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大明佛> 第五百五十七章 送竹剑
  第五百五十七章 初相议

  悟虚没有挑破这些,只徐徐说道,“此处倒是确实不错。既然如此,便定在这里吧。”

  他心里明白,徐传山不似那消失不见多日的司马直,甚是谨小慎微,他强烈提议牛头村,不过因为牛头村地势偏僻,远离城区,平时不扎眼,有事好应付罢了。

  任谁,都看得出悟虚有些不满。但谁都没有言语,只当作这是悟虚欲成立修士院而做的必要妥协。至少徐传山、付一刀、慕容雪,这三人一开始,是不愿意冒很大的险来这个事情的。但,雍州之事,目前又不可能不倚重他们三人。

  地址选定,悟虚先退让了一步,然后便提议成立一个临时性的督办处,要求大家都加入,群策群力又各司其职,具体的选址征地,土木工程,组织机构以及规章制度建设,还有对外宣传和修士的招纳,等等。当然,许多需要熟悉雍州城的事务,多半由徐传山三人,牵头负责。悟虚主要负责组织机构以及规章制度建设。朱元璋和李明珊,则主要负责修士的招纳安置管理。

  第一次商议就此结束。待徐传山三人一同退去,悟虚这才对着朱元璋说道,“接下来,还要劳烦师弟,加紧巡查,尤其是那些修士出没的场所,若是有修士肆意消费灵资的,当场拿下,没收其灵资。”

  朱元璋点点头,只说道,“时间仓促,手底下没有几个信得过的人。师兄法界之中,还有数名弟子,何不暂且跟在师弟身边,也算是一种历练。”

  悟虚想了想,遂将张翠露等摄出法界,一番交代之后,便让他们随朱元璋行事。

  张翠露等人,在法界呆得太久了,一个个颇有些跃跃欲试。悟虚看在眼里,倒是有些不好意思。

  朱元璋,笑了笑,对着悟虚说道,“我这边已无事,便先告退,且带着这些师侄们出去透透气。”

  悟虚只得挥挥手,然后对着李明珊说道,“我这个师兄,当得甚是不合格。”

  李明珊,点点头,“确实如此。恕李某直言,大师你实乃他们的师尊,却口口声声自称师兄,名分不定,传授随意,形同放羊,如此下去,岂不是有点误人子弟?”

  说得悟虚一愣一愣的。

  “再有,”李明珊,想了想,复又说道,“譬如方才之事,大师虽再三叮嘱,但巡查收缴修士多余灵资,这可不是简单的历练,这是要随时动刀动剑,术法相斗,甚至闹出人命的。若是出了什么事?怎么办?大师,就这般放心?”

  悟虚沉默不语,方才答道,“元璋师弟,处事有度,且先看看。”随后,话锋一转,“那个牛二,到底如何?”

  李明珊,看了悟虚一眼,“今夜过后,便见分晓。若能承受,便可修魔。只是,李某却须得闭关一段时间,想要向大师讨要一物,不知大师可否愿意助李某一臂之力?”

  “这有何难?”悟虚本对李明珊印象很好,又很是同情其在庐山的遭遇,笑问道,“不知道友此番闭关,需要何物?”

  李明珊,眼中异彩闪动,一字一句地对着悟虚说道,“星——云——竹!”

  星云竹?!悟虚彻底愣住了。李明珊,怎么知晓自己有星云竹?难道是朱元璋告诉他的?星云竹,来历神秘,据说乃是神物。究竟是不是,悟虚不知道,但其威力悟虚确实知道的。而且这么长的时间,悟虚的法界数次变化,许多物件,包括舍利子什么的,都在变化中化去,唯独这星云竹,还有那海音螺,一直完好如初。如此神奇之物,悟虚在人世间庐山上,便不敢随意显露,到了天外天更是将其秘藏在法界核心之处。便是刚才摄出张翠露等人,悟虚也是早早暗中叮嘱,要他们不要将星云竹带出法界。

  是了,之前法界之中,天源寺复又显化,悟虚将星云竹分赐给张翠露等人各一枚。后来,朱元璋和李明珊,也进入了天源寺中。可能由此,李明珊,通过朱元璋或者谁,知晓了星云竹。

  见悟虚站在那里不语,李明珊叹了口气,径直朝外走去。

  等悟虚回过神来,李明珊,已经出了议事大厅。等到悟虚追上去的时候,李明珊已然进了自己的密室。悟虚站在外面,却没有传讯,片刻之后,复又离去。

  他隐身法界,飞出城主府,循着气息,不远不近地跟着朱元璋以及张翠露等人。

  此刻,朱元璋在雍州城内,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识。他带着张翠露等,一路巡察,专挑那些修士出没较多的场所。

  这里,可能有读者看官会问,朱元璋一个真灵修士,神识一扫,整个雍州城不就一清二楚了么?实则不然,雍州城有护城阵法,各个店铺、院落,乃至一些住所,都有各自的禁制,若非通玄大修,是不可能一清二楚的;何况,整个玄阴星,都有禁令,非通玄大修,不可随意神识扫射公众场合,否则,后果自负,或阵法禁制立刻攻击,或被其他修士群起攻之。

  当然,修士之间的传讯,多种多样,迅速无比。朱元璋等人一出现,立刻这消息便传开了。是以,只有第一个被查到的倒霉鬼。

  这个倒霉鬼,是一个世家子弟,也许是潇洒惯了,虽然世家内有严令禁止这段时间外出,但此人却偷偷摸摸地溜了出来,在某处吃喝玩乐,大把大把的灵资,使了出来。

  朱元璋,带着张翠露等人,闯了进去。朱元璋一脸肃然,张翠露等如在法界,布下诸天剑阵,将其团团围住。然后,不由分说,擒住,没收。结果,那人身上并没有多少灵资,又被扣了下来,通知罚款赎人。

  看得悟虚有些哭笑不得。但所幸,还算有度。悟虚便折回城主府,复又悄然来到李明珊密室之外。

  数个时辰过去,雍州城上空,开始昼夜交替,逐渐暗淡下来。到了巳时,李明珊所在密室,忽然隐隐传来一声惨叫。随后,便见一道蜷曲身影,被抛了出来。虽然魔气纵横,但如废物一般,落在眼前花丛中。

  眼前花丛,有的枯萎,有的焦黄,有的却疯长,妖艳无比,仿佛瞬间便是因果循环的轮回,变了模样,变了颜色和芬芳。

  只是,密室内的情景,却无从知晓。有何变故?经历了什么?悟虚不便放出神识探查,是以也无从知晓。

  但到了午时,密室便有气息外泄。有魔气,有剑气,有正气,有怨气。

  悟虚,知道时候可能到了,取出一枚星云竹,挥手斩开密室禁制,然后松手,将星云竹,送了进去。

  魔气顿销,怨气顿销。剑气如虹,正气凛然!

  只是李明珊的气息几不可察,难以捉摸,真的闭关了!

看过《大明佛》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