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破天录> 第207章 暗流涌动斗心机
  许多人没见过大师姐真正的身手,只是畏惧其地位,其权势,其气场,其实力,以及其不可近观盖世无双的艳色。

  他们口口相传,在心中逐渐建立起大师姐凛然不可侵犯的霸道形象,尤其是她与天翔凤女对峙的传奇故事,更是让人至今依旧津津乐道。

  他们知道大师姐厉害,但并不真正知道大师姐有多厉害。

  但李乘风不仅见过,而且亲身体会过!

  这是一个可以动一动手指头就秒杀自己的强横角色,这是一个站在这个世界金字塔上层的强者,是李乘风现在需要仰望的角色。

  如果她要杀自己,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她动一动心念,手指捏个指诀,李乘风便会灰飞烟灭。

  李乘风强忍着转身想逃走的恐惧,他双目直视着大师姐,身子微微前倾,右脚踏前半步,摆出咄咄逼人的进攻姿态。

  李乘风体内好勇斗狠的性格在这关键时刻再一次救了他一命!

  大师姐紧紧盯着李乘风,只要对方表现出一丁点儿的心虚和胆怯,又或者有想要当场揭发她,她立刻就要施展雷霆手段,哪怕是在众人面前引起猜疑,她也在所不惜!

  因为,只要李乘风想要逃走,就意味着李乘风没有留后手,他恐惧害怕自己会当场杀人灭口!

  大师姐此时若是暴起杀人,固然引起无数猜疑,但大师姐回去以后静下心来想出了对策,已经打定了主意,自己一旦动手将他击毙后,便将石武山走地龙的过责栽赃到李乘风的身上。

  同样,李乘风若是敢主动揭发她,她更是会以雷霆之威,瞬间将李乘风轰杀!

  可偏偏李乘风竟然表现出了对抗的姿态!

  这一下便让大师姐格外的警觉和犹豫起来!

  这个家伙如此有恃无恐,这是为什么?

  大师姐这一犹豫,凝聚起来的杀意便立刻消散了许多,看着对方如此强势的态度,她反而退缩了,因为她不敢冒这个险!

  大师姐深深的盯了李乘风一眼,然后挪开了目光。

  李乘风此时身上顿时觉得一轻,无形中那股巨大的压力顿时撤去,让他暗自松了一口气,此时他才发现自己背脊上的衣服都已经汗得湿了。

  李乘风和大师姐暗中较量了一次,无声无息之中,李乘风已经在鬼门关前打了个滚,也只有他身边一直关注着他的苏月涵察觉出了气氛的不对,心中暗自担忧。

  可是苏月涵也只能勉强维持着自己不被发现,她虽然是天底下最难被发现真实身份的千面妖,尤其是祭献过她的心脏后,她身上一丁点儿妖气也没有,任凭你神通了得,修为过人,也绝看不出她的真身来,此时的她与普通人类根本没有任何差别。

  苏月涵见大师姐转过脸去后,她也跟着松了一口气,与李乘风隐蔽的交换了一个眼神,开始学着大师兄眼观鼻,鼻观心的当泥胎木偶。

  很快,这石室之中人越来越多,李乘风的仇人一个接一个的出现:战齐天、皇甫松、季春华、孙博义、黄霓裳,甚至连藏清阁的周结衣来后,也下意识的向藏剑阁的方向看去,在看到李乘风后,也用杀人般的目光死死盯着他。

  苏月涵悄悄瞟了一眼,她低声道:“少爷……平时不觉得,今日才觉得你真是仇家满天下啊!”

  李乘风暗自苦笑,他瞪了苏月涵一眼,低声喝道:“闭嘴!”

  此时,石室中最后一个人影闪过,身形肥胖,正是张金宝。

  他一出现,场中顿时响起一阵喝骂:“张金宝,你他娘的还敢出现?老子的货呢!”

  “就是就是,他娘的收了老子的钱,还不给老子发货!”

  “张金宝,再这样,下次就不找你进货了!”

  “张金宝,我的琉璃金什么时候到啊?”

  这些纷杂的声音让张金宝满头大汗,他陪着笑,打躬作揖,忙得滴溜溜跟陀螺似的,四面赔笑,八方道歉。

  此时石室中骂声如潮,人声沸腾,眼看*肃穆的灵山大会要变成市集,石室中高处的孔云真师伯忍耐不住,他喝道:“够了!”

  他声音震动石室,震得修为低的弟子耳膜剧痛,胸口如被人打了一拳,他们神情痛苦的捂着耳朵,修为稍高的也是脸色一白,立刻低下头,闭口不言。

  张金宝更是面色发白,他捂着胸口,低着头,像无头苍蝇一样往旁边藏锦阁人群中一钻,但藏锦阁的师兄弟们就没有几个人瞧得上他,眼见他挤过来,竟没一人让位置,张金宝也不敢硬挤,只好陪着笑,一路往旁边找去。

  此时石室之中只有张金宝一人没有找到自己的位置,他满头大汗,只觉如针芒在背,正慌不择路时,瞧见藏锦阁旁边有一大片空位,他赶忙站了过去,可刚站过去,一抬眼,顿时瞧见一张熟悉的面孔。

  张金宝指着李乘风,下意识道:“是,是你……”

  李乘风斜了他一眼,立刻收回目光,张金宝还要再说,便听见孔云真在上首石台处沉声道:“灵山四天阁,人都到齐否?列位阁主和暂代阁主,出来说话!”

  藏锦阁的千山雪站在藏锦阁区域的第六阶上,他高声道:“藏锦阁弟子两百零三人,已全部到齐。”

  张金宝脸色大变,连忙举手高声道:“两百零四,还有我,还有我!”

  藏清阁和藏秀阁一阵低低的哄笑,千山雪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那你站在藏剑阁那里做什么?”

  张金宝立刻跳将起来,朝着藏锦阁钻去,这一下他也顾不上这么多,仗着自己身宽体胖,在第一阶梯下方硬挤了进去,他所过之处,藏锦阁的弟子们无不一脸嫌憎,捂鼻掩面,仿佛不齿于其为伍。

  孔云真强忍着怒气看着张金宝这一出闹剧演完,他不耐烦的扭头看向一侧的藏秀阁,此时藏秀阁的大师姐站出来清声道:“藏清阁弟子两百六十二人到齐两百四十人,其中二十二人正在执行任务,无法赶回。”

  孔云真微微颔首,看向藏锦阁旁边的藏清阁,藏清阁站在第六阶处的同样也只有一人,此人身材中等,相貌平平,眼睛细长,实在是貌不惊人,他声音听起来也甚是平常,这人正是藏清阁的佼佼者,李轩铭。

  李轩铭说道:“藏清阁弟子一千三百三十四人,到齐一千二百零二人,其中一百三十二人正在执行任务,无法赶来。”

  孔云真看向藏剑阁,藏剑阁的大师兄刚要行礼说话,千山雪忽然嗤笑道:“藏剑阁就这么几个人,还需要数么?”

  场上顿时一片哄笑,无数道目光朝着李乘风他们落来。

  大师兄沉默了一会,依旧高声道:“藏剑阁弟子十一人,已到十一人!”

  场上又是一阵哄笑,不少人嬉笑道:“这么点人,这藏剑阁解散了算了!”

  孔云真看向大师兄,他微微摇头,目光复杂。

  孔云真点了点头,他手腕一翻,袖子中飞出一把木杖,很快变大,然后他手持木杖顿在地上,发出沉闷一响,震得石室微微一颤,他道:“掌门闭关,你们的师叔师伯们正在远方征战。这次灵山大会,由老朽代为召开!”

  他话音刚落,千山雪便迫不及待的追问道:“孔师伯,这次灵山大会可是因为石武山之变而召开?”

  千山雪居心叵测,用词狠辣,一下就将石武山定义为人为的“事变”,瞬间将“天灾”的可能性便提前排除在外。

  孔云真不悦的看了千山雪一眼,道:“事情尚未调查清楚,何来石武山之变一说?”

  藏剑阁知道此事底细的人瞬间心便提到了嗓子眼,他们瞧见千山雪果然目光朝他们看了过来,他冷笑着说道:“孔师伯,据我所知,石武山走了地龙,这可并不是天灾,而是人祸!”

  李乘风听得暗自冒冷汗,果然是一场杀机四伏的“鸿门宴”!

  一开场便是图穷匕见,单刀直入!百度一下“破天录杰众文学”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

看过《破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