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天录> 第12章 刀光剑影美人颅
  四周看热闹的人不懂,但李乘风却是瞪大了眼睛,他从小爱听说书,说书先生说起开国时期冠军侯的光辉历史时,他都会热血沸腾,光是想想这个名字,他都觉得如雷贯耳,心跳如鼓!

  冠军侯世代镇守大齐西北,威慑诸多蛮夷,同时负责监视被封印囚禁在世界边缘的涯界魔主孙河洛,是诸王侯中权势最大,实力最强的侯爷,因此也被称为无冕之王的西北王。

  高祖开国时,赐下此节杖,对战封侯曾言:手执此仗,见君不跪!

  黑衣人头领高举节杖,冷笑道:“张太守可识此物!”

  张钧衡脸色有些难看,他冷冷说道:“太远,看不清楚!”

  黑衣人一伸手:“那就拿近点看!”

  裘连胜看了张钧衡一眼,张钧衡打了个眼色,裘连胜便走了过去,警惕的接过权杖,然后双手奉给张钧衡。

  张钧衡一看,顿时脸色剧变,这把节杖其实并不是正主,是冠军侯节杖的四把副节杖之一,但即便如此,也同样是战家的信物!

  黑衣人冷笑道:“现在太守可还怀疑我之前所言?”

  张钧衡强作镇定,他知道,自己虽然贵为太守,但是……西北战家,那是一个强大到常人无法想象的庞然大物,远远不是他可以对抗的!

  可是,如果被人众目睽睽之下带走了自己的三姨太,自己这个太守颜面何存?而且,这私藏妖类的罪名砸下来,自己这官还坐得住么?

  张钧衡痛苦,挣扎,愤怒,羞辱!

  此时的芷汐楼院子之中安静极了,针落可闻,张钧衡身子微微颤抖着,他转身看向苏芝仙,声音发颤:“他所说,是真的吗?”

  一时间众人唏嘘,看向张钧衡的目光中都不约而同带了几分鄙夷。

  苏芝仙一声哀婉的朝着张钧衡哀戚戚的唤道:“郎君,今日奴家就算跳进黄河也洗不清这一身的冤屈!奴家只听说,魔物之血为绿色,仙族之血为金色,妖类之血为蓝色,魔族之血为紫色,只有我们人类之血……是红色的!今日,便让郎君看看,奴家的血,到底是什么颜色的!”

  说着,苏芝仙一低头,朝着一旁卫兵手中的长枪上便撞了上去。

  四周人都吓了一跳,李乘风在房顶上面带冷笑:骗谁呢?这苦肉计,能骗过谁?

  张钧衡满眼通红,他神情痛苦盯着苏芝仙,眼里面满是挣扎,苏芝仙朝着手持长枪的士兵冲去,士兵吓得连忙将枪尖抬了起来指着天空,苏芝仙一下扑了个空。

  苏芝仙扑空后,扭头看向张钧衡所在的方向,她眼神凄然决然,朝着张钧衡跟前一名手持尖刀的兵丁扑了过去,眼看在苏芝仙即将撞到长刀的时候,手持尖刀的卫兵吓了一跳,手赶紧往后缩,刀尖也赶紧朝下,但不料,此时突然旁边飞起一道白光,如同闪电一般直奔苏芝仙而去。

  说时迟那时快,众人只见苏芝仙的脑袋冲天而起,一颗大好的美人头飞到了半空中,苏芝仙的身子还向前奔了几步,脖颈处喷出老高一股鲜血,如同下了一场血雨,溅得周围人惊叫连连,其身子这才歪歪斜斜的倒了下去,时不时的还抽搐两下。

  这颗脑袋不偏不倚,噗通一下掉在地上,咕噜噜滚了几个圈,眼睛恰好看向房顶藏匿身形的李乘风所在的方向,那一张风情万种的面孔瞪大了眼睛,死不瞑目的正好对着李乘风的视线。

  李乘风目瞪口呆!

  这,这他妈的是什么情况!!

  场中突然的惊变,所有人都吓傻了!

  众人目光齐刷刷的看向一旁,只见裘连胜大咧咧的站在场中,他手中长刀鲜血淋漓,滚烫红热的鲜血顺着她的刀尖流淌在地上,很快便顺着青石地板的缝隙陷了下去。

  “这,这血是红色的!”人群中也不知道是谁大喊了一声。

  “唉,怕是杀错了!”一时间众人议论纷纷。

  黑衣人头领脸色猛的一下变得惨白,他喃喃道:“这,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血怎的会是红色的!”

  张钧衡瞪着血红的眼睛,恶狠狠的盯着裘连胜,咆哮道:“你该死!”

  裘连胜吓得一哆嗦,手中的刀当啷一声掉在地上,他傻傻的说道:“下官是见她图谋不轨扑向大人,下官唯恐她是铤而走险,故而……”

  张钧衡雷霆大怒,爆喝道:“给我押下去!”

  几名卫兵轰然应诺一声,上来将裘连胜押了下去,众人只听见裘连胜的哀求声接连传来,不一会儿便远去了,只剩下黑衣人头领在原地脸色铁青,极其难看。

  黑衣人头领很清楚,程千芳要抓当然是要抓活的回去!

  眼下对方当众被人枭首,这通红的鲜血喷起老高,许多人身上都溅了许多,当真是清白得不能再清白了!

  这么红的血,怎么会是妖呢?

  这一下,张钧衡的嫌疑洗得干干净净的,倒是他们惹了一身的骚!

  逼死从四品高官的太守爱妾,这官司可有得打了!

  李乘风在房顶目瞪口呆,这一连串的变化实在是让他反应不过来,从他踏入这芷汐阁开始,诡异的事情就一件接一件,事情发生之快,如兔起鹘落,还没反应过来,两个绝色美女便死在了他的眼前!

  李乘风隐隐觉得很不对劲,一切像是一个精心计划的阴谋,但他又看不清其中的真相,这种感觉让他很是难受。

  但更难受的是……接下来他会有更大的麻烦,太守张钧衡的麻烦。

  虽然没有当场抓住他,可顺藤摸瓜也能找到他身上来,太守大人怀疑自己脑袋上面长了绿草,那他要报复起来,需要证据么?

  ……

  眼下木已成舟,虽然没能抓活的回去,但好歹黑衣人头领憋着一股气,胸膛高低起伏,他憋了好一会儿,才将节杖收好,拱了拱手,一个字一个字从牙根里面冒出来:“今日之事,领教了!改日再登门拜访!告辞!”说罢,他一挥手,四周黑衣人齐刷刷的将弓弩拆卸好,然后收于身上。

  张钧衡黑着脸,他也不想把对方往死里得罪,他冷冷的盯着对方,道:“哼,我就等冠军侯给老夫一个交代和解释!若不然,这官司不管是打到陛下宫前,还是打到国师座下,老夫都跟你们没完!哼!”说罢他用力一挥手,四周私兵让开一条路,这些黑衣人便鱼贯而出,迅速离去。

  张钧衡扭过头,深深的着离去的黑衣人,他一言不发,面色阴沉如水。

  一场闹剧落下帷幕,四周的人群纷纷唏嘘感叹,但谁也没有留意到,在苏芝仙断去的脖颈处,鲜血汩汩流淌,这鲜血之中隐藏着一道极为隐蔽的蓝光,贴着青石地板的缝隙缓缓的流淌着,它们渗入地面,然后悄无声息的顺着砖缝钻入了房中,然后又钻入了床底刘芷汐的身体之中。

  张钧衡此时收回目光,忽然咆哮道:“给我搜!!看里面到底是谁!”

  =============================

  求……花花,求……收藏啦!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