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天衍乱纪 > 第六章 水神府演武

第六章 水神府演武


  洪湖北峰,巍然矗立,高耸入云,欲与天公试比高。山峰方圆十里地界,寸草不生,生灵绝迹,一片荒凉萧索。

  呼!

  一阵风腾起,裹带着一道身影,在这片区域内来回飘动,平添一分生气。

  不多时,气流消散,露出一条红鲤,摇头摆尾,鱼身修长,一双眼睛骨碌碌转动。

  “半月苦修,初初能够架起妖风,这应该就是炼气期了吧?”苏恒一边按照峰灵指示的经脉吐纳天地灵气,一边审视自身,“或许还不止,似乎已经初窥真罡期门槛?可惜峰灵沉睡了,不然他肯定看得出来。”

  修真一途,分数大境界。散仙之前的低级境界有四境,炼气、真罡、真灵、金丹。

  修士感应天地灵气,引导灵气顺着经脉纳入体内,淬炼己身,即为“炼气期”。灵力运转如意,并可将之释放于体外,做到收放自如,持续长久,可实现远距离攻击,即为“真罡期”;当灵力附带上自身属性的特质后,便可通灵,或凌厉杀伐,或绵延悠长,是为“真灵期”;气息内敛,自然温顺,不留瑕疵,于丹田孕育金丹,灵力皆存于金丹之内,是为“金丹期”。金丹破碎,成就散仙,才算于修真界真正意义上的登堂入室。

  低级四境,每一境又细分为初期、中期、后期三个小台阶,层层往上,步步维艰。

  苏恒初踏修途,十天入炼气,再一月便已窥至真罡门槛,进境不可谓不快,当得上“天才”二字。

  苏恒兴奋之余,想起峰灵说自己是那先天元磁属性,位列仙班成就散仙后更是可以觉醒先天元磁真体,他也就释然了。

  有这样的身份在,一切似乎都是理所当然。

  但他并不自满,勤修苦炼,为了能早日助峰灵脱困,也为了自己可以在这洪湖中更好地生存下去。

  哗啦啦!

  灵气如百川汇海般云聚而来,带动水流哗哗作响,苏恒身体一颤,便恢复了平静。

  ……

  当……当……当……

  两日后,接连数声钟响传遍洪湖,悠悠而鸣,让人不由心生肃然。

  苏恒从修炼状态中退出,在好奇心的驱使下,循着钟声游去。

  出了磁峰地界后不久,眼前的一幕让他目瞪口呆。

  众多生灵排列整齐,齐齐朝一个方向进发,即使天生为敌的两种生灵碰上了,此刻也是难得地保持着和谐,浑然不似苏恒一个多月前看到的那种弱肉强食的残酷光景。

  看着齐整的生灵大军,苏恒心里直犯嘀咕,这还是那个洪湖吗?

  “诶,朋友,请问你们这是要去干嘛呀?”

  犹豫再三,苏恒鼓起勇气拦下一个从眼前过去即将加入队伍的生灵,开口询问,不想却迎来一对看傻子似的目光。

  苏恒如坐针毡,不知道该说什么,总不能说他来自外面吧?

  撒个慌?苏恒从来没试过,不想也不敢。

  手足无措下,苏恒涨红了一张鱼脸。

  那个生灵瞧见苏恒的腼腆模样,忍俊不禁,“这是三年一度的仙府演武,历时三个月,如今已临近尾声,即将收官,大伙儿都要去见证那一刻。”

  “什么是……仙府演武?”苏恒不好意思地追问。

  那个生灵愕然,而后摇摇头,耐着性子解释道:“洪湖生灵演武竞技,一较高下,而后君座大人会从中挑选十大高手进入仙府,令之为仙府执掌洪湖一方。这是莫大的机遇和殊荣,但凡对自己有信心的生灵莫不想拼到一个名额,进入仙府参习仙法妙术,以求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苏恒恍然,又问眼前长得龟身蛇尾的生灵,“朋友你也是要去角逐十大高手之位吗?”

  那名生灵闻言一愣,哑然失笑,“我哪有那个本事。”

  抬爪指了指远方的生灵大军,道:“绝大多数妖修实力不足,过去看看热闹是其一,还因为那新入仙府的十大高手今后将影响整个洪湖的格局,这些都是与切身利益相关之事。其余生灵,也各有各的目的。不过相同的一点,这是洪湖盛会。”

  苏恒明了前因后果,连忙致谢。

  龟身蛇尾生灵不以为意,慢悠悠而去。

  “仙府演武……”苏恒神情一阵恍惚。

  初来洪湖时,除了峰灵,他碰上的第一个生灵就是条大鲶鱼,也从大鲶鱼口中听过这事,可那时候大鲶鱼对他心存歹意,突袭他不成,最终葬身他人之口。

  “生存……修真……”苏恒咀嚼着这两个词,有一种别样的感受。

  稍作犹豫,他混入大部队内,随众浩浩荡荡地向洪湖中心而去。

  不久后,一片建筑群映入眼帘。

  建筑群成环形,长宽绵延十余里,正中央一座浩然大气的百丈宫殿静静矗立,金碧辉煌,霞光四射,远隔数里都能看到那般瑞彩千条的景象。

  中央宫殿宛如一头正在沉睡的洪荒巨兽,无形中散发出一股肃穆威严之气,震慑灵魂,威压洪湖。中间大门敞开,牌匾上书“水君仙府”四个大字,铁画银钩,铿锵有力,隐隐有风雷之音呼啸。

  数百个护卫守卫在宫殿周边,冷漠地扫视着过往生灵,戒备森严。

  看到这等排场,苏恒心头一凛,因为这些护卫大多是半人之身,这起码是真罡后期的修为才能变成这副模样。更有甚者,当中几名统领还是以完整的人类形态出现。

  妖身化人,真灵境!

  苏恒心中难以平静,真灵境的大妖都只是给仙府守门的,那位君座大人得有多强大?

  这时,十个强大的妖修从正门大踏步而进,全部为人形,个个龙行虎步,气势非凡。其中一人走在最前方,后边九人并排,一路走来,连宫殿周围的守卫统领都躬身行礼。

  “这就是新晋的十大高手,啧啧,果然风采无双。”旁边有生灵赞叹,满是羡慕。

  “听说君座大人会从这届十大高手中选出三名作为亲传弟子,这可是往届所没有的啊。”

  “我也听说了,不过这届的质量貌似也比往届高上一筹吧?”

  有生灵嗤笑,“这是自然,君座大人亲收弟子,可不同已往的招收殿将。虽说进入仙府有诸多好处,但说白了还是寄人篱下,不免有心高气傲的妖修看不上。而这次有机会竞选君座大人的弟子,那意义就大不相同了,说不定以后还有机会入主仙府。这不,你看,那为首的高手,估计都已经是金丹期高手了吧?不然九大半步金丹怎会甘愿矮上一头?”

  “……”

  苏恒不着痕迹地仔细倾听周边生灵的谈话,对仙府演武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不过仙府演武竟已到了最后一场,十个名额已经确立,这不免让苏恒遗憾错过了观摩他人实战的机会。

  他虽然见识过玄真真人与人激战,但自己离那个境界可以说是天壤之别,因而并没有很大的效果,无法与自身所学相互印证。

  最后一场,就是水君给十大高手正名,正式封为仙府殿将,从此分管洪湖领地,拱卫仙府。而十大高手也会在殿内向水君展现实力,以求再次脱颖而出。

  其实水君道法通天,十大高手实力如何他心中岂会没数?不过是想通过这样一个程序显露府中底蕴和未来实力罢了,以此震慑洪湖枭雄,巩固仙府独尊地位。

  生灵大军来至,众生灵按照气息强弱,自觉站位。

  强者立前,弱者靠后,依次排列,秩序井然,没有生灵敢大声喧哗吵闹,水君威严可见一斑。

  苏恒稍放气息,占了个不前不后的位置,默默等待盛会开始。

  一阵仙乐响起,像是在洗涤人的心灵,天降瑞彩,八方皆动。水波微颤,一道人影凭空出现,负手立在大殿正上方的蓝色神座前,俯视众妖。

  苏恒瞪大了眼睛向前望去,那人并不像他想象中的那般雄伟威严,反而像是一个文弱书生,手持折扇,身着蓝袍,脑后有一圈神光隐隐,嘴角挂着一丝浅笑,温文尔雅,又不失神圣尊贵之气。

  “这位想必就是洪湖水君了。”苏恒心中暗道。

  水君面色如玉,闪烁光泽,犹如一尊谪仙飘然出尘,不显烟尘气。他身上并无一丝威压散发出来,可在众灵心里,却感受到了一股睥睨天下的气势。

  十大高手心中一颤,特别是那为首的金丹高手,心里对仙府府主之位的些许想法瞬间烟消云散。

  水君真身显化,而他们却连对方是如何出现的都未能看清,可见自己与水君的差距何其之大。这时候打仙府的主意,岂不是老寿星上吊活腻了?

  “拜见君座大人!”

  思及此处,金丹高手放声高呼,弯腰垂首,躬行大礼。

  其余九大高手先是一愣,连忙效仿,心底暗骂金丹高手真不是个东西,真会见风使舵。

  十大高手话音刚落,大殿守卫同时单膝跪地,铠甲摩擦间,竟只有一个声音。

  无数洪湖生灵则低下头颅,高呼水君尊位。

  苏恒哪里见过这等排场,心下震撼,对这位神秘的君座大人也愈发好奇了。

  “平身!”水君一手伸出,往上微抬,众生灵顿时感觉到一股柔和又不可抗拒的力量将自己扶起,心中更加敬畏。

  水君眼眸含笑,“演武大会,历经三月,所选十人,皆为万中挑一,孤现正式将之封为府中大将,分管洪湖,尔等当尽心竭力维护洪湖秩序,不得怀有二心。”

  水君声音磁性,但也透露出一股威严。

  “谨遵君座大人法旨!”十大高手恭敬回道。

  水君满意点头,又道:“孤也会从尔等当中挑选三人,作为孤的亲传弟子,将来孤若有一天离开此地,这偌大的仙府,也就由尔等共同守护了。”

  “君座大人千秋万代,永统洪湖!”十大高手听到水君的一番话,内心深处有些激动,但更多的还是惶恐,因为水君话中有话,似是在提点他们不要有太大的野心。

  “君座大人,末将愿班门弄斧一回,还请大人指教!”这时,一道洪亮的声音响起,中气十足,十大高手中的一名半步金丹强者出列,率先开启最后一场的演武序幕,同时也跃过这个敏感的时刻。

  而且,水君挑选弟子必然是从实力和潜力等各方面综合考虑。在座十人,除了金丹高手稳占一把交椅外,其余九人自然要拼一拼,率先出列也许能博得水君好感,为自己增加筹码。

  得到水君的同意后,那名强者走到大殿正中央,双手朝身前虚空一抹,手上顿时出现了一杆方天画戟。

  方天画戟长达三丈,戟刃森森,闪烁着幽冷的寒芒。那名半步金丹强者体型并不是很壮硕,相反甚至有点瘦弱,却将一杆重量级的大戟挥舞得虎虎生风,灵气爆响。

  半步金丹强者血红色真气外放,真气炙热,如火焰般附着在戟刃上,熊熊燃烧,散溢出一股毁灭性的波动。

  一般来说,水族生灵受环境影响,大多是水属性,即便不是,自身也会蕴含某些水性特征。而这位半步金丹强者不仅不是水属性,更是与水相对的火属性!所谓水火不相容,这并不只是说说而已,两种截然不同的灵气特性相互冲突,动辄就会冲破修士经脉,落个身死道消的下场。

  “呔!”半步金丹高手大喝,手中方天画戟舞动天风,越舞越起劲,仿佛要把大殿劈开。

  轰!

  一声巨响,方天画戟狠狠砸在大殿地板上,两条天蛇从戟刃两边幻化而出,一水蓝,一赤红,呼吸间涨到二十余丈,电射而出,大嘴一张,火焰与寒冰相撞爆裂,威能横扫八方。

  观战众灵纷纷倒退,怕遭池鱼之殃。

  水君出手,抬手间于演武之地方圆五十丈形成一个法力护罩,将之与外界隔绝。

  包括那位金丹高手在内,九大高手皆是心头震动。这等威力,足以威胁到真正的金丹高手!

  而且,能够将两种截然不同的灵气特性运用起来,即使远未达到融合的程度,也足以说明其潜力无限,这让九大高手倍感压力。

  就连丰神如玉的水君大人,古井无波的脸上都露出一丝异色。

  苏恒看得入神,他不在意半步金丹高手的本质属性和灵气特性,他关注的是对灵力的运用。半步金丹高手不仅对自身灵力收放自如,更是将之幻化成“天蛇”形态,这让他心中一动。

  “灵力所使,可不为初始形态,可变幻成诸天万物。以此方法,同等的灵力,可爆发出更强的力量,同时冥冥之中增添了一份灵动。”苏恒似有所悟,暗暗调动自身灵力,在脑海里观想各种形态,同时不断进行模仿变化。

  噗!

  蓦地,苏恒鳍中出现一条小鱼,由灵力化成,绕着鱼鳍环旋不休。

  接着,他感觉身体里的某个桎梏被打开,一股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要突破了,他即将步入真罡期!

  苏恒本就达到了炼气后期,触及真罡门槛,而今观半步金丹演武心有所悟,对自身灵力的运用有了突破性的进展,登时踏出了这一步。

  可以说到现在,苏恒才有了在洪湖生存最基本的资格。

  桎梏被打开,他感觉体内一阵空虚,这是体内灵力未补满的原因。

  从炼气到真罡,不仅是对灵力的运用有了提升,同时身体里能容纳的灵力规模也会水涨船高。现在苏恒体内还是炼气期时的数量,故而才有这么一种空虚感。

  时不合宜,苏恒强行忍住那种本能想要汲取天地灵气的欲望,继续观看十大高手的演武。

  在这弱肉强食的洪湖,尚未真正成长起来之前,藏拙是必要的,以免被更强者所“惦记”。

  此刻,大殿正中央的法力护罩内,方天画戟震出的冰火两天蛇不断肆虐着,空气中的温度忽冷忽热,在护罩上冻结出一层厚厚的冰冰,转而又被蒸成虚无。好一会儿,雾气消散,场中恢复了平静,水君折扇一挥,法力护罩散去,里边的场景逐渐清晰。

  半步金丹高手略显瘦弱的身躯昂然而立,一杆方天画戟斜指地面,寒光森森。

  “好!”水君端坐神座上,突然抚掌赞道。

  “多谢君座大人夸奖,末将今后定当竭尽全力,守卫仙府,管治洪湖!”半步金丹高手话语铿锵有力。

  水君微微颔首,抬指朝前一点,一枚紫金符篆射向半步金丹高手,符文密布,烙印在其眉心,熠熠生辉。

  “此符篆为孤亲传弟子标识,今后洪湖众灵,见此符篆,视同见孤。”

  一片哗然声起,众灵显然对水君此举深感意外。

  九大高手也是一怔,其中的金丹高手眼底更是有厉芒一闪而过。

  “多谢师尊!”半步金丹高手回过神后,恭敬拜谢。

  水君点头,折扇轻轻敲打着手心。

  “末将也愿为君座大人演武一场!”金丹高手坐不住了。水君还未观看后面九人的表现,就已将一个名额给了出来,明显是看重其潜力,这让他再难优哉游哉了。

  随后,金丹高手同样在大殿中央尽情展现实力。虽没有之前水火共驭的场景让人觉得不可思议,但威力更大,毕竟人家实力摆在那儿。

  接着就是剩余八位高手的演武,整个演武场喧沸不止。

  最终,金丹高手和另一位半步金丹再次获得水君赏识,被收为弟子,眉心多了一枚紫金符篆。至于其余七妖,水君则是在他们眉心画了一枚水蓝符篆,以彰身份。

  演武完毕,水君座下龟丞相一声令下,一队妖娆的人形女妖步履轻盈地走进殿内。乐响舞起,盛宴开始,祝贺十大高手拜将仙府,共治洪湖。

  声乐交融,众人皆欢,水君斜坐神座上浅酌美酒,一派歌舞升平。

  苏恒对这些并不感兴趣,转身就要离去。

  轰!

  就在这时,一声巨响传来,像是万钧巨石砸进大海,立时激起千层浪,洪湖大震。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天衍乱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