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编剧神秘 > 第四百零七章 目的

第四百零七章 目的


  喝下了符水,阿豪脸上虚弱的表情肉眼可见的好了一些。

  见阿豪的状态好转,林九英微微点了点头,随即又将目光转到了面前的僧侣身上。

  对方在杂货铺前等了这么久的时间,显然是有事上门。

  用目光,对着一旁的老钱示意了一下,后者连忙开口用泰语对着面前的僧侣询问了起来。

  “这位大师,你找我们的目的是为了?”

  面对老钱的问题,这个僧侣转头看了一眼对面的林九英,显然清楚实际上问这个问题的人是他。

  合掌默念了一句佛号,这才用泰语轻声回道。

  “我之所以找上几位的目的,事实上是为了一块阴牌而来。”

  杂货铺里,老钱一边翻译着僧人的话,当翻译到阴牌的时候脸上的表情不由自主的变化了一下。

  听到这个泰国僧人的目的是阴牌,林九英从身上将被符纸所包裹的阴牌拿出来,看着面前的僧人问道。

  “可以告诉我原因吗?”

  顺着林九英的动作,在他手中的阴牌上停留了一下,听到一旁老钱翻译的话,僧人点了点头低声答道:“关于施主手中的这一块阴牌,事实上并非寻常的阴牌,前不久在一次偶然的化缘中,我在一位供奉的施主中得知了它的存在。”

  “那是一位极度悲伤和绝望的施主,他告诉我自己已经用过了一切方法,但是却没办法将自己的孩子讨回来,把他孩子抢走的是一个极为强大的降头师,而如今对方更是将他孩子所制作的碌葛送给了一名有钱的富人,对方掌控着媒体的力量,让他连开口伸冤的机会也没有。”

  “那个降头师,割开了那位施主亡妻的肚子,将肚子里夭折的孩子取出来炼制108天变作阴牌,等到施主发现的时候,就只有妻子被割开肚子的尸体。”

  “在得知了这一切之后,我便决定替那位供奉给我的施主找回被抢走的孩子。”

  从老钱的口中,得知了阴牌背后的故事,林九英脸上的表情变得严肃了几分。

  他转头看了一眼自己手中被符纸所包裹着的阴牌,虽然,从现实的角度来看,这一块阴牌里的鬼凶狠异常。

  但是,从某方面来说,阴牌中的孩子又何尝不是一个受害者。

  没有出生就夭折,已经够凄惨了,偏偏还被有心人开肠破肚的挖出来,制作成阴牌养鬼。

  “原本,通过接近那一位富豪,我已经成功的将阴牌拿回来,但是在送往施主的过程中又不小心被人给偷走了,之后为了重新找回丢失的阴牌,我去了橡胶园,可是显然已经晚了一步,降头师比我先找到了从我手中偷走阴牌的人,并且杀死了对方。”

  “我已经,降头师在杀害人之后,也将丢失的阴牌给拿走,但是后来我又在橡胶园外发现了几位的身影,并且从你们身上察觉到了阴牌的气息。”

  由此可以确定,之前出现在橡胶园人群中的,就是这个僧人。

  “既然,这位大师的目的,就是为了师傅你手中的阴牌而来。”

  把面前的鸡汤一饮而尽,阿豪打了一个饱嗝,拿着一根牙签挑了挑自己的牙齿,扭头看了一眼陷入沉思中的林九英,随即开口建议道。

  “那么,干脆就把阴牌还给对方,让他送还给阴牌里那只小鬼的父亲,也算是物归原主。”

  “对啊,九英,既然人家原主都托人找上门来了,要不就照着阿豪说的去做吧。”

  如果说,眼下谁最想要把阴牌送出去,那自然就是老钱了。

  毕竟,这阴牌给他带来的倒霉事可是历历在目。

  杂货铺里,听着徒弟和老钱的劝说,林九英皱着眉看了一眼手中被符纸所包住的阴牌,神色有些迟疑。

  阿豪的话虽然没有什么问题,或许说,把阴牌还给鬼子的父亲是最合适的决定。

  但是,这种做法终究是人鬼殊途。

  以林九英的想法,是不希望常人频繁接触阴牌里的鬼子的,哪怕对方是鬼子的父亲。

  可人一旦变成了鬼,现实中的关系还保留几分,本来就值得怀疑。

  更何况,这阴牌里所存在的是一个夭折的鬼仔,它的父亲可能认这个儿子,可是这个夭折的鬼仔认不认他这个父亲还是两说。稍有不慎,这块阴牌落在父亲手中就不是帮人,而是害人。

  “不行,人鬼殊途,既然阴牌中的鬼仔已经死了,那么再把它送到父亲的手中,不是帮人而是在害人。”

  皱着眉思索了一阵,最终林九英还是摇头拒绝了眼前僧人的讨要。

  “更何况,别忘了之前我们拿着阴牌的时候,降头师专门下降头,使用飞头降,如果不是三太子发威,结果还是两说。”

  见林九英摇头拒绝,老钱的脸上清楚的流露出遗憾的表情,一边失望着一边将他的话翻译给了另一边的僧人。

  “飞头降?!”

  听到林九英等人居然遇到了飞头降这种存在的降头,僧人脸上的表情也不由变化了一下。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编剧神秘》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