板娘的谈话才了解到她的老公正好管这方面工作,于是买票的事都由老板娘代理了。

  “回房间等我消息吧,不要让美女等急了。”老板娘开玩笑的道。

  时聚只好无奈的笑了笑,他知道水瑶虽然没有拒绝和自己在一个房间,但是他们哪会做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毕竟他们在一起一年多。

  回到房间,水瑶正查看着时聚老家的地图,水瑶熟练的找到一个方圆30公里的水库,道:“那里环境还不错,练功是个好地方。”

  到练功水瑶立刻放下了电脑,开始了每的修练,不过可以看出水瑶的脸红红的,时聚拿起鼠标,把打开的窗口倒退了几下,竟然看到避孕套如何使用?这个古代女孩还真个性,昨晚看到的东西,今就弄了个明白。

  “咚、咚、咚”

  听到房门的响声,水瑶停止了修练。时聚打开房门,原来是老板娘。

  “老板娘,票买好了吗?”

  “兄弟,我办事,你放心,明11点准时发车,去车站的车我都联系好了,到了之后自然有人给你们票。”

  时聚很高兴的了句:“谢谢。”

  老板娘倒是毫不吝啬的道:“不用谢,做生意吗,到时候出租费和火车票一起算就行了。”

  老板娘临走前又了句:“妹子,今晚接着玩昂。”

  水瑶的脸更加红了。

  晚饭后,时聚带着水瑶在镇上走了个遍,镇不大,但很漂亮,灯光虽然没有大城市的繁华,但也能照亮每一处角落,尤其是那些霓虹的街坊招牌,五颜六色的闪烁着,不远处的居民楼一层、两层、三层的逐渐亮起......

  “时聚,试一下你的功法,跟我来。”

  水瑶话语刚落,则轻轻的扬起右臂置于胸前,回眸一笑便升了起来,也没有任何动作的添加,那姿态简直就是神仙,时聚迅速的跑着追了过去,大概二十分钟,时聚喘着气追上了水瑶。

  “不错,才一年的时间就达到这个程度,比下山的师兄们强多了。”水瑶用赞扬的语气道。

  他们在山顶上再次欣赏着夜景,水瑶喜欢这样的景色,这里很静,对她来这确实是个陌生的世界,镇的灯光渐渐熄灭,时聚迅速的向镇跑去,口中喊道:“水瑶仙子,你来追我啊!”

  水瑶笑了笑,像一阵风瞬间飘过,时聚的手却被水瑶抓住,那个速度时聚都不敢想象,回到宾馆,时聚则练起了心法,他知道自己和水瑶相差的太遥远了。

  水瑶也开始了每日的修练,她知道铁国妖君的存在,即便是封压着,也不能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修练的人最怕的是心存杂念,这样就会产生心热,轻者会前功尽弃,重者不但修为不会提高,还会损伤自己的身体,就像水瑶在洞里身体发烫的情形。

  不知是什么时间,隔壁的房间里又传来“嗯、啊”的声音。水瑶立刻停止了修练,叫声并没有打断时聚的修练,时聚浑身散发着真气波动。

  水瑶露出了奇怪的表情,自语道:“这家伙这么短时间竟有真气波动,而且在这种情况下居然心无杂念。”

  叫声掺杂着床声越来越大,水瑶终于脱口而出:“这是什么鬼地方?”

  不知她使用了什么玄术将自己完全包围在玄光里。

  时聚结束了修练,激动的对水瑶道:“我的真气有波动了。”

  水瑶垂头丧气的道:“我看到了,下次修练时,将剑术和心法同时进行,融为一体才能提高的更快。”

  时聚双手抱拳喊道:“谢师父。”

  这是时聚第一次和水瑶开玩笑,在他心里,水瑶就是神仙,虽然水瑶自己不承认。

  “傻样,哪有这么年轻的师傅?”水瑶完有些尴尬的抓了抓头,自己虽然修睡了几千年,但她的面容如青春少女般,看上去也就十七八岁,自己还是很年轻的。

  时聚只是笑了笑,在他心里对水瑶是真心尊重的,就算是开玩笑,也只能证明水瑶的神奇。

  水瑶可以用玄心读术了解时聚的一切,但她喜欢和时聚聊,当他问道秋扬时,时聚虽然有些沉思,还是和水瑶聊了起来。

  “那时她大学还没毕业,有一次我在执行任务时,歹徒用枪乱射,秋扬用身体护住了一个孩子,情急之下我替她当了两颗子弹......”

  水瑶可以感受到时聚对秋扬的想念,但又有种躲避她的念头,水瑶可以用玄心读术知道一切,但水瑶喜欢和时聚聊的感觉,也许是她那个时代和当代的环境因素,水瑶缠着时聚讲他和秋扬的事,时聚犹如那夜的离别,不愿想起却无法忘记。

  也许秋扬早就知道会这样,所以才会让叶婷为他每月交话费。时聚讲完了,水瑶也了解了时聚的思绪,只是不明白男女情爱会这么复杂,水瑶用玄心读术一边整理时聚的思绪,一边想象着当代的爱情,她看着那些记忆的画面不停的笑,也许那是幸福的感觉。

  “不要我了,跟我你们那个时期怎么谈恋爱?”时聚好奇的问道。

  “恋爱?”水瑶想了想,师兄们大多是百岁老人,自己又是玄尚祖师的关内弟子,玄尚派有几个年轻的玩伴,一年到头也见不了多次,别是恋爱的事了。

  “难道你们玄尚派都是单身?”时聚盯着水瑶的眼睛问道。

  “也不是了,只是我没见过这样的事情,门内的师兄都是由师傅安排的婚姻。”水瑶不好意思的完,接着又给时聚介绍了他们尚国的由来。

  原来尚国国主是奴隶出身,在夏王朝闹动乱的时候,带领一群奴隶逃脱了奴隶主的控制,遇到一位世外高人,也就是水瑶的师父玄尚祖师,从此建立尚国,师父传授玄学,尚国百姓习武、种田,与世隔绝,脱离了奴隶制度,人人平等。

  时聚明白原来那时的人们也有人人平等的思想,只不过是经历几千年才有现在的变化。

  水瑶又向时聚介绍道铁骑国,铁骑国以前是以捕猎为主的部落,这支部落在追杀一头野兽时发现了这个刚刚兴盛的尚国,后来他们在尚国附近定居了下来,后来这支部落逐渐强大起来,便开始修建城池,成立了铁骑国。

  铁、尚两国友好互助,共同抵抗外界侵扰,可是那个时候经常有妖魔乱道,师傅派很多师兄下山助尚国和铁骑国降妖,几年下来眼看就要成功了,铁骑国国主却得到了一部妖法秘籍,自己却变成了最难对付的妖主,他挑起了尚、铁两国的战争,没想到大师兄却投靠了铁骑国。

  时聚见到水瑶情绪有些低落,自责的道:“对不起,让你想起伤心事。”

  “没事,都过去这么久了。”

  水瑶还没完,便回过头去,时聚知道水瑶肯定掉下了眼泪,只是没有哭出声来,时聚不知怎样才能安慰这个活了几千岁的女孩,只好用现在人的方式让水瑶在自己肩上哭了起来。

  猫扑中文

看过《九鼎玄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