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天录> 第73章 灵山秀水有刁民
  听到周围的人议论纷纷,碰瓷的人立刻哀声*了起来,矮个子也忙道:“你们搞清楚,这可是灵山派脚下,吃穿住用行,什么不贵?灵山派大典开始以后,只准上山,不准下山。至少十日以后灵山才重新开放,耽误了病情,你们负责?”

  说着,矮个子哭了起来,抹着眼泪,道:“我跟我哥相依为命,家中贫寒,本想着今日来灵山寻个前途,可没想到竟然碰上了这样的事情!看你穿着华贵,是不是仗着自己家中有钱,便想仗势欺人!告诉你,我跟我哥虽然家中贫寒,但也是有几分穷骨头的!这一千两,若是落在我们自己手里做其他开销,让我们不得好死!”

  众人闻言,一阵哑然,当中有人忍不住喝彩起来。

  矮个子又道:“再说了,一会当然要上山找灵山派好心的修士老爷出手疗伤,那开销能小了?”

  众人交头接耳,纷纷点头:“是啊,有些道理。”

  “可不么,如果请师兄师伯们出手,那可不是很贵么?”

  “呸,等你选上再攀这个交情吧!”

  见众人口风倒向了自己这一边,矮个子松了一口气,一脸理直气壮的看着李乘风,一伸手,道:“一千两,给钱!”

  仿佛为了烘托这要钱的气氛,碰瓷的男子也捂着胸口哀声叫嚷了起来:“我不行了,胸口痛得紧啊!”

  苏月涵瞪大了眼睛,一脸担忧的看着李乘风,低声道:“少爷,怎么办?咱们……钱够不够啊?”

  李乘风笑了笑,拍了拍她的肩膀示意让她不要担心,自己上前了一步,从身上摸出一把折扇,啪的一声打开,当着众人,在这大冷天的扇起了风来。

  李乘风弯下腰,看着碰瓷的男子,一脸关切道:“这位仁兄,你刚才被撞了哪里啊?”

  碰瓷的男子哀声道:“胸口啊!”

  李乘风道:“左胸还是右胸?”

  碰瓷的男子目光稍一犹豫,道:“左胸!”

  李乘风道:“啊,左胸啊?那伤势如何,让我看看?”

  碰瓷的男子脸色微微一变,旁边的矮个子立刻怒道:“你想干什么?”

  李乘风拱了拱手,微笑道:“我略通医术,让我先看看也是无妨的。”

  矮个子怒道:“你是谁啊就让你看?万一看坏了怎么办?我哥还要参加大典,你耽误了的话,你赔得起吗?”

  人群中又有人起哄道:“对啊,若是耽误了大典,杀了你,你也赔不了啊!”

  这里的人自然知道这十年一次的大典对于他们这些渴望鲤鱼跳龙门的凡人来说,有多么的重要,他们一个个心有戚戚的点了点头。

  矮个子怒道:“你是不是不想赔钱!”

  李乘风笑道:“谁说我不赔钱了?”

  矮个子大喜,立刻道:“一千两,一钱也不能少。”

  李乘风从怀中摸出一张银票,在他眼前晃了晃,道:“一千两?没有问题!”

  矮个子连忙要去接,李乘风手往回一缩,道:“但你们得先确定我几个问题。”

  矮个子一脸警惕的看着他,道:“什么问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你别想耍花样啊!”

  李乘风道:“放心,我这个人最讲道理了。”

  矮个子道:“那你说!”

  李乘风道:“刚才,你确定他是撞到我身上了,是吧?”

  矮个子眼珠一转,道:“是你撞了他,把他撞上了!”

  李乘风道:“行行,反正我们撞一块了,对吧?”

  矮个子道:“没错!”

  李乘风道:“那就行了!那这位仁兄,撞到以后,所以他是受伤了,对吧?”

  矮个子道:“没错!”

  李乘风道:“可是,总不能你说受伤就受伤啊。”

  矮个子怒道:“都吐血了!”

  李乘风道:“吐血了,就说明受重伤了?”

  李乘风扇子啪的一下合拢,打在手掌心,道:“好!”

  矮个子一伸手,道:“好就给钱!”

  李乘风用扇子将他手拨了回去,笑道:“诶!别急嘛!别说一千两,一会再多给你们四千两!”

  矮个子都听傻了,心道:现在来参加灵山大典的人都这等货色?脑子都有问题的?还嫌讹的钱少?!

  李乘风见他这般模样,笑道:“刚才你说你们家中贫寒,却有几分穷骨头,这一千两要的一点水分也没有,对吧?”

  矮个子道:“是,没错。”

  李乘风道:“好!”

  矮个子道:“问完了没有?可以给钱了吗?我哥这伤势可不能耽误!”

  李乘风啪的一声将扇子在面前打开,然后道:“别急,一会我就多给你四千两!”

  矮个子,包括周围人都在用一种看白痴的目光看着李乘风,苏月涵也目光绝望的看着李乘风:完了,这位大少爷又发什么神经了?

  矮个子定了定神,伸手,摊开手掌道:“那你拿五千两来!”

  李乘风一拍矮个子的巴掌心,道:“这就给你!”说着,他忽然惨叫一声,倒在了地上,在地上翻滚了起来,哀声连连:“好痛啊,月涵,我胸口痛得紧!我怕是要不行了!”

  苏月涵险些当场笑出来,她连忙忍住笑,十分配合的扑了过去,哀声道:“少爷,少爷你怎么了?”说着,她看向矮个子,一脸悲戚,眼泪说来就来:“你撞坏了我家少爷!你不要跑!!”

  矮个子目瞪口呆,险些跳了起来。

  周围一片哗然,有人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有人忍不住大声怒斥,有人则皱眉旁观。

  矮个子怒道:“喂,你这是想倒打一耙吗?”

  李乘风挣扎着说道:“你刚才也说了,我们与他是相撞,既然是相撞,那便是互相的,我撞他,他也会撞我,两人都会受伤。只不过,你哥哥伤的轻一些,我伤的重一些。”

  矮个子怒道:“喂,你信口开河,凭什么开口就说你比我哥哥的伤重!”

  他说着,碰瓷的男子忽然又大声哀叫了起来,不动声色的踢了他一脚。

  矮个子立刻醒悟过来,道:“不对,凭什么你说你受伤就受伤了啊!”

  李乘风喘着气,道:“你不也说了么,吐血了就说明受重伤了啊!”

  矮个子怒道:“那你吐血了吗?”

  他话音刚落,便见李乘风一咳嗽,口中一口鲜血喷了出来,他那折扇一挡,这折扇喷得鲜血淋漓,血珠顺着折扇滴答下淌。

  李乘风一副奄奄一息的模样看着对方,道:“我现在血喷得比他多,是不是我伤更重一点?”

  矮个子见到这般说喷血就喷血的神功,顿时目瞪口呆,知道今天踢到铁板上了。他们原本想趁着今天大典,下山来讹一把,可没想到,恶人自有恶人磨,一山还有一山高,碰到李乘风这个混世魔王,这等江湖骗术在他面前使将出来,那真是自取其辱。

  矮个子有点怂了,他色厉内荏道:“你想讹我们啊?”

  李乘风喘了一口气,道:“你们家境贫寒,有骨气,要一千两;少爷我从小锦衣玉食长大,身子骨弱,也没什么骨气,就要你们五千两好了。”

  “喂!你找死啊!”矮个子大怒“还真的倒打一耙了!”

  李乘风道:“不过呢,我这五千两,你不用都给,你们那一千两就抵了!只要给四千两就行了!”

  说着,他用扇子一拍旁边碰瓷的男子,大拇指不动声色的戳到了对方麻筋上,麻得他下意识蹦了起来,嗷嗷直叫。

  众人此时都看明白了,这是小骗子碰到了大骗子,小坏蛋碰到了大魔王,他们义愤填膺的情绪一去,看热闹的习性顿时起来,他们笑嘻嘻的起哄道:“挺公平的!”

  “好像是这个道理!”

  “这位公子讲的不错!”

  矮个子见势不妙,装腔作势道:“你真敢讹到我们头上?你……”

  李乘风此时也爬了起来,他不顾身上灰尘,扇子一下搭在对方肩膀上,打断他道:“哎,但是呢,小爷我是一个与人为善,助人为乐的人,每天讲的是积善行德!这四千两呢,我不要了!怎么样,我一下多给你们四千两,是不是很开心?有没有心情好一些呢?”

  矮个子脸都黑了,旁边的人此时都哈哈大笑,道:“快滚吧!”

  “真是丢脸!敢在灵山派脚下放肆!”

  旁边碰瓷的男子一咬牙,正要上前,矮个子忽然一把抓住他,打了一个眼色,道:“师兄,别冲动!”说着,他目光一斜,碰瓷的男子顺着他目光看去,却见不远处有两名女修士正在看着他们,其中一人身材十分高挑,身着修士长袍,袖口缝三道紫边。

  碰瓷的男子顿时脸色巨变,如见魔鬼,他二话不说,拉着矮个子一低头,扭头便走。

  众人此时见没热闹可瞧,也便纷纷散去,李乘风这时才拍了拍身上的尘土,看着矮个子和碰瓷的男子两人的背影,嗤笑了一下:“太岁头上动土,老虎顶上拔毛!”

  苏月涵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李乘风,颇为钦佩的说道:“少爷,也亏得是你,这恶人果然还需恶人磨呀!”

  “那是!”李乘风得意洋洋,可还没得意一会,便察觉出不对。

  “嗯?”李乘风瞪着苏月涵,佯怒道“你的意思是,我是个恶人?”

  苏月涵连忙摆手:“不不不,少爷是个好人,刚才……”她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刚才你好心肠的还给了他们四千两银子,这还不是大大的好人么?”

  李乘风哈哈一笑,他看了看手中的折扇,道:“哎,可惜了我一把上好的季成轩的折扇!”

  在他们不远处二十余米的地方,一名貌美的女修士看着李乘风这边,面露不屑与鄙夷,道:“真是一年不如一年!现在这大典,什么阿猫阿狗都来了!大师姐,你说咱们这灵山秀水的,怎么尽招这种刁民呢?”

  被唤作大师姐的女子美艳之极,她身着一袭修士长衣,戴着帽兜并不说话,一脸冰冷的看了看李乘风的方向,微微哼了一声,道:“阿绣,这次大典的选师是谁?”

  阿绣道:“是藏锦阁的三师伯孔云真。”

  大师姐想了想,道:“君子可欺之以方,孔师伯为人古板刚直,很容易受这种人所惑。助选师是谁?”

  阿绣道:“是藏清阁的孙博义。”

  大师姐道:“让他把这人筛掉。我们灵山派,不要这般刁民!”

  阿绣很是自然的接了一声,如同应允了一件这世上最平凡普通的事情:“是!”

  说罢,两人转身,盈盈而去。

  =============================

  新的一天,大章更新,支持在哪里!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