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厉害了我的原始人 > 第九百一十三章 骨肉分离

第九百一十三章 骨肉分离


  三天后。

  叶羲踏着凶隼从骨塔上下来。

  从凶隼背上落地后,叶羲站直身体,肃容向着骨塔深深鞠了一躬。

  这些年来他遇到了许多可敬的巫,涂山巫、九邑元巫、夏苍祖巫,还有这位氏族的大元巫他们都是,没有他们就没有现在的他,他真的很幸运。

  其实细想来,这片大地上几乎所有巫都是可敬的。

  他从没见过有巫因为权利在族里作威作福,奴役族人,反而所有的巫都殚精竭虑地为族人谋划。像大元巫都不知多久没下骨塔了,过得像个苦行僧。

  他们是人族真正的脊梁,是活着的信仰。

  不过现在他也是脊梁了。

  而且算是顶梁柱,他要是没能成功晋升为祖巫,怕是氏族部落所有人都要完蛋。

  想到这里,叶羲觉得自己肩头很沉很沉。

  “希望我不负您所托。”

  叶羲心中默默道。

  “羲巫大人!”

  “羲巫大人好。”

  骨塔位于苍氏领地之内,见叶羲下来,在附近的苍氏人都过来行礼,有的则立即骑上战兽去通知苍康了。苍康现在不在苍氏领地内,而是在隔壁氏族处理事情。

  叶羲向众人点头问好。

  “叶羲哥哥!”

  阿织吊着根蚕丝从天而降。

  这些天她一直在骨塔低层织蚕布,晃了晃神,才发现叶羲从骨塔顶上下来了,于是立刻抓着蚕布吊下来。

  “叶羲哥哥!”阿织声音雀跃,眼中满是期待和喜悦,“你回来了,我们是不是可以回去了?”

  她迫不及待想回去见新蚕王,还有她的小族人们了!

  叶羲没回答,而是看着她手里抓着的织了一半的蚕布,奇怪道:“你不是不想再织布了么,怎么又织上了?”

  这几年阿织被氏族奴役得狠了,对于织布这件事近乎痛恨,发誓再也不织布,没想到这才几天,居然又织上了。

  阿织眨了眨眼:“我找不到事情做。”

  她不想跟氏族人打交道,又不能离开氏族,除了织布,她都不知道干什么打法时间。

  “你回来了我就不织布啦!”

  叶羲微微笑了。

  他发现阿织身上的暮气消失了。当然没过去刚出桑蚕岭时的活泼,不过考虑到阿织的年纪在蚕女中已是中年,那就再正常不过了。

  “咦?”叶羲突然发现什么不对。

  他仔细地看了遍阿织。

  阿织脸上的细纹好像消失了?白色长发不像原先那样枯皱,而是充满光泽,被光照得像匹练一样,这样看上去阿织分明是个青年女性。

  “氏族是不是给你吃了什么特别的奇花异果?”

  阿织摸了摸自己的脸,疑惑歪头:“怎么了,阿织的脸有什么不对吗?”

  叶羲高兴地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阿织笑弯了眼:“啊,我还以为脸上长东西了呢!”

  氏族没有像镜子一样的东西,她也不会去对着水面照镜子,所以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变年轻了,不,她根本连自己原先面容变老都不知道。

  蚕女没有找伴侣的意识,所以不怎么在乎自己容貌。对阿织来说,哪怕一夜间衰老成老婆婆也不会太难受,所以听到这个消息也没有很喜悦,只是见叶羲高兴,所以跟着开心。

  “叶羲哥哥你还没回答我,是不是可以回羲城了?”

  “应该就这两天了,看他们怎么安排吧。”

  “太好了,再不回去我都想自己跑回去了。”

  “嘘……”

  叶羲忽然竖起食指,示意阿织不要说话。

  他跳到附近的屋顶上凝神倾听。

  “狂风呼啸,黄沙遮天,氏族祖先啊,见到你们连狂风都会退缩,见到你们连黄沙都会胆怯。”

  “大海翻滚,海浪扑脸,氏族子孙啊,见到你们连大海都会畏惧,连海浪都会退却……”

  远处有人在唱歌。

  那人嗓音沙哑,有气无力,在烈日和风沙中,如此激昂的歌竟透着股凄凉。

  叶羲循着歌声望过去,看到一个大肚皮剽悍大汉坐在盖着盖子的石缸上,背靠着石墙,双手垫在后脑勺,在散漫地唱着歌。

  他眯着眼睛望着天空,不知在看凶禽还是在看白云。

  在唱歌大汉的隔壁石屋前,有个五六岁的小孩在冲自己阿父发脾气,旁边几个更小的小萝卜头也气势汹汹叉着腰,站在那个大孩子身后,同仇敌忾。

  “我们不要去什么羲城!”

  他的阿父在门口忙碌,闻言很不耐烦地安慰他:“你觉醒成为战士后就能回来了,别吵!”

  石屋门口垒了很多兽皮包裹石盒木盒之类的东西,他现在正在硝制兽皮,想多做几块好一些的新兽皮给几个小崽子。毕竟孩子们得觉醒成为战士后才能回来,在羲城得待好几年,他怕羲城没有好兽皮给几个小崽子用。

  这两天他一直在准备,几个小崽子却一直跟他吵,吵得他越来越烦躁,满心的郁闷都被点燃了。

  “我们不要去羲城!”孩子们绕到他们阿父面前。

  “你去跟族主说,跟我说有什么用!”

  “我们不要去羲城!!”

  “不许再吵!”

  “我们就不去羲城!!!”

  那阿父怒了,腾地站起来,指着他鼻子吼:“你们留在这里也碍事,巫还要保护你们,留着干什么!没你们巫还能腾出手多杀几头头领兽,趁早滚蛋!”

  小孩被气到了,梗着脖子跳着脚尖声大叫:“你像老子一样大的时候,不也是被保护的货,凭什么说我!”

  他阿父一个大嘴巴子扇过去,怒发冲冠:“你他阿姆的跟谁吼呢?!”

  小孩被扇得一屁股坐下,脸蛋通红一片,却偏偏不哭,喘着粗气恨恨地盯着他阿父。

  【章节未完,当前页面不支持此浏览器,请更换其他浏览器打开本页面即可正常阅读】

看过《厉害了我的原始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