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天录> 第5章 飞来横祸
  从天堂到地狱,只是一瞬之间,上一眨眼,还是粉色靡靡暧昧异常的闺房相会,可下一眨眼,便已然是刀光四起杀气腾腾的陷阱危局。

  被人当场抓住和太守最宠爱的小妾在一个房间,对方还是半裸,这真是黄泥巴掉裤裆,不是屎也是屎,太守大人的脑袋上草原辽阔,绿意盎然,胸怀自然也不会一马平川,成安城的父母官心情不好,后果可想而知。

  李乘风只呆了一会儿,便上前一把抓住了苏芝仙的手腕,他怒目低喝道:“你怎么在这里!”

  苏芝仙:“呜呜呜呜呜……”

  李乘风这才反应过来,将苏芝仙嘴里面的布团揪出,又将她手上的绳索解开,瞪眼道:“快说!!”

  苏芝仙双目含泪,惊慌失措的使劲摇头:“奴家也不知道,奴家一醒来便已经在这里了,你……是什么人?”

  李乘风怒道:“我是什么人?这重要吗?重要的是,一会张太守会认为我是什么人?你说……我要对张太守说我走错门……呸,我是被人陷害了,他会相信吗?”

  苏芝仙眼巴巴的看着李乘风,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掉,那模样当真是我见犹怜,何况老奴,眼见她便要哭出声来,李乘风顿时头大如斗:“得了得了,别哭了,别哭了!”

  苏芝仙呜呜哭道:“这让奴家可如何是好?”

  话音刚落,外面传来一个颇有威严的男子低声道:“都围严实了吗?”

  “围严实了,一只苍蝇都跑不掉!”

  “出了漏子,你们自己知道规矩!”

  “是,大人!”

  李乘风闻言一凛,他轻轻的将一把凳子抵住了门口,然后来到床前,低声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抓个奸弄这么大动静?不需要啊!喂,你是不是私底下约好了和姘头在这里见面啊?”

  苏芝仙哭哭啼啼道:“公子冤枉啊,奴家午时还在后院歇息,醒来的时候就在这里了。”

  李乘风还要说话,便听见外面颇有威严的男子一声令下:“搜!!”

  李乘风骇得魂飞魄散,想不到今日一时大意,竟然要丧命于此?

  李乘风连忙大声道:“住手!!”

  外面男子也是一惊,立刻下令:“住手!”

  李乘风清晰的听到外面的脚步声立刻停止,可见令行禁止。

  外面男子喝道:“什么人在里面!”

  李乘风眼珠乱转:“什么人在外面?”

  男子冷笑道:“你知道你抓住的是什么吗?”

  李乘风微微探出一点头,从窗户缝往外瞥着:“你知道吗?”

  男子怒笑道:“你知道你在和什么人说话吗?”

  李乘风无赖的回答道:“你知道吗?”

  男子显然是被气到了,他深吸了一口气,强忍着怒气,道:“里面的朋友,把她放出来,我就当作什么都没发生,大家各自扭头离开,可好?”

  李乘风顿时沉吟了起来,便见苏芝仙在一旁眼巴巴的瞧着李乘风,一把抓住他的胳膊,哀声哀求道:“公子救救奴家!”

  李乘风一脸大义凛然:“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他们伤害你一根寒毛的!”

  苏芝仙还没来得及高兴,脸上刚绽放出一个笑容,便见李乘风一把掐着她的脖子来到窗户旁边,自己藏在角落中,飞快让苏芝仙在窗户边露了个脸,然后大声吆喝道:“太守爱妾在此,你们不要造次!”

  男子冷笑道:“哦?现在又是太守爱妾了?”他周围的黑衣人立刻将*对准了苏芝仙。

  李乘风透过窗户缝只见他们的*做工精细,射击部位小巧但可以同时发射两枚弩矢,最关键的是,这两枚弩矢上散发着淡淡的流光,上面蓝色的符文隐约可见。

  李乘风瞬间瞪大了眼睛:这是……符文*啊!

  这可是朝廷重器啊!它精巧可以折叠,藏在袖中或者贴身藏匿,外表根本看不出来,而且它操作简单,就算是十岁童子也可以轻松开弦搭矢,隔着百步可以轻易的透穿重甲。

  最可怕的是,当它搭配不同的符文弩矢的时候,它会成为更加恐怖的大杀器,它不仅可以轻松收割人命,甚至可以毙杀妖魔!

  按照大齐军律,每郡的军营库存最多不过三百*,每把使用出入需要经过三层关卡登记,每支符文弩矢更是严格管控,官员私下藏此弩者和符文弩矢者达三把十支者以谋反罪论处,全家连坐杀无赦!

  承平已久的大齐甚至许多百姓都没有见过这等杀伐重器!

  这是何方神圣,居然能携带这十几把符文弩在这里撒野?

  李乘风脑海中思如电转,忽然间一名男子手中的弩矢刹那间脱弦而出,李乘风下意识一拉苏芝仙,这两枚箭矢闪电般从苏芝仙的头顶擦皮而过,掠起一捧青丝。

  两人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只听见笃笃两声,符文弩矢射在芷汐大家的闺房床柱上。两枚弩矢上的符文闪闪发亮,只一息功夫,这坚硬的梨花木便开始出现塌陷,以弩矢射中的地方为中心向四周腐烂。

  李乘风看得浑身发毛,他扭头看向苏芝仙道:“你是什么人,惹了的又是何方神圣?”

  苏芝仙惊恐得像一只被逼入死角的兔子,她瑟瑟发抖,颤声道:“奴家,奴家不知道啊!奴家是东阳清水人士,奴家有家谱有族蹀的呀,这都是我家老爷娶奴家的时候检验过的呀!奴家怎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公子,这定是哪里弄错了!”

  外面的男子道:“把她交出来,否则,灭你满门!”

  李乘风道:“呸!知道我是谁吗?敢说这种话?”

  外面男子道:“你敢说吗?”

  李乘风哈哈大笑,脱口道:“听好了,老子是灵山派修士孙博仁!听过老子的大名没!”

  外面男子一愣,脸色一变,孙博仁这名字当然他没听说过,但灵山派可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李乘风见自己胡吹居然真的有用,立刻便知道对方对灵山派的势力的确是有所忌惮的。

  李乘风扭头刚要对苏芝仙说话,却见她一脸哀怨,泪眼婆娑道:“公子,奴家真没有骗公子。公子再坚持下,等奴家老爷来救奴家了,咱们就都有救了!”

  李乘风却是寒毛都倒竖起来了:“我的姑奶奶,这孤男寡女独处一室,瓜田李下不三不四,这跳进黄河也洗不清啊啊!”

  苏芝仙垂泪道:“那可如何是好?奴家为何这般苦命,原想着嫁给老爷便能过上好日子,谁成想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说着,她紧紧的抓着李乘风的袖子,哭泣道:“公子,你可要救救奴家!”

  李乘风头大如斗,心中破口大骂:救你妹啊,谁救我啊!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