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八百九十四章 小白脸

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第八百九十四章 小白脸

  看着韩立、骨千寻和晨阳三人走在最前头,一副熟悉热络的样子,易立崖的眉头不禁紧皱了起来。

  对于晨阳这个新任城主,他没有什么好质疑的,到了他这个层面,自然明白当时自己闭关时究竟发生了什么,能够将杜青阳收拾掉的人,肯定不是个简单人物。

  对于骨千寻此女,他也一样没有什么不服气的,毕竟对方的实力的确在他之上,过往几次交手,虽未分生死,却也都以他落败为终。

  唯独只有这个厉飞雨,一个过往从没听说过的人族,明明看起来实力弱小,一路上却明显与那两人关系匪浅。

  关于此事,他曾询问过屠刚和孙冰河两人,可惜这两人对于个中内幕,也是半点不知。

  对于易立崖的凝视,韩立全然不知,一进城内,他就举目四望,打量起来。

  只见城内各处屋舍分布井然有序,皆如城墙一样,乃是用同一种黑石垒砌而成,样式虽说大都简洁单一,可在这积鳞空境这样的荒废秘境中,却也已属难得了。

  城内街道十分宽敞,即使是大型鳞兽通过,也可丝毫不受影响,两旁竟然还能看到一些高矮不同的商铺,也不知售卖的是不是鳞兽星骨兽核一类物品。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临近傍晚的缘故,城中街道上的行人不算太多,显得颇为静谧,只有城中四处偶尔传来的几声兽鸣,显得有些突兀。

  沿着街道一路向内,快到城池中心的地方,韩立突然眼睛微微一眯。

  因为他看到了一座不太一样的建筑。

  那是一个占地面积极广的圆形建筑,四周伫立着大量的黑色圆形石柱,上面的石墙几乎镶嵌满了白色的鳞兽星骨,看起来竟然比城墙还要坚固。

  建筑大门之外,有一片开阔广场,其中央伫立着一座数十丈高的人形石像,面容模糊不清,韩立却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当初,他在青羊城中就曾见到过一个除了大小,其余一模一样的石像,他还曾询问过晨阳此像渊源,只是晨阳对此也并不清楚。

  一行人路过了这座巨大的圆形建筑之后,没多远就来到了城主府前。

  玄城的城主府与青羊城相比,简直好似有云泥之别。

  眼前的城主府,虽然也无什么植被点缀,但修建得却仍是如同一座华美园林一般。

  府内几乎所有道路,都以巨大的青石板铺就,沿途可见一座座黑石雕塑,当中既有人像,又有兽形,甚至还不乏一些半人半兽的古怪神祇雕像。

  道路四周,错落有致地分布着一座座,雕刻着各式华美图案的石质宫殿,其风格样式与韩立在魔域中所见的,已经十分接近了。

  韩立等人被童松一路引领着,来到了一座巨大的石殿旁。

  “晨城主以及诸位,请先在里面稍事休息。先前已经通报过了,相信城主大人他稍后就会过来,亲自接见诸位。”童松笑着说道。

  “有劳了。”晨阳说道。

  童松只是礼节性地笑了笑,做出了一个请进的动作。

  晨阳随即带着众人迈步走进了大殿。

  大殿之内摆放着一张长方形的巨大石桌,从殿内里墙位置一直延伸了过来。

  殿内主位上的那张宽厚大椅犹自空着,在其左侧下首位置上,则已经坐下了十数人,正在彼此低声交谈着。

  韩立目光扫过,发现其中为首一人,乃是一名身材粗短,鼻头黝黑的中年壮汉,身上裹着一件宽厚的兽皮大氅,正在闭目养神。

  紧挨着他的位置,坐着一名体格壮硕的魁梧大汉,其大半个身子都裹着一层雪白绷带,只有半张黝黑的脸颊露在外面,仅仅能够看到的一只眼睛里,露出一抹嗜血寒光。

  而更为颇为奇特的是,被绷带包裹着的一只手臂,长得奇长,有粗壮无比,坐在那里都已经几乎垂在地上,与之裸露出来的另一只寻常手臂相比,简直有天壤之别。

  在他打量这些人的时候,那些人也注意到了他们,一时间停下了纷乱嘈杂的议论之声,纷纷朝着门口方向望了过来。

  “符城主,段道友,许久不见,别来无恙啊。”晨阳面上露出一抹笑意,冲那两人说道。

  那名绑着绷带的魁梧大汉,只是瞥了一眼晨阳,鼻中发出一声冷哼,而那中年壮汉,更是连眼皮子都没有抬,根本就像是没听到一样。

  晨阳对此不以为意,只是自顾笑了笑,便要带着众人去中年壮汉那一行人对面坐下。

  就在这时,殿门之外忽然传来一阵干咳声,接着一名身材瘦高脸色苍白,好似痨病鬼的中年男子当先走了进来。

  韩立注意到,其喉结附近长满灰鳞,上下耸动的时候,总带着一阵轻微的颤鸣音。

  就在他盯着对方喉结上看的时候,那人身后突然有一道人影疾闪而出,几乎是瞬移般的出现在了韩立眼前,手中捻着一柄轻薄好似柳叶般的细长窄剑,直刺韩立右眼。

  韩立反应也是极快,炼化有花枝洞天的两根手中陡然竖起,并指一夹,就捻住了那柄长剑的剑锋。

  只见那剑身一阵轻颤之后,陡然一收,忽然又缩了回去。

  持剑之人,是一名身着雪白长衫的年轻公子,模样长得十分俊俏,脸上线条颇为柔和,竟还有一些雌雄难辨的美感,只不过其眼神之中却是冰冷一片。

  “再敢肆无忌惮盯着义父看,我就割了你的喉咙。”年轻公子嗓音有些稚嫩,听着越发带有迷惑性,令人不知其究竟是男是女。

  “咳,无尘啊,回来,与一个下贱奴隶计较什么?”痨病鬼似的男子淡然说道。

  “是。”年轻公子立即退了回来,恭顺地跟在了痨病鬼身后,目光仍有些不善的朝韩立这里扫来。

  “厉道友,你这一上来,就先得罪一个风无尘,之后若是在玄斗场上遇到他,只怕他可要下死手对付你了。”这时,骨千寻的声音忽然在韩立脑海中响了起来。

  “怎么,这个娘娘腔很棘手吗?”韩立传音问道。

  “他是玄止城主秦源麾下的第一高手,修炼功法专注双腿窍穴,来无影去无踪,且擅使一柄柳叶窄剑,袭杀之力极强,你说棘不棘手?”骨千寻笑道。

  “那个身上缠着绷带的家伙呢?”韩立不动声色问道。

  “他叫段通,修炼了一手通玄臂神通,专锻右臂玄窍筋骨,所以才有那一手奇大的异相。上次见这家伙的时候,好像皮肤还没有这么黑,身上也没有裹绷带。”骨千寻回道。

  “不用想也知道,肯定又是修炼了什么厉害神通。”韩立闻言,传音回道。

  “对了,忘了说了,这家伙之前也是通余城主符坚手下的第一悍将,只不过好像上次败给我之后,就被剥夺了这一名号。这次能卷土重来,想必也是来者不善。”骨千寻传音道。

  两人正交谈之际,那一拨人已经在痨病鬼城主秦源的带领下,大摇大摆的坐到了符坚等人的对面。

  晨阳便只好带着众人,坐在了他们的下首位置。

  “秦道友,看到没有,如今一个无名鼠辈,在大胆谋逆之后,竟然也敢沫猴而冠,光明正大的来玄城参加此次五城会武,当真是不知道羞耻二字,如何书写吗?”一直闭目养身的符坚,这才缓缓睁开了双眼,开口说道。

  其麾下众人见状,也随之哄然大笑起来。

  “哦?看来符道友是很知道廉耻二字如何书写了,不妨找块兽骨或是崖石,让道友留下一幅传世墨宝如何?”晨阳对此竟好似丝毫不在意,面不改色地反讽道。

  秦源身子朝后一靠,双脚交错着搭在石桌上,也开口道:

  “咳,上次来玄城时,我就提醒过杜青阳,咳咳……说你小子脑后生有反骨,让他小心提防着你,看来他并没有把我的话听进去啊……”

  “秦源道友,你们玄止城的破烂事都操心不够,还要惦念我们青羊城的事?你的提醒,杜青阳倒是听进去了,只可惜他在城中倒行逆施,早就激起了部属的不满,而我能顺利上位,也不过是众望所归罢了。”晨阳笑着摇了摇头道。

  对于此种说辞,他说得脸不红心不跳,倒是韩立听得心中腹诽不已。

  “说这些废话有什么用处,上次杜青阳带来的人马倒还有些看着凑合的,你这次带来的这些都是些什么东西,歪瓜裂枣的……当然,骨道友不在这些废物之列。”符坚讥讽一笑,随即说道。

  毒龙等人闻言,脸色纷纷变得有些难看起来,但却什么都不能说,一张张脸憋得通红。

  易立崖更是眉头紧皱,将袖中拳头攥得“咯吱”作响。

  “咳,咳……我没看错的话,那个小白脸好像是个人族吧?”秦源剧烈咳嗽了两声,目光突然一转的落在韩立身上,开口问道。

  韩立闻言,眉头微微一皱,看着其苍白的脸颊,朗声道:

  “在下是人族一说没错,不过这小白脸的称谓,还是放在阁下,或者令郎……不对,应该是令嫒,好像也不对……还是放在这位雌雄难辨的风无尘道友身上,更合适一些吧?”

  此言一出,顿时让在场所有人微微一怔,目光纷纷落在了他的身上,不少人面露古怪之色。

  玄止城主秦源由于一些特殊缘故,面色常年苍白如纸,但从未有人敢以此取消,毕竟身份和实力摆在那。

  骨千寻眉头微微蹙了蹙,没有说什么,易立崖嘴角却露出一丝冷笑。

  “大胆贱种,城主说话,何时轮到你这腌臜货色插嘴?当真想要求死不成!”秦源还没说话,风无尘却是面色一寒,勃然大怒道。

看过《凡人修仙之仙界篇》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