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万古邪帝> 第3282 首次碰撞 讥讽
  种魔将话音刚落……

  他那什么异象、色彩都没有的右手就伸了出去,抓向五彩龙棍。

  他很自信。

  自己很难看的手,才是这片天地中的王道。

  而对面那看上去很好看的棍子,只是不堪一握的鸡蛋。

  似乎正因如此……

  即使他拥有者极高的战斗素养,在伸出手之后,他的头也偏向另外一个方向,且心头开始担忧。

  “不知前方,局面如何了……”

  他担忧的,不是突然出现在面前的人类小垃圾,而是正在古天梯四层内上演的,魔族和人类、罗刹联军的惨烈战斗。

  邪天却和他恰恰相反。

  他只对面前的种魔将感兴趣。

  所以……

  “你说得太对了,我也是这样想的。”

  这话听到种魔将耳朵里,连让他嗤笑一声的冲动都没有。

  所以他没有回头。

  也没有看到手与棍的触碰。

  但他能感受到。

  他感受到了自己朴实的右手,握住了什么。

  很烫。

  很硬。

  很滑。

  很有劲。

  所以他感觉自己的手,在一声巨响后飞了起来。

  这只飞向天空的手,带起了他整个魔体,在失去平衡的过程中,也朝天上飞去。

  同样被带动起来的,是他的头颅。

  所以他被破转动的头颅,面向了邪天,看到了那根棍子。

  棍子,依旧五彩,依旧是那般脆弱不堪……

  所以他想不通到底是什么东西,让自己飞起来的。

  他更想不通的是——

  不是认同我么?

  为何你这华丽的虚浮,能胜过我朴实的无敌?

  “为,为什么?”

  或许是内心的疑惑远远超过了种魔将所感受到的危机……

  在空中的他都没有去琢磨该如何应对这诡异的占据,反而开口询问起来。

  邪天怔了怔,这才明白对方的意思,于是有些不好意思地道:“伪装了一下……你可以想成,我给这棍子穿了件衣衫。”

  古天梯内,是不能飞的。

  能够飞的,只有邪天这种变态。

  所以尽管对古天梯四层的适应,远远超过下面三层魔族,这位飞天的种魔将,依旧无法应对自己飞天的局面。

  而这个局面,对邪天来说则是最好的。

  短短半个时辰过后……

  这场因为一件衣衫而从一个极端,走向了另外一个极端的战斗,就在另外一个极端上完美落幕。

  论真正的战力,邪天是不如齐天境六劫途的。

  所以这场战斗,本该是种魔将占尽优势,邪天即使要翻盘,也要历经很长一段时间的鏖战。

  但邪天找到了一个突破口。

  这个突破口,便是种魔将对古天梯四层的适应。

  这种适应,说明什么?

  说明种魔将对此地非常了解。

  这种了解,足以让种魔将认清此地天道本源的诡异,并从诡异中获取强大。

  而这强大的表现,便是和天道本源那种近似返璞归真类似的,于战斗中表现出的平实杀伐。

  这也是邪天通过很长一段时间参悟方才明悟的东西。

  所以……

  他给自己同样变得平实朴素的杀伐,穿上了一件衣服。

  这件衣服,改变了整个战局。

  但种魔将输得不冤。

  想明白的他,此刻躺在地上,一双魔眸注视着站在面前的邪天,无比惊恐。

  “你,你是谁……不,不可能,不,不可……”

  邪天右手成掌,虚按了一下,结束了种魔将的性命。

  他不是一个吝啬的人。

  一句话都不回答就下手,也不是他一贯的作风。

  他非常清楚,种魔将在最后想明白了,给本来平实朴素的杀伐再套上一件华丽的衣衫,比让本来华丽的杀伐变得平实朴素更难了成百上千倍。

  所以虽未回答……

  邪天眸中,还是有着些许遗憾的。

  苦悟良久,甚至还将自己九字神通中的前八字提升了不少,邪天想要的,本来是一场酣畅淋漓的战斗。

  而出现在第四层古天梯时碰到的魔族,也是一个极佳的陪练……

  但他等不了了。

  “应该在东面吧……”

  四处观望一下,邪天朝东方极速飞遁。

  看到这一幕……

  自出现在魔皇殿后便沉稳的魔妮儿,便直起了腰杆。

  之前半靠椅背的她,看上去慵懒……

  此刻坐直了,则代表了认真。

  因为她想得通邪天会因为某些事情而变得急迫……

  却想不通邪天是如何察觉这些事的。

  “莫非……”

  似乎想到了什么,魔妮儿若有所思。

  然而少顷的思忖之后,她便摇了摇头。

  “若真如此,也只能说明你的冲动和莽撞……”

  但观察邪天至今……

  她并不认为这两个词汇,是邪天身上的属性。

  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魔妮儿才再度靠在椅背之上,心头却忍不住冷喃。

  “所以察觉到无法通过天梯入口直接抵达你想去的第四层天梯时,你就猜到了一些事情……应该是这样了。”

  古天梯内一个既成的事实是——

  但凡通过登天梯而进入下一层古天梯的,都会获得一个想去哪里就去哪里的特权。

  然而进入第四层的邪天,并没有抵达第四层天梯附近。

  所以经过思考之后,他就知道连这种既成的事实都能在不对劲的时间发生改变,且看上去是想拖延自己的时间……

  那这个古天梯,就太恐怖了。

  再想想这个古天梯是谁丢出来的之后……

  找个陪练切磋下战力的愿望,就瞬间变成了作死的行为。

  这种事,他是绝对不会做的。

  他会做的,是敌人不想让他做的。

  既然敌人要拖延时间……

  那他能做的,就是抓紧一切时间,通过登天梯走到尽头。

  当邪天站在第四层天梯前时……

  魔妮儿恢复如初。

  却也不如初。

  因为此刻的她,比之前半靠椅背时除了一丝慵懒之外,还多了一丝冰冷的嘲讽。

  这一点,邪天并不知道。

  但当他前行到百丈距离,再次熟练地刺激身影出现在登天梯第一阶上时……

  他愕然地停住了脚步。

  让他驻足不前的……

  是公子尚。

  但和之前相比……

  却又是不同的公子尚。

  不同的地方有很多。

  其中最明显的一点不同,就是公子尚变强了。

  而且强了许多。

  有多强?

  “不会……是大帝吧?”

  似乎听出了邪天轻喃中的苦涩……

  魔妮儿嘴角上的那丝讥讽浓郁了不少。

  “真以为你们污秽的名字,能和我并列么?”

看过《万古邪帝》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