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天录> 第133章 女子小人最难养
  当李乘风来救自己的时候,苏月涵一度认为,是自己的美貌起了作用,作为一个见惯了这个世界无数男人丑恶嘴脸的女人,她知道自己的魅力和美貌优势在于何处。

  在她一百多年的生命当中,她难道真的没有遇到过一个愿意为她而死的男人么?

  不,是有的,但苏月涵知道,那些人是为她的美貌而死,并不是为了她而死。

  这听起来很矛盾,但实际上是有很大区别的。

  所以,李乘风救下苏月涵的时候,她当时虽然震惊,可事后很快便平复了下来,可当李乘风豁出自己的尊严和骄傲来救赵小宝时,苏月涵却前所未有的震撼了,她活了这么久,从来没有见到过一个人,居然可以舍弃自己的尊严来救一个仆人!

  这样的行为超越了苏月涵的认知!

  一个人,可以有情有义到这个地步么?

  飞雪越下越大,李乘风身上的积雪越来越厚,苏月涵也越来越震惊,又过了一个时辰,天色已经彻底黑了下来,苏月涵忍耐不住,抹着眼泪,扭头往回跑,她一路上不敢动用法术,只是一路飞奔,好在她修为用来对付赶路,那还是不成问题。

  苏月涵飞奔回住处,她小心的为赵小宝释放了一个法术,这个法术就只有一个蓝莹莹的亮点,它在空中缓缓飘落,落在赵小宝身上后,便迅速的扩散开来,笼罩在了赵小宝的身上,一下让他的面色气血都变得稍微红润了一丁点。

  苏月涵知道,这治标不治本,这点法术仅仅只能够保护好赵小宝在这大雪纷飞的寒冷天气不会因为失温而死。她从包裹中取出携带的一件最为保暖的裘皮大衣,然后又转身飞奔了出去。

  苏月涵再次奔到藏秀阁山门前时,饶是她不是凡人,此时也不禁气喘吁吁,面色潮红,她喘着粗气上前,脚步声惊动了李乘风,他扭过头来看,眼中带着惊喜和一丝期盼。

  可看到苏月涵时,李乘风眼中亮起的光芒瞬间黯了下去,他瞪眼怒道:“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你来做什么!快回去照顾小宝!这么大雪,他受不住的!”

  苏月涵勉强一笑,上前为李乘风扫去肩膀上的积雪,然后将手中的裘皮大衣披在李乘风的身上,她道;“奴婢猜到的,这灵山派上下,能有救死扶伤灵药的,只有藏秀阁。奴婢已经安置好了小宝,少爷不用担心。”

  李乘风面容微微缓和几分,他朝苏月涵点了点头,表示感谢:“你回去吧,小宝生死未卜,身边离不得人。”

  苏月涵不忍道:“可是,少爷,你就一直这样跪下去么?这样会跪到什么时候?”

  李乘风面沉如水,道:“什么时候,藏秀阁的大师姐出来,我便什么时候起来。”

  “可是……”苏月涵很想说,这些修行人,一个个铁石心肠,冷酷无情,他们根本不在乎其他人的生死,是不可能伸以援手的。

  可这番话她又不敢说出来,唯恐让李乘风心中最后那一点点希望也随之破碎。

  苏月涵呆立了良久,待到李乘风再次不耐的催促,她才一声叹息,深深的看了李乘风一眼,转身离去。

  披上了裘皮大衣,李乘风的身上稍微暖上了几分,但这漫天飞雪的积压下,他身上很快又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积雪,将他的暖意迅速驱散。

  好在李乘风并不是一个身子娇弱的公子哥,少年时打熬的身体再加上体内的仙气让他在这严寒的天气中倒也撑得住。

  这样又过了几个时辰,李乘风的声音已经开始不再像之前那样洪亮,浓浓的睡意也逐渐袭来,李乘风跪在这厚厚的积雪中,竟是沉沉的睡了过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李乘风耳旁传来一个声音,他才猛的惊醒过来。

  “哟,这不是洗月派的李乘风吗?”

  李乘风一个激灵,身子一震,猛的又挺直了身子,身上厚厚的积雪哗啦抖落一片,他睁眼朝前看去,却见跟前站在一名穿着藏秀阁修士服,袖口上却没有镶一道边的女修士正站在他跟前,脸上带着幸灾乐祸的笑容,正笑吟吟的瞧着他。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李乘风在闯三关时遇到的黄霓裳。

  “是你?”李乘风一愣,随即一喜,他连忙道“霓裳姑娘……劳烦你帮我向大师姐通报一声,就说藏……”

  不等李乘风说完,黄霓裳便打断道:“我跟你关系还没那么亲近吧?谁允许你直呼我名字了?”

  “是是是……黄姑娘,我……”李乘风赶紧改口。

  可不等他说完,黄霓裳又打断道:“什么黄姑娘,绿姑娘的,难听死了!”

  李乘风知道,这是之前种下的恩怨,这娘们心眼比针尖还小,这回逮着机会,要报复了。李家大少深吸一口气,强压下怒意,他陪着笑脸道:“黄女侠,还……”

  “太土!”

  “黄小姐……”

  “太俗!”

  “黄家千金……”

  “太庸!”

  李乘风额头青筋乱跳,平时只有他这般折腾人的,哪里有别人这般折腾自己?这个小娘们,将来别落在自己手里面,否则必没她好果子吃!

  心中虽然发狠,但李乘风脸上却丝毫未显露出来,他想了想,试探的说道:“黄丽人……”

  大齐民间偶尔会用丽人来称呼美貌的女子,一如同李乘风之前的那个世界,见到一个女人便直呼:美女,那是绝对不会错的。

  果不其然,黄霓裳脸上露出一丝笑意,她笑吟吟的蹲下来,双手托着下巴,歪着脑袋看着李乘风,笑道:“哦?你觉得我长得漂亮了?”

  李乘风赶紧大拍马屁:“霓裳姑娘那简直是天生丽质,明媚动人,沉鱼落雁,出尘脱俗!”

  黄霓裳捂着嘴,仰头咯咯笑了起来,她笑颜如花,很是得意:“接着说!本姑娘爱听!”

  李乘风心中无语,嘴上却飞快的继续道:“姑娘眉目如画,花容月貌,玉洁冰清,有倾城倾国之貌,有闭月羞花之容。正是灿如春华,皎如秋月,桃之夭夭,灼灼其华。普天壤其无俪,旷千载而特生。群芳难逐,天香国艳也不为过也!”

  黄霓裳笑得花枝乱颤,李乘风也在一旁陪笑着,两人笑了一会,李乘风满是期待的看着黄霓裳,刚要开口,却见黄霓裳忽然用手捂住了自己的两边脸颊,说道:“可是,你把我说的这么美,可之前有一个人说我身上有两个缺点,只要把这两个缺点遮住,我便是天底下最美的女人。这两个缺点呢,便是我的左半边脸和我的右半边脸……你说这人,说得对也不对?”

  李乘风心中简直破口大骂:他娘的,真是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这臭娘们吃了亏,在这里等着我呢!真他妈的记仇!

  李乘风绷着脸,一脸正色的说道:“谁说的?这人定是个瞎子!”

  黄霓裳哼了一声,起身便走,李乘风大急,连忙道:“这人不仅是个瞎子,还是个蠢货!”

  黄霓裳转过身来,又蹲下来,抱着膝盖,下巴枕在膝盖上,笑道:“继续说,我就爱听你骂他。”

  李乘风心中暗自叫苦,嘴上却是如同连珠炮似的骂道:“这人不仅瞎,而且蠢,嘴巴还特别臭,真是屎壳螂打哈欠,一张臭嘴不说人话!”

  黄霓裳哈哈大笑,拍手道:“继续继续!”

  李乘风苦笑接着展开深刻的自我批判:“要我看吶,这人看不出姑娘的美来,不仅眼瞎人蠢嘴臭,而且人还坏,真是种地不出苗,是个坏种!这样的人,就应该浸猪笼,下油锅!”

  黄霓裳眼珠一转:“听起来好象不错。”

  李乘风吓了一跳,喂,就说说而已,你他娘要是当真,老子可要收拾你了啊!

  好在黄霓裳见好就收,她起身一拍巴掌,扫了扫身上的雪,道:“听够啦,咱们之前的恩怨呀,一笔勾销,本姑娘回去啦!”

  李乘风一愣,忍不住脱口道:“黄姑娘……”

  黄霓裳猛的回头,瞪着李乘风,李乘风赶紧改口道:“黄俪人……”

  黄霓裳这才露出笑容来,道:“你继续跪着吧,本姑娘去做功课了。”

  李乘风大声道:“黄俪人,那为我给大师姐带一句话呀!”

  黄霓裳奇道:“我什么时候答应你,要给你带话了?”

  李乘风惊怒道:“那你方才……是耍我呀?”

  黄霓裳哈哈笑道:“对呀,本姑娘方才就是耍你呀!”

  卧槽!

  李乘风怒气勃发,险些跳了起来,但这一股怒气刚刚直冲到头顶,他便立刻忍了下来,他想起了生死一线的赵小宝,硬生生将这口气咽了回去,只是目光紧紧的盯着洋洋得意而去的黄霓裳,心中暗自发狠:臭娘们,将来别落在老子手里,否则,必定让你脱层皮!

  李乘风平日里怜香惜玉,但黄霓裳赶在这个节骨眼上羞辱戏耍了李乘风一番,他心中恨极,咬牙切齿的将这份仇恨记在了心中,可黄霓裳却想不到,这原本小小的冲突,最终却酿成了怎样结局。

  ==============

  第二更晚上八点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