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鼎玄尊> 第95章 紫域城主
  “你是仙人?”

  紫域城主有些害怕的问道。

  时聚之前没有打听过紫域城主的为人,但见到真人,却有些怀疑,时聚问道:“你是紫域城主?”

  “是的,敢问仙人来自何处?”

  “我是一介散修,我知道紫门和轻门要有一场争斗,想请城主处理此事。”

  “紫门?”

  城主听到紫门,更加担心起来,城主关好门窗,说道:“实不相瞒,紫门是紫域城十二门域最强的,以前潭门和轻门还可以和他抗衡,现在紫门有仙派支撑,我这个城主其实就是个摆设,偌大的紫域大殿只有这些守卫,还都是来自各个门域。”

  时聚惊讶的问道:“紫域城这么大,你是如何管理紫域城的?”

  城主回忆着说道:“在一千年前,紫域大殿是紫域城最强大的力量,拥有军队百万,十二大门域每月都会上殿议事,八百年前,仙界的一场争斗,致使紫域大殿以北寸草不生,军队全部化为灰烬,从此只留下了这座紫域殿,后来仙派为了弥补过失,下了一条规定,所有仙人不可在凡人城使用法术打斗,一旦发现各仙派会集体追究责任。”

  “我紫域军队丧失百万,仙人为弥补过失,特意传紫域大殿后人仙法,也是为了能管理紫域城,但这些仙法只能游走正个紫域城,打斗却不是那些门域的对手,所以紫域殿里的守卫只能从各域选拔而来。如此一来,几百年来,紫域城主都会给各大门域大量的钱财,十二大门域相互牵制,才能来维持紫域城稳定。”

  时聚明白,紫域城主实则管理整个紫域城,其实真要打起来,却是最弱的,那些门域几百年来怕的是紫域城主有仙人支撑,却不知道那些仙术只能行走紫域城全境,就像交易公证人。

  紫域门主有迷雾宗支持,夺城主之位已定,如果不是珑月仙宫出事,看来紫域殿还是可以统治十二门域。

  紫域城大殿在北,距离紫域却十分遥远,看来当时建城的时候,那些古人也是用心良苦,要进紫域城,必须从紫域门进入,而紫域大殿在往北便是通往仙界的禁地。而周围的雄伟山脉,据说就是仙人也没有探测过。

  时聚跟城主聊了半个时辰,眼下保护百姓才是重要的,时聚离开紫域大殿,一路巡查紫域城各门域,其它门域并没有什么动向,紫门则聚集了数千名弟子和数万紫域军队。

  此刻轻门也集聚了门下弟子,并且派军队做好了准备,以防紫门军队大规模的攻击。

  轻门内三名绿衣女子,守着那名婴儿盘坐,婴儿一动不动,两个眼珠黑白透亮,眨着眼睛。

  时聚的身体又是玄光一闪便消失了,时聚并没有感觉吸力和疼痛,时聚瞬间来到月颖的山脉,月颖正在密室里修练玄脉心法,此法就像为月颖量身定做一样,月颖短短的两个月就突破了修身境界,她的身体散发着淡淡的暗光。

  时聚没有打扰月颖修练,自己也盘坐了下来,这场争斗马上就开始了,是得罪迷雾宗,还是免去凡人的争斗,他该怎么做?如果是在自己的世界,肯定会守护人间太平,现在看来他很难决定。

  一阵惊雷,月颖从密室走出,身上的玄光慢慢散去,时聚叹道:“凝光初期,太不可思议了。”

  从修练的速度上,比时聚还要快很多,月颖见到时聚高兴的说道:“时聚大哥,你看我的剑术怎么样?”

  月颖拿起树枝舞了起来,时聚看着月颖练剑,也沉入思念之中,他没有想秋扬,而是先想到水瑶,当时他和水瑶在幻隐山里练剑的情形一点一点的浮现在脑海里。

  月颖的剑灵气和当年水瑶的一样,似金光、似流水、似炎火、气浪吹掉很多枝叶,枝叶被月颖形成一个大大的圆球,月颖剑术舞完,轻轻的落在地上,那些枝叶瞬间从球体爆开,散落一地,月颖在落地的枝叶里开心的转了一个圈,像个小孩子。

  时聚从回忆中醒来,说道:“月颖,我带你去报仇。”

  “现在吗?”

  “就现在,你现在已经是凝光境界,算是半个仙人,凡人是伤不到你的。”

  “好,我去。”

  月颖随时聚出现在紫府,紫府虽然守卫森严,但他们是仙人,很轻松的进入护法房间,紫门弟子在几个仙人的带领下去了轻门,人员众多,又都是凡人,估计兽车也要一天才能到。

  时聚和月颖的出现,紫门门主没有紧张,而是狂妄的问道:“你们是何派仙人,来我紫府有何事?”

  月颖两眼透着杀气,看着门主,说道:“为死去的村民报仇。”

  “啊,原来是你们,我正要为我的啼兽报仇。”

  门主拔出剑就向月颖刺来,时聚幻出灵剑瞬间扔给月颖,门主的剑和月颖的剑一碰就碎了,这把灵剑可是时聚通玄境界炼制的剑,凡人的武器怎么可以和它相碰。

  门主连退数步,在门后又取出一把宝剑,月颖跳起数米,几道剑气打去,他连忙躲闪,剑气劈到桌子上,桌子瞬间散落一地。

  “啊”

  门主连忙从窗户跳出,并大声喊着:“来人,来人......”

  这时紫府的守卫来了数十人,门主说道:“你们虽然是仙人,但在凡人城不能用仙法,我就不信你们能杀我全府守卫。”

  这时紫府的守卫陆续赶来,他们都手持利剑,寒光闪闪的包围着时聚和月颖,时聚道:“那我就带你去城外打。”

  时聚说完,单手一指门主,三个人向城外飞去,紫府的黑衣人无奈之下只好成飞舟追去,可是飞舟刚刚起飞时聚等人就不见了踪影。

  月颖居住的村子,只有座座木屋,已经没有村人,时聚、月颖、门主从空中落下,门主连喊饶命,可是月颖的剑已经划过他的脖颈,瞬间门主的头滚落在地上。

  月颖跪在地上,喊道:“爷爷,我已经为村人报仇了。”

  这时,天空乌云滚滚,月颖掉下了眼泪,顿时电闪雷鸣,倾盆大雨一洒而下。

  时聚手指一动,一个五彩护罩护住自己和月颖,时聚扶起月颖说道:“不要伤心了,接下来我还有重要的事要做,你先回密室吧。”

  月颖点了点头,两道金光消失了。

  轻门的城楼下,数千黑衣人和数万军队包围着轻门,轻门门主一声令下,无数的轻门弟子和军队身穿青衣、手持弓弩时刻做好战斗准备。

  紫门的弟子见到轻门有所准备,都在议论,劳辛说道:“大家不要怕,仙人会护大家冲进轻门。”

  这时紫门的弟子才安下心来,劳辛一声令下,紫门弟子向轻门冲去,就在这时,一阵灵压散出,所有的人都震住了,这阵灵压正是时聚所散,时聚提着紫门门主的头,从空中扔向紫门弟子,所有的弟子吓得退后数米。

  “门主死了,门主死了。”

  人群中声声传来门主死的消息,劳辛更是前来抱起叔叔的头颅,说道:“你杀了我叔叔,我要你偿命。”

  劳辛飞着向时聚射去,时聚不躲不闪,当剑就要刺到时聚胸口时,时聚双指一夹,劳辛的剑就碎成三段。

  时聚轻轻一弹,劳辛就被弹出数米,并且口吐鲜血,幸好劳辛的师父奉鸣一把接住徒儿,不然徒儿肯定重伤。

  奉鸣说道:“仙友为何伤害紫门门主,你就不怕被仙派追杀吗?”

  时聚轻轻一笑,道:“那你迷雾宗为何要借紫门之人攻打轻门,难道也不怕仙派追杀?”

  “哈哈,迷雾宗是仙界第二大仙派,只有我们追杀别人的事,谁敢追杀我们?”

  说此话的人正是那六师弟,此话刚一出口,化师兄就说道:“仙友误会了,我们迷雾宗虽然强大,但从不做伤害凡人之事,但现在我们要执行仙令,休怪我等无情。”

  化师兄话一出口,七个仙人纷纷亮剑,他们并没有寄出宝物,看来也是忌惮规定,怕别的仙派前来争夺。

  时聚手持灵剑,正好要试试这仙界第二大仙派的功法如何,时聚迅速的冲了过去,黑衣凡人被时聚形成的气浪吹出数米,时聚说道:“紫门的人听着,这是仙人之间的争斗,你们还是早早离去,不然让你们死与无形。”

  黑衣人全部驾兽车逃跑,几十个回合的打斗,时聚虽然没用仙术,单单的玄心剑术就已经占了七个人的上风,化师兄眼看自己的师弟都处于落风状态,说道:“快布迷踪阵?”

  七个仙人同样没用仙法,很快的包围起时聚,时聚笑道:“阵法,我也会。”

  时聚瞬间布好灵玄剑阵的护剑阵,虽然这是通玄境界练成的,但时聚没有添加任何灵力,看上去只是练气境界的功法,尽管七个仙人的迷踪剑阵怎么攻击,都伤不到时聚,而时聚把护剑阵随手改成攻击剑阵,迷踪剑阵就被冲击的支离破碎。

  迷雾宗的七个仙人大感意外,这迷踪剑阵虽然没有施加仙法,但一般散修就是使用仙术也很难破掉,今日看来,这个着装奇怪的青衣男子肯定大有来历。

  时聚没有杀他们之意,七人只好返回迷雾宗。

  时聚用灵力说道:“珑月仙宫的朋友,此地不易久留。”

  说完,轻门的密室里,三个绿衣女子面前多了一瓶丹药,时聚一道光消失了。

  此刻一支两千多人队伍正浩浩荡荡的进入紫门。

看过《九鼎玄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