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天衍乱纪 > 第八百零一章 故人不“识”

第八百零一章 故人不“识”


  这一刻,苏恒终于明白了,所谓完整的十方世界术,其实并不是某种统一的法门,而是因人而异,由不同的人,不同的心,去创造不一样的世界之术。

  原来的十方世界术,不过是为他提供了一个基础,一个发展的起点,而后面的修炼方向,却要他自己去开辟!

  就好像是……去无中生有,去开辟一个全新的小世界。

  “从心出发,由内而寻,心的本质就是世界的本质……十方无极世界,即是梵天……”冷月舞轻声喃喃,咀嚼其中的涵义,蓦然间,脑海深处的某些记忆逐渐觉醒,让她的脸色有了变化。

  在遥远的从前,有一株佛莲在八宝池内摇曳着,也曾聆听过相似的佛音。

  苏恒对世界的领悟,竟是有了几分佛意。

  “是因为那道智慧佛光么?”想起苏恒与佛主可能存在的某种关系,冷月舞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

  场中,至真罗天音回荡不休,引得十方皆动。

  迷雾退散,如拨云见日,眼前的一切逐渐清晰,在不远处,一面与先前一模一样的白玉天碑巍峨矗立着,只是正面纂刻的“密洲”二字此时却变成了六个字。

  东方无极世界。

  而在白玉天碑的背面,也多了几行大字。

  高岳绝幽岭,中道有妙言。罗天空洞章,飞造登九玄。足蹑云纲行,俯眄上皇真。奉戒升虚无,吟咏灵宝篇。

  正是东方无极世界的至真罗天音。

  与此同时,苏恒心底油然生出了一种对这片空间的掌控感,他成了这里的主人!

  “成功了!”

  众人哪里不明白发生了什么,当下各自欣喜,就连没有情感的江洛茗嘴角都掀起了一抹笑意。

  但随后,他们心里又是一沉。

  七日,仅仅用了七日,苏恒就领悟了世界奥义,破解了梵天十极阵,通过了驼背老人对他的考验。这等天赋资质,让他们生出深深的忌惮。

  这样一个人,日后若是为敌,将是一个无比可怕的对手。

  苏恒同样松了一口气,但他并未得意忘形,稍稍平复下心绪,摇头道:“尚未完全破阵,不过也成功了七八成。接下来,还得往其余九个空间走一遭,才能彻底掌控这梵天十极阵。”

  众人恍然,不过也不担心,领悟了世界真义,圆满了十方世界术,接下来的事不过是走个过场罢了。

  “苏恒哥哥,我能看穿此阵本源了!”青儿双目神光湛湛,突然欣喜欢呼。

  紧接着,她又发出一声轻咦,“苏恒哥哥,这个大阵里除了我们之外,好像还有其他人……”

  闻听此言,所有人都是一惊,纷纷看了过去。

  “还有其他人?”

  “是的。”小丫头认真点头,“虽然我看不到他们的人,但能通过大阵变化感应到他们的存在。这些人似乎……似乎可以在大阵中自由穿行。”

  众人面色凝重起来,能在驼背老人的梵天十极阵中自由穿行?来人究竟是谁

  ?他们又是凭什么做到的?

  苏恒略一思忖,很快作出决断,“青儿,你先带我们去他们正在前往的空间,先截住这些人,届时一切自明。”

  众人纷纷附和,表示赞同。

  都走到这一步了,倘若在这个节骨眼上被人半路截胡,那岂不是得冤死?

  青儿点头应了,旋即指引着众人飞速往这片空间的某个方向而去。

  有苏恒在,一行人自然畅通无阻,顺路又掌控了东南方无极世界与南方无极世界后,他们终于在下方无极世界中与阵中的另一群人遭遇了。

  这一刻,苏恒平静的眼中骤起波澜,如海潮奔涌,翻腾不休。

  同样的,在看到他们的时候,对面一群人也是一阵惊愕,显然是没想到会在这里碰到其他人。

  而在看到人群最前方的苏恒后,当中有些人脸色渐渐变了,神态各异,有凝重的,有敌视的,有愧疚的……种种不一,复杂无比。

  两方人马都是一静,气氛有些诡异。苏恒的目光直接越过众人,落在其中的一男一女身上,最后锁定了那名褐发的黑脸大汉。

  沉默片刻,他率先开口,“你还是来了。”

  深吸了一口气,黑脸大汉沉声道:“是,因为我想来,所以我来了。”

  “可是你不该来的。”

  “古战场,是英雄俊杰的末路,也是天骄崛起的天途,不在血与乱中爆发,就在血与乱中灭亡。厉某一生,不曾惧过任何人,从前是,将来是,现在更是!而这些人中,也包括你……真体苏恒!”

  苏恒眼睑微垂,不再多语。

  “世事难料,命运弄人,相别三四载,小师弟可还认得师姐?”大汉身旁,那名素衣女子开口了。

  众人看去,此女姿容俏丽,身段窈窕,颇有几多颜色,但比起寻常女子的柔弱来,她的身上更多了几分逼人的英气。宽松散漫的装束,随意束着的青丝,为其更添几分飒爽英姿。

  面对众人的目光,她丝毫无畏,略显凌厉的秀眸虽无凛凛寒光,却有一股独特的慑人锋芒。

  冷月舞不认得大汉,却见过这名女子,当下在青儿耳畔低声道:“凌天宗紫云一脉的二师姐,紫幽若。”

  青儿闻言一怔,随即螓首轻点。

  苏恒眼皮微抬,看着紫幽若,平静道:“紫姑娘,我已不再是凌天弟子,你我便无须以同门之礼相称。紫姑娘与我曾是旧识,我又如何会记不得了?”

  紫幽若闻言一滞,一时无言以对。

  虽然她性格爽朗直接,但在苏恒和凌天宗之间的恩怨上,她也不知该如何表态,又该以什么样的方式面对这位曾经的小师弟。

  沉默半晌,苏恒又道:“他们怎么样了?”

  紫幽若知道苏恒指的是谁,道:“君凌师弟尚未达到进入古战场的资格,便独自出宗历练去了。晴雪那丫头一直把你当成追逐的目标,日夜勤修苦炼,九霄阁上的事情发生过后,师尊就把她收入门下,成为紫云一脉的……五师妹。”

  “五师

  妹……”苏恒两眼有些发热,是五师妹,而不是四师妹,这代表了什么?

  说明玄真真人还念着他这个弟子。

  “晴雪师妹资质中等,但在师尊的教导和自己的努力下,也于不久前成功破入玄仙境。至于柔儿那丫头……”紫幽若笑了笑,“那丫头资质还在晴雪之上,可惜不太用功,目前还在冲击元仙境。”

  苏恒微微颔首,目光在凌天宗众人间扫过,眼底闪过一丝疑惑。

  紫幽若隐约能猜到他在找谁,遂道:“慕云枫也来了,但他没有和我们一起走,而是选择了独行。”

  “他去哪儿了?”冷月舞追问。

  紫幽若目光移来,见是冷月舞,道:“昔日,我同慕云枫一齐前往影杀族,对于令尊的死,我深感惋惜,也能理解你对他的仇恨。但请你听我一句话,慕云枫这人虽然偶尔会有些不着调,但我敢保证,他绝不会是凶手,真正杀害令尊的,另有其人。”

  冷月舞柳眉微蹙。

  这番话若是放在以前,她根本听不进去,但在当初苏恒的劝导过后,她开始更加理性地思考问题。因此,紫幽若说完,她才没有立刻翻脸。

  就在这时,对面人群中又走出一名男子,星冠羽袍,温文尔雅。此人目光在苏恒身上稍作停留,脸上有毫不掩饰的敌意,随即又看向冷月舞。

  “月舞,数月前听说你在邪魔两道的试炼上出现过,我还不相信。如今看来,你果真堕入了邪道,你可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对于你这一作为,族内长老们又是如何震怒?”

  冷月舞冷哼,毫不在乎地道:“我很清楚我在做什么,我自己的事情,由我自己做主。族内长老震怒,与我何干?那个没有人情、充满功利的肮脏地方,我早就不想待下去了!”

  羽袍男子眉头大皱,语气变冷了,“族内培养你十多年,你就是这么报答的吗?”

  “培养我的是我父亲!而不是现在掌权的那些人!”冷月舞也来了火气,怒道:“父亲为族里劳心劳力那么多年,他前脚刚走,族里后脚就把轻霜姐姐囚入冰牢,他们又何曾对得起父亲?!”

  “国有国法,家有家规,不以规矩不成方圆。冷轻霜有此下场,皆是事出有因,而非长老们之责,月舞,你莫要胡搅蛮缠。”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天衍乱纪》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