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天录> 第35章 强龙不压地头蛇
  说时短,那时快,从李乘风破雾而出,到连环三拜月轰在对方身上,那只是眨眼瞬间之事!

  对方刚刚大喝一声:“甲!”将一身黄沙盔甲附于身上,李乘风紧接着便一声大喝:“破!!”

  第三击的力量从沙甲破裂的缺口中汹涌澎湃的狂冲而入,只一瞬间便贯通这仆从的体内,他身后的沙甲忽然爆裂开来,一股气道如枪如箭从他体内狂喷贯穿而出。

  这喷薄而出的黄沙横冲直几米开外的墙壁上,噼里啪啦打在上面,沙砾竟然深深的嵌进了墙壁之中。

  众人只见这仆从身上的沙甲缓缓剥落,顷刻间破碎成了无数细碎的沙粒。

  这仆从此时僵在了原地,他愣愣的看着李乘风,半晌没有动弹,过了一会儿,他口、鼻、眼、耳中都缓缓的渗出鲜血来,他颤声道:“你……到底是谁?为,为何……我的法术对你……没用?”

  说罢,他口中吐出一口鲜血,仰头便倒,战家公子身前另外一名仆从上前一把扶住了他。

  战家公子目光恐惧的看着李乘风,他完全无法想象这个年纪看起来跟他差不多的年轻人,竟然能徒手以武学功法击倒眼前的这名身经百战的仆从!

  这一幕落在不懂行的人眼里,他们根本无法意识到这是多么轰动震惊的事实,但落在明眼人眼里,这简直是石破天惊的事件!

  小铃铛满脸震撼:“这不可能!!他……他到底是何方神圣?!不行,我一定要将这个消息立刻汇报给楼主!”

  柳素梅却是目光复杂的看着李乘风,嘴角噙着一丝笑容。

  小铃铛拉着柳素梅的胳膊,道:“师姐师姐,我跟你说话呢,你听见没?”

  柳素梅魂不守舍,连小铃铛喊错了称呼,她都没留意:“嗯?你说什么了?”

  小铃铛一脸严肃道:“十三年……整整十三年!自从武圣张载竣退隐山林以后,就再也没有任何的武者能够跨越这样的鸿沟,以纯粹的武士之身击败修士了!”

  柳素梅看向李乘风,道:“有什么好奇怪的?”

  小铃铛惊道:“这还不奇怪!但凡能以武士之身击败修士的!他们无一不是惊天动地的大人物!”

  “行行行,我知道啦,回报楼主是么?”柳素梅无奈的摇了摇头,她回身一招手,香闺角落中的鸟架上停着的一只鸟儿扑腾着飞了过来,落在了她的胳膊上。

  这只鸟形状如鹤,只有一只脚,身上羽毛多为红黄两色,尖锐如勾的鸟喙却是白色,正是异鸟毕方,它立于柳素梅的胳膊上,歪着脑袋看着柳素梅,柳素梅抚了抚它的羽毛,然后凑到它耳边轻声耳语了几句,过了一会儿,她一抬胳膊,这鸟儿便呼啦一下,展翅从香闺的后窗飞了出去,一会儿便消失不见。

  李乘风的表现震惊了阁楼上的小铃铛,同样震惊了采莲巷长街前的战家公子和他剩下的这名仆从。

  这名剩下的中年仆从警惕的盯着李乘风,然后迅速的看了战家公子一眼,他低声道:“四公子,强龙不压地头蛇……”

  战家公子因为恐惧而发出了一声怪异的嘶喊:“走!”他最后深深的看了李乘风一眼,像是要将这个带给他屈辱的男子烙印在自己的脑海之中,然后飞快的钻进了那辆极为豪华宽敞的马车之中,在仆从的驾驶下,迅速离去。

  李乘风见他们离去后,他这才松了一口气,刚才这一下如果不能击倒对方,震慑住对方,那他就必死无疑!

  而且,这一招李乘风虽然曾经苦练过,但第一次在与实力远超自己的实战中使用出来,他一时间也有些脱力,对方另外一名仆从如果不管不顾打杀过来,只怕李家大少爷还是得交代在这里。

  修士之所以能吊打武士,就在于开战之时可以第一时间用法术控制或者影响对方的行动,然后迅速拉开距离,用法术轰杀对手。

  而眼下的情况,这名战家仆从不能后退,因为后面是战家四公子,他只能先定住或者迟滞对手,再从容施法。

  李乘风自己也知道,对方吃亏在于过于大意,过于相信自己的法术能够定住李乘风,却不料阴沟里翻船。

  这等逆天的大运,可一不可二!

  李乘风定了定神,还没来得及动,旁边赵小宝便扑了过来,一把抱住李乘风,哭道:“少爷!”

  李乘风一脸嫌弃的将他推开,一脚踢在赵小宝的屁股上:“混帐东西,就知道给小爷惹祸!不坑死我,你活不下去是吗!”

  赵小宝咕咚一下跪了下来,哭道:“小宝的命是少爷救的,以后少爷让小宝做什么,小宝就做什么,小宝就算不拿一个铜板,都毫无缘由。”

  李乘风忍不住一笑:“你说的,一个铜板都不给啊!”

  赵小宝抹着眼泪,使劲点头,但过了一会儿,他又哽咽道:“不过,一个铜板都不给,小宝怎么活啊?”

  李乘风气得哈哈大笑起来:“你这财迷,要钱不要命!”

  赵小宝破涕为笑:“那也是跟少爷学的。”

  裘连胜上下打量着李乘风,像是第一次认识他一样,他一脸敬佩的说道:“老弟,老哥我今天算是……服了你啦!以武士之身击败修士,这可是十多年来破天荒头一回啊!佩服,佩服佩服!”

  李乘风叹了一口气,脸色一沉,低声道:“运气好而已,对方太轻敌了!西北的无冕之王冠军侯果然名不虚传,手下一名家奴仆从,便有这般气派力量,战家实力,简直可怕!”

  裘连胜叹道:“现在知道怕了?晚了!想想怎么善后吧。”

  李乘风笑了笑,道:“善什么后?放心,不会有事的。”

  裘连胜讶异道:“何出此言?”

  李乘风胸有成竹的笑道:“刚才对方仆从唤那人为四公子,说明他是战家四公子战奇空,而他平日里远在万里之外的大西北,此时突然出现在成安城,理由只可能有一个:他是来参加灵山派的入门大典!此时正值选拔在即,受到重创后的他,不可能再节外生枝的。”

  裘连胜苦笑道:“那才更可怕啊!万一他成了修士,那你岂不是树一强大死敌?”

  李乘风怒道:“废话,那你说怎么办?莫非本少爷我现在就要抹脖子不成?”

  裘连胜叹道:“你当初就不该为一个下人而……”

  李乘风立刻打断了他的话,冷笑道:“我李家的人,轮不到外人欺负!”

  裘连胜嘿的一声,道:“乘风老弟,此情此景,为兄忍不住想为你作诗一首!”

  李乘风翻了个白眼:“就你?你还作诗?”

  裘连胜想起了李乘风以前调侃过自己的一句诗,嬉皮笑脸的说了出来:“吾有旧友犟似汝,如今坟草一丈五!”

  周围人一听,忍不住都吃吃笑了起来,一个个目光嘲弄的看着李乘风,毕竟在他们看来,为一个下人这般强出头,实在是蠢不可及。

  李乘风面不改色,不假思索,打了个哈哈,道:“下到九幽不悔改,打翻冥王占地府!”

  他话音刚落,便听见大堂楼阁上面铮的传来一阵琴音,铮铮作响,有金石之音,杀气腾腾,素梅仙子悠悠道:“好一个打翻冥王占地府!快哉,快哉!大丈夫行于世,当如是也!”

  小铃铛胳膊撑在窗台上,朝着李乘风笑嘻嘻的招着手,清脆的喊声:“李公子,我家小姐请李公子上楼一叙,可好?”

  众人一时目光满是羡慕嫉妒的看着李乘风,这可是素梅仙子第一次主动邀约,他们想想便怦然心动,不可自持。

  李乘风却笑了笑,道:“方才素梅仙子说自己想起芷汐大家,心中悲伤,无心应酬,不巧得很,我刚好也是如此,因故便不上去了,如有得罪之处,还请见谅。下次再来叨扰素梅仙子时,再赔罪便是!”

  李乘风对赵小宝打了个眼色,两人一前一后离去,裘连胜目瞪口呆的看着李乘风,完全不能理解李乘风竟然为何放着大好的机会不上楼去!

  这素梅仙子可是鼎鼎有名的人间绝色啊,这当众邀约,那肯定是可以留宿侍寝的啊,放着活色生香活蹦乱跳的大活人不要,宁愿要一个尸骨已寒入土为安的死人?

  这是何等至情至圣的神经病?

  柳素梅一双纤细的凤眼盯着李乘风的背影,目光闪烁,意味深长,她幽幽一声轻叹,再次拨弄起琴弦来,小铃铛心有灵犀,在阁楼窗台处朝着下面的人嚷道:“喂,你们看完热闹还不走?以为我们管饭吶!”

  这些人也不生气,哈哈一笑,轰然而散。

  李乘风和赵小宝出了楼院,赵小宝一脸敬仰的看着李乘风:“少爷,你为何不留……”

  话没说完,李乘风脚下一软,扒着赵小宝的肩膀,身子软绵绵的靠了上去,他苦笑:“脱力了!快,快扶着我回去!”

  赵小宝连忙搀扶着自家少爷,他红着眼眶,道:“都怪小宝,连累了少爷。”

  李乘风骂道:“你也知道呀!混账玩意!”

  赵小宝一脸委屈,他扶着李乘风沿着胡同的墙角跟往外走着,一边走一边说:“少爷,咱们去烧烧香,祭祭天吧?最近也太倒霉了!”

  李乘风:“烧什么烧呀!人嘛,不就是一个起落落落落落落的过程!”

  赵小宝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他扶着自家少爷渐行渐远,两人忽然无话,过了一会儿,赵小宝忽然低声哽咽道:“少爷,谢谢你。”

  李乘风瞥了赵小宝一眼,啧道:“少废话,都说了,只有我能欺负你,别人想欺负你?先问我我同意不同意!”

  赵小宝感动的嗯了一声。

  李乘风随即又道:“要是他们问了,我就让他们欺负个够呀!问都不问,那也太没礼貌了,太不拿我当回事了呀!”

  赵小宝道:“……”

  ===============================

  今天冲榜,请大家多多撒花花花,多多收藏,多多评论咧~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