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玄幻奇幻 > 异世无冕邪皇 > 第2718章 多行不义
  听着众高手谈笑风声,看着龙渠在前方提着脑袋跟母螈兽厮杀,风绝羽连连叹息摇头,他这次过来原本是为了解救龙叡,没曾想被牵连到九洲神墓这件事上了,但如果说他没有寻宝的心无礼。”

  有了霓光发话,殷别不敢不听,满心怨气的称了声“是”,旋即退后。

  风绝羽整理了一下长袍,道:“行了,别废话了,趁着母螈兽分身乏术,还是快点过去吧。”

  霓光想了想道:“诸位,即到此地,大家必同仇敌忾,多余的话霓某人便不多说了,找到大墓中殿,一应宝物,我等平分,当然,此途坎坷、危机重重,哪位要是实力不济,命丧骨河,也别怨天尤人。”

  “这是自然,别说命丧骨河,谁在路上拖后腿,也休怪其它人无情,老夫可没有闲功夫救人。”莫上仙冷冷一笑,表明了态度。

  “各凭本事。”

  “各凭本事吧。”

  萧洪章微微一笑,见众人纹丝没动,突然拔身而起,朝着骨河的对面飞去:“萧某先行一步,诸位,快快跟上哦,若是晚了,里面的东西我可不给诸位留。”

  萧洪章说罢腾身而起,化作一道流光直往龙渠方向掠去:“哈哈,龙族长莫慌,萧某人助你一臂之力。”

  这个时候就能看出谁是行家谁是低手了,修为达到了乾坤中期的萧洪章一步踏出,便是十数丈开外,速度快的惊人,他的喊声在墓道中嘹亮的响起,回音久久不散,只不过他口口声声说助龙渠一臂之力,但却反其道而行。

  正与母螈兽厮杀的龙渠原本恨众人入骨,没想到萧洪章出手相救,正处险境的龙渠脸上闪过一抹感激之色,刚要答谢,突然萧洪章施展瞬移来到龙渠的头顶,一脚踩在龙渠的脑袋上。

  这一脚萧洪章并没有使多大的力气,但本源神力却是已经发动,力贯双足,轻轻一点,萧洪章趁势飞起,速度再次提升,往墓道深处掠去,而吃了一脚的龙渠身子猛往下一沉,骨河里一只母螈兽借机扑上,爪子狠狠的拍在了龙渠的龙躯上。

  蓬!

  一爪之后,龙渠吐血,气的破口大骂:“萧洪章,你落井下石。”

  “龙渠啊,怪只怪你倒霉,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如此简单的道理,你不懂吗?”

  龙渠的话音未落,身后又挨了一掌,同样力道不大,但足以将他往母螈兽方向送出去一段距离。

  三只母螈兽对血腥味十分敏感,龙渠一受伤,母螈兽就彻底疯了,根本不管萧洪章等人,围着龙渠拼命进攻。

  随后是司空爵、梵古圣,到了霓光这,压根没理他,不过他又挨了殷别一爪,本就有些累的虚脱的龙渠挨了三拳两脚之后,伤势就加重了。

  “风前辈……”风绝羽是最后一个。

  只不过当他刚要离开的时候,金蟾子、徐通洲、夏天河三个联合走了过来,跪在地上求道:“前辈,请带我们一起走吧。”

  “你们……”风绝羽皱了皱眉,天道珠固然能装下很多人,但他没有解救这些人的义务,更遑论之前发生过很多事,飞盟三宗的弟子,对他百般猜忌,这要是换个人,不把他们全部杀干净就不错了,还救人,想什么呢?

  “快跪下。”三宗元老也知道此前飞盟弟子对风绝羽有诸多不敬,现在求情多少有些厚脸皮,可是看见连黑-岩龙族的族长都被三只母螈兽杀的丢盔弃甲,他们可不想等这群高手走了以后,变成母螈兽的口中美食。

  夏天河怒斥了一声,所余不多的在三宗弟子也知道自身安危全系风绝羽一人之身,于是呼呼啦啦的全都跪了下去。

  “请前辈开恩……”

  “你们……”风绝羽真想不闻不问就此走掉,可是看到几百号人跪在自己的面前,有几个吓的都尿裤子了,那颗死水不波的心,终于还是有了些许起伏。

  目光看向远处,龙渠已经被母螈兽杀的狼狈逃窜,霓光等人早就没影了,风绝羽叹了口气,语气冷冽道:“救你们可以,但是到了我的地方都给我老实一点,谁要生有异心,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短暂的挣扎之后,风绝羽还是狠不下心把这群人留下来,终于决定带他们离开。

  金蟾子三人闻言,感激的老泪纵横,带着飞盟三宗的弟子在地上拼命嗑头。

  “前辈对我等恩同再造,我等必以死相报。”

  “行了,你们的废话太多了,赶快进来。”

  风绝羽说着,双手一分,一个一人来高的漩涡境门,快速打开,飞盟弟子如今已经吓的三魂不见七魄了,看见这境门就知道风绝羽身上带着一个随时可以打开关上的异域,当下欢喜的不得了,屁滚尿滚的跑了进去,此时是活命的最佳时机,先前看见风绝羽悄无声息的将龙焰和龙叡收进莫名的空间中,飞盟的不少弟子很快明白过来,这位身手恐怖的风前辈,身上其实还带着一件足以让他们逃出生天的空间法器。

  当然,他们并没有因为之前风绝羽隐藏了这件法器而心生怨懑之情,再怎么说法器是人家的,人家愿意助他们逃出生天是心善,不愿意也是无关任何人的事。

  随着修为的提升,风绝羽驾驭天道珠的能力早就今非昔比了,别说几百人,就算是几千人几万人,要装下也是抬抬手的事。

  大发善心的将飞盟三宗的弟子救下之后,风绝羽当机立断飞跃骨河河面,面对如厮恐怖的母螈兽,风绝羽也不敢大意莽撞,右拳紧握间连接施展瞬息神通,不过片刻之后,便飞到了龙渠的前方。

  身形闪现宛若凭空挪移,当他在龙渠头顶飞过时候,还特意俯看下方,龙渠此时已经浑身是伤,三只母螈兽却完好无损,按照双方伤势来分辨,龙渠几乎是必死无疑,这可怕的九洲神墓究竟藏了多少危机。

  “救……救我……”征战疲惫的龙渠向空中的风绝羽求助,满眼的悲切和渴望,在无助中放大。

  “龙渠……”

  有那么一瞬间,风绝羽忍不住将手伸了出去,但是伸到一半才想起,对方就在不久之前就因为自己闯了龙山还要把自己扼杀在大阵中。

  风绝羽微微一顿,叹了口气,把手缩了回来,喃喃道:“多行不义,这是你该有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