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巴顿奇幻事件录> 19 会议结束
  /

  “藏?”妮娜·勒森布拉看向茨密希,“为什么我要藏?所有人不是都知道那是之前我们勒森布拉拷问在维嘉犯下谋杀罪行的巫师的地方么!”没完,“至于那个地方的传送阵,哼。”视线转向了雷夫罗,“谁告诉你那是互通的传送阵?那是我们勒森布拉拷问巫师后复制的单向通道!”妮娜的脸上出现了优越感,“我们勒森布拉,从来都将魔宴的安危摆第一位!一个巫师敢跑到我们魔宴来行凶,我们自然要是灭他全族的!稀云不稀云的,哼,管他是什么家族!”瞪着雷夫罗,“我告诉你过你,不要插手勒森布拉的事务,看看你干了什么,你现在就是暴露我们勒森布拉精心策划的突袭!”妮娜的手一抬,指向扎克了,“你让这个托瑞多知道我们即将对付和他暗中结盟的巫师家族了!”

  啊~原来这个局,长这样~

  在巴顿,通过艾瑟拉将稀云弄到扎克的格兰德里,然后在魔宴制造巫师的谋杀事件。最后通过构陷托瑞多一个四个世纪的大阴谋家的身份,收网。

  依然有些细节不太清楚,比如为什么巫师在魔宴行凶的对象都是托瑞多的外围人事。但相信这会议进行下去,所有答案都会解开。

  现在,拜妮娜的话,以及她指向扎克的行为所赐。会议的气氛变成了所有人都在等待扎克的回应。

  但是,圆桌上安静了很长时间,继续只有人类迈尔斯制造的噪音。扎克保持了微笑,完全没有要说话的意思——尽管妮娜之前的表现没得到扎克的很高的评价,但她的做法,却是对的。

  妮娜先跳起来状告了托瑞多背叛,而这个会议的召集的最初原因却是追责妮娜背叛对吧。所以,如果扎克在现在继续开口,那就变成了……我打你一下,你踢我一脚。

  在普通的对峙情境中,这种互咬的情况没什么问题,但在这里,不行。

  因为现在的魔宴,并没有哪个人持有绝对的判决权!

  很容易理解吧,小学生打架都知道打到难解难分的时候要去告老师!因为在势均力敌的情况下,是没人会退让的。能够做出裁决的必须是高于两方的权威者!

  在文明的世界里,我们有法院,在魔宴里,曾经有鲁特·勒森布拉。现在,没有了。

  托瑞多是魔宴新晋权力者,大家都领会过扎克瑞·托瑞多的能力。而勒森布拉这边虽然乱着,但勒森布拉就是勒森布拉,依然是魔宴氏族中手握权力最多的氏族。

  与这两个氏族之间的、没有绝对权威裁决的互咬,只会是,互咬。

  啧,这一旦要是咬起来,相信我,能咬到海枯石烂!

  怎么破掉这个妮娜试图构建的互咬死局呢,首先,当然是扎克绝对不能如妮娜愿的构建两方对峙!其次,扎克已经示范了——面对妮娜的指责,扎克认了自己四个世纪的阴谋与背叛~扎克甚至给出了惩罚自己的建议呢~

  这就是‘榜样’——这就是扎克在告诉所有人,今天,你妮娜·勒森布拉跳出指责我托瑞多背叛,我认了。同样是今天,呵呵,他雷夫罗(不是扎克,是第三方),指责你妮娜·勒森布拉背叛,你认不认呢?

  粗壮的妇人茨密希,看了一眼扎克,低头不知道思考了什么,重新将圆桌上的视线聚集到了她的身上,“妮娜·勒森布拉,你似乎非常肯定托瑞多要利用巫师控制联邦国民的灵魂这个阴谋论。而且,如果按照你的逻辑思考,所有你说的话,都是合理的。”

  妮娜皱了眉,显然被我们猜中了,她想逼扎克出来和她互咬。现在说话的茨密希,显然不是妮娜希望的对话对象,“当然是合理的,因为这就是真相!”妮娜环视一周,“你们都知道,在中部的隐秘联盟遗孤筛选项目里,我们勒森布拉借着那些外族的情报,获得了一些中部的情况。从那个时候我们就开始怀疑托瑞多的动机的了!”盯着扎克,“格兰德的妹妹,原本的姓氏,是萤火!巴顿的巫师得到的中部巫师家族的第一个正式援助,就是这个托瑞多妹妹的家族!”

  茨密希妇人的脸阴沉了一次,“妮娜,你最好别为了阴谋论而阴谋论。巴顿巫师的情况大家都收到了报告,当时去巴顿和巴顿巫师首领丝贝拉结盟的巫师家族,不仅有萤火家族,还有怒涛家族。”看了眼依然微笑的扎克,“巫师家族的欺骗暴露后,我哥哥,罗伊·茨密希、托瑞多以及瑞默尔一起与这两个巫师家族的精英进行了战斗,终结了这两个家族中的巫师战斗力!这能证明托瑞多,没有要和萤火或怒涛家族暗中联盟!”

  仔细观察的话,是能够从妮娜的眼底看出不甘心的,她的视线刮擦着从无动于衷的扎克脸上扯开——妮娜即便祭出了格兰德的妹妹,也没能让扎克开口。妮娜只能继续回应茨密希,“不听话的巫师家族,托瑞多当然不会留着!”妮娜的视线逼向了茨密希,仿佛想要把对方瞪闭嘴的,“你提到了怒涛家族,很好!大家没忘吧,怒涛,是圣徒茜茜的巫师!”视线非常流畅的转向了卡帕多西亚氏族的区块,“卡帕多西亚氏族最清楚这个情况了对么。巴顿的艾伦殡葬主人,他的儿子,和圣徒茜茜有过数段分分合合的感情纠葛。”

  卡帕多西亚氏族那边坐的人扎克倒是都认识,奈纳德的父亲,也是卡帕多西亚氏族的领导者,按魔宴的说法就是家主,他给了扎克一个‘你放心’的眼神,然后开口了,“这种无聊的信息就不要说出来浪费我们的时间了。你想表达什么,妮娜·勒森布拉,请直说。”

  “托瑞多知道自己不可能和怒涛家族合作!”妮娜又看回扎克了,再次尝试了激扎克说话,“你要否认吗?托瑞多!怒涛成为圣徒的巫师时已经是灵魂状态了!被圣徒救赎归属了天堂,成为了天使!!这片土地,叫做联邦!巫师如果为了不从这片土地上消失,终究要找到一个和我们吸血鬼共存的方式的话!是会选择和圣徒结盟,成为圣主信仰的天使!还是和你这个托瑞多结盟,成为什么共和来的异类,鬼?!”

  漂亮。至少说出了点儿新鲜东西~巫师和圣主信仰结合~呵呵呵,巫天使?真……

  “搞笑~”是小卡开口的哦,“巫师从四个世纪前认知到圣主信仰的那一刻起,就在咒骂圣主信仰是从这个世界偷窃灵魂的窃贼~”晃荡着身体,“四个世纪过去了,难道他们不这么觉得了?怎么没人告诉我这件事?那为什么我们魔宴还缩在西部?巫师都和圣主信仰和解了,和我们吸血鬼还能有什么仇怨呢,我们只是圣主信仰的‘士兵’啊~我们还在这里等着干什么啊,去中部啊~”

  妮娜的脸黑了一下,氏祖插话了,她只能恭敬,“我说的是可能性,是以托瑞多的视角看问题。左右对托瑞多来说,巫师只是他达到目的的工具而已。他用巫师鬼给巫师提供了一个和吸血鬼共存的方式,圣徒照样能给出圣主信仰的的方式,还更符合联邦的环境。”重新看回扎克,“对怒涛家族来说,这不过是选鬼,还是选天使而已。托瑞多显然在对怒涛家族发起战斗的时候就决定不让怒涛家族这不稳定因素发酵!干脆的除掉!”继续激扎克回应,“我说错了吗?!”

  妮娜又失败了。卡帕多西亚的家主,“像茨密希刚说的那样,如果按妮娜你的逻辑,关于怒涛家族这确实可以说通,但萤火家族呢?格兰德妹妹这层关系,难道也对托瑞多来说,是不稳定的因素吗?”

  妮娜的视线再次拖拉的从扎克脸上扯开,看向卡帕多西亚,“起初自然不是!托瑞多恐怕就是想利用格兰德妹妹的关系,建立和萤火家族的联盟,毕竟,从各方的资料来看,巴顿巫师,都是些下流角色,托瑞多要控制这个国家的人类灵魂,需要强大的巫师……”

  被打断了,“专注一点儿。”说话的是乔凡尼,视线刚从扎克身上离开,“没人反驳你的托瑞多阴谋论,托瑞多自己也表示干脆认了,所以,妮娜·勒森布拉,你不需要继续渲染托瑞多的阴谋,回答问题就好。萤火家族也被托瑞多放弃,对此你的说法是?”

  圆桌上安静了几秒,扎克的笑容更甚了~前面说的扎克做出的‘榜样’,有效果了不是么~大家都已经进入了‘被指责,就要认’的节奏中了~那就简单了——妮娜,还没有要认,还在辩解,那你啥时候认?快点呗~

  妮娜的脸,自然是更阴沉了,“因为报丧女妖!”妮娜硬是在脸上挤出了一副沉重,“我的哥哥,鲁特在世的时候收集了托瑞多在隐秘联盟的所作所为。其中就有托瑞多利用隐秘联盟的资源,为报丧女妖建立栖息地塞勒姆的事实。”妮娜又又又一次的瞪向扎克了,她倒是不放弃,“如果说哪个吸血鬼最明白报丧女妖和巫师家族之间的仇怨,那就是这个托瑞多最清楚!他一定在萤火家族到达巴顿后,进行了一些试探,判断出了格兰德妹妹和萤火家族的矛盾无法调和,于是舍小保大!”妮娜故意顿了一下,“大家别忘了,这个托瑞多有为报丧女妖建立的新的栖息地——纽顿!那些黑女巫,都是他托瑞多的人!”

  圆桌上再次出现的安静只持续了两秒,还是乔凡尼,“就一句‘托瑞多判断出了矛盾无法调和’么。”语气是不满的,显然在告诉妮娜,你原本还挺让人信服的阴谋论,在这里的处理太马虎了哦~接着,“无所谓了。”乔凡尼看向雷夫罗的方向,“从刚才,雷夫罗似乎就没有要参与讨论的意思。这罪名不小的控诉是你提出的,你现在在想什么呢?”

  雷夫罗没表情,撇了一眼突然把话头丢到他这里来的乔凡尼,“我什么都没想,我在发呆。”有表情了,不耐烦,“我不在乎托瑞多和巫师家族有什么关系。”雷夫罗的不耐烦眼神,是丢给扎克的,“我在我的血中给大家的信息已经很明确了,妮娜·勒森布拉隐藏了和中部稀云家族的传送阵,作为勒森布拉的重要一员却背着魔宴和巫师家族有私下的关联。”耸肩,“她倒是说的挺简单的,她不是藏,也不是关联,她是有计划的抹除对稀云家族对魔宴的威胁。”环视一眼,“你们似乎都信了这话,然后都顺着这话开始听她继续‘追打’托瑞多的阴谋论。”雷夫罗摇着头,“我就好奇了,妮娜·勒森布拉,你倒是说说,这个稀云家族,对我们魔宴有什么威胁?”

  妮娜刚要开口。

  雷夫罗一挥手,“巫师在维嘉杀了两个人,一个是托瑞多的后裔备选,一个个殡葬业的应聘者。”雷夫罗看向妮娜,“如果这个稀云家族的巫师,想对付的是托瑞多,不是正合你心意吗?他们是在帮魔宴对付托瑞多?”

  之前我们不太明了的细节要揭开了。

  妮娜阴沉的等着雷夫罗确定不会再说话,“我要纠正你一点,巫师不只在维嘉杀了两个人!这两个针对托瑞多人事的谋杀,是被我们勒森布拉的血控制后做的!我只是没有对你们解释这些过程而已!”

  圆桌陷入了安静。这一次,连迈尔斯都屏住了呼吸,只是心跳越发剧烈了。

  不过值得注意的一点儿是,妮娜的话中,重复了无数次‘我们勒森布拉’,但如大家所见,除了最初在会议中不满雷夫罗越权召集临时会议的勒森布拉外,再没有勒森布拉发言,都是妮娜一个人在说,激动、亢奋的说!

  妮娜似乎很满意这个结果,“我说了,我们勒森布拉是最早获得中部情报的氏族!我们早就意识到了托瑞多和巫师的暗中联系!之后,借着我哥哥鲁特让我的调查巫师家族偷窃魔宴的发展一事,我发现了了几个重点的巫师家族!这个稀云家族,就是其中一个!雷夫罗,你也清楚中部的局势,你知道我不让你碰我在中部的关系,你以为我是在霸权吗?不!我是在警惕消息走漏!你们!”妮娜指着一个个氏族区块,“你们一个个都在托瑞多的恩惠下,忘了你们自己立场,对他知无不言!只有勒森布拉,对这个曾经分裂了十三氏族,又分裂了隐秘联盟的托瑞多保持警惕!”妮娜没有漏掉她自己所在的勒森布拉区块哦,“而我们勒森布拉,也在这个托瑞多的阴谋下,失去了我们最宝贵的领袖!各自为战的争夺权力!”这时的妮娜好像不是在演戏,是真的愤怒。

  勒森布拉氏族区块的吸血鬼们,都阴着脸,转开视线躲避妮娜的视线。

  妮娜哼笑了一声,“到头来只有我!只有我在竭心尽力的对抗这个托瑞多!”啧,又无比顺畅的瞪到扎克这里来了。

  “这个托瑞多……”

  妮娜还要义愤填膺的说什么,被雷夫罗打断了,“别太沉醉于你自己的情绪中,妮娜,你现在一点儿都不像勒森布拉。专注,你之前没有向我们解释的东西,现在解释——你说是你控制了巫师,才执行了针对托瑞多人事的谋杀,是什么意思。”说完这话,雷夫罗还向乔凡尼那边示意了一下——第一次这么打断妮娜情感抒发的,是乔凡尼啊。

  妮娜的脸皱巴的和抹布一样,但还是回复了,“巫师在魔宴行凶早就发生过多次了!拜我们社会中那些无能的执法者所赐,被埋没了而已!但是我,借着早就掌握的情报,早就注意到了潜藏在魔宴的巫师!对巫师的抓捕和拷问也早在托瑞多的后裔备选谋杀前就完成了!”第几次了?瞪向的扎克,“这个托瑞多和中部的巫师家族,稀云,同流合污,一直在我们魔宴社会制造混乱与纷争!”

  妮娜,终于说出了她最崩的言论——

  “反异族运动!就是这个托瑞多协同稀云家族,在魔宴弄出来的!”

  扎克脸上的微笑,彻底绽放了。妮娜,在自己的局中把自己困死了。

  她还在继续,“这个托瑞多想要崩毁魔宴的社会结构!你们也都知道,他一直都没有掩饰有多么讨厌我们魔宴的社会结构,甚至以在巴顿弄出了和我们不同的社会为荣……”

  在妮娜义愤填膺的说着这些的时候。

  扎克和弗兰克对看着——弗兰克是知道反异族运动真相的啊~托瑞多和巫师想要崩坏魔宴社会?不,是麦莉的天启会~

  所以,弗兰克陪扎克一起笑着。眼神交流着:

  弗兰克:‘卖麦莉吗?’

  扎克:‘不太好吧,好歹我们还组着队。’

  ‘她也玩够了吧,可以了,仇也报的差不多了。’

  ‘墨菲还在她身边呢。’

  ‘反异族运动总该推出个背锅的,趁这个机会也不错~不然真有人追究起来,你还是脱不了干系(反异族运动的起源是圣主消失的时候,地狱犬大量出现在现世收集给圣主在新世界创世的灵魂,引起西部异族中和人类关系紧密的异族试图保护人类的混乱,制造了伤亡,墨菲和麦莉搞到了伤亡名单,推动了运动开始。圣主是扎克送走的,墨菲是扎克的合并氏族。托瑞多脱不了干系)~’……

  妮娜已经注意到自己的氏祖在和扎克对着笑了,不自觉的,她的声音越来越大,“……我想要让托瑞多自食其果!我用血改变了巫师的人格!让本应该是托瑞多手下的巫师去攻击托瑞多的人!我……”

  这边的眼神交流,也在继续。

  扎克:‘机会我已经弄出一个了,南郊殡葬业的树人葬礼,今天新闻都报道了新出现的绿洲呢~’

  弗兰克:‘这算什么机会,狗弟来找我租地的时候我就提醒他了,你们不怕人类去包围你们的殡葬之家抗议吗?’

  ‘这当然是机会了,吸血鬼挺了异族,这不就是风向么。聪明的人都能看懂。愚蠢的,真极端,敢来包托瑞多产业,就让麦莉给你记录一份名单,你是继续偷偷养着玩儿(弗兰克对鲁特建立的魔宴社会没有归属感,他巴不得魔宴乱着,搅屎)还是推出去背锅,随你。’……

  为什么眼神交流可以交流的这么具体?因为两个吸血鬼顶层的氏祖,红着眼睛交流呢——勒森布拉氏祖,弗兰克,放心的让托瑞多氏祖,扎克瑞,用魅惑之瞳传递他们想说的话~

  妮娜的声音已经开始飘了,她,慌了:“……你们想要证据?!证据就在托瑞多的别墅里!这个托瑞多带了一个稀云巫师的后裔来维嘉!是他在格兰德的员工!是托瑞多和稀云家族的联络人!”

  粗壮的茨密希妇人,唰的一声站起,“闭嘴吧妮娜,那个家伙根本不是巫师,是我的后裔,是茨密希!”宽厚的身体鼓动着,仿佛随时会有什么武器从她的体表出现进行攻击!“勒森布拉!茨密希被你们迫害的还不够吗!还想继续从我这里夺走什么吗?!”

  “什,什么……”妮娜完全没有预期这种变化,“你……”

  “我能作证!”终于,打扰整个会议感官的迈尔斯说话了!颤抖的,但足够大声的,“我能证明!稀云!我的同事,不是巫师!”

  所有吸血鬼的视线都在迈尔斯身上。

  迈尔斯腿软的后退了几步,“他,他就是莽夫!是巴顿的市长秘书艾瑟拉塞到格兰德里的前罪犯!我……”迈尔斯没站住,靠到了墙上,整个身体都是歪的,几乎用喊的,“稀云讨厌他的家庭!他讨厌他的印安父亲!他就是因为报复才入狱的!”记得吧,“他不可能像,像这位勒森布拉女士说的那样,是什么巫师家族在格兰德联络人!”迈尔斯软到地上去了,但音量还是够的,就是抖,“我,我只是个人类,我不可能对你们撒谎……”

  “托瑞多的魅惑之瞳!”妮娜在冲向迈尔斯的时候喊出了这么句。

  几乎是同时,扎克和弗兰克的眼神交流结束了。

  似乎谁都没有动,妮娜被按回了原位——某个氏祖动的手。

  妮娜瞬间晃神的脸对上了扎克的笑脸。扎克,说话了,“可以了,妮娜·勒森布拉~你做的够好了~”

  “我不需要你的认同,托瑞多!”回过神的妮娜瞪着着扎克的笑脸。

  “不。”扎克笑着摇摇头,“是真的可以了,你尽力了~”扎克扫视了一眼圆桌,视线停在了勒森布拉的区块,“如果鲁特还在,如果勒森布拉依然一条心,今天,大概会是托瑞多另一个灭族日吧~”

  扎克,在攻心——

  扎克的视线回到了妮娜身上,“以上所有你说的话,只有一句是真的吧。”浅绿的眼睛微微弯着,是个温柔的笑眼,“只有你,只有你在竭心尽力的对抗我~”温柔的笑意配着惋惜的摇头,“终究只有一个人啊,你的局,还是太粗糙了~”

  妮娜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攻心还在继续,“在其他勒森布拉都在争夺权力的时候,你却掉队的在做这些事情,妮娜,你不怎么适合勒森布拉这个血统哎,这大概就是你失败的原因吧~”

  一旦慌了,就是步步错了。

  “谁说我失败了!你以为你伙同了茨密希和一个人类,就能改变真相了!托瑞多,我看透你了!”

  扎克没看妮娜了,而是看着妮娜周围的勒森布拉,“巴顿的那个艾瑟拉,巴顿市长的秘书,我不会留着了,你们谁,想去巴顿,和你们最小的弟弟,汉克近距离在连接联邦和共和的门户城市中,竞争勒森布拉的权力?”

  妮娜错了,因为她根本没有看透扎克。而扎克,看透了勒森布拉。

  扎克脸上的微笑,大概今后印在所有勒森布拉的心中:“呵呵,但抱歉。说实话,二代勒森布拉中我只了解鲁特,对你们都不太熟悉,我大概只能接受别人的推荐了。”扎克指向了雷夫罗,“雷夫罗掌管魔宴的情报,我应该会听他的。”

  勒森布拉们,一起看向了雷夫罗。妮娜不用自己认罪了,会有人‘帮’她认。

  临时会议到此结束。

  离场时,包括弗兰克在内,都向扎克表达了质疑——有最后那一出用权力勾-引-勒森布拉内部指认妮娜的手段,为什么还让妮娜把要说的话都说完了?托瑞多的阴谋论,如果能把所有细节圆上,还是非常让人信服的~并是越想越让人恐惧的那种~

  扎克统一回答了,“我以为妮娜是鲁特,曾经硬生生的在停战、建国联邦的大时代中依然组建出了魔宴的鲁特·勒森布拉,逼的我只能弄出隐秘联盟来针对。”感受一下扎克的回答,“我高看她了,我以为我要像四个世纪前一样,要充分了解鲁特构建魔宴的细节,才能找出一一针对他的方法弄出隐秘联盟进行压制。不知道她在布什么局之前,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只能把该准备的都准备了。没想到,她……好吧,她尽力了~如果不是她最后太激动的暴露了她一个人,我也没有这最后一手。至于这个阴谋论,挺好的,魔宴发展至今,靠的也不是安逸。大家有点儿危机感,挺好的~”

  这段话就一个意思——扎克无敌了。

看过《巴顿奇幻事件录》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