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天录> 第38章 自陷罗网交供奉
  灵山派,收奉台。

  每到一年的这个时候,灵山派都会派出一部分的修行弟子前往四周各城各府的大门大户、或者周围的村庄部落收取一年的供奉。与此同时,灵山派则负责为他们提供保护。

  这也正是为什么洗月李家拼命咬牙也要给灵山派交供奉的原因所在,不仅仅是为了给李乘风提供一条可供修行的门路,更是为了保护李家在成安不受欺负骚扰。

  而对于灵山派这样的修行门派,大修行人虽然超脱了五常人伦,跳出了生老病死,但作为一个修行人,只要没有飞升成仙,就意味着他们还需要依赖于肉体鼎炉活着,那也就必须要吃喝拉撒。

  正所谓穷文富武,毁家修行,学文的不需要付出太多的成本,即便是穷人也可以在文道上找到晋升的通道和出路;但习武则不然,习武需要从小打磨熬炼,没钱请不到名师,学不到真正的功法,没钱也买不到名药,更无法补充因为习武而导致的身体巨大损耗。

  至于修行,即便是家底殷实的小康之家,也根本不敢奢望修行一事。且不说修行需要耗费的灵药灵草,就说修行需要炼筑的法器法宝,这些花费就是天文数字!

  一个门派是不可能给每个弟子都承担起这些花费的,这些都需要刚刚入门的弟子们自己耗资填补,否则等待他们的就只有被淘汰一途。

  也正因为这样,越是势力庞大的修行门派,越是需要许多的世家门阀每年来花费巨资供养他们,而作为报答,这些世家门阀将会有更好的入门修行机会。

  在灵山派的山门前,排着一溜儿的长队,全部都是下山收取供奉的灵山弟子,他们当中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一个小小的如意袋,这个袋子看起来寻常无奇,但里面却可以容纳巨大无比的事物,每个人收取的供奉便全部都在其中。

  收奉台位于灵山派牛耳峰的半山腰上,山下是一条石阶砌成的石路,一直到半山腰的山门,山门后方是修葺平整而巨大的石台,石台高而威严。最早交纳供奉的多是各个大门大户的族长,修葺高大的石台是为了显示灵山派的威严,让人望而生畏。

  在高台的最高处放置着一张翘首的青色长桌,翘首一头有一个精雕细琢的花台,花台上雕刻着一个精美而细致的法阵,每一个下山弟子将手中的如意袋放置在花台上面,这个如意袋便会在一阵淡淡的五彩光芒闪烁过后,消失不见,紧接着在花台一侧镶嵌的巨大琉璃镜上便会出现几个如烟如幻的文字,写着这如意袋中装纳的供奉数字。

  在案台后站着三名男子,两名颔下留着胡须,身穿两道青边的修士服,如同石像一样立于两旁,如同左右门神,用以威慑他人,防止有人见财起意,而案台当中则站着一名左脸有一颗黑痣的男子,名叫孙博义,他每看到花台“吞没”一个如意袋浮现出一串数字后,他便会手在案台前的一本账簿上轻轻一挥,这账簿上便会自动浮现出一行文字,将这一串数字记载下来。

  “东川欧阳家,收供奉五千银!”

  “东川柳家,收供奉八千银!”

  “鄞州谢家,收供奉四千三百银!”

  “河越赵家,收供奉一万三千银!”

  “西北战家,收供奉……十万银!”

  这个数字震惊了排队的诸人,他们纷纷交头接耳:“西北战家?哪个战家?如此有钱?”

  “还能有哪个?当然是冠军侯战家啊!”

  “啊?他们不是西北的么?不去投西边的门派,跑我们灵山派来作甚?”

  “什么话!咱们灵山派怎么了?天下修行门派,灵山派排名第三!多少人挤破脑袋也想入山修行?区区一个战家,又岂能免俗?”

  “啧,别胡说八道了。但凡世家门阀,都会将门下弟子分散投入各门各派,以博采众家之长!要不然你以为西北战家凭什么能镇守西北数百年而不倒?只是不知道这次来的是龙是凤?”

  “真是孤陋寡闻,龙凤早就投入其他门派,只剩下猪狗,只是不知道这次来的是猪或者是狗。”

  冠军侯有三子一女,各自天赋不同,分别被世人称为龙、凤、狗、猪。

  长子战奇天,据称身高八尺,龙行虎步,有奇人异象,八岁便展露出超凡脱俗的一面,文武两道皆有惊人天赋,十二岁便被乾坤神教破格收入门下,十五岁便筑基成功,打破修行纪录,二十岁更是修炼成出不坏金身,天下震惊!

  而次女战奇芸,据传是天下绝色,美貌绝伦不说,更兼且是少有的天赋卓绝的女性修行人,十岁时被凤梧阁收为入室弟子,十三岁来天葵之前成功筑基,刷新由战奇天保持的修行记录,同时也打破了女性修行人的最早筑基记录,轰动天下。

  但这一龙一凤之后,剩下的两子由于活在兄长和姐姐的光环下,显得天资平平,被世人冠以“猪”、“狗”之称,认为一个只知道吃喝玩乐,另外一个保守持重,只是守成平庸之辈而已。

  一群人低声说着话,忽然间也不知道从谁开始,交头接耳的纷纷噤口,这沉默如同波浪一样四处扩散开来,很快这熙熙攘攘的山门便变得寂静无声。

  正在记录的男子抬起头来,不解的看去,却见正在排队的灵山弟子们纷纷让开,一名老者拖着一辆板车,车上放着一名身穿长袍的男子缓缓而来,众人只见这车上的男子脸上如被火焰灼烤,面容恐怖,两只眼睛已经全部不见,只剩下两个恐怖的黑窟窿,血肉模糊!

  这个情形实在是有些骇人,一时间众人为之噤声。

  正在记录的孙博义一眼瞧见,顿时一愣,他有些不以为意,但粗一瞧这人身形竟然有些眼熟,再细一看,他顿时睚眦欲裂,发出一声悲痛的嘶喊:“哥!!”

  孙博义瞬间扑了过去,一把接下自己的哥哥,他只看了一眼,便被自己哥哥这般惨状所震惊,他猛的回身,一把掐住这老人的脖子,咬牙切齿道:“是你?是你干的?”

  这老人被掐得喘不过气来,他挣扎着说道:“不,不是,跟老奴……没……没有关系……”

  孙博义睚眦欲裂:“那他为何如此!”

  短短一呼吸间,老人便被掐得快要没了气息,旁边的下山弟子们看得噤若寒蝉,也不敢出声,此时一旁站立的一名中品绿边修士开口道:“孙博义,住手!”

  孙博义喘息了几口气,猛的松手,老者一下掉在地上,剧烈咳嗽起来,他仰起脸来,艰苦的辩解道:“上师明鉴,老奴冤枉!”

  绿边修士上前,仔细查看了一下孙博义的哥哥,他满脸都是疑惑:“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者爬了起来,驼着背,拱了拱手,声音沙哑道:“老奴是成安洗月李家的管事李坤!前些日子上师来我李家收受供奉时,在胡同口遇袭!事情发生在我们李家左近,李家上下恐惧不安,特地派老奴来护送上师回山,另外将事情解释清楚!还望各位上师明察秋毫!”

  说着,李坤磕头不止,脑袋嗑在坚硬的青石地面上铿铿作响。

  绿边修士冷笑道:“哼,是派你这个老头来送死抵命吧?”

  孙博义突然咆哮起来:“不可能,谁会为了区区一点俸禄而将我哥哥伤成这样!”

  绿边修士皱着眉头,他目光如电的盯着李坤,却见李坤虽然神情恐惧,但并没有说谎迹象,他微微点头,道:“人还活着,但神智已失,不知道是否能救得过来。”

  孙博义扑通一声跪下,哭道:“张师伯,我从小是兄长带大,天底下就他一个亲人,还请张师伯救他,博义愿为张师伯做牛做马!”

  这位张师伯摆了摆手,道:“既然都是灵山派弟子,自然责无旁贷。来人,先带回去,待掌门师叔看了再说。”

  此时有弟子上前,将孙博义的哥哥搀扶起来送上山去。

  张师伯此时转头冷冷的对李坤道:“既然你说他被劫财,那这次李家的供奉看来是交不上了?”

  李坤连忙道:“哪敢哪敢!上师在李家遇难,我们洗月李家自然难推重责,这里是补上的供奉一万银,聊表歉意!”

  张师伯一听,原本冷峻的面孔立刻多了几分柔和。

  “聊表歉意?”孙博义咬牙切齿的看着李坤,目露凶光“你们李家要为此偿命!”

  “孙博义!跪下!”张师伯冷冷一声呵斥,孙博义立刻吓得咕咚一声跪在当场。

  张师伯道:“事情尚未查清,休得胡言乱语!”

  孙博义一抹眼泪,咬牙低声道:“是!”

  李坤道:“因为没有上师法宝仙器装纳钱财,所以车队此时停在山下。还请上师随我下山收取俸禄。”

  张师伯微微颔首,他料想这洗月派也不敢耍什么花招,便对两名弟子道:“你们随他去。”

  随后张师伯瞅了瞅李坤,道:“你随我来,把事情经过说清楚。若李家是清白的,自然公道处理,若是发现你们贼喊捉贼……哼哼!”

  张师伯重重哼了一声,那声音如同重锤,重重砸在李坤的心上,震得他原本就佝偻的背更是弯了下去。

  张师伯扭头欲走,却见孙博义依旧跪在地上,咬牙切齿,面色扭曲,他呵斥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入账?”

  孙博义爬了起来,他恨恨的看了一眼跟着张师伯离去的李坤,咬牙切齿的用手在案台上一抹,顿时案台的帐薄上出现了一行血红的文字:成安洗月李家,收供奉一万银!

  这一行文字,猩红异常,仿佛鲜血淋漓!

  ================================

  求鲜花,求收藏,求评论咧!看到不少书评区留言的朋友都还没有收藏呀,诸位小说页面的点击数右边便是收藏键咧,诸位轻轻一点便可!多谢多谢!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