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永序之鳞 > 第1096章 冒险(9)(求推荐票!求月票!)

第1096章 冒险(9)(求推荐票!求月票!)


  麦西乌斯接连试了四件外套,这才总算找到了满意的请愿日服饰:一套素白色丝绸做的衣裤,外罩用来防风的深红色半肩塔尼克长袍;脖子上戴着拥有“8”字形褶皱的拉夫领,以及一块镶着玛瑙和宝石的黄金胸牌;脚上踏着一双深棕色的小牛皮软靴,鞋子底部材料用的是上好的山核桃木,踩在地面会发出类似马蹄的“闼闼”声。

  “力量是有代价的。”麦西乌斯深谙此道,在他还年幼时,他的父亲就亲自拉着他的手对其解释过其中的道理:“一切的力量――统治的力量,杀戮的力量,人心汇聚的力量……都必须要付出代价才能够获得。”所以,明明伤势初愈,身体里还始终盘桓有一股疲惫劲,可是今天他还是要穿着盛装出现在那些来瓦林斯堡请愿的人面前。

  他让侍卫们打开了家族的大门,不过仅仅只开放内墙外部的一个觐见大厅,内宅是郡长最后的堡垒从不轻易放外人进来。这个经检大厅内部亦堪称壮观,拱顶和窗户极其高大,透过彩绘玻璃的阳光也染上了各种颜色,穿梭于石柱之间,空气中弥漫着上好焚香的浓郁气味。过了许久,所有人才全部到位。最前排的是锦衣华服的贵族和商人,穷人在后排,最穷的只能贴着墙边。

  一名家族侍卫顺着队伍走过来,手里提了一条敞口的麻袋,他走过身边的时候,排在队伍里的请愿者就伸手进去取一块木牌。在这些人被领进大门前,全都挨个儿接受过检查,确定没有携带武器,才能接着往前走,经过种满果树的场子,以及修剪得千奇百怪的灌木丛,最后进入这座觐见大厅。他们每个人都领到了一个号码牌,顺序从一到一百不等,富有的人也没有优先权。

  “等会儿每叫到一个号码,你们就从队列里出来,跟着我们上前请愿。记住,号码牌不可以交易和更换,不可以交头接耳,不可以打架斗殴,不可以随地吐痰便溺……否则就要挨鞭子,严重的可能还要挨刀片子!”那个家族侍卫走过这些请愿者,确保自己的话语被他们每一个人听见。他身边跟着三名拿着斧戟的士兵,还有更多士兵藏在这座觐见大厅是一排排廊柱后面。

  哈拉蒙德低着头,端详着手上的号码牌。八十九号,几乎是可以说非常靠后。虽然在进到瓦林斯堡内部之前,他已经用一种用某种虫子做成的染料把自己的黑发染成了棕红色,以掩盖自己那头在塔普特岛非常扎眼的黑色头发。但是匆匆制作的染料昨夜就已经有些褪色,他今天不得从集市上买来一顶羊毛编织头巾,用它把头发包裹住。

  第一位请愿者是个老头,代表村民来抱怨最近上涨的租子,怪他们的地主老爷太过溺爱儿子。“每个月给他买匹马,大人。这不行啊,大伙都在挨饿,可那十二岁的小少爷非要骑新买的公马。”

  “你们地主的名字?”麦西乌斯问。

  “回郡长,是加文老爷。”

  “我记得他的长子前些年在去北方一个公国学习,给一名骑士当扈从的时候,因为和一伙约姆斯海盗交战死了。”麦西乌斯想了片刻,回忆起“加文”这个名字的相关事宜,脖子上戴着的拉夫领让他不好低头或者扭头。

  “是的,郡长大人,自那以后加文老爷就愈发宠溺他的幼子了。”那个老人回答道。

  “你所述情由已经记录在案,”麦西乌斯对那个老人说,“我们会尽快商议出结果。”

  于是,请愿者们一个接一个,诉说着大同小异的悲哀故事――租子不公、胡乱剥夺继承权、抢夺土地,还有个年轻姑娘请求拨一笔救济金,给爷爷买一条木头假腿,他是在为封地领主某位野心勃勃的祖先效力时残疾的。“我认为这个判决可以立刻下达。”麦西乌斯说着做了个手势,仆人上前递给姑娘一个钱袋,钱数是她所请求的两倍之多,引起了一阵骚动,众人纷纷交口称赞。

  他不愚蠢。哈拉蒙德心想。这个麦西乌斯郡长处理事情的时候,显然很懂得轻重缓急。只是,这样的人在仇恨某些人、某些东西的时候也会变得很可怕。

  中午的时候,仆人们抬着饭桌和长凳走进大厅,桌上很快就摆满了面包、鸡肉、奶酪和一碗碗热气腾腾的汤。食物寻常却很丰盛。请愿者们高高兴兴地落座吃饭,而郡长则已经离开大厅,单独用餐去了。哈拉蒙德发现,很多人虽然已经请过愿的人,但还是留了下来。穷人如此做很好理解,可是有些富人也如此做派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下午请愿继续,开始之后不久,哈拉蒙德就猜到了那些富人留下来的原因。他们想看一场热闹,又或者说,想要看看自家郡长如何处置一场风波。麦西乌斯如何处置这件事情,关系到富人们接下来该以何种态度,来对待一伙和他们都有过联系的人。

  一个身穿素白袍子的老人走到觐见大厅中央,准确地站在地面的骏马浮雕上面,他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可是却能够让整个觐见大厅的人全部听清。那个位置很有讲究,哈拉蒙德看出了其中的远离,作为“哈拉德”,他的学问很多时候都能让他触类旁通。

  “尊敬的郡长麦西乌斯大人,我谨代表宗会向您致以问候。昨日是对账日,宗会盘点了以往的借贷款项以及尚未完成的建筑项目,”说话的同时,他伸出了自己的手掌,一个身披墨绿色罩袍的宗会执事立刻跑了过去,将一个卷轴放到了宗会长老的手上。

  “封地各地区地主拖欠宗会的财物如下:安茹加尔爵士修建磨坊一座,尚有五百方银币材料贷款尚未结清,逾期部分即将追加利息;温克勒男爵修建两栋家族大宅,聘用宗会持证工匠百又三十三名,尚未结清工钱约一千六百二十七方银币零十五个铜板;加文领主修建上等马厩一座,材料费及工费合计拖欠宗会五十三方银币……瓦林斯堡的麦西乌斯郡长――也就是您――去年修建的排水渠、商业区的仓库、大宅内部赛马场和一系列的不宜公示的重要城防设施,以及对尖塔进行的修缮维护,算上为您提供的折扣和宗会今年需要缴纳的税金,您共计还有三万六千方银币的账款尚未结清。”

  “有意思了。”哈拉蒙德心中暗想道。“居然有人在请愿日当天向麦西乌斯当面讨债。”

  他的耳朵支棱着,仔细听着周围人们的小声言语,很快就对那个所谓的“宗会”了解了个大概。原来,那是一个德鲁伊教团组织,其中的德鲁伊都是比较偏门的“城市德鲁伊”一脉。

  因为受到维克塞斯国王的青眼相待,所以这个宗会在整个南方疆国范围内都很有势力。他们依靠为各地区的领主提供领地建设贷款,以及承包各位领主的领地建设工程来赚取维持宗会运转的钱财。也有一些商人也购买过宗会的服务,不过仅仅是最为富有的一小拨商人才有那样的财力。

  有些人猜测,宗会之所以能够获得维克塞斯国王的支持,是因为它可以为国王以极为划算的代价,营建国王领地内的一座座城市。而支持那些城市建设的钱财,正是这个德鲁伊教团从各个封地领主和富商的钱袋子里赚来的,只是没什么切实的证据。

  通过倾听得来的消息,再加上在君临城接受高等教育带来的认知高度,哈拉蒙德看待这个宗会的行为比在场的所有人都要“真切”。除了宗会的运营模式之外,他还大致猜测出了这个宗会的行事目的:虽然不尊奉某位特定的神明,但是这些德鲁伊既然是“城市德鲁伊一脉”,那么只有不断构建完善更大规模的城市才能更好地弘扬其教诣,令宗会内部的德鲁伊们愈发强大。而构建更加完善的大规模城市,无疑也符合那位有着雄才大略名声的维克塞斯国王的心意,所以宗会和国王达成了一致。两者结合,宗会和疆国都能火力,变得更加有力。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永序之鳞》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