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天录> 第42章 荒山野纵魔猛鹳
  在这大雪纷飞,银装素裹的世界里,其中的那个女子披着一身火红的狐皮长袍,肤白如雪,两种颜色映衬得她极其显眼。

  另外一个男的穿着一身一根杂色毛都不带的极为难得的雪貂皮大氅,他身量极高,但整个人却蜷缩在毛茸茸的大氅之中,不断的咳嗽着,似乎下一秒钟便要将自己的肺都咳出来,引得一旁的女子担忧的轻轻为他抚摸着背脊。

  为首队伍的人不耐烦的呵斥着他们两人:“没长眼啊,快让开!”

  这两人中的女子也不生气,她问道:“这位大哥,请问灵山往哪边走?”

  说话的是都是来蹭吃蹭喝的混子,平日里粗俗惯了,当下便有人笑嘻嘻的说道:“小妞儿真俊,陪哥哥一夜,哥哥就告诉你?”

  这女子脸色微愠,她瞪了一眼,刚要说话,忽然间听见一个声音道:“怎么回事?”

  她扭过脸一看,却见一个身穿华服,骑着高头大马的英俊男子上前,正是李乘风。李乘风怕自家老爹说些疯癫话又丢人现眼,便赶紧上前来,他问话后便跳下马来,与他们平视说话,顿时让这红袍女子心生好感。

  红袍女子拱手道:“这位小兄弟,我们想问灵山怎么走?”

  李乘风对之前说话的人打了打手势,让他们继续向前走,自己则对这女子和这穿大氅不断咳嗽的男子拱了拱手,道:“灵山往我身后的方向去,一路沿着官道先进成安城,然后从成安北门出去往东,走约莫几十里路就到了。”

  这女子浅浅一笑,向李乘风道了谢,然后搀扶着身旁的男子继续前行。

  李乘风看见这女子浅笑,这才发现这个女子容貌甚美,而她身旁的这个男人他仔细看时却发现这男子眼窝凹陷,眼圈有些发黑,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

  李乘风一愣,看着他们走出去几步后,脱口道:“两位可是去灵山派求医的?”

  这女子张了张口,想说什么,却又改口,道:“这位小兄弟好眼力,我们其实是去求一味药的。”

  李乘风笑了笑,道:“成安城中有三味居和灵仙堂这两家医馆不错,医术也好,医德也佳。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报上我们洗月李家的名号,他们尽会给你们提供方便的。”

  这女子对李乘风好感又多了几分,旁边病怏怏的男子也脸上多了一分笑意,冲李乘风点了点头,然后两人扭头离去,可行出去十几米远,两人又不约而同的回头看了一眼李乘风,神色之间带着一丝疑惑,红袍女子高声道:“小兄弟,咱们见过么?”

  李乘风扭头疑惑的看着他们,想了想,道:“都是江湖好儿女,相逢何必曾相识!”

  红袍女子和白氅男子都笑了起来,女子搀扶着男子,继续向前而去。

  谢氏此时挑起车帘来,狐疑的向外看去,她心中暗道:这声音……有点耳熟。

  她看着这两人的背影离去,却怎么也无法跟她记忆中那声音的主人重合在一起。

  ……

  在这条陡峭山路前方的山顶,此时李伯正居高临下的俯视着这一条长长的车队迤逦而来。

  战齐胜手中架着一个笼子,他正在用一片小肉条喂食着笼子之中的松鼠,他时不时的发出嘬嘬的声音,逗弄着这只看起来可爱无比的小松鼠。

  虽然天空中飘着雪,可李伯的额头依旧微微见汗:“四公子,你可想清楚了,一旦魔物放出,后果不堪设想!”

  战齐胜嗤笑了一下,道:“又不是在西北,有啥好怕的?”

  李伯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心中暗自叹气:战家三子一女,被称为龙凤狗猪,四公子落得猪的称号,不是没有理由的啊……

  战齐胜逗玩了一会这笼中的松鼠,他将这笼子放了下来,将笼口打开,然后回头看了一眼李伯,李伯无奈的朝战齐胜点了点头。

  战齐胜从怀中掏出一个玉质的小笛放于口中,轻轻的吹了起来,这玉笛发出一阵极为轻微的嘶嘶声,像是漏气跑风发出的声音,这声音在李伯和战齐胜听起来,毫无异状,但这笼中的松鼠听了一口,立刻便躁动不安起来。

  随着战齐胜吹动玉笛,这只松鼠发疯一般的蹿出笼子,然后迅速的不断膨胀扩大,它体内的肌肉飞快的撑破它原来的毛发皮肤,它原本短小可爱的四肢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不断生长成为孔武有力,粗壮骇人的前爪和后腿。

  李伯面露恐惧之色,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战齐胜则是放下玉笛,满脸兴奋与狂热,他喉咙里面发出低低的笑声,像是在看着自己了不起的杰作。

  这只“松鼠”此时已经变成了一个肩高五米,身长十米,体重数千斤的庞然大物,它甚至变得已经跟松鼠的外形完全不一样。

  虽然依旧保留着细长的尾巴和四肢,但它的脑袋已经变得更像是鸟类,嘴巴长出了尖锐无比的鸟喙,它粗壮无比的四肢肌肉虬扎而起,十分恐怖,巨大无比的脚掌几乎能一下踩死一头成年水牛,前爪和后腿上尖锐无比的利爪更是长达十公分,它们深深的抓入坚硬的岩石地面之中,仿佛这些岩石都是豆腐所做。

  李伯知道,这便是从“天涯”魔界中逃逸出来的魔物之一:猛鹳!

  战家将其捕获后,用带有法力的笼子将其封印变小,变得形如松鼠,只有当吹响具有解封作用的玉笛时,这头可怖的魔物才会被释放出来。

  这头猛鹳被释放出来以后,它第一时间扭头看向跟前的两个活人,虽然它曾经被战齐胜饲养,但它根本六亲不认,扭头就朝着战齐胜和李伯发出一声嘶吼声。

  这一下嘶吼声之猛烈,震动四周山林,如同强风刮过,李伯用手捂住了战齐胜的耳朵,自己则调动真元抵抗着这强猛无比的声波。

  猛鹳一声嘶吼后,它抬爪便朝着战齐胜拍来,战齐胜纹丝不动,只是诡异的笑着,盯着这爪子向自己拍来。

  眼见战齐胜就将被拍成肉饼时,李伯忽然按住了战齐胜的肩膀,他脚下刹那间亮起一圈法阵图纹,两人身影瞬间消失在原地。

  猛鹳这一掌拍空,它顿时暴怒,仰头又发出一声震动山林的嘶吼。

  就在它失去攻击目标,狂躁不已时,猛鹳忽然间静了下来,它嗅了嗅四周的空气,扭头看向了一个方向,它清楚的看到远处一条长长的车队缓缓而来。

  猛鹳兴奋的用爪子在坚硬的岩石地面上刨了刨,只刨得石块乱飞,它又发出一声嘶鸣,然后从高高的山顶一跃而下!

  =======================

  新的一天,大喊一声,花花在哪里,收藏在哪里,评论在哪里!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