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九鼎玄尊> 118章 紫域相遇
  时聚回想着神兵队,紫域城虽然和自己的世界有些差异,但这里有高大的建筑,宽阔的道路,还有一些靠晶石做燃料的飞行物,确实是一个特殊的世界,完全算的上是繁华都市。

  一道长虹划过天空,街上的人们都望着天空,议论纷纷的人群中冒出一个童音:“这是仙人下界。”

  时聚看了看那个男孩,七八岁的年纪,完全是一个凡人,不过他的体质有些特殊,那道长虹瞬间抓起男孩远去,此刻的人们都四处逃去,一队士兵驾着飞车追去,但飞车的速度太慢了。

  “救孩子要紧。”时聚暗道,七彩流云腾空而起,片刻追上了那道长虹。

  时聚说道:“放下那孩子。”

  长虹化成一道虚影,道:“仙友功法纯正,不是妖魔中人,你我素不相识为什么挡我去路。”

  “你带这孩童去哪?他只是一个凡人孩子。”

  虚影叹道:“事到如今,如果不说,想必仙友也不会放过我,我乃炎谷门主,几天前遭遇妖魔攻击,我炎谷门弟子已经所剩无几,我受了重伤,身体已损,只留下这道虚影,这孩子是我的本体,只有跟他合体,我炎谷门的功法才能延续下去,仙友不会阻碍吧!”

  “原来是这样,可这孩子的父母知道吗?他们会很着急的。”

  “顾不那么多了,我时间有限,没猜错的话,仙友就是珑月仙宫的时聚仙尊,待我合体后,还请仙尊带孩子一起回珑月仙宫。”

  炎谷门主说完一道红光进入孩子体内,孩子却一声不吭,片刻后孩子的身体闪现出红焰。

  “时聚仙尊,好好照顾这个孩子,我炎谷门从此在仙域消失了。”

  炎谷门主的虚影消失了,空中多了点点光焰渐渐的在空气中散去。

  孩子昏迷在空中的光环中,时聚轻轻的抱起孩子,用玄心疗术唤醒了他,孩子问道:“叔叔,你是仙人吗?我刚刚做了一个梦。”

  时聚小声的问道:“算是吧,你梦到什么了?”

  “我成仙了,可以在天空中飞翔,而且用仙法帮助好多穷人取暖。”

  “恩,不错,你天性善良,叫什么名字?我带你回家。”

  “叔叔,我叫严儿。”

  时聚抱起严儿向远处飞去,严儿虽然不懂仙法,但他的身体已经具备灵力,和他在一起,能感觉到那种火灵力的温度,如果是常人估计是不能和他呆在一起的。

  一路飞来,严儿说着自己的家庭,他是家里最小的一个,一个哥哥,一个姐姐都很疼他,只是他们在外读书,不经常回家等等。

  时聚决定带他修练,毕竟炎谷门是十大仙派之一,也许以后严儿还能光大炎谷门,时聚用灵力封住了他的火灵力,先带他回了家,落地那一刻,严儿的父母激动的说道:“真有仙人,真有仙人,严儿没有骗我们。”

  严儿跪倒父母面前说道:“爹、娘孩儿想要学仙法,还请爹娘成全。”

  严儿从懂事起就要学仙法,以至于父母经常责骂他,没想到今天真的出现了仙人,父母只好说道:“严儿,我们并不是你的亲生父母,这是我们捡你时身上的玉佩,学好仙法也许能找到你的亲生父母。”

  严儿接过玉佩,上面刻着一个炎字,看来这是炎谷门的玉佩,严儿哭泣着说道:“我不要亲生父母,我学好仙法会回来孝敬你们。”

  时聚知道严儿是炎谷门主的本体,仙界是需要他的,只好安慰道:“大哥、大嫂不要难过,严儿天生仙资,而且天性善良,有朝一日定能有所作为,你们放心好了。”

  严儿告别了父母和时聚踏上了修仙路,当然时聚不能把他带在身边,找到月颖之后,他准备把他交给月颖,也好和月颖做个伴。

  他们在紫域城游走了几日,严儿一旦踏上修仙路,就注定长期呆在洞室里,时聚打算让他在紫域城在多玩一些时日。

  严儿见到了一群蓝衣人,好奇的问道:“叔叔,那些人有仙气。”

  时聚点了点头,其实他早就发现那些人正是蓝御谷的弟子,只是不知道他们怎么会出现在紫域城?

  时聚说道:“你呆在这,不许乱跑,我去去就来。”

  严儿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是。”

  时聚瞬间消失在严儿面前,几个蓝衣人说道:“就是这里,上次为少谷主寻女人,就是里面的女子捣乱。”

  “好,这次一定不能放过她,能抓个凝光境界的女子回去,少谷主肯定给我们不少好处。”

  时聚听到了他们对话,不过他没有出手,只是想看看这个凝光境界的女子是何仙派?

  几个蓝衣人喊道:“里面的人出来,不然我拆了你的房子。”

  一道黄光划过,女子蒙面,一身黄衫,高挑的身材盘旋在了空中,几个蓝衣人纷纷亮出法宝,女子道:“你们敢在紫域城用仙法,不怕仙域定你们的罪吗?”

  蓝衣人说道:“现在仙域大乱谁管这事?上。”

  几个法宝纷纷掷出,几道光柱射向黄衫女子,女子拔剑几道剑灵气打出纷纷挡住了那几道光柱,女子是个剑修,功法算的上精练,可是几个蓝衣人的法宝是连续攻击的,黄衫女子的剑灵气很难抵挡多个法宝攻击,如果是一对一取胜很容易,毕竟女子面对四五个同境界的仙人。

  女子只好四处躲避,在这里在打下去可能会伤害到紫域城的凡人,女子一道光向域外的山林飞去。

  几个蓝衣男子一路追赶,时聚不放心女子,还是跟了过去,况且这女子的身影还有些熟悉。

  域外的一处山林,女子已经无处躲避,几个男子包围起黄衫女子,女子只好用一个简单的护剑阵保护着自己。

  时聚见到女子已经坚持不了多久,终于挺身而出,几道剑光打去,几名蓝衣男子纷纷倒地,化为尘灰。

  “多谢仙友救命之恩。”

  时聚还躲在暗处,道:“仙子可否摘下面纱,你的声音很像我的朋友。”

  此刻女子笑道:“那你出来,我就摘掉面纱。”

  时聚刚才听到的声音还有些像,可是现在感觉又不像了,时聚回道:“你要是不摘,那我就离去了,以后小心点。”

  “不要走,不要走,时聚大哥我是婉儿,我故意改变的声音。”

  女子轻轻的摘下面纱,甜美声音传到时聚耳里。时聚飞了过去,见到青幕婉说道:“你怎么在紫域?”

  “圣尊怕我们和珑月宫的人一起走会有危险,就让我和轻灵带孩子来了紫域。”

  “孩子在紫域?”

  “是啊,在轻灵家,我带你去。”

  “走。”

  时聚和青幕婉首先找到严儿,一起去了轻域。

  路上青幕婉不停的追问时聚的事,时聚一一解答,时聚了解到青幕婉被围攻是因为救了很多被蓝御谷带走的女子,怕给轻域门主引来敌人,所以她没有和轻灵在一起。

  青幕婉和其她女子不同,按辈分来说,她是时聚的晚辈,但自从她见时聚的那一刻,就没把时聚当前辈,只当他是哥哥,因为时聚只有三十岁的骨龄,论骨龄时聚还没自己大。

  很快他们到了轻府,轻灵不同见到时聚则以晚辈的身份一口一个仙尊的叫着。

  时聚见到孩子那一刻,身体闪现了玄光,只是他自己没注意到,每当孩子见到时聚都会笑个不停。

  时聚还要找月颖,很快便和青幕婉和轻灵告别,轻灵很恭敬的送走时聚,青幕婉则追出很远,恋恋不舍得看着时聚远去。

  时聚临走时,传了一些剑术心得给青幕婉和轻灵,青幕婉暗道:“我会好好修炼,只有把境界提上去才有追你的资本。”

  轻灵看出了青幕婉的心思,调侃的问道:“好了婉姐姐,仙尊已经走远了,这么痴情怎么不告诉他。”

  “我还没有资本喜欢他,如果我像圣尊那样,我早就把他拿下了。”

  “圣尊也喜欢时聚仙尊,只是他老人家有伴侣,别怪我当妹妹的不提醒你。”

  “他可不老,有伴侣我也不在乎,我要修练去了,你看好孩子。”

  “嗨,无药可救了,孩子你不用操心,父亲说了,我们不是照顾孩子的料。”

  时聚带着严儿一路前行,他明白月颖一个人如果遇到蓝御谷这样的败类肯定不能逃脱,他用意念查找着月颖下落,路上他和严儿没有游玩,只是一心想找到她。

  “叔叔,下面的城好漂亮,我们不去看看吗?”

  “叔叔要找一个人,不能玩了。”

  “哦。”

  严儿很懂事,只是不让他去玩,还是有些情绪,时聚的玄心读术是自己修练的,不像水瑶那样完全可以通过玄心读术知道自己一切,现在他只能用意念搜索,还好月颖身上的那道灵力越来越近,时聚露出了欣喜之色。

  那血剑圣主和月颖长得一模一样,难道和严儿一样,月颖是血剑圣主的本体?不过时聚很快就放弃了这种答案,千药谷主也是有化身的,只是化身只能听千药支配,炎谷门主的本体是个孩子,而血剑圣主玲月是和圣尊珑月的关系应该也有本体之分,那月颖又是怎么一回事,还真难琢磨。

  这次找到月颖一定不让她到处乱跑,时聚知道自己是月颖唯一的依靠,他也明白月颖的心,只是时聚不想在读她的心,只能把她当自己的妹妹对待。

  水瑶说过读心术很累,秋扬也说过读心术很累,也许爱本身也是一种累,时聚不想多想什么,可是他的心里不停的出现月颖的那句“月下思君时归来,颖耀枝头聚情在。”

看过《九鼎玄尊》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