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天录> 第162章 可怜小猫三两只
  到了第二天,一大清早,李乘风刚要准备出门,便见到苏由、何柱和天俊一同来到了门口,他们见到李乘风便笑了起来:“乘风师弟起来了?一同去早课呀!”

  李乘风哈哈一笑:“几位师兄怎的还专门跑来,失敬失敬。”说着,他回头看了看自己这个看起来无比诡异的破屋:周围的大树像是长在这房子上一样,树枝横穿,树干横行,枝叶茂密的堵住了窗户。

  李乘风苦笑道:“我这里,你们也看到了,暂时没法招待,几位师兄不要见怪。”

  苏由很是不好意思,他干笑道:“师弟何必倔强坚持,现在咱们那里空房多到可以养老鼠……啊,我可不是说你是老鼠,我的意思是,这房间空着也是空着,何必便宜老鼠呢?呃……呸呸,不是这个意思!”

  天俊哭笑不得:“苏由,你就少说两句吧。”

  苏由突然间语无伦次是有理由的,因为他猛然间瞧见苏月涵跟着从后面走了出来,他顿时瞧得两眼发直。

  苏月涵打着哈欠,伸了一个懒腰,双手高举,胸前挺起,整个人弓成一道玲珑起伏的曲线,尤其是那睡眼惺忪憨态可掬的样子,格外的撩拨这些光棍汉的心弦。

  苏由收回目光,不好意思又酸溜溜的说道:“师弟不肯搬过去,原来是想金屋藏娇呀。”

  李乘风拍了拍苏月涵的脑袋,道:“你接着睡吧,我跟小宝一同出早课去了。”

  苏月涵赶紧道:“奴婢也要一块去。”

  李乘风瞪眼道:“我们出早课,你去做什么?”

  苏月涵不甘示弱道:“奴婢是你的仆从呀,仆从是有资格跟随主人一同修行的呀。”

  说着,她叉腰看向苏由等人,道:“喂,你们评评理,是不是这个道理?”

  苏由像是中了魔似的,如小鸡啄米一般点头:“是极是极。”

  天俊也笑着说道:“正是这个道理。”

  在他们看来,早课枯燥无聊之极,一会演剑堂又要闯关破阵,有个这般漂亮水灵的姑娘在旁边,别说呐喊助威,便是看着也觉得浑身多了几分力量。

  傻大个也抓着脑袋笑道:“是的咧,俺娘说过,男女搭配干活不累。”

  李乘风一脸鄙夷的看着他们,心道:这一下就把屌丝本质都给暴露出来了,可见,看见漂亮姑娘就走不动路的屌丝本质并不是由他们的身份决定的,这样的人,成了修士也变不了哇!

  李乘风无奈的瞪了苏月涵一眼:“算你厉害,知道拉师兄撑腰,快去洗漱!一会晚了,我们可不等你!”

  苏月涵扮了个鬼脸,顿时把这几个多年在山上清修的家伙给迷得五迷三道,她转身往后屋而去,没过多久便转身出来,脸上还沾着水渍,显然便是洗了把脸,刷了个牙,头发往后面简单的一扎便出来了。

  一张俏脸素面朝天,一蓬马尾青春四溢。

  这些藏剑阁的弟子说起来贵为修行人,尤其是苏由等人虽然有的已经筑基,按理说可以寻找伴侣,成双入对了。

  可是,这灵山之上的女修行人都在藏秀阁,藏秀阁的女弟子第一选择往往都是藏锦阁的高富帅们,再不济也是藏清阁极具潜力的未来高手。藏剑阁?呵呵呵,这些要死不活的家伙们,跟他们结为伴侣?是眼睛瞎了,还是脑子里面长小笼包了?

  在她们看来,就算是找条狗也不会找藏剑阁的人呀!

  而藏剑阁的这些弟子们,平日里没有任务时又不能出山,接触不到更多的异性修行人,至于那些普通女人……固然有很好的。可是,他们又瞧不上了。

  一边是整日修行的修士,一边是相夫教子的凡人,这日子怎么过?一个高在云端,一个低的谷底,每日交谈都说不到一块去,闷也要闷死人了。

  因此,这帮家伙瞧见苏月涵这个本来就千娇百媚的姑娘,顿时一个个都觉得四周光线都明媚了几分,身子骨里面也多了几分力量。

  李乘风、赵小宝、苏月涵等人收拾完毕后,他们一同来到戒律堂做早课,背诵藏剑阁十二律时,苏由这些平日里背得有气无力的家伙,此时一个个都精神焕发,中气十足:“入我剑阁者,皆我亲兄弟。晨饮灵山水,夜餐鹫峰霁。门规十二律,条条无情义。日日堂前颂,朝朝心中记:”

  “欺师灭祖者,杀!”

  “不忠不孝者,杀!”

  “见利忘义者,杀!”

  “叛离师门者,杀!”

  “犯上作乱者,杀!”

  他们正背诵着,不远处大师兄看见这一幕顿时愣了一下,他根本就没指望这些家伙会继续出早课,可是几十年如一日的强大惯性使得他还是按时按点的来了,只不过他没想到,这些家伙竟然出现了,而且,还来的这么早,背诵的时候还这么精神焕发。

  大师兄默默的在一旁盯着他们,一言不发,过了一会才背着手走到戒律堂堂前台上,像石像木偶一样站定,看着他们继续背诵着。

  李乘风他们像是没看见大师兄似的,他们继续大声道:“出卖兄弟者,杀!”

  “欺侮弱小者,杀!”

  “*妇女者,杀!”

  “畏战不前者,杀!”

  “临阵脱逃者,杀!”

  “贪功渎职者,杀!”

  “见死不救者,杀!”

  李乘风和苏由等人一同大声道:“藏剑阁弟子,拔剑!”

  众人齐刷刷的拔剑,这时候尴尬事情来了,李乘风发现自己没剑,苏月涵也是空手,赵小宝倒是拔剑了,他拿的是一把造型怪异的女人曲剑,跟苏由、天俊和何柱手中的直剑和重剑有着天壤之别,夹杂在其中,说不出的古怪。

  最让人觉得尴尬的是,这个足以容纳几千人的广场,此时只有李乘风等几个人形单影只,能举起长剑的更是可怜小猫三两只,一把巴掌都用不完。

  大师兄站在台上默默的看着他们,直把他们看得自己都觉得尴尬爆炸,他才缓缓转身,默默的离去,那背影似乎充满了绝望。

  苏由等人之前因为苏月涵的到来而打了鸡血的情绪此时也降了下来,他尴尬的苦笑着,将剑收入鞘中,长叹了一声。

  昨日热血归热血,可是转过头来到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还是要面对冷冰冰的绝境。

  李乘风知道他们心中所想,便笑道:“师兄们不要灰心丧气,只要我们团结努力,总有一天,我们会让这藏剑阁的戒律堂再一次举剑如林,剑气冲霄!”

  苏月涵也笑道:“就是,少爷说的是,奴婢也会努力的!”

  旁边有个娇俏可人的女孩儿加油打气,苏由等人精神微微一振,苏由笑道:“说得正是,天俊,傻大个,咱们要加油了,可不能让师弟师妹们瞧了笑话去。”

  天俊用力点了点头,何柱笑着摸着脑袋,不好意思道:“苏师兄,能不能唤俺的名字,不要叫俺傻大个了咧。”

  苏由哈哈笑道:“哟,你知道害羞了啊?好的,没问题,傻!大!个!”

  众人一起哈哈笑了起来,他们随后转身一同往演剑堂而去,李乘风临走前看了一眼身后空荡荡的戒律阁,他心中暗道:总有一天,我要让这藏剑阁再一次剑气冲霄,就像我洗月李家一样,再次一飞冲天!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