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月下绮谭 > 第两百零九章 还你今生

第两百零九章 还你今生


  玄滢月听着京城里来的公公宣读着璃日给她的赐婚圣旨,末了那公公还喜眉梢的告诉她,前段日子古月剑派也主动归顺了朝廷,还消灭了几个剩余的邪派,甚至派了弟子前去边疆教授将士们武艺。全本小说网皇非常高兴,要给古月剑派的掌门高官厚禄,却都被那位年轻的掌门拒绝了,他只有一个要求,便是求娶龙泽公主为妻。于是皇便下了这道圣旨,还赠与了丰厚的嫁妆仪仗,命两人择日成婚。

  拿着字迹熟悉的圣旨,看着一屋子的下人和嫁妆,玄滢月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古月剑派现在的掌门除了仁心还会有谁,她从来不知仁心竟然对她执着至此,他做了掌门,出入朝廷,只是想娶她而已。假如是在半年以前她一定会惊喜到无法自持,可如今她除了苦笑再也没有了其他的表情。仁心,你这是在逼我吗?我拼命的躲,你却追得这么紧……

  “公……公主……”旁边一名小宫女紧张的开口呼唤道,自从龙泽公主接了赐婚的圣旨后便一直坐在窗边一动不动,就算是傻子也知道公主此时的心情并不是欣喜的,而且似乎是一种悲伤。可是婚期如此的紧迫,她实在担不起误了吉时的罪过。

  “婚期是何时?”玄滢月转过有些失神的眸子,淡淡的问。

  “是……是下个月初六。”小宫女急忙开口道,“如果再不启程就来不及了……古月剑派的人早就在外面候着了……”

  这时间果然是安排的刚刚好,玄滢月轻轻叹了口气,缓缓站起身来说:“那还不来替本公主更衣?”

  那群小宫女如临大赦,急忙捧着大红色的喜服跑了过来,穿衣,梳头,描眉画唇一阵的忙活。玄滢月就这么张开手站着,任那些人折腾,其实以她的身手想远远的逃开并非难事,可这一屋子从京城派来的宫女,侍从却是无辜的,她一走是轻松了,可这些人呢,却会因此背罪名。璃日和仁心都了解她的心软之处,所以他们都知道用什么方法可以使自己不会逃跑。

  婚礼在古月剑派举行,仁心并没有亲自前来,而是派了十名大弟子,他们的话都不多,一个个仙风道骨的样子,玄滢月知道这些人皆是身手不凡的。拥有着皇家派头的婚车一路向北,玄滢月坐在车里忽然觉得自己一直都这样南南北北的折腾着,顿时感到万分的疲惫。

  天公作美,这一路都是风调雨顺的,车队并没有怎么耽搁就来到了古月剑派所在的玉虚山脚下。即使仍是初秋这里也已经下过了入冬的第一场雪,漫天遍野都是雪白的颜色。这是玄滢月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却也不禁为它的巍峨所折服。长长的楼梯似乎直通天,周围种着整齐的雪松,显得庄严而肃穆,她不禁觉得自己这一身鲜红的礼服在这里显得非常的突兀。只是此时她已经没有看风景的闲心,当那个人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周围的一切仿佛都黯然失色了。

  玄滢月无法移开目光,即使发生了这么许多的事,即使她知道已经没有了未来,那个人在她心里的地位却其实始终未曾改变。

  只是仁心也显然不是原来的仁心了,他此刻一身白色的剑袖长袍,外罩同色的狐皮坎肩,长发束在脑后,少了原本的出尘淡雅,却增添了英气,如今他已是中土第一大派的掌门,武林盟主。

  但是在看到玄滢月的时候仁心的眼中出现了惊喜和一丝丝的不安,但他还是大步走了过来,无比自然的拉起了玄滢月的手,一如当初在忘忧谷时一样。

  “滢儿,你来了?”

  “你以为我不会来吗?”玄滢月浅笑道。

  “我……”仁心一时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我不会让那么多人因为我而获罪的。”玄滢月继续说。

  仁心的笑容立刻冻在了脸,可他的手却攥得更紧了,不久后他又恢复了微笑,拉着她一步步的朝阶梯的面走去。

  婚礼非常的隆重,所有的仪式,礼器甚至司仪都是按照皇家嫁公主的规格办理的,冲着古月剑派的面子武林中还来了很多的名人,可玄滢月却无心去看这些,红色的盖头遮挡住了全部的视线,让她几乎以为世界从此就是这鲜红的颜色。

  等到周围安静下来了已经是深夜,玄滢月穿着厚重的喜服静静的坐在婚床。旁边不远就是一个向外延伸平台,古月剑派建在山巅之,窗外的风光一览无遗。随着外面响起一阵脚步声,方的盖头也被掀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仁心微微有些泛红的脸庞,鼻间萦绕着淡淡的酒香。

  他的容貌本来就是世间少有的英俊,此时他一身红衣,嘴角处是遮掩不住的笑意,他细长的手指一寸寸的摸过玄滢月的眉,眼,直到嘴唇,犹如在抚摸一件他无比珍爱的东西。

  “滢儿,滢儿……”他用头抵着她的头情不自禁的喃喃自语。

  感受着那温热的体温玄滢月的心忍不住的颤抖起来,这是她渴望了十年的人,当她在忘忧谷中苏醒的时候,这第一个出现在她眼前的少年就已经占满了她的心,这份感情已经刻入骨髓,她如何能忘,如何能舍,可是老天爷却又为什么那么残忍,在给了她幸福的同时却也将她推入了另一个万劫不复的地狱?眼泪滑落,滴在了喜服,如鲜血丝丝的绽开。

  “滢儿,你可是还怨我?”

  “仁心,你为什么就是不愿放手?天下间的女子何其之多。”

  仁心的手臂骤然收紧,他的声音自耳边传来:“我如何能放手?天下间的女子都不是你。”

  玄滢月笑了,得过他这么一句话她还有什么好遗憾的呢。仁心放开了她,慢慢低下头,轻轻的覆了她的唇,一如当初的青涩,开始的时候只是浅尝辄止的试探,见玄滢月没有反抗也没有抵触,他的炽热便不受控制的席卷的她的整个口腔。他从不知道自己的心中原来也会有如此强烈的感情,也从来不知道她嘴中的味道竟是如此的甘甜如蜜!

  尽力的回应着,深深的呼吸着,此时此刻玄滢月只想忠于自己的情感,忘记所有那些痛苦的事情,只想短暂的,最后一次感受他的所有……

  仁心只觉得怀中人温软无比,心中无比的满足,只想着一生一世都不再放开。但他本来就是医生,空气中哪怕有些许的血腥气也瞒不过他的鼻子,更何况是近在咫尺的。

  他猛地拉开眼前的身体,眼前的情景让他心惊,心脏几乎在一瞬间停止了跳动!血……他的身沾满了血,而玄滢月的腰间插着一根金钗,已经末到了根部。鲜血顺着衣服流到了地,已经沾湿了雪白的地板,那颜色让他心惊,让他忘记了反应。

  “滢儿!”

  也就是这么一瞬间的失神,玄滢月冲他露出了一抹凄然的微笑,双手一推,她纤细的身子就飘了出去。冰冷的风从耳边吹过,眼中是远处漆黑的群山,身体的疼痛她已经没有感觉的,忽然间她一下子变得很轻松。其实她已经不恨仁心了,应该说从来都没有恨过,她已经想的很清楚了,假如没有自己,假如她没有中月下香的毒,那么仁心也不会变成这样,月息国的那些百姓也不会枉死,甚至爹爹都能长命百岁,所以这一切其实都是她的错,都是老天给的命,可是她已经累了,已经不想再伤害任何人了。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月下绮谭》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