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天录> 第53章 山穷水尽起惊变
  可是,苏月涵又无法阻止,她此时的身份只是丫鬟,又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以免坏了她的计划。

  她本想借着朝李乘风跑去的姿势,扑到他怀中,遮住他的视线,然后用个法术解决了这猛鹳,可被李乘风这一呵斥,她只好愣了一下,然后一副慌张的样子朝旁边跑去,

  苏月涵眼见李乘风身子压得低低的,然后他一声大吼,忽然一个纵身朝着猛鹳扑了过去!

  猛鹳瞧见李乘风居然还敢扑过来,它也一声嘶吼,挣扎着抬起一只前肢,挥动着锋利的爪子朝着李乘风拍去!

  李乘风虽然没有内功,但他外功却是练得极其扎实,虽然他看起来身形健壮如铁,但这间不容发的功夫,他身子往后一倒,一个铁板桥功夫使将出来,让他身子看起来像往后对折了一般,猛鹳的爪子险险的从他脸颊上划过,猛烈的劲风带起他的刘海黑发,猛鹳锋利的爪子又瞬间将他的头发切断。

  李乘风身子向前滑行了一段,躲过了猛鹳的一击,随即他将骨枪掉头朝着地上一杵,身子借着这股力量,反弹而起,像炮弹一样朝着猛鹳的头顶扑去。

  猛鹳下意识抬起爪子想要再拍,但李乘风去势极快,如雷霆闪电,一下便扑到了它的脑门附近,他一声怒吼,手中骨枪照着它的一只眼睛,狠狠地便扎了下去!

  “嗷!!!”

  猛鹳发出一声极为凄厉的惨叫声,它拼命挣扎着,双爪乱挥,李乘风立刻松开手,跳了下来,身子钻到了猛鹳的怀中死角处,然后又想陀螺一样滴溜溜一转,顺着猛鹳的身上便爬了上去,只几下便爬到了它的头顶,然后它抓着此入它眼睛的骨枪用力一拔!

  一蓬绿血飞溅而出,猛鹳再次发生一声惨嚎,李乘风咬牙切齿,将沾染绿血的骨枪高高举起,整个人如同一张拉满的长弓,然后用力照着它脑门处用力一扎!

  这一扎,深深入脑!

  猛鹳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嚎,它身后残破的长尾猛的一甩,尾尖如同标枪一样朝着向李乘风的后背扎去,这一下若是扎中,李乘风便是钢筋铁骨也要扎个透穿!

  “快躲开!!”苏月涵看着心惊肉跳,忍不住大声嘶喊了起来。

  这个时候就算她暴露自己的身份,用法术去救李乘风,那也是来不及了!

  可李乘风丝毫没有要躲的意思,他选择了一种更加凶残,看起来仿佛同归于尽的方式!

  李乘风在来成安定居之前,他整个童年都是在颠沛流离中渡过,来到成安这个民风彪悍,百姓尚武的地面,在街头市井中厮混的他早就养成了在生死关头好勇斗狠,舍命搏杀的性格。

  这千钧一发的时刻,李乘风双手发力,全身力气瞬间爆发出来,他猛的将手中的骨枪往下用力一压,然后他狠狠的一拧,一搅!

  这一下,猛鹳的长尾因为这一击,一下改变了去向,从李乘风的脸颊边掠过,在他脸颊处划出一道细长的伤口。

  这猛鹳此时巨大的身形终于推金山倒玉柱一般倒了下来,它的长尾也随之软软的耷拉了下来,落在地上,李乘风脸颊处的伤口此时才缓缓流淌出一丝鲜血来。

  这兔起鹘落的突进,当真是事发时猝不及防,暴起时电光火石!

  甚至李乘风自己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他呆呆的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喘着粗气,似乎他完全没有想明白,为什么突然间猛鹳会重伤从天而降?

  “恭喜少爷,贺喜少爷!”苏月涵欢喜的跑了过来,上下检查着李乘风的伤口。

  李乘风没转过弯来:“喜什么?”

  苏月涵道:“这魔物受伤如此之重又被打下山谷,想必是武圣大人大获全胜的结果,这样家母和家主想来也安全了!”

  李乘风一愣,随即大喜,他一把抱起了苏月涵转了两圈,狂喜道:“对呀!”

  苏月涵脸颊通红的低下头去,模样羞不可抑:“少爷这般聪明,就算奴婢不说,少爷也想得明白的。”

  说罢,她微微用力挣扎了一下,李乘风见状便松开手,他整个人一直紧绷焦灼的状态瞬间松懈了下来,他喜气洋洋道:“你不用这般客气,我是个粗人,有时候可没这么细的心思。”

  苏月涵随口应了一句:“少爷可不是粗人。”

  李乘风眉毛一挑,一脸坏笑:“你如何知道小爷我粗不粗?”

  苏月涵一愣,随即红着脸啐道:“还是当少主的人呢,真是好不要脸!呸!”

  李乘风得意的哈哈大笑了起来,他走到已经死去的猛鹳跟前,用手去拔猛鹳脑门上的骨枪,他道:“说起来,这猛鹳的骨头可真是坚硬锋利!”

  他用力一拔,这骨枪居然纹丝不动!

  李乘风一只脚踩在猛鹳脑门上再一拔,依旧纹丝不动!

  这一下李乘风来脾气了,他两只脚都踩在猛鹳的脑门上,双手用力往外拔着,他使出了吃奶的力气,这才啵的一声,将骨枪拔了出来,自己也因为用力过猛,生生向后跌去,摔在了水潭旁边,一个屁墩坐在地上,去势不止的翻了几个跟头,形容极其狼狈。

  苏月涵在一旁笑得前仰后合,李乘风也不生气,他此时心情大好,打量着手中这根一米长的骨枪,他用手指试了试骨枪尖锐处的刺尖,只触碰了一下,他手指便划出一道口子,殷红的鲜血流淌了出来。

  李乘风大喜:“好啊,好宝贝!将来可以打制成神兵利器啊!”

  李乘风之前的家传佩剑用来刺劈猛鹳的脑门,只能破其皮肉,却无法破其骨骼,而这骨枪却是一刺破其颅,锋利之处,可想而知!

  苏月涵道:“说起来,方才少爷真是好危险,若是少爷慢上那么一分,那可怎么得了?”

  李乘风哈哈一笑:“生死便在这一瞬之间,快上一分,便活了过来,慢上一分,便死了过去。还好少爷我从小练武不辍,要不然今天可就真的要死在这里了!”

  苏月涵抬头看着山崖,面露愁容:“可是少爷,我们还是上不去呀,怎么办?”

  李乘风不以为然,他道:“我都手刃这魔物了,还怕这区区山谷不成?相信我,没有本少爷解决不了的难题!”他一举手中尖锐的短骨枪,得意忘形道:“神兵在手,天下我有!哈哈哈哈!”

  他话音刚落,忽然间他身后水面咕噜咕噜的冒起了一阵气泡,紧接着瞬间一个巨大的黑影从水中跃了出来,李乘风的身形瞬间便被这黑影吞噬其中,然后扑腾一下,这黑影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落在了水潭之中,水面上翻起一片巨大的鱼尾,然后便消失不见!

  饶是苏月涵见多识广,此时也是惊得呆了!

  她一时间呆若木鸡,目瞪口呆,完全没反应过来!

  什么情况?怎么上面掉下来一个,这水里面又冒出来一个?

  这,这家伙不会死了吧?

  ===============================

  爆发求鲜花,收藏,评论咧!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