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鼎玄尊> 第103章 血剑圣主
  眨眼功夫,“砰”的一声,那些血雨被化为空气四散开来。

  “小弟弟,你要自不量力吗?”

  “果然是你,我不知道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但是南宫门主心系天下苍生,我不会让你杀他。”

  血剑圣主气愤之下说道:“那我就领教一下你的功法,胜我在说。”

  血剑圣主散去满天红云,凝成百把血剑,瞬间向时聚刺去,时聚没有机会使用灵玄剑阵,只好左右避闪,他虽然躲过了血剑的攻击,但血剑没有消失,而是瞬间聚成一把红色巨云剑,向时聚斩来。

  看威力这把红色巨云剑比青幕的青云剑还要恐怖,巨云剑冒着火光,瞬间来到时聚面前。

  时聚要躲避已经迟了,只好幻出珑月剑,用灵力抵挡下来,只是时聚被压下千丈。

  血剑圣主一招手,那把巨云剑就回到手里,成为一把红色长剑,散发着红芒。

  时聚稳好身体,血剑圣主再次来到时聚面前,道:“珑月剑,你和珑月宫主什么关系?”

  时聚刚才挡下的那一剑,吃到不少苦头,他来仙界领教了不少仙尊级的人物,还从来没吃道过亏,没想到被这红衣女子却占了上风,时聚说道:“打赢我在说。”

  话刚说完,时聚就幻化百把珑月剑包围起血剑圣主,时聚灵力催动,剑阵瞬间形成,这次剑阵没有护住自己,而是一个攻击型的剑阵,剑阵形成一个巨大的圆球,道道剑光击打着圣主。

  圣主左右躲避,时而用血剑挡住剑光的攻击,片刻,时聚的剑阵就要失去光泽,时聚也在纳闷,这剑阵怎么这么快就失去了光泽,是圣主的功法特殊吗?

  时聚又加大灵力,剑阵立刻散发着五彩光芒,百把珑月剑瞬间向圣主刺下。只见圣主全身散发灵力,血剑形成了一个类似灵玄剑阵的护阵,声声金属撞击声,两个剑阵都消失了。

  时聚握住珑月剑,圣主手握那把血剑,两个人相互对视着。他们都在纳闷为什么剑术这么相似?

  圣主说道:“小弟弟,你不是珑月宫的人,珑月剑何来?不然我可对你不可气了。”

  “谁说我不是珑月宫的人?”

  时聚掏出仙尊令牌,圣主一眼就认出了那是珑月宫之物,圣主怒道:“要怪就怪你今天拿的是珑月剑吧!”

  圣主轻喝一声,那声音却委婉动听,瞬间天空再次聚红云,圣主抛出血剑,血剑再次形成一把红色巨云剑,这次巨云剑不单单是一把剑,而是周围浮现着许多蓝色云珠,体积都有篮球般大小。

  巨云剑转眼向时聚刺来,在巨云剑形成的同时,时聚早已灵力护体,而且那座人形小山已经落在身前,形成一座千丈光山,手中紧握的珑月剑在灵力的催动下,散发着寒光。如果不是通玄境界的仙人估计看上一眼,就会心脉凝结。

  血剑与光山相撞,这座巨大的光山,虽然没有被击碎,但瞬间就失去了颜色,时聚收起光山,血剑还是一如既往的向时聚冲来,在时聚的催动下,手中的珑月剑瞬间飞出,逐渐的变大,当珑月剑和血云剑相击的同时,已经变得和血云剑一般大小。

  只听到剑与剑的剧烈碰击声,天空形成一圈冲击波剑浪,迅速的散扩到方圆千里之外。幸好有护山大阵,不然整个兽灵山已然不复存在。

  就在所有人都认为他们是平手的时候,血剑周围形成的云珠开始慢慢碎裂,道道蓝色细丝直冲时聚。

  这细丝极其诡秘,犹如一条条闪电,时聚的身体可以承受住巨大的天雷之力,看到这蓝色的细丝闪电倒也没有躲避,只用灵力护住身体,无数条蓝色细丝瞬间包围起时聚,这时时聚才感觉到这细丝不同与雷电,而是一种类似蓝焰的提炼,虽然只是细丝,但比他的寒焰之火还要强的大。

  时聚催动灵力的同时,幻出金色小鼎,冰焰之火瞬间代替灵力护体,抵抗着蓝色细丝的攻击。

  惊人的一幕发生了,这蓝焰居然变成了紫色,连圣主的细丝都变成了紫色。

  血剑圣主盯着时聚的金色小鼎,叹道:“这就是传说的玄天鼎吗?”

  圣主又是轻喝一声,血云剑剑体无数道蓝色细丝又包裹了那团紫焰,仍然慢慢的变成紫色,时聚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但圣主却露出了笑容。

  待所有的细丝都变成了紫色,圣主提起血云剑,瞬间劈下,轰隆一声,那团紫色焰火消失了,血剑变成了紫红色,而时聚却口吐鲜血,金色小鼎在血剑的斩劈下散发着紫色气息,仍然盘旋在时聚身前。

  “小弟弟,你输了,交出珑月剑,我可饶你一死。”

  时聚没有言语,只是望着这血剑圣主,她的容貌细细看来,怎么和月颖有些相似之处。

  血剑圣主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人,居然眼睛都不眨的看着自己,要知道在妖魔界,谁要是敢这样看她,早就被碎尸万段了。

  血剑圣主都不好意思的说道:“不要看了,算了算了,你赶紧走吧,我不想伤你。”

  时聚收起金色小鼎,服用了一颗丹药,说道:“你虽为魔主,看功法却不像妖魔中人,你的蓝色头发和眉毛都是假的吧。”

  可能是时聚猜对了,圣主怒道;“休要胡言,赶紧离去。”

  时聚猜到南宫门主应该恢复身体,护山大阵应该能发挥多有的作用,刚要离去又说道:“你的红色衣服挺漂亮,头发和眉毛弄成黑色的吧。”

  “让你废话。”

  圣主一道剑光打去,可是时聚已经无力抵挡,他已经受了很重的内伤,在加上这一道剑光,连飞行的能力都消失了,时聚从空中落了下去。

  “你......”

  圣主并不是有意伤他,刚要去救他,一道绿光划过,时聚被拖起悬浮在空中。

  “弟弟,你没事吧!”

  时聚看了一眼珑月宫主,说道:“受了点轻伤,不要紧。”

  这时道道剑光都出现在珑月宫主面前,珑月道:“看好仙尊。”

  两名女弟子扶过时聚,珑月瞬间来到血剑圣主面前,说道:“玲月,你真想挑起仙域和妖魔族的大战吗?”

  原来这圣主叫玲月,两千多年前玲月和珑月都是仙宫人,情同姐妹,只是后来不知为何发生矛盾,玲月而离开珑月宫踏入魔域,玲月也是仙界仙尊,所以到了魔界击败几大妖王和魔尊便成了妖魔族的圣主。

  “珑月,我只想杀了兽灵门主,至于妖魔和仙域的事情,我懒得插手,不过你的通玄境界恢复的够快啊,你已经没有珑月剑,还想和我打斗吗?”

  “废话少说,看招吧。”

  珑月持灵剑瞬间移动到玲月面前,二人近身打斗起来,珑月已经把时聚的灵剑炼化,用起来还算顺手,红、青、蓝、绿四种光道布满天空,她们二人打斗了几百个回合,也没分出胜负,玲月说道:“这样打斗我们就是打上一年也分不出胜负,好久没有见到你的剑雷了,出招吧!”

  珑月知道剑雷一出,很有可能伤及无辜,在说她并不想和玲月的关系一直这样下去,毕竟她们犹如姐妹。

  “我不会和你打的,你走吧!”

  玲月笑道:“不会和我打,那你刚才跟我闹着玩吗?”

  珑月静下心来,说道:“玲月,我想知道你的功法是不是已经魔化。回来吧,珑月仙宫需要你。”

  “不要说了,我不会回去。”

  这时玲月的眼睛已经有些湿润,堂堂魔族圣主居然留下泪来,可见她并非魔化。

  就在此时天空一声惊雷,传下声音:“血剑圣主,属下率数千魔将已经赶到兽灵山,只要圣主一声令下,我们就能铲除这些仙人。”

  “玲月,你......”

  “珑月,不要说了,我今天不想杀害同门,但日后妖魔来袭,我也不能阻挡,告辞。”

  血剑圣主带着众魔将返回魔族,仙界一时平静下来,兽灵门主知道珑月仙宫的赶到才化解这场灾难。

  兽灵门主说道:“圣尊,只要仙界有难,我兽灵门哪怕失去全门,也会任听仙宫调遣。”

  珑月说道:“南宫门主,我知道你兽灵门对仙界和人界贡献,只要我们能团结,就不会被妖魔二族侵占,还请门主找一间密室,我好为时聚仙尊疗伤。”

  “是。”

  五日过后,时聚和珑月出现在兽灵门的大殿里,门主说道:“我兽灵门能摆脱灾难,全靠仙宫和时聚仙尊,今日备下美酒,还请圣尊和仙尊一起畅饮,兽灵门大殿欢歌一片,气愤高涨。

  “报,禀门主,属下有要事相报。”

  一位凝光后期的仙子气喘吁吁的来到殿堂。

  “说。”

  仙子道:“迷雾宗斩杀一批弟子,说是所属青幕仙尊一脉,日后还有大批弟子要处理。”

  门主怒道:“岂有此理,看来青幕仙尊没能劝住迷雾宗主,圣尊我们是否救下青幕仙尊,否则他要有危险了。”

  “青幕想改变迷雾宗,看来他还是失败了,我们去救他出来。”

  珑月宫主知道青幕的为人,是时候解救他了,毕竟青幕在仙界不管是功法,还是人品都排在前五。

  “那好,珑月宫离着路程遥远,就用我兽灵门的弟子吧!”

  南宫门主说道。

  珑月宫主说道:“好,我通知珑月宫,他们会随后赶到,弟弟,你要去吗?”

  时聚一笑说道:“姐,我肯定要去。”

看过《九鼎玄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