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巴顿奇幻事件录> 2 麦迪森和扎克

巴顿奇幻事件录 2 麦迪森和扎克

  经过了最繁忙的几天,磨坊稍微清闲了下来,但是气氛却没有得到任何改善,这个时候还会来磨坊的人,都是可怜的。因为他们的亲人、朋友,在医院残喘了一段时间后,依然被送到了磨坊的焚化炉里。也就是赫尔曼和磨坊合约中,‘全包’的尾巴。

  表面上看,麦迪森应该很满足现在的情况,毫无人情味的说一句,这是磨坊自成立以来,唯一一次有盈利的交易。另外,他终于得到了他一直想要的,一个管事的老板——扎克。

  对,扎克赖在磨坊了。除了会伪造麦迪森的签名,帮着‘处理’文件外,这位擅长观察人心和表演的吸血鬼还偶尔处理下员工间的纠纷、客户的负面情绪……

  这位老板也十分有老板的姿态,只处理这些高大上的事务,是绝对不会靠近磨坊最底层的工作——焚化炉。在所有临时或老员工心中维持了真正总老板的形象。

  麦迪森应该很满足现状才对,呵呵。

  “你还准备在磨坊呆多长时间?!”麦迪森一把抽过被突然伸来的一只苍白手掌拿走的纸稿,瞪着那只手的一脸微笑的主人。

  扎克挑起眉,根本没回答的意思,“你又偷偷写了什么关于我的事情?不能让我看到吗?”

  “别自作多情了!”麦迪森抚平在抢夺中有些褶皱的纸稿,“这不是我写的,是韦斯特(那个写作课上,写的东西会成真的妇人)的文章,让我校对而已!”

  麦迪森扯扯嘴角。继续在后廊的座椅上展开纸稿,似乎是想忽视扎克继续完成自己的校对。

  麦迪森也仿佛很认真,手中的笔点在稿子上划出了几处拼写错误……

  哗啦!麦迪森一手翻转过手里的稿子,抬头瞪着伸着脖子、毫不掩饰自己在偷看的扎克,“你干什么!给一点尊重!韦斯特没有说除了我以外的人可以看!”

  认真点。吸血鬼是需要凑着脑袋去偷看的家伙么,扎克只是在恶心麦迪森而已。

  “连你们的老师,莫里斯也不能看吗?你校对了,她不交上去吗?”扎克眨眨眼,没有一点自觉。哦,自觉是说麦迪森现在也只是不想让扎克在旁边烦他而已。

  麦迪森瞪着扎克。眼角抽动几下,放弃了,重新翻过稿子,深呼吸,尽量平静心情的继续校对。

  “有趣。”扎克干脆在麦迪森旁边坐下。得寸进尺的开始评论起别人的文章了,“这是一篇关于嫉妒的故事吗?莫里斯老师要求的主题?”

  麦迪森深呼吸,尽量忽视扎克越靠越近的脑袋。

  “你可以翻页了,麦迪森,你校对的有些慢。”

  麦迪森的情绪正在重新逼向边缘。

  “你漏掉了一处。”说了,扎克是个没有自觉的家伙,“前一段使用的‘佣人工会’,后一段却笔误写成了‘女佣工会’。”扎克的手指在两个地方指指。

  麦迪森的笔抖了两抖。深呼吸,改掉了后面一处。

  翻页了。

  扎克暂时安静了一会儿,吸血鬼也需要时间。

  但这安静太短暂,麦迪森刚思索了一会儿,将一句原句为——

  ‘依然抱怨着现状的麦里,突然失去了身边曾经能称之为‘朋友’的人的关注,大家的注意力都转向了那个新的代表,茱莉亚(朱莉)。’

  修改成了。‘麦里还沉浸在自怨自艾的抱怨中,她身边曾经的朋友们已经失去了兴趣。把注意力放在了那个新出现的代表——茱莉亚(朱莉)身上。’

  “呜!”扎克挑挑眉,“还行。这样写,我更容易讨厌这位主角‘麦里’了。”

  麦迪森继续深呼吸,他已经在极力压制对扎克的爆发。

  某人不知收敛为何物,“我看这里也可以修改。”

  扎克伸手,指向了稿子上的一段,“‘麦里心中充满了愤怒,当其他人轮流向这位新人介绍时,她抢先打断了前人的介绍,‘新代表?哦,我听说了,你才在毕夏普(比夏普)庄园工作了两个星期不到对吗?我是麦里,在史梅斯(史密斯)庄园工作了十年!’”

  扎克似乎很喜欢这一桥段,挑着眉,开始角色、旁白同时扮演起来。扎克擅长表演,“‘语气刚被拔高到可以算是得意的地方,工会理事的冷漠的声音打断了梅里,‘曾经,是曾经在史梅斯工作了十年,你并没有被邀请,麦里,你……’”

  扎克没有继续了,他挑着眉,建议式的问麦迪森,“你难道不觉得,让这‘茱莉亚’来指出这一点更让人觉得畅快吗?”

  麦迪森刷的站起,稿子被紧抓着靠在腿侧,瞪着依然一副热心建议模样的扎克,一字一顿,“你没其它事情做了吗!为什么不去烦你的跟班布莱恩!”

  扎克一摆手,“他觉得焚化炉很好玩儿,正在跟着工人看尸体是怎么被烧成灰的。”扎克在认真回答这个问题,他一摊手,“前几天比较忙,我不准他靠近那个地方,现在轻松多了,我觉得应该没什么问题,就任他去了。”

  麦迪森的眼角抽了抽,这激起了他另一层愤怒,“你到底准备什么时候摆脱这个神经……”麦迪森可能准备用十分糟糕的词,但好在最后改口,“精神病,病患!”

  扎克扯了扯嘴角,“我在等莱恩出现。”他还是认真回答了这个问题,又摊了摊手,“你不会认为我应该在他还是这种‘儿童’的状态下,把他丢回他那个什么都不会有的家里吧。”

  麦迪森捏紧了拳头,“那你准备什么时候告诉他实情!他的母亲永远不会回来了!即使有你这个他以为是偶像的人帮忙!”

  扎克一挑眉,“为什么你这么说?”扎克弯起嘴角轻笑一声,摇了摇头。“警察,查普曼,都还没能给出确切结果呢,我能说什么实情呢?”

  麦迪森再次深呼吸,和扎克无法正常交流。

  在这里需要清楚一些事情。扎克是不是自己不想管的把布莱恩母亲的案子丢给了北区警察。是。那扎克是不是都已经在亲自和凶灵谢尔女士达成协议后,可以轻易的确认那些‘清理人’是否是布莱恩的母亲,是。

  但是扎克就是这么无耻,他有没有确认将是一个迷,但是他不想管的意图已经明显到了让人讨厌的地步。就这么吊着布莱恩,有意思吗?

  好吧。让我们先不要像麦迪森那样把扎克想的那么糟糕,客观一点。

  是否还记得,扎克除了让查普曼通过艾克斯去查布莱恩的母亲外,还拜托了诺,去做同样的事情呢?

  看到这两条‘路’。和扎克直接向凶灵确认的区别了吗?是的,不过是人类事务,和异族事务的区别而已。

  扎克在尽力,尽力缩减布莱恩这位几乎可以说是毁在异族身上的人的生命中,异族的分量。这也是在莱恩一直不出现时,扎克唯一能表现出的一点点正面仁慈了。

  好了,不说布莱恩了,麦迪森已经被扎克的无耻逼到没有退路了。不不,还有余地。

  麦迪森动作大幅度拿起手里的稿子,对折。再对折,居然直接塞入了口袋,然后从另一个口袋抽出了一支巴掌大的记事本,“你想看我写的你事情?好,看吧!”

  麦迪森坐下,侧对着扎克。“我问,你回答!然后你可以看我一个字一个字的写!”

  扎克挑挑眉。麦迪森快被逼崩了。

  “你为什么那一天刚回来,就让露易丝开始安排老比夏普夫妇的葬礼!”麦迪森的语气有些咄咄逼人。“比夏普夫人是在你去之前死……还是之后被你安排的!”

  这信息有点恐怖。

  扎克扁了扁嘴,麦迪森也算不错了,这些问题恐怕早就想问了,硬憋了,呃,算算,周二、三、四、五,今天周六,五天。

  但扎克的对话节奏,大家懂的,“怎么,麦迪森,你是打算下一期的《都市传说》投稿这一篇故事吗?呵,你是真的要开始写格兰德,写我的故事了吗?”

  麦迪森的脸上有忍不住的厌烦,“是又怎么样!回答我!”

  “你一定要问我吗?”扎克侧侧头,“我知道这些事情你没有里昂那个恶魔给你消息,但你怎么不问莱莉,她就在那里。”

  极其厌烦的表情摆过后,麦迪森恶狠狠的盯着扎克,“因为我不想被我的老板看到我在工作中干私事!”麦迪森也油滑了起来,虽然扎克这几天一直在磨坊是事实,但是,扎克从来没有限制过麦迪森的自由。

  “你现在不就在干私事。”扎克眨眨眼。

  麦迪森的脸颊一抽,盯着扎克不说话了,纯粹的眼神逼视。

  “好吧。”扎克笑了笑,“麦迪森,你有些过于质疑我的人品了,我还不至于在杰克森的面前去安排他祖父祖母的死亡,答案是之前。在我去之前,我就知道老比夏普夫妇不可能还活着。”

  麦迪森刷刷的在笔记本上写下,“为什么。”

  “因为谢尔是凶灵。”扎克以为这答案已经足够了,看着麦迪森,但麦迪森也看着扎克,显然在等后文。

  扎克扯了扯嘴角,“你不知道凶灵的特性。”

  “我只知道它有个‘凶’字。”麦迪森冷淡的回应。

  “你知道缚带么。”扎克问。

  “和缚地灵有关系么。”麦迪森反问。

  “是。”扎克笑了笑,至少麦迪森还算聪明,解释起来不算费力,“缚地灵的脐带,缚地灵诞生、存在的依托。甚至是所有灵魂类异族的主体,它们维系着这些灵魂异族的存在。”

  “就像恶魔吞噬其他的灵魂,就是用缚带汲取他人的灵魂印记。”麦迪森想的很快。

  或许麦迪森,不该表现的这么‘伶俐’、这么举一反三、这么好学。因为这除了激起吸血鬼的‘教导’之心外,没有任何其他用处。而大家知道的,这事情会怎么走下去,麦迪森,哎,也就是我了。会越来越趋向于一个求知者,扎克则会越来越趋向于一个‘教导’者,这是条不归路。

  “就是这样。”扎克满意之下,居然拍了拍麦迪森的肩膀,仿佛麦迪森一瞬间的不耐烦不存在一样,“你至少知道缚地灵,初生的灵魂异族,多数连自己的死亡都无法接受,他们存在的依靠,只能是死亡时刻,缚带本能所拉扯住那一点点现实的存在,他们的身体,或是死亡地点,如此脆弱。”

  “那凶灵是什么?”麦迪森催促着,迫不急待的试图在笔记本上写下点什么。

  “由随便你愿意怎么称呼,执念、**或随便什么的,突破了死亡时刻那脆弱的一点点本能,尽可能的拉扯住更多的东西。”

  麦迪森皱了下眉,莫名的,他的脑中出现了暗红色的带状物,从小小的人类躯体中爆散,缠绕上周围一切事物的景象。这个周围,明确的指如一个学校一样大的比夏普庄园。麦迪森,看了眼扎克,“谢尔,就是拉住了整个比夏普庄园。”

  扎克一挑眉,点头。

  “你还是没有说为什么老比夏普夫妇……”

  “我正要说到。”扎克笑着打断了急切渴求答案的麦迪森,似乎只是某种尝试,扎克伸手捏住了麦迪森的脖子。

  微凉的触感让麦迪森警觉,“你要干什么……”

  “杀你。”扎克的手收紧,依然微笑。

  麦迪森手中的笔记本和笔已经掉落,脸色通红的伸手反抓住扎克,用尽全力的想要推开吸血鬼!

  吸血鬼的力气不是麦迪森这个鸡肋第三类异族可以抵抗的。允许我转换人称吧。

  当我大脑空白,唯一的想法是我就要挂在这个吸血鬼手里的时候,扎克松开了手,“感受到了吗?当面临死亡的时候,你的本能是抓住要杀你的凶手。”

  我看着扎克一脸笑容,已经不知道用情绪去面对这个家伙了。

  “因为你太弱了,哪怕刚才你真的被我,呃,捏死了,也没有能力完成反杀,成为缚地灵了也只能可怜的重复试图把我推开的动作。”扎克用了教导的语气,捡起了我掉落的笔记本和笔,递给我,“好了,深呼吸,我根本没用力。回到你的问题上,为什么老比夏普夫妇已经死亡。因为凶灵谢尔有能力复仇。”

  愚蠢的我,居然真的把这意外的插曲当作了扎克的亲身示范,问出了后续的问题,“为什么是老比夏普夫妇?”

  “恩。因为比夏普是个软弱又无能的男人,我不认为他能做出任何大‘事’。”扎克一句话就带过了,“事实证明,我是对的,所以庄园中,只有几个人幸运的活下来了,他是其中一个。”

  是只有。强调一下。(未完待续)

看过《巴顿奇幻事件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