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天录> 第114章 强词夺理黑变白
  李乘风瞧见两人,立刻将赵小宝拉到了自己身后,警惕的盯着他们,他隐隐感觉到要有一些不妙。

  苏月涵站在赵小宝身边取出随身携带的丝巾,递给赵小宝,示意让他擦拭一下。

  赵小宝擦了擦脸上的污垢,苏月涵低声道:“身上有没有事?”

  赵小宝低着头,摇了摇头,有些怯怯的看着这一切,他知道,自己又为少爷惹祸了。

  李乘风对秦灭亲和裘楚囚一礼,道:“秦师兄,楚师兄!”

  一旁的安童喜不自禁,嘴巴咧得后槽牙都要露出来了,他不怀好意的看向李乘风:小子,你要倒霉了!秦师兄亲自出手,你完蛋了!只要将他逐出山门,那便是任人宰割的鱼肉,你看我如何收拾你!

  秦灭亲紧蹙眉头,打量着眼前的情况,他看了一眼赵小宝,转头向瞿同秋和赵一白喝道:“这是何人?你们干什么吃的!为什么让一个外人闯入剑阁?”

  瞿同秋和赵一白有点没反应过来,两人面面相觑。

  裘楚囚心中暗骂两人蠢货,上前喝道:“剑阁重地,非灵山派弟子,严禁外人出入,违令者,打断双腿,尽废筋脉,逐出灵山!”

  瞿同秋和赵一白这下反应过来了,两人一起嚷嚷起来:“就是就是!”

  “我们在山上发现有人鬼鬼祟祟,四处张头探脑,这才将他抓了起来!”

  赵小宝脸色煞白,嘴唇蠕动想要反驳,却又不敢开口。

  李乘风看了赵小宝一眼,又看了看秦灭亲和裘楚囚等人,心中已然明白:这件事情虽然是巧合……但很显然秦灭亲他们是一直在针对自己,想要赶自己走。为了达到这个目的,看来他们对自己一直监视控制,说不定在斜月谷遇到的花斑虎,都有可能是他们制造出来的“巧合”。

  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李乘风深吸了一口气,脸上一扫之前的阴霾,堆出笑容来道:“师兄们误会了,这位……是师弟的仆从。”

  秦灭亲眼角一跳,裘楚囚更是大喜:等的便是你这句话!

  裘楚囚急不可耐道:“哼,我倒是没瞧出来,原来师弟这已经评级过了筑基了呀?”

  李乘风勉强一笑:“裘师兄说笑了,师弟刚刚入门,连修行的门道都没摸清楚,何来筑基一说?

  裘楚囚冷笑道:“那好的很,咱们藏剑阁明文规定,新人弟子只允许一仆!你公然违反规定!”他看向秦灭亲,眼神中透着得意。

  秦灭亲依旧一副死了亲爹的模样,他淡淡的说着,一副公事公办的姿态:“按照藏剑阁戒律第五大条第三小条,违反戒律者,立即逐出藏剑阁。”

  瞿同秋和赵一白顿时兴奋了起来:“对对,将他逐出藏剑阁!”

  赵小宝脸色惨白,他哪里知道会惹来这等麻烦,他抹着眼泪,朝李乘风哽咽道:“少爷,小宝又给你添麻烦了。小宝,小宝这就走,小宝不会给少爷添麻烦的。”

  李乘风知道赵小宝此次找上灵山派来,必定是有重要原因,而且,赵小宝与他虽是主仆,但情同手足,此时见到赵小宝形容邋遢狼狈,他心中极是不忍,而且可以断定的是:赵小宝若是从此离开灵山派,他下场必定极惨!看他目前这种情况,显然就是走投无路这才摸到灵山派来投靠自己的。

  李乘风又岂是在人危难的时候将人往外推出去送死的人?又何况这人还是自己的发小!

  “哎,等等!”李乘风赶紧拦住。

  裘楚囚脸色一板,道:“李乘风,你想违抗藏剑阁戒律不成?”

  瞿同秋兴奋道:“违抗戒律者,形同叛出师门,诛杀!”

  秦灭亲淡淡的说道:“我藏剑阁之所以能够崛起,便是因为戒律森严,律法严酷,剑阁上下几百人如同一人,如臂使指,将力量凝聚于一处,这才能坚持到今天。你李乘风虽然贵为金帖弟子,又两关第一,但戒律便是戒律,不得为你一人而私开妄纵。”

  裘楚囚得意的笑道:“听到没有,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李乘风脑海中思如电转,他看了看赵小宝,又看了看苏月涵,又看了看在一旁正龇着牙的“大猫”,他忽然计从心来,微笑道:“藏剑阁戒律森严,师弟很是佩服,也必定遵守。”

  裘楚囚抢着说道:“这么说来,你可是承认你私下蓄纳二仆了?”

  李乘风一脸愕然道:“我何时说过?”

  裘楚囚冷笑道:“好,那她是何人?”他一指苏月涵。

  苏月涵瞬间俏脸煞白,她眼巴巴的看着李乘风,生怕他将自己赶走,而且在她内心深处,也以为这必定是当然的:自己这才来了多久,又怎比得上对方这么多年的交情?

  苏月涵拳头下意识的握紧,她心中满是不甘,男人,果然都是靠不住的么!

  李乘风看了苏月涵一眼,虽然他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是他脑海中瞬间浮现起许多场景,不知不觉中他们已经一同度过了许多的危难和艰苦关头。

  李乘风笑了笑,道:“她自然便是我的仆从!”

  裘楚囚一拍手:“好啊!你自己认罪了!”

  李乘风惊诧道:“我认了什么罪?怎么我不知道?”

  裘楚囚大怒:“混账,你胡搅蛮缠!你不是已经承认她是你仆从了么?”

  李乘风道:“对呀,她的确是我仆从啊!”

  裘楚囚一指赵小宝,道:“那他呢?”

  李乘风慢悠悠的说道:“哦,他啊,他是我以前的仆从。”

  赵小宝脸色一白,嘴唇微微轻颤,裘楚囚冷笑道:“那他现在呢?”

  李乘风嬉皮笑脸的说道:“他?他现在是我的魔宠。”

  什么?

  李乘风语不惊人死不休,一句话惊得秦灭亲都瞪大了眼睛,其他人眼珠子都瞪得险些从眼眶里面瞪出来。

  “他他他他,你说他是你的什么?”裘楚囚这会儿话也不会说了,舌头都似乎变大了。

  变身为“大猫”的安童更是虎脸懵逼,嘴巴张得都能吃下一个砂钵大的拳头。

  赵小宝也目瞪口呆,不知道该有何等反应,倒是苏月涵忽然低下头去,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什么情况?指着一个大活人非说这是自己的魔宠?这合适吗?你要脸吗?

  但脸皮这东西对于李乘风来说,那是有时候必须要,有时候可以坚决舍弃的“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意儿。

  眼下,他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小爷我就是喜欢看见你们这种看我不顺眼,却又赶不走我的样子!

  第二更晚上8点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