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天录> 第76章 刁蛮千金黄霓裳
  李乘风身形一动,刚要往战齐胜的方向靠去,战齐胜此时也看到李乘风,他朝着李乘风冷笑了一下,身形一个纵跃,从石阶滚做一团的人群上跳了过去,然后他飞奔上石阶,回身朝着冷冷一笑,然后自己朝着天梯一步一步的攀爬而去。

  李乘风本想追上去出一口气,可想想还是放弃了,毕竟这天梯作为第一关,目的十分明显,就是用来考核他们的体力和毅力。

  修行人,没有好肉身好鼎炉,那是绝对走不长的。

  对于修行人来说,虽然修的主要是内在真元,但再强的真元也是要储备在肉体之中的,再好的内丹也是在肉身这个大鼎炉中修炼,若是肉身鼎炉打熬得不好,那便会有鼎毁丹亡的危险,比走火入魔要凶险一万倍。

  因此在这一关上,便可以筛选掉许多身体瘦弱的人。

  而意志力更不用说,修行是一个极为漫长的过程,没有钢铁一般的意志力,同样也是走不长久的。

  李乘风安静的等待着,他微微闭目养神,等人走得剩他最后一个了,他这才迈步拾阶而上。

  孙博义在一旁看着冷笑,道:“笨鸟还知道先飞,你最后一个走,还真不怕落选啊!”

  李乘风微微一笑,道:“龟兔赛跑,赢的可不是兔子!这登天梯,比的是固然是体力与毅力,但如何更加合理的分配自己的体力,保持自己的节奏,这也同样重要!”

  说着,李乘风迈开脚步,不算快也不算慢,一阶一阶的往上爬去,孙博义在后面眯着眼睛看着李乘风,心中暗道:此子不仅一眼看破这第一关登天梯的考核目的,更一眼看穿其中奥妙技巧!走在最后不仅没有同伴掣肘,也没有竞争,只要等上一段时间,他再超过前面的人时,前面的人大多都已经体力耗尽,根本没法再与李乘风纠缠!了得,当真了得!

  李乘风此时每爬一阶石阶,动作频率和喘气的节奏都几乎一模一样,这让他仿佛想起了自己幼年时,母亲谢氏监督他苦练基本功的情形。

  李乘风往前爬了约莫半刻钟,此时他已经发现有人开始坐在石阶旁边歇息,第一个便是之前哭泣的大胖子。

  这胖子平日里锦衣玉食,娇生惯养,还寻思这一次来灵山派,有着金帖,只要当上了修士,从此以后便可以作威作福。却没成想,竟然摊上如此恐怖的考核!

  大胖子瘫坐在路边,他眼巴巴的看着李乘风,向他伸出手去,道:“这位兄台,拉哥哥一把,只要你帮哥哥走完这石阶,哥哥一定重重的报答你!”

  李乘风瞥了他一眼,恍若未闻,脚步坚定,丝毫不停的从他身边越过,气得大胖子破口大骂:“我日你祖宗十八代!你个龟孙一会就要跌下来,脑壳着地,摔死你哟!”

  这声音没持续多久,李乘风便将它抛到了脑后,这一路上,石阶时不时的有人休息,有的人瞧见李乘风不紧不慢的拾阶而上,虽然速度不快,可明眼人一看他这频率和节奏,又看打他这一路爬上来,居然面不改色心不跳,立刻便知道这是一个强力的竞争对手!

  他们当中有人目露凶光,等李乘风从他身边经过的时候,忽然一伸手想要去抓李乘风的脚踝。

  李乘风像是脚下长眼,一个错步躲开,紧接着身形一晃,便又向山上不紧不慢而去。

  这漫漫石阶,李乘风每爬一阶,心中便默数一下,等他数到第两千阶的时候,他身后已经甩下七八百人,之前绝大多数抢在他前面出发的人都被他甩在了后面。

  这些看着李乘风不紧不慢超过他们的人,有的破口大骂,有的伸手阻拦,有的若有所思也开始调整自己的节奏,有的则干脆绝望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像死狗一样喘气,还有的是极个别的女子,她们坐在石阶边,呜呜直哭:“爹,娘,孩儿辜负了你们的期待!连第一关都过不去呀!”

  李乘风瞥了她一眼,心中暗叹,但身子却继续向前爬去。

  如此爬到第五千阶石阶,李乘风开始面色发红,身体发热,额头上微微见汗,而此时石阶左右依旧可以看到丛林,但比起最开始石阶两边的丛林已经矮小了许多。

  越往上爬,石阶上的人便越稀少,李乘风开始要爬小半个时辰,才能看到一个人,渐渐的他开始想要甩掉他们,也是不太容易做到,这得又花小半个时辰,才能将尾随他的人,绝望的甩在身后,逐渐消失在身后的云雾之中,瞧不见身影。

  这样爬到第六千阶时,李乘风忽然又在眼前看到一个身着黄衫,身材窈窕的女子哎哟一声,在石阶上摔了一跤,骨碌骨碌的往下滚。

  李乘风犹豫了一下,想着自己要不要让开,却见这女子滚了几个台阶后,在李乘风跟前几米处自己硬撑着停了下来。

  这女子不顾自己伤势,强撑着爬了起来,李乘风见她摔得手掌鲜血淋漓,脸上更是磨破了几处皮,形容很是狼狈,但即便是这样,她瞧见李乘风时,依旧下意识的让开了自己的路。

  这一下极大的博得了李乘风的好感,他想了想,停了下来,从怀中取出一个小纸包递了过去,道:“吶,外敷,金创药。”

  这女子疑惑而警惕的看着李乘风,像是不理解他为何会主动来帮助自己。

  李乘风叹了一口气将金创药放在她脚下,道:“用不用随你。”说罢,他自己转头继续上前。

  可李乘风走出去没几步,这黄衫女子忽然喊道:“等下!”

  这女子的声音颇为动听,语气却有些刁蛮,她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李乘风笑了笑,道:“你为何要在我跟前停下?”

  这女子道:“我是女子,进的是藏秀阁,藏秀阁每一次招五人,而这一次总共有女子二十七人,也就是说,我只需要跟这二十七人竞争便可。你们男子名次再高,也与我没有妨碍。总不能这前一百如果都是男子的话,藏秀阁今年便一人不招了吧?”

  李乘风有些讶异的看着这女子,他拱了拱手,道:“有道理!我是成安洗月派李乘风!你是?”

  黄衫女子拍了拍自己衣衫上的灰土,道:“松山武极门黄霓裳!”

  李乘风笑道:“果然能爬到这里的,大多都是武道中人。这第一关,对于那些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和女人,可是大大的不公平啊!”

  “喂,你瞧不起我们女人啊?你不是你娘生的啊?”黄霓裳叉腰道。

  靠,你从哪里听出来小爷我瞧不起女人了?

  李乘风翻了个白眼,收过金创药,扭头想走,却听黄霓裳又道:“喂,送出去的东西也好意思收回呀?”

  李乘风张口结舌的转过身,黄霓裳劈手将李乘风的金创药夺了回去,揣进了怀中,自己又取出一包金创药来洒在自己伤口处,她一边上药,一边道:“看我做什么?江湖险恶,不得不防,你不懂啊?”

  李乘风脸上笑容一僵,心中暗骂:嘿!得了便宜还卖乖!怎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李乘风扭头便走。

  黄霓裳目视着李乘风爬了上去,她撇了撇嘴,面露不屑:“呸,欲擒故纵,这一套本姑娘见多了!”

  李乘风往上又爬了两百阶后,他此时肚子开始咕噜噜的叫唤了起来,他不禁有些暗暗叫苦,他停了下来,解开身后的包裹,取出肉干和水囊,开始补充体力。

  他坐在这里吃了一会儿,后面便见一个黄色的人影逐渐走来,走得近了,李乘风拿眼一瞧,正是刁蛮黄霓裳。

  黄霓裳瞧见李乘风在不远处吃吃喝喝,自己顿时肚子里面咕噜一声,叫得震天响,便是李乘风也听得清清楚楚,这一下,两人一上一下,面面相觑,大眼瞪小眼。

  ===================================

  新的一天,童鞋们,请伸出你们的双手,支援鲜花收藏和评论咧!登录会员阅读哟!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