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洞天录 > 第二百二十二章 罪孽

第二百二十二章 罪孽


  ╮(╯▽╰)╭

  其实,我也想三句话讲完整个故事。。。。那多轻松啊。。。。

  --------------

  没有什么故事,不能在三句话内讲完。

  阿朔的故事并不长,也不难懂,她的语气克制内敛,仿佛只是叙述别人身上发生的事。言者冷静,听者却激动,高微蓦地起身,咬牙道:“怎么会!这不可能!”

  或许是为了照顾身体虚弱的阿朔,严襄没有驾遁光,而是拿出了飞行法器行空盘,他们坐在宽广的法器上,有法阵屏蔽罡风与烈日,本应颇为舒适,而此时的高微却脸色苍白,手脚冰凉,仿佛身处酷烈的天风中。

  魔修轻嗤一声:“这些年,七大宗门的弟子越来越蠢了,蠢也罢了,天真才要人命。不过也难怪,道貌岸然的皮囊披久了,即便对着门下弟子,也不敢轻易扒了去。”

  他下巴一抬,高微被无形之力压得跌坐在地,胸腹间又是一阵血气翻涌。

  “既然你也叫过我前辈,今天本前辈就教你学个乖。”

  严襄掏出一把散碎灵石,先从中间拈起一枚小指头大小的灵珠,问道:“认识这个么?”

  当我三岁小儿么!高微冷哼一声,待要不答,又迫于此人威压,咬牙回道:“这是灵珠。”

  严襄居然满意的点点头:“不错,看来还不算太蠢,尚可挽救。”高微嘴角抽动,咽下了一句粗口。

  他又问:“这么一颗灵珠,若不为货殖,只是用来吸收修炼,能供给多久?”

  高微虽不明所以,却隐约觉得魔修的问题并非单纯的消遣自己,想了想,郑重道:“引气入体时,因天地灵气难于感应,灵珠则有聚灵集气之效,别人我不清楚,但我在练气初期,修炼一天,大概要耗费一颗灵珠。待境界渐深,与天地灵气交感增强,便不怎么用它来修炼了。”

  她看严襄又挑出一块中品灵石,不等他发问,抢答道:“这是中品灵石,筑基之后,若修炼时身周灵气不够浓郁,也可用来汲取灵力,大概能敷一日之用。还有术法施展过多,灵气枯竭时,除了丹药,灵石也能帮助灵气回复,就是速度慢些。”

  话音刚落,魔修目光一沉,一股威压令她面色一变。

  “自作聪明,谁问你这个了?”高微垂目,默默擦去嘴角一丝血迹,内心被无数粗口淹没。

  “再问你一次,这块灵石与这颗灵珠,若论货殖换算,当是几何?”

  竟然出了道算术题,简直不知所谓,高微已经懒得去猜测这家伙的意图了,直接答道:“灵珠价值最低,若换下品灵石,十当一,下品灵石换中品,也是十当一,是以灵珠换中品灵石,是一百当一。”

  她又加了一句:“以此类推,若是上品灵石,需以千当一。”

  这次答题高微略有发挥,但严襄却没在意,收起威压,态度居然平和起来,夕阳的暖光照在他凌厉的五官上,稍许缓和了一下那桀骜的气质,让她心里嘀咕了一下,脾气这么坏,长得倒不赖,如果不是坏人该——呸呸呸,坏人就是坏人,长得再好,也时刻冒坏水!

  严襄手掌轻扬,那堆灵石灵珠飘上半空,缓缓回旋飞舞起来。

  他淡淡道:“据说亘古之时,天地灵气充裕,古之修士随处都可修炼,也不需借助灵石之力,进益更是一日千里,远非今人可想。便是如今看来灵气稀薄的凡间,也比现在的洞天福地相去不远。之后……”

  他一时失神,过一会儿才开口,却含糊道:“总之,如今天地灵气大不如从前,大约万年前,便有修士另辟蹊径,寻龙探脉,从地底开掘灵矿,开采灵石,起初是用作修炼,后又流通于世,以为货殖。”

  高微听得聚精会神,她以凡间出身,入修真界,许多应有的常识并不具备,因宗门每月发放灵石灵珠修炼,便用的理所当然,从不深究其后的背景,也无人会同她解释这些人人皆知的常识。

  听到这里,她如有所悟,插嘴道:“如无灵石帮助初学入门者修炼,如无灵石用以货殖流通,令修士们互通有无,如今的修真界,想必,想必是另一番景象了。”

  她出言打断,严襄却点头冷笑:“另一番景象?道法-沦丧的景象么?呵呵,万年以降,修士的修为就是被无数灵石堆起来的,整个修真界的根基……”

  他看了一眼垂目聆听的阿朔,眼神幽深却无恶意,语气也略有柔和。

  “修真界的根基,就是这一条条灵石矿脉,一座座灵石矿场。”

  高微不自觉的咬住下唇,想起方才阿朔的故事,简简单单,毫不曲折离奇,却又阴暗残酷到令人血液凝结的故事。

  “我的母亲是灵石矿场的奴工,我的父亲是矿场监工的修士,我六岁就被卖到青-楼。”

  二十一岁,和高微同龄的阿朔,这二十一年的故事,凝结在这短短的三句话中。

  没有什么故事,不能在三句话内讲完。

  或许觉得故事太过简短,她还做了补充:“奴工皆是凡人,世世代代都是矿场豢养的的奴隶。凡是下了矿道的奴工,即便没有死于塌方或水涌,没有死于地底毒气,也活不过三十岁。”

  “无一例外。”她语气平静,说完居然还笑了笑,那笑容却疲惫而认命。

  高微搭在腿上的双手蓦地握紧,她本来还想问,为何灵石矿场的矿工会是凡人?为何矿场要豢养奴隶?可当她看到阿朔的笑颜时,又想起魔修那几个问题,忽然明白了一切。

  一颗灵珠能供入门修士一日之用,一块中品灵石可供筑基修士一日之用,一条灵石矿脉中有无数这样的灵石,汇聚在一起,灵气会浓厚到没有修士能吸纳接受。而但凡是修士,从天地汲取灵气几乎是本能,这样浓厚丰裕的灵气,对他们是致命的吸引。

  高微入门第一课就学过,吸纳超出经脉负荷的灵气,等同自戕。最先发现灵石矿脉之时,一定上演过极为凄惨的悲剧。

  反而是凡人因为身无灵根,感受不到天地灵气,虽身体孱弱,却足以胜任采矿这种危险而繁重的工作。她想起严襄所说,灵石矿脉的发现和开采已持续了上万年,不由打了个寒战,这上万年中,有多少凡人死在了幽深的矿洞中……

  矿场豢养的奴工,世世代代,活不过三十岁……

  凡人的寿命本就短暂,沦为矿场奴工后,更是活不到应尽的天年,这样,这样惨绝人寰之事,在修真界已经持续了上万年,已经司空见惯到没有人去探究自己日常花用的灵石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了!

  无数的灵石堆出修士们的修为,有限的灵石矿脉是修真界的根基,而铸就这庞大得难以想象的根基的,是无穷无尽的,凡人奴工的尸骨和血泪。

  严襄抛出的那把灵石,仍在她眼前曼妙的旋舞,光滑的表面反射着夕阳的晖光,染成了红彤彤的一片,红得就像在过去无数的岁月里,凡人奴工流淌在矿道中的鲜血。

  万年以来,每一块灵石上都沾着凡人的血。

  而我,也是被这些带血的灵石堆出修为的修士……

  四周真实的一切,快速的离她远去,血光在高微眼前弥漫,从久远的过去一直延伸到不可预知的未来,她仿佛坠入血海,目之所及尽是残酷的血红,鼻端弥漫着挥之不去的血腥气,身体的每个角落都被粘稠滚烫的热血浸泡着。

  她不可抑止的颤抖着,这是何等深重的罪孽,而自己,是这身陷这罪孽中的一员……

  严襄眼神深邃如渊,薄唇隐约带上一丝笑意,他并没有用魔音惑心,而在蒙水之上种下的种子,会悄无声息的,从一切负面情绪中汲取养分。对原本信赖尊敬的人,她已经产生了怀疑,这份怀疑就像滴进清水的墨,不断的扩大,直到污染整个水源。这名年轻女修的弱点和执念,竟是在修真界罕见的良知和正义感,那么,就让这个在修真界近乎公开,却又讳莫如深的秘密,来挑战这珍惜又脆弱的良知,来击碎这苍白的正义,来摧毁这颗明澈又易碎的道心吧!

  诱人入魔,严襄并非新手,而这一次的目标和方式尤为有趣,不需威逼利诱,也不用谎言相欺,击溃她的是真得不能再真的真相,而这些残酷的真相本身,对于一个心怀善念的人来说,比任何手段都直接犀利。

  他愉快的笑了。

  沉默已久的阿朔抬起头,看向魔修,她的目光无忧无惧,是自知死期将近,又欣然接受的人才会有的坦然目光。

  那目光让魔修收敛笑意,第一次认真的审视起这出身寒微,身世悲惨,被横加欺凌,被侮辱和损害的女子。

  阿朔只看了他一眼,便看向低着头,全身颤抖,沉浸在负罪感中的高微,她伸出手,轻轻放在高微绷紧的手背上,掌心的微凉透过女修的皮肤,一点点驱散了她心中的狂躁迷乱。

  “不要难过。”

  高微抬起头,眼神迷茫,阿朔的眼睛那么大,那么黑,瞳仁中映着的人影小小的,正无助的看着自己。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洞天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