迦娜族大使加勒咧了咧嘴巴,炯炯有神地眼睛在青色眼窝中似乎眨了那么一下。

  他的眼睑近乎透明,眨动的时候十分迅速,他盯着站在曼达夫人身前的赢黎,下身粗壮滚圆的尾巴摆动了几下,身体在地毯上不停地滑动,重新站到了会客厅的高台下,魁梧高大的身材弥补了高台的落差,他注视着赢黎,那双眼睛的瞳孔里面仿佛燃烧着两道冷焰。

  他身体散发着一种强者所拥有的威压,健壮的身体覆盖着青色的鳞片。

  迦娜大使对赢黎说:“站在无尽之海迦娜皇族的立场上来说,我更希望公主殿下您能够出言拒绝。”

  场上众人没想到迦娜大使会这样说,都为之愕然。

  迦娜大使未理会众人的反应,继续对赢黎说:“如果这事不是以一位迦娜皇族生命为代价所布下的诅咒,我也不会不远千里赶到格林帝都,来完成这份誓约。”

  看他表情也是一脸的不情愿,他撇了撇肥厚的大嘴巴,对赢黎说:“虽然我对此事也一样感觉十分荒谬,但我发誓接下来所说的句句属实。而且说完这件事之后,不管您如何决定,我都会在格林帝都等您三天,如果您想要与我一同前往无尽海渊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三天为限。”

  赢黎看了我一眼,认真的想了一下,对着迦娜族大使点了点头。

  迦娜族大使看了一眼会客大厅里周围的人,他将双手合于胸前,随后举重若轻地托起一团湛蓝的水球,那只水球上不停向外扩散着水汽,并泛起一**的水蕴,大厅里的众人都警惕的看着眼前这一幕。

  这时大使手中那个水球忽然炸开,一道淡蓝色水环从迦娜族大使的身上瞬间开启,在会客大厅里形成了一层透明的水罩,将高台上迦娜大使,詹姆士亲王、曼达夫人、乐蝶、赢黎和我一起困在水罩中。

  水罩里面还有一个人格林帝国的那位外交官大人也被扩入水罩里,而其他人则被阻隔在水罩外面。

  在水球爆开的那一霎我还有点紧张,随后我发现这只是水系魔法中最普通的隔音水罩,看起来娜迦族大使接下来要说的话一定是不想传入太多人的耳朵里,因此才会设立隔音水罩。

  会客大厅里面的那些南风军团高级将领第一时间纷纷向高台围过来,甚至有几位大骑士拿出剑盾对准了会客大厅里的迦娜勇士。

  这时候,被困在水罩里的詹姆士亲王冷静地站起来,对着水罩外面大厅里的十几位大骑士们做了请大家安静的手势。

  大骑士们看到亲王大人的手势,便纷纷退到高台上来,与迦娜勇士们相互对峙。

  迦娜大使也是做出了让迦娜勇士后退,不要靠近水罩的手势,那些迦娜勇士对迦娜大使加勒的命令言听计从,只是一个手势立刻让迦娜勇士纷纷退开。

  会客大厅里面紧张的气氛稍有缓和,加勒大使只是随便向后扫了一眼,浑然不在意地转过头,他背对着会客大厅里的大骑士们,面对水罩里的众人一脸苦涩地说道:“这件事关系到了迦娜皇族的诸多隐秘,一旦传扬出去,势必会影响到整个无尽之海的局势,作为迦娜海族无尽之海东海岸的邻邦,我当然也不希望这些事,会影响到我们两族之间的和平,因此才会布下这样的隔音水罩。”

  我能感觉到加勒大使是硬着头皮说出这些话的,他看起来显得有万般的不情愿。

  “无尽海的迦娜族到底发生了什么?”詹姆士亲王向加勒大使询问,我看得出,他到现在也没搞明白迦娜海族到底想干嘛!

  加勒大使缓缓闭上眼睛,随后缓缓地说道:“阿莉西亚公主在七天前死于东部大陆西海岸的阿加莱加岛上,目前大公主的遗体已经运抵至大海渊的王都。”

  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那位从出生开始就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迦娜族大公主居然死了……

  从詹姆士亲王脸上的表情来看,显然这件事在此之前他也是一无所知。

  “啊!迦娜族的大公主死了?”

  开口说话的是格林帝国的外交官凯尔大人,他的脸上浮现出一副惋惜的表情,只是有些过分夸张,不过迦娜大使看上去并不在意,或许他根本读不懂人类脸上复杂的表情。

  加勒大使点了点头,承认道:“的确如此,按照大公主生前遗愿,希望赢黎公主能够亲赴大海渊参加大公主的葬礼。”

  让赢黎参加迦娜海族公主的葬礼?这事听起来就感觉无比荒谬。

  我和赢黎对望一眼,看懂了彼此眼中的疑惑,不过赢黎这时候倒是还能沉得住气,并没有立刻发表看法。

  詹姆士亲王和曼达夫人一脸诧异地望着迦娜族大使,脸上的表情写满了不解。

  显然迦娜大公主临终遗愿,无论对迦娜海族,还是对格林帝国都是出了一个大难题。

  “加勒大使,你来到帝都是向我们通知这样一则消息?”格林帝国外交官凯尔大人脸上挤出难看的笑容,靠近了迦娜族大使询问道:“……还想请安琪博尔德皇室的公主去参加海族大公主的葬礼?”

  迦娜族大使说得倒是十分坦然:“额……这个……主要是为了请赢黎公主亲赴大海渊参加葬礼。”

  外交官凯尔大人脸上露出一副荒谬绝伦的表情来,盯着迦娜族大使眼睛质问道:“阁下凭什么以为安琪博尔德皇室的公主殿下会千里迢迢的赶去大海渊,吊唁一位过世的海族大公主?”

  这一句质问倒是让迦娜族大使显得无话可说,他停顿了一下,有意放缓说话的节奏,随后沉声说道:“我说过,这件事还请赢黎公主殿下自己选择,我会在格林帝都等候三日,如果赢黎公主不想去大海渊,我自会离开!”

  没想到这件事居然会让赢黎自己做决定,可是这有什么好决定的?

  赢黎与那位海族大公主素无往来,如果非要将两人牵扯在一起,那就要从十四年前爆发在海音丝城那场战争说起……

  不过显然发生了那件事之后,赢黎为安琪博尔德皇室做出牺牲之后,她与迦娜海族大公主也不可能有任何往来,更谈不上什么情分,如今那位已逝的迦娜大公主居然临终前有此想法,这样一个临终遗言多少让人有些猜不透。

  显然这位迦娜族大使也没有急于让赢黎当场表态,他将这件事说出来之后,也不待赢黎是否答应,就好像完成了自己的使命,长长地吐出一口气,停顿了一下接着又说:“另外……我王为了向格林帝国查尔斯皇帝陛下表示迦娜与人类互不侵犯友好往来,决定将海族第十七军团从海音丝城大海堤向后撤两百海里,这片靠近大陆架的浅海海域,将会成为迦娜与人类之间的缓冲带。”

  没想到无尽海的那位迦娜之王居然会做出这样的决定,这就等于将海音丝城附近的海岸线拥有了一片偌大的海域,这片海域向外扩张两百海里,甚至可以与帕莱斯蒂纳省的翡翠海湾伊格纳斯紧密的城连接在一起,并建立一条全新海道。

  这样一来由南向北,从海岸线最南端的海音丝城出发,经过翡翠海湾的伊格纳斯城,抵达最北端的冰冻海岸的星海城,将会出现一条全新的海航线,事实证明,海航远比陆运所花费的要廉价得多,陆运又要比魔法飞艇空运廉价一些,当然魔法飞艇运输也并不是最昂贵的,最昂贵的运输方式是通过占星者工会所掌控的传送大厅里的传送之门。

  正因如此,当格林帝国外交官听到无尽海的迦娜之主决定将海音丝城周围海岸线的海域让出来,也是忍不住重复一句:“迦娜海族准备将罗兰大陆东海岸的近海的海岸线让出来?”

  “没错,这的确是我王的决定!当然,我王的这个决定是带有一些小小要求的。”迦娜大使继续说道。

  我有些担心迦娜海王的要求,就是让赢黎去参加迦娜海族大公主的葬礼。

  这时格林帝国的外交官凯尔大人开口询问:“能够让无尽海的迦娜之王做出这么大牺牲,到底是什么事?”

  “目前无尽之海与七届海正在交战,七届海的使者大概已经在赶来格林帝都的路上,我王希望在未分胜负之前,格林帝国不要与七届海之主达成任何盟约,就是这样!”迦娜族大使直接转述了无尽海迦娜之王的要求。

  只不过这句话再次给我们带来了一条新的信息,那就是无尽之海的迦娜族目前正与七届海的迦娜海族发生一场内战。

  迦娜族的内乱,对格林帝国来说绝对是一个好消息。

  而且无尽之海的迦娜之主要求极其简单,就是让格林帝国在这场内战过程中作壁上观,不参与迦娜族的内战,就是给予无尽海迦娜之王最大的支持。

  我没想到无尽之海的迦娜海王说话倒是蛮豪气的。

  听到迦娜大使这样说,外交官凯尔大人着实松了一口气,他将手放在胸口,向迦娜族大使保证说:“我会将这些话完完本本的转述给查尔斯陛下。”

  隔音水罩里的气氛明显缓和了很多。

  迦娜族大使随后说了句:“希望格林帝国现任君主是位明智的君王,能够接受我王递出来的橄榄枝。”

  说完这些之后,迦娜大使将目光再次落在赢黎身上,他的目光显得格外复杂。

  赢黎也平视着这位迦娜大使,脸上毫无怯色。

  她扬起下巴,摆出格林帝国公主该有的样子。

  迦娜族大使身体微微向前倾,然后从身上摸出来一枚魔法水晶来,他伸手将那魔法水晶递向赢黎。

  紧接着又说:“这是大公主死前所留遗言,她嘱托我王一定要派人亲赴格林帝都,将这颗魔法水晶亲自交到赢黎公主手中,如今我的使命算是正式完成,那么我将会在帝都停留三日,三日之后我将离开这里……”

  说完这些之后,迦娜族大使加勒见到赢黎接过了那块菱形淡蓝魔法水晶,便取消了隔音水罩,带着一众迦娜勇士迅速离开会客大厅,没多久便走出城堡,与外交官凯尔大人共同乘坐魔法篷车离开了詹姆士亲王的湖畔庄园。

  等到迦娜大使走之后,格林帝国的外交官大人也是连忙向詹姆士亲王告辞,随后这位外交官大人便要去浮空皇城复命。

  迦娜海族和格林帝国外交官凯尔大人陆续离开之后,詹姆士的这座湖畔花园很快便沉寂下来。

  曼达夫人命令侍女们在城堡的露台上准备好丰盛的下午茶,詹姆士亲王夫妇带着他们两位女儿和我一起走到阴凉的露台上,一边喝着下午茶,一边讨论这些迦娜海族来访格林帝都的目的。

  对于迦娜之主主动向格林帝国示好,詹姆士亲王目前还持保留意见,不过显然这帝国南部一道的海岸线,如果能够两百海里缓冲带,这对格林帝国的好处简直太大了。

  “赢黎……这件事还是要靠你自己来决定!”詹姆士亲王声音放柔和了说。

  赢黎沉默着没说话,坐在餐桌前面两只手不停地翻着那颗魔法水晶。

  “你们猜这份魔法水晶里会有些什么?”赢黎握着那颗魔法水晶,放在手里向上抛了抛,笑着问我们大家。

  我看着那颗魔法水晶上面熟悉的法阵,有些好奇的问道:“这是一块影像水晶……”

  “如果你不打算去大海渊的话,最好不要轻易打开这枚魔法水晶。”曼达夫人向赢黎和我提醒道。

  显然,她不主张我们打开这枚魔法水晶,听到曼达夫人这样说,我们随后又将目光落在詹姆士亲王身上,向听听他的意见。

  詹姆士亲王看了曼达夫人一眼,没有任何犹豫,便对我们说:“我和曼达的看法一致,如非必要,那就不要轻易打开这份魔法水晶。”

  赢黎看了乐蝶一眼……

  乐蝶坐在曼达夫人左侧,身后站立的侍女正在往她的杯子里添奶茶。

  乐蝶看了赢黎手中那枚魔法水晶一眼,对赢黎说:“如果这枚魔法水晶是我的,我会立刻把它砸碎!”

  “可我想看看……”赢黎一脸平静地说道。

看过《我的魔法时代》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