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天录> 第141章 撒泼打滚探凶险
  大师姐一向心止如水,哪怕大开杀戒的时候,眼皮也不带眨动一下,心中更是毫无波澜,可偏偏碰到李乘风这个家伙,居然三言两语说到她眼角乱跳,险些控制不住表情,“冰封”心境更是瞬间破功!

  大师姐咬牙切齿的拎着李乘风一路狂奔,眼看要到对岸的时候,她手猛力一甩,一下将李乘风扔了出去,李乘风人在半空中,刚想借助腰腹的力量,身子一拧,在空中翻过身来平稳落地,结果旁边大师姐从他身边掠过,衣袖一掀,顿时涌来一股强大气流,一下破坏了李乘风的平衡,让他一个狗啃食摔在了坚硬的岩洞地面上,只摔得李乘风七荤八素,头晕目眩。

  不等李乘风站起来,他身后天圣池水便哗啦一声全部倾泻下来,完全变成了绝圣池水。

  李乘风心中暗道:一会我可怎么回去?

  大师姐有通关令牌,自己可没有啊!

  李乘风心中正想着,却见大师姐扭过头,目光不善的看着自己,李乘风心中一个机灵,*着说道:“不许打脸!”

  大师姐强行忍着将鞭子甩出去狠抽在这个男人丑恶嘴脸之上的**,她冷冷的盯着李乘风:“给我一个不你的理由!”

  李乘风想也不想,厚颜无耻的立刻接道:“那你给我一个你一定要打我的理由先?”

  这么经典的对话,让李乘风似曾相识。可大师姐却是不曾,她越发看眼前这男子不顺眼,明明长得浓眉大眼,英姿俊朗,为什么说话这么油腔滑调,这么惹人生厌?

  从见到这个家伙第一眼起,他便没给自己留下任何的好印象,第二次再见,眼看他为救他人性命,宁愿屈膝折节,倒是让人高看几分;可这好印象留下来还没多久,却不曾想,他居然又一句话完全让她对这个男子的观感印象恶劣到了极点。

  她很讨厌轻浮的男子,油腔滑调的男子更是厌恶!

  大师姐盯着李乘风,手指已经摸上了藏在袖子中的鞭杆上,她冷冷的说道:“目无尊长,以下犯上,这便是打你的理由!”

  李乘风见她目光一凝,显然是要出手的前兆,他赶紧再次伸手,大声道:“等下!”

  大师姐再一次忍下,眉毛都开始倒竖了起来:“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李乘风赶紧赔笑,开始毫无节操的狂拍马屁:“我哪里有目无尊长了?我只是见大师姐看起来年轻貌美,丝毫不逊豆蔻年华的小姑娘,因此这才忽略了年纪和辈份。”

  大师姐冷笑道:“哼,这就是你的说辞?”说着她又准备动手。

  李乘风仿佛料到她又要动手似的,话音刚落便*着说道:“等下!!”

  大师姐双眉倒竖,怒道:“有屁快放!”

  李乘风一副叹息苦恼的样子,说道:“大师姐若是真的要出气,那便打吧,反正这里也没有其他人,不会折损了大师姐的颜面。只不过,我可是刚刚入门的新人,大师姐鞭子可厉害得很,打在我身上,说不定就打出个三长两短,我命贱福薄,打出个三长两短,那也没什么。可一会大师姐还需要我去完成任务,可我若是被打出个什么三长两短,耽误了大师姐这么重要的事情,那可怎么办?”

  李乘风一副忧心忡忡,为国忧心的模样,他沉痛的叹息道:“我李乘风贱命一条,死不足惜,可大师姐的任务多么重要,若是因为我唉!”

  李乘风话没说完,但大师姐已经是气得三尸神乱跳,几乎要一鞭子将李乘风抽进绝圣池中,让他化整为零!

  李乘风这一番话,听起来每一句都是在为大师姐着想,可是再翻过来一听,每一个字都是在威胁大师姐:你别乱来啊,你需要我,要是我不乐意了,一会看你任务怎么完成!

  李乘风料定了大师姐带自己进来,费了很大的功夫,而且必定有极其重要的事情要他去做,再而且,只有她一个人,是绝对完成不了的!所以,她必须要依靠自己!

  大师姐在灵山派,那可是高高在上的人物,谁见了她,那都是毕恭毕敬,唯恐有失礼之处,哪怕是掌门或者阁主见了,那也都是客客气气,言辞之中不会有任何的失礼,因为如果不出意外,大师姐在若干年后将会毫无意外的成为灵山派第一高手,然后接任掌门一位。

  更何况大师姐之冷艳姿色,天下无双!

  相貌长得比大师姐冷的,天下佳丽数不胜数,相貌长得比大师姐艳的,天下美女也是多者如云,可是相貌如同大师姐这样,又冷又艳,第一眼既给人千里冰封的寒冷之感,又给人以烈焰灼灼的撩人之感的,天底下绝不做第二人想。

  有不少男子第一眼瞧见大师姐,便被她的冷艳夺了魂魄去,从此茶饭不思,坠入相思狂灾之中。那些自诩修为精神的年轻修行人,有对大师姐有心思的,那更是礼遇有加,争先恐后的表现出自己的种种风度,唯恐失了礼节,丢了面子去。

  眼前这男子倒好,他是唯恐自己恨得不够咬牙切齿啊!

  大师姐盯着李乘风,像是要将这张面孔深深的记在脑子里面。

  不得不说,李乘风给她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虽然都是负面印象。

  在她看来,这个男子,论相貌,丝毫不输那些追求他的大修行人们,这些人无不是一身正气,浓眉大眼。

  可都是浓眉大眼怎么这个家伙这般的厚颜无耻?

  大师姐盯着李乘风看了一会,她忽然微微颔首,道:“你说的有理。那这一鞭,暂且记下了。”

  李乘风吓了一跳:“别,那大师姐你还是打吧,这一鞭还存着的呀?万一啥时候再生出点利息来,一鞭变两鞭,两鞭变四鞭,那我这小身板,还不被打成肉酱啊?那反正都是不活了,大师姐你现在便打死我吧!”

  碰到这种打蛇随棍上的滚刀肉,大师姐真是气得浑身发抖,打也打不得,骂也骂不出口,当真是掉在灰里面的豆腐,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大师姐强忍怒气,她从牙根里面发出声来:“好,那便继续往前走吧。”

  说着,她一拂袖子,唯恐自己留下来再多看这个男子一眼,便将他抽成了肉酱。

  李乘风瞧着大师姐离去的身影,暗自皱眉:这样她都能忍?看来,这件事情只怕真的是十死无生,凶多吉他妈的没有啊!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