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天录> 第170章 众人拾柴葺新屋
  第一件法宝到底应该是什么,这个问题李乘风私下考虑过,他最为拿手的自然是剑,他的佩剑也是洗月李家的晴空洗月剑,但可惜在猛鹳一役之中这把家传佩剑已然损毁,且无法修复。而曾经李家的家传佩枪,也同样在李淳向猛鹳的冲锋中折损。

  如果要打造一把宝剑作为法宝,李乘风手头上并没有更能让这件法宝变得更强力的材料,而他手中此时却有锋利无匹的猛鹳骨刺,若是能将它作为材料打造成长枪法宝,那想来会让这件法宝如虎添翼。

  虽说李乘风最拿手的是剑,但他枪法同样精湛,就算暂时炼不成强力法宝,多出一件强力神兵,那也比赤手空拳,或者拿着一根骨刺当短枪使用要好得多,毕竟一寸长一寸强。

  修士为什么比武士强?不就是因为攻击范围极大,法术威力极强么?

  李乘风对苏由笑道:“我想打造一把长枪。”

  “长枪啊……”苏由和天俊对视了一眼,苦笑了起来“咱们藏剑阁来了一个耍枪的……怕是要遭人笑话。”

  李乘风无奈笑道:“师弟我手头上只有这么一件珍贵材料,若是不用来做长枪法宝,那便可惜了。”

  他拿出身后随身携带的骨刺给苏由他们看了一眼,苏由接过微微有些讶异:“这是……”

  天俊道:“这莫不是猛鹳的骨刺?”

  李乘风赞道:“天俊师兄好眼力,正是猛鹳的骨刺。”

  天俊奇道:“乘风师弟,猛鹳可是西北独有的魔物,而且凶悍异常,全身上下只有一处骨头可以用来炼制成法宝,便是这根最为坚硬的骨刺,你是如何得来?”

  李乘风并不想在这里长篇大论的说自己的往事,他笑了笑,说道:“也是机缘巧合。”

  见李乘风不欲多说,天俊和苏由也没有往下追问,毕竟修行一事上,便是再亲密的师兄弟也绝对不会将所有事情都全盘托出。

  天俊接着说道:“这根骨刺若是结合上好的灵石和灵玉,足以打造出一件极好的神兵长枪,若是你能挖到一块不错的灵晶,便可将其打造成一件上佳法宝。”

  苏由拍着何柱的胳膊,笑道:“师弟呀,这回可就看你的了!咱们下个月的评定能不能摆脱垫底,可就要看乘风师弟的,乘风师弟,就要看你咯!”

  何柱憨憨的笑着,几个人说了会话,接着把这房屋休憩完整。

  这时候便能看出众人拾柴火焰高的好处了,李乘风这几个人依靠体力来修整房屋,折腾到现在也仅仅只是将这破屋收拾得勉强能住,但苏由等人一番忙碌后,直忙碌到傍晚时分。

  此时这个破屋已经修葺一新,门口是崭新的大门,虽然和李乘风记忆中的铜环铆钉红木门不太一样,但也总算是门闩紧闭的大门了,门板上树木年轮的花纹如同流动的水波,煞是好看。

  屋顶是天俊用法术烧制的泥瓦,看起来幽黑中透着一点点泥红,窗户处苏由以飞剑裁制而成一个简单的木框,等来日再弄几块玻璃来贴上,便算是一个完好的住处了,和之前“那无门无窗无盖瓦,破屋破房破篱笆”的房子已经是不可同日而语了。

  苏由等人与李乘风约定了第二天一大早便去石武山挖矿后,便结伴离开。

  到了第二天,天还没亮,苏月涵早早的将李乘风烤好的兔肉做成了肉干放在他的布囊之中,又将李乘风目前最倚仗的锋利无匹的短刺骨枪用布条缠出了握手的把手,又做了一个布挂,让他可以挂在身后,只要反手一抽便能抽出来迎敌。

  到临行时,李乘风看着苏月涵为自己检查着行囊、身上的衣物,他瞧着苏月涵那娇俏的面孔,瘦小的瓜子面庞,一双水汪汪的眼睛秋波流转,修长的睫毛上下刷动,像是在撩拨着他的心。

  李乘风心中一动,声音也柔和了许多,道:“好啦,挖个矿而已,很快便回来的。”

  苏月涵有些担忧的说道:“可是奴婢听说矿工最是危险,若是有什么意外,那可如何是好?”

  李乘风笑道:“还有师兄同行呢,总不成出个矿难,一锅饺子给包圆了吧?好歹也是修行人,岂能让山给埋咯?”

  李乘风瞧见赵小宝也在收拾着行李,他连忙道:“哎,你不用去,你正好下山回去一趟,给我娘送个信,上山这么久了,也没个消息回去,怕是她要担心得紧了。”

  赵小宝有些犹豫:“可是少爷,只有你一个人,怕是不妥吧?”

  李乘风笑道:“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你快去吧,顺带看看家里面手头宽裕不宽裕,若是不宽裕,你就拿点钱回去,若是宽裕,你就拿点钱过来。接下来,我怕是要用钱的时候就要到了。”

  赵小宝不解道:“这话怎么说?”

  李乘风叹道:“还有一个月便是最为重要的考核评定了,到时候定会有一场恶战。都说穷文富武,毁家修行,那时候怎么会有用不到钱的地方呢?”

  赵小宝恍然:“明白了,那少爷你可要留神呀,有什么话要给家母么?”

  李乘风将一封信交给赵小宝,郑重其事道:“一定要送到!信在人在!若有危险,立刻销毁!”

  赵小宝神色肃然的将信贴身收好,又在李乘风处取了一部分的银票后,这才一拜后转身出门。

  赵小宝刚出门便迎头撞见了结伴而来的苏由等人,苏由远远的便高声道:“赵师弟,我乘风师弟可起来了?”

  赵小宝虽然名义上以令人捧腹的宠物身份留了下来,可苏由等人与他并肩作战后,并未真正将他当成是一个宠物,反而接纳了他,认可他的师弟身份,这让赵小宝格外的欣喜。

  赵小宝道:“少爷起来了!”他回头看了一眼,笑道:“吶,他已经出来了。”

  他们只见李乘风和苏月涵一同出来,苏月涵小心的为李乘风整理着身上的衣衫和行囊,仿佛在送一位出征的丈夫,那温柔与贴心让这几个单身汉看得眼珠子都快红了。

  天俊苦涩的笑道:“就应该直接约在石武山再见的!”

  苏由叹道:“师弟好福气啊!咱们……就只有羡慕的份喽!”

  何柱嘿嘿笑道:“弟妹好生俊俏!就是……屁股蛋小了点,怕是不好生养。”

  苏由笑道:“你这夯货懂个屁!小师妹这身段才是增之一分则太肥,减之一分则太瘦!如同雕凿大师笔下之玉器,精心雕琢,玲珑剔透,完美无瑕!”

  何柱撇嘴道:“俺们村漂亮女人就一定要屁股蛋子大,要不然,生娃儿的时候都会死的咧!”

  天俊看着何柱这铁塔一般的身高,笑道:“那是,都你这身高的话,屁股蛋子若是小,生下来的娃娃怕不是要难产!”

  苏由来了一分兴趣,他好奇的问道:“你们村儿的女人屁股蛋子都多大?”

  何柱很是认真的想了想,用手比划了一下,道:“这么大。”

  苏由与天俊一看,顿时倒吸一口冷气,何柱比划的分明是一个大脸盆那么大!

  屁股蛋子大若脸盆,那身材得啥样?莫非是身高八尺,腰围也是八尺?

  两人对视了一眼,都忍着笑,看着李乘风辞别了苏月涵走了过来。

  李乘风见他们两人忍笑看着自己,还以为自己哪里出了问题,连忙上下左右的观看,苏由哈哈大笑,拉着李乘风的衣袖,道:“别看啦,没事没事,咱们方才说笑话呢。”

  李乘风这才释然,与苏由等人一路说说笑笑的离开。

  可他们却不曾留意的是,苏月涵站在门口看着他们离去,眼珠却滴溜溜一转,她身形一闪,悄悄的跟了上去。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