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天录> 第80章 恐怖二关凌云桥
  这对峙的时间拖的越久,无论是李乘风还是战齐胜,彼此之间的顾忌和警惕便越来越大!

  道理非常简单,比一个强有力的对手更恐怖的是什么?是这个对手还非常的有耐性和冷静!

  这一场对峙终究没有真正发生什么,随着第三个人出现在草原孤岛上的时候,李乘风和战齐胜都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他们又互相深深的看了对方一眼。

  “这样的敌人,一定要尽早铲除,越快越好!”李乘风和战齐胜心中都不约而同的想道。

  第三个上来的是一个身材中等的男子,他显然也没想到这上面居然已经有了两个人,他满脸懊恼,后悔不迭:若是自己少睡那么一会,再咬牙多坚持那么一会,再少耽搁了那么一会,说不定就是第一了!

  虽然孙博义没有说过这排名的先后有什么好处,但这里谁不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有能力抢第一的,为什么要屈居下方?

  状元、榜眼、探花都分出了高下,第四名,第五名上来的人便淡定许多了,反正连探花都捞不着了,那再抱怨也是无用。

  这些人有的一上来便往地上上一坐,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更不济的往草地上一躺,像死狗一样喘气。

  这样等了约莫四五个时辰的功夫,草坪上渐渐的人开始多了起来,李乘风数了数,发现目前坚持爬上来的,大约有一百来人,人数还在不断增加,黄霓裳也在其中。

  但更让李乘风感觉到诡异的是,他留意到这片云海的天空中虽然有光照下来,但天上没有太阳,而光线亮度却始终未变。

  他心里面正奇怪着,草坪的一块空地处忽然飞快的闪过一个法阵图纹,孙博义身形一闪,出现在了草坪之上,他脚下的法阵图纹像是燃烧一般燃着淡淡的荧光,随后迅速消失。

  孙博义打量了一下场上,笑道:“哟,居然还有这么多人呀!不错不错!”

  看到他的身影,听到他的声音,草坪上人都纷纷挣扎着爬了起来,有些人摇摇晃晃,又摔倒在地。

  孙博义笑了笑,他捏了几个指诀,他手中燃起一道符箓,符箓的纸张燃烧掉以后,符箓上的符文图案却留在空中盈盈发亮,紧接这个符文图案猛的炸裂开来火星分散在他周围,迅速又燃起一圈一圈的火焰图纹,然后出现一个接一个的小型法阵,将那些没有爬上来的人一一传送了上来,一时间这颇为宽阔的草原上一下到处都是人,有的躺着,坐着,更有不雅观的干脆趴着,草地上一时间哀鸿遍野。

  孙博义负手打量着众人,道:“第一关,有些人过了,有些人没过,过了的,别高兴太早,没过的,也别气馁。”

  “我辈修行,不争先后,无论朝夕,先闻而后达,先达而后觉,这都是常有的事情。玄生门的毕更生,十七岁筑基,二十七岁至七重天的不朽金身境界,但此后再无寸进!”

  “凤梧阁的欧阳秋,四十三岁才筑基成功,六十六岁才修炼出神通,一百三十一岁大限快到时,她连金身都没修炼出来,但临死前她突然悟道,不仅起死回生,返老还童,而且从此一路精进,修为直至八重天!”

  这草地上众人瞪大了眼睛听着这些传奇人物的传奇故事,那些在第一关没有获得好结果的人都纷纷振作了起来,一个个重新恢复了信心!

  对呀,漫漫修行路,不争一时短长,厚积而薄发!

  “第一关考验的是你们的体力、毅力以及……你们的判断力。”孙博义看向茫茫云海,“第二关,考的什么,不妨可以提前告诉你们。这第二关,叫做凌云桥!这云海中,有的地方是可以落脚的,有的地方看起来可以落脚,但实则是万丈深渊,还有的地方你刚踩上去的时候没事,但也许停一下便会有事。”

  众人闻言,脸色大变,一名年轻男子颤声道:“若是摔下去,那便怎样?”

  孙博义哈哈大笑:“你们爬上来的地方有多高,从这云海摔下去,便有多高!”

  众人骇然色变,一阵大哗!

  “我们来灵山是来修行的,不是来送死的!”

  “真摔死了,你们灵山派担得起这个责任吗!”

  “爹,娘!我要回家!!”

  人群中骂声,呵斥、叫嚷声、哭泣声此起彼伏。

  李乘风看着这片云海迟疑不定,眉头紧锁,这么高的地方摔下去,那肯定是必死无疑,可是……灵山派真的能够承受这么多人的死亡么?

  孙博义不屑的看着他们,道:“告诉你们,第一关,就如同你们以后必定要经历的一个关卡,那便是筑基!筑基过程之艰辛困难,你们在第一关也体会过了。可就算筑基成功,你们也不过是置身在这片茫茫云海之中而已,前方无边无际,脚下看似有底,实则行差踏错便是万丈深渊,粉身碎骨!”

  众人顿时默然。

  孙博义冷冷道:“你们莫非以为修行路上就只是吃吃苦,受受累么?你们知道有多少修行人死于半路,有多少修行人死于斗法?这第二关,一来是考验你们的意念心智,二来,就是告诉你们,这漫漫修行路上,你们随时都会坠入这万丈深渊,一命呜呼!”

  “现在,谁来过这凌云桥!”孙博义冰冷而缓慢的说道。

  场上一片沉默,鸦雀无声!

  过了一会儿,人群中走出一名身穿书生长袍的男子,他脸上满是恐惧,身子微微颤抖着,两手紧握成拳,可目光却是充满了坚毅,他一边走,一边喃喃自语:“我一定要通过,我一定要通过!我爹娘还在等着我!我一定可以通过!”

  在众人注视下,他走到这云海边沿,小心翼翼的探出了第一步,在试了试后,他踩上了这片云海。

  场上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见他站在云海上后,虽然身子有些晃荡,但终究还是站稳了脚步,他们都忍不住欢呼了起来。

  这名书生也一脸狂喜,他两眼忍不住流下泪来,道:“爹,娘!我一定会成功的!”说着,他继续向前迈步,一步,两步,三步!

  众人见他一路向前,走出去十几米远也未曾见有何异状,他们顿时松了一口气,放下心来。

  “就说嘛,我们都摔死了,灵山派还怎么收徒啊?”

  “说到底,还是吓唬人的!”

  “咱们也跟着上吧!”

  有胆子大的,见这书生带了一个头,便大胆上前,也准备踏入云海,但李乘风却丝毫未动,他蹙眉观察着这一切,同时他也留意到战齐胜也跟他一样,冷冷的旁观着。

  就在有人也准备踏上云海的时候,走在前面的书生忽然身子一晃,紧接着他脚下一跌,身子便从云端跌落,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叫声,那声音凄厉绝望,越来越远,直到渐不可闻。

  那些准备踏上云海的无不面色如土,身子颤栗,有不济的更是跌坐在地上,手脚并用的爬离开来。

  场上众人顿时大乱,有愤怒的忍不住大声痛骂了起来,孙博义则幸灾乐祸的看着他们哈哈大笑,笑声充满了嘲弄。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