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天衍乱纪 > 第八百章 世界,因我而存在

第八百章 世界,因我而存在


  没有了退路,苏恒心里反而更加安定下来。站在这处迷蒙的未知空间里,他没有急着破阵,而是慢慢思索驼背老人方才的话,以及他们进入碑冢后所发生的一切。

  “大碑天宫……”他嘴里咀嚼着,不知为什么,他总觉得驼背老人很像一个人!

  一个现代的人!

  苏恒曾见过那个人,两人除了面貌不同外,无论神态举止抑或是动作习惯都是如出一辙。只是,照驼背老人自己所说,他应该是死了才对,怎么可能会继续存活数十万年?而且怎么会出现在那里?

  是自己多想了吗?

  苏恒摇摇头,刚要否定这个猜想,突然又想起了另一件事。

  他的眼前蓦地一亮,心中惊呼,“不对,天宫主殿!他在那里,天宫主殿也在那里!两者之间,真有什么关联么?这其中,有着怎样不为人知的秘密?”

  他所认为和驼背老人很像的那个人,正在凌天宗!

  苏恒呆呆发愣,神游物外的样子让不少人都皱起了眉头。

  “苏恒,如今我们都被绑在了一条船上,所有人的安危皆系于你,不知你有何破阵之法?”

  叶轩一向孤傲寡言,眼高于顶,但自从昔日一战败于苏恒手下后,他的姿态就放低了很多。虽然仍然骄傲,但也不像最初见面时那样对人不理不睬。此刻,作为此地极具话语权的人之一,他率先开口询问。

  苏恒的思绪被拉了回来,微微定神,是的,目前最重要的还是想好如何破阵,至于其他的,想必日后自有答案。

  打量了下四周,苏恒对一旁的青儿道:“青儿,你先试试能不能勘破此阵本源,透视此阵的阵纹脉络。”

  小丫头乖巧点头,双目运光,直视向前方。

  一层朦胧的月辉腾起,如云雾般笼罩了那副仙躯,她的瞳孔愈发绚烂,像是熔炼了两轮圆月,闪烁着神秘而静谧的幽光。

  渐渐地,她的瞳孔里有异象呈现。一道道细密复杂的纹络如大网般相互交织着,却很是模糊,甚至看不清共有几条阵纹在纵横交错,更别提辨清其中的玄妙了。

  片刻后,青儿收回目光,明眸紧闭。

  苏恒面色微变,“小丫头,你怎么了?”

  “我没事,只是眼睛有点累,很快就好了。”

  青儿摇摇头,用手揉了揉太阳穴,随即缓缓睁眼,眼眸微黯,“苏恒哥哥,这大阵笼罩在某种特殊的规则下,我看不透它。”

  见青儿似是有些自责,苏恒笑着摸摸她的小脑袋,“无妨,这梵天十极阵若是就这般简单,也配不上驼背老人的手段了。”

  说着,他转身面向众人,“驼背老人有言在先:只有参透世界奥义,自行推演出完整的十方世界术,才能掌控这座大阵。那我就只能按这个方向尝试下去,只是,少不得要让各位等候一段时日了。”

  参透世界奥义,非同小可,乃是开辟小世界最基础、最根本的要求,绝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这一点,众人心知肚明,当下也无人提出反对意见。

  既然在苏恒身上下了赌注,那就听天由命,在场的人,没有谁会傻到去要求这要求那的。

  “有劳了!”一向淡漠的江洛茗对苏恒致谢。

  苏恒微微颔首,独自走到一旁,默默思量“世界”的奥义,推演完整的十方世界术。

  众人见状,也不敢去打扰他,或闭目打坐,或好奇地打量着四周,最好动的冷月舞也安静了下来。

  “十方世界术,最后是把天碑空间化成十个小世界,驼背老人没有直接将此术的完整法诀传授下来,而是要我自己推算,这就说明,后面的修炼方法很可能不是唯一的,而是因人而异;又或者说,只要悟透了‘世界’的真正奥义,就自然而然地会补全剩余的功法?”

  苏恒思忖,“不管是哪一种可能,都应该从‘世界’出发,先去理解它的奥义。那么,什么是世界呢?”

  微微低头,看着自己脚下的迷蒙空间,苏恒逐渐陷入了沉思。

  而他这一站,就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地。虽然这里没有白天和黑夜的转换,但众人脑海里还是存在着时间概念,苏恒这一站,就是足足七天!

  期间不时有人朝他这边看上几眼,却没有说什么,所有人都在默默等待一个结果。

  “这家伙,认真的时候还蛮帅的。”冷月舞托着腮帮子,远远看着苏恒的背影,心里暗暗嘀咕。

  就在这时,如化石般站立了七天的苏恒突然动了一下,瞬间引起了所有人的注意,一道道带着期许的目光纷纷投了过去。

  “世界者,宇宙也。世为迁流,即宙,过去、现在、未来;界为方位,即宇,东南西北、上下十方。”

  “十方世界术上曾言:十方世界,东、西、南、北、东南、西南、东北、西北、上、下,指的并非方位,而是位于本尊相对位置上的十个空间,十方世界融合,就是真正的、完整的虚空界。初闻此论,颇觉豁然开朗,而今观之,乃是残篇误解。十方世界,当为十方时空!”

  “初不识此理,以十方世界术凝聚天碑空间,化天地为囚笼,便只是‘界’之意,而未及‘世’之理。若要将天碑空间化作真正的小世界,还须融入时间的力量。”

  “天碑幻化,十方光影,此是界;而我所悟之天音,则当是世!天音有名,曰‘至真罗’;光影有名,曰‘沙化天’。至真罗天音与沙化天光影相合,即为十方无极世界!”

  一个个闻所未闻的称呼很自然地从苏恒嘴中脱口而出,白衣青年脑后隐隐佛光普照,凝聚成一道智慧的光圈,绽放无量光,领悟无穷法。

  众人见状,无不惊异莫名。

  又听苏恒继续说道:“既晓世界之意,又当如何穷极世界之道?世界有大小之分,灵域是小世界,冥界是小世界,十方无极世界亦是小世界;而大世界,则有大千世界……”

  顿了顿,他在心底补充了一句,“还有魂界,以及晶壁系外的其他宇宙,其他世界。”

  “大世界中有小世界,小世界外有小世界,或一或十,或百或千,难以尽数。故此,当以本尊为中心,由此分隔成的十方时空,便可囊括一切种种,即为十方无极世界。”

  “既知何为十方无极世界,又当如何穷极?不过一字,唯心而已。”

  “世界无穷大,由外而寻

  便无尽头,实不可取。故当从心出发,由内而寻,若能明心见性,通达本源,也便知晓了世界的本来面目。”

  “世界离不开众生,也离不开众生的心。心的本质就是世界的本质,二者实为一体。”

  说到这儿,苏恒霍然抬头,看着前方的迷蒙处,大声道:“沙化天有天碑为体,至真罗以音符为依。完整的十方世界术,必当补齐天音。天音不一,随人心各异。因为……”

  “世界,因我而存在!”

  石破天惊的一句话从苏恒口中说出,众人无不震惊。

  世界,因我而存在!

  看似无法无天的嚣张之语,其实并无半点轻狂之意,而是代表了一种玄之又玄的道境和妙理。

  个中道理,还需自己细细品味。

  从苏恒的一句话中,众人感悟良多。而这时,苏恒的声音再次响起。

  “沙化天之东方无极世界,至真罗天音当如是:高岳绝幽岭,中道有妙言。罗天空洞章,飞造登九玄。足蹑云纲行,俯眄上皇真。奉戒升虚无,吟咏灵宝篇。”

  “沙化天之西方无极世界,至真罗天音当如是:紫薇玄中玄,独立体自然。瑞相七十二,头光五色圆。焕烂照十方,飞云散香烟。叉手向梵天,得见无极篇。”

  “沙化天之南方无极世界,至真罗天音当如是:虚真是玄真,至道无为尊。元气訅虚寂,龙倒朱凤翻。惟采秀琼芝,奉戒入云门。飞罗戏龙虎,愿结前世缘。”

  “沙化天之北方无极世界,至真罗天音当如是:灵耀空中向,高妙何为远。玉晨非质器,灾害以旋反。金门五苦经,胎炼永以断。流珠向上宫,亿劫岂云晚。”

  “沙化天之东南方无极世界,至真罗天音当如是:仰观劫仞乡,玉京玄中虚。巍峨赤松子,上造如太霞。游沈过众生,太一乘云舆。少乐高尚法,七祖生天居。”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天衍乱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