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天录> 第118章 风雨飘摇群情愤
  李乘风瞧见这等景象,暗自心惊,在他看来,这哪里是修行弟子,这分明是军营士兵!

  这整齐划一的动作和杀气腾腾的十二律让人为之凛然!

  可为首的大师兄却极为不满意,他盯着场中众人,怒喝道:“有气无力,没吃饭吗!”

  场中便有人嘟囔道:“大师兄,清晨便起来做功课,哪里顾得上吃饭?”

  大师兄怒道:“谁说的,站出来!”

  场上一阵窃笑,却无人出列。

  大师兄朝着一边看去,怒道:“孙永才,不要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在说话!”

  这个叫孙永才的低下了头,一旁的人掩嘴窃笑,一脸幸灾乐祸。

  大师兄怒道:“早晨功课,我不让你吃饭了吗?为何如此顽悖!”

  孙永才梗着脖子道:“大师兄,我只是不明白!”

  大师兄一愣,他没想到如此大庭广众下,居然真的有弟子敢跟自己顶嘴!

  大师兄的面皮一青,脸色阴沉得可怕,在方阵有首处的秦灭亲大声喝道:“孙永才,你要犯上吗!”

  孙永才不服气道:“五十年为一辈,大师兄与我等平辈,何来犯上!”

  秦灭亲喝道:“大师兄执掌剑阁已有十三年,指戴藏剑环,手握破天剑,地位尊崇,师叔师伯不在时,他便是藏剑阁地位最尊崇者!你如此跟他说话,如何不是犯上!”

  孙永才也怒道:“我入藏剑阁二十五年,就没见过一个师叔师伯!谁知道他们是不是死绝了!”

  这话一说出来,场上一片哗然,弟子们纷纷交头接耳起来,显然孙永才一番话说到了他们的心底。

  大师兄脸色阴沉得能滴出水来,秦灭亲怒道:“孙永才,你失心疯了么!这种话也敢说!闭嘴!今天你当众不逊,出言犯上,罚你禁闭两月,扣半年薪俸!你服不服!”

  孙永才面色涨红,怒道:“不服!”

  这下连孙永才旁边的人也都纷纷侧目,不敢相信孙永才居然连续冲撞藏剑阁目前两位最重要的人物。

  秦灭亲深吸了一口气,他意识到今天似乎有问题,这个孙永才似乎要搞事!

  可是……他能搞什么事呢?

  难道……

  秦灭亲眼皮一跳,立刻说道:“不服也得服!来人,把他带下去!”

  在他身旁的欧阳南立刻狞笑上前,孙永才却突然出列,怒喝道:“为什么不让我说话,难道怕我说破了机关,坏你了做这藏剑阁阁主的美梦么!”

  众人更是议论纷纷,看向大师兄的目光透着几分怀疑。

  欧阳南怒不可遏:“孙永才,你想死么!”

  孙永才怒道:“怎么,想灭口堵我嘴?好啊,来啊!”说着,他一脱身上的修士长袍,赤着膀子,指着胸前遍布的创伤,怒道:“来,朝这里来!老子为藏剑阁出生入死,三次从鬼门关前爬了回来,身上伤疤大小二十三处,背后无一伤疤,这说明什么!”

  众人看着孙永才光滑完好的背脊,和他转过身来亮给众人看的伤痕累累的胸膛,他们无不面露同情之色。

  孙永才拍着胸膛,怒道:“外面那帮杂碎没能要了老子的命,你们要是下得了手,就朝这里来!”

  大师兄强忍着怒气,他道:“孙永才,你到底想说什么!今天,当着大家的面,让你说,让你说个痛快!”

  “好,那我今天便说个痛快!”孙永才完全豁出去了,仿佛积压许久的怒火今日被一个小小的*点燃,他走上前,站在众人跟前,大声道“我们进灵山派,入藏剑阁,为了什么?不就是为了要做人上人吗!现在呢?我们藏剑阁变成了什么!藏锦阁打压我们,藏秀阁瞧不起我们,就连藏清阁也欺负我们,我孙永才加入藏剑阁,就没有一天觉得自己活的像个人!”

  这一句话瞬间点燃了藏剑阁所有弟子压抑在心中的怒火,他们立刻如同燎原之火一般纷纷咆哮了起来:“说得对!说得好!!”

  就连在人群中毫不起眼的瞿同秋和赵一白两人都情绪激愤的大声怒吼着:“我们加入灵山派不是为了被人欺负而来的!”

  天可怜见,他们当初被选拔进灵山派时,简直兴奋得几天几夜都睡不着觉,哪怕被分配到了藏剑阁也是如此,可是渐渐的他们发现不对劲了。

  比起其他地方有师兄和师叔们手把手的教,手把手的带,藏剑阁则全是大锅饭,有问题问师兄,师兄也要忙着自己的修炼没时间教导,可修行一事,没有引路人,又能有什么长进呢?不走火入魔,那都是万幸。

  十几年下来,许多弟子都在这压抑而绝望的日子中一点点的沉沦下来,他们在其他三天阁的联手打压下看不到任何崛起的希望,留给藏剑阁的资源越来越稀少,留给他们的希望也越来越小。

  谁愿意顶着修行人的身份去碰瓷劫道呢?如果不是混得实在没办法了,谁要去走这一步呢?

  瞿同秋和赵一白想到这里便忍不住泪水盈眶,满是委屈,和他们有同样想法的人,也不止一个,一时间场上众人群情激奋。

  李乘风和苏月涵、赵小宝等人在不远处都看得呆了。

  “加入藏剑阁,你便觉得自己不像个人了?”大师兄声音中充满了压抑的愤怒,眼中的目光也越来越锐利。

  孙永才大声道:“是我们被欺负得太厉害了!什么好处都是他们三天阁的,什么苦差事死人的差事,都是我们藏剑阁的!凭什么!!”

  “对对!!好事他们上,送死我们来!”众人愤怒的怒吼。

  “闭嘴!!”大师兄舌战春雷,一声怒喝瞬间怒压全场,众人吓了一跳,一时间噤声无语。

  大师兄怒道:“我们藏剑阁本来就是负责外事任务,这是多少年传下来的规矩!”

  孙永才也怒道:“出生入死没关系!但凭什么我们出生入死,却最终换不来一个好!你不给我们一个公道,我们就找师叔师伯们要个公道!”

  “对对,我们要公道!”众人齐声怒吼。

  大师兄怒道:“师叔师伯们要么正在闭关,要么远赴傀器国征战,你们不知道吗!”

  孙永才冷笑道:“对,你一直这样说,其他三天阁也的确没有什么师叔师伯,可我们被欺负成这样,藏剑阁被欺负成这样,他们难道还能闭得了关吗?他们是不是不把我们的死活放在眼里!”

  场上众弟子们的情绪已经激愤得无法控制,便是欧阳南等人冲上去拳打脚踢,也根本控制不住,反而有脾气火爆的弟子也跟着对打起来。

  好在他们此时冲突还没有扩大,没有到上来便使用法术法器。

  大师兄彻底发现了,今天这场变故演变成了可怕的逼宫,他此时反而冷静了下来,他目光扫视着全场,留意着每一个人的反应和动静,待他看到队伍最后面人群中仿佛置身事外的李乘风等人时,他愣了一下,面色越发阴沉:是他?莫非今天这场变故,是他教唆挑动的?

  他正想着,却见孙永才登高一呼,大声道:“今天大师兄不给我们说法,我们就再也不执行任务,谁要去送死,就谁自己去!”

  “对对对!!”众人齐声响应。

  欧阳南怒道:“孙永才,我看你是想吃里爬外!你想叛阁,对不对!告诉你,你就算想叛阁,也得有人愿意收留你!”

  说着,他看着他们,怒道:“吼什么吼!要是不想呆了,自己离开,我们藏剑阁保证不留,保证不追究!”

  这一句话厉害之极,藏剑阁虽然目前内忧外患,濒临绝境,可再坏也是灵山派的四天阁,若是离开了这里,那就失去了修行人身份,那他们的家庭立刻就会在家乡中失去所有的光环和权力。

  修行人身份带给他们的便利好处将荡然无存,那个时候,所有觊觎他们的势力会像秃鹫一样扑上来疯狂撕咬他们的尸体,瓜分他们的财富,就像当年各大门派瓜分九鼎门一样。

  曾经爬得多高,摔下来时便会有多惨,这是古今中外放之四海而皆准的道理。

  众人一时间默然,场上激烈愤怒的声音瞬间消失不见,变得针落可闻。

  欧阳南也没想到自己愤怒随便的一句话居然有这么好的效果,他愣了一下,随即颇为得意的嘲讽道:“也不想想,你们除了藏剑阁,还有其他地方能去么?其他三天阁,有人愿意要你们么?”

  大师兄和秦灭亲一听,脸色一变,心中暗叫不好。

  场中众人也是闻言一怒,却敢怒不敢言。

  正在此时,忽听场外一个声音悠悠然的响了起来:“愿意啊,为什么不愿意?”

  李乘风等人立刻与场上众人一起扭头顺着声音看去,却见一男一女站在不远处,也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来的。其中一人身着锦衣修士服,相貌堂堂的男子施施然而来,正是李乘风的“老熟人”:皇甫松,另外一人相貌美艳,穿着藏秀阁的修士服,同样也是李乘风的老熟人:季春华。

  ==============

  第二更晚上8点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