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一一零一章 做不成朋友了 3/3

剑动九天 第一一零一章 做不成朋友了 3/3

  住手?

  为什么要住手?你丫的哪根葱啊!

  那领头的家伙上身衣服敞开,露出了长满黑毛的胸膛,身体很壮,他扫了周恒一眼,皮笑肉不笑地道:“这位客人,你还是安份地吃你的饭,不要惹事!”

  周恒微笑不变,道:“我这个人就是喜欢惹事!”

  “哥!哥!”吃白食的前少东凌飞趁机爬了起来,扑到了周恒的脚下,伸手就要去抱周恒的大腿,只是被周恒脚一抬扑了个空,却是抱住了桌脚。

  他也不在意,道:“哥,你要为我做主啊,他们伙同外人抢了我家的店,气死了我爹!哥你要是能够把酒楼抢回来,我分你三成!”

  还真是慷他人之慨!

  周恒摇了摇头,那什么白少强夺他人的财产不是好货,可这家伙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若非不好意思吃霸王餐,真不想管这样的闲事啊!

  “客人,这静轩楼可是白少的产业!白少,你听清楚了?”黑毛男人满脸傲气地说道,显然这个后台应该足够硬实。

  可周恒哪知道白少是谁?

  他微微一笑,道:“我第一次来这里,还不知道白少是谁,你给我介绍一下?”

  介绍?你他妈的当我是什么?

  黑毛男人怒了,以为周恒是在调侃自己,因为这城里谁不知道白少是谁!

  城主白军,只有一个儿子,那就是白峰白少!

  第一次来,鬼才相信!

  “小子。你非要强出头吗?”黑毛男人目露凶光。

  “找打啊!”黑驴扫完最后一盘餐,顿时跳了起来。不用和周恒争了,驴大爷要松松筋骨。

  “哼。真是好胆,竟然敢跑来静轩楼闹事!”黑毛男人冷笑,指了指凌飞,道,“你们是一伙的吧?嘿嘿嘿,我不知道那白痴许给了你们什么好处,可他身无分文,许下再多的好处都是空!”

  “而且,敢和白少做对。你们真是在找死了!”

  “给我一起打!”

  顿时,四名强壮的店伙纷纷向着周恒逼去。

  面对四个星辰境,周恒连出手的兴趣也提不起来,而这种狗屁帐他也不想管,那就先把人打了,再拍拍屁股走人!他目光一眯,轰,一道力量波动荡开,嘭嘭嘭。四名伙计顿时被他震飞出去。

  他微微一笑,道:“看来,我还是有点实力,就这几个家伙不够看啊!”

  “确实有点实力。不过想在静轩楼闹事,还是差了点!”黑毛男人一边冷笑一边招呼更多的店伙上来,更是派人去通知白峰。

  黑驴看着如同潮水般涌上来的人。不由地惊讶,道:“你们到底是酒楼还是武馆啊。怎么那么多人,不怕付不起工钱?”

  “给我揍!”黑毛男人一挥手。十几个伙计顿时一拥而上。

  “哥,你要挺住啊!”凌飞抱着桌脚说道,脸都吓白了。

  会不会说话啊!

  周恒摇了摇头,随意摆动手指,空间划割之中,所有人都是东跌西倒。这些都是小角色,况且也没有发现有什么大恶,他自然不会下杀手。

  “哥,你真是太厉害了!这样吧,你帮我把酒楼拿回来,以后你坐镇着,我分你……一半收益,你只管收钱就是了!”凌飞咬了咬牙,似乎做出了很大的牺牲。

  “驴子,这家伙和你比起来,哪个更无耻?”周恒对着黑驴笑道。

  “呸,别拉低本座的档次!”黑驴十分不屑。

  “你有什么档次!”周恒也十分不屑,但说话之间,十几个店伙已是头昏脑涨地摔倒在了地上,哪还有站起来的力气。

  黑毛男人终是脸色大变,意识到周恒绝不好惹,是个绝对的硬点子!

  凌飞则是又惊又喜,他只是情急乱叫,没想到竟真得被他抱到了一条大腿!他也不装死了,一轱辘爬了起来,站在了周恒身后,一副狗腿子的模样。

  “这位朋友,敢问如何称呼?”就在这时,一名青年走了上来,身后跟着四个面目阴沉的老者。

  周恒扫了一眼,这青年只是星辰境而已,那四个老者却达到了天河境巅峰,主弱仆强,说明这青年另有后台,这才能够让四个巅峰天河帝尾随于后。

  大概就是什么白少吧!

  “我姓周,单名一个恒字!”周恒说道。

  “原来是周兄,小弟姓白,也是单名,白峰,大部份人都叫我白少!”白峰露出一抹自信的笑容,他父亲便是这个城的城主,唯一的彗星境高手!

  而且,白家可不止这么简单,这是一个庞大的家族,还和太虚宗有着很深的关系!

  ——白家老祖就是太虚宗的一位重量级人物,黑洞级的强者!

  所以,白峰有足够自信的底气!

  他看着周恒,似乎很期待周恒也叫他一声“白少”,可惜的是,周恒似乎没有一丁点这样的意思。他微显失望,但刚上来的时候身后四个老者就告诉他,周恒不简单!

  能够得四位巅峰天河帝同时说一句话不简单,白峰当然不敢大意了,总不能出了点事就把自己的老子请出来吧?

  所以,他决定尽可能走和解的路线。

  “你什么东西,也想让我哥叫你白少?”凌飞使劲拆台,不拆不行啊,周恒如果撒手的话,那他怎么办?他现在已经顾不得将白峰得罪到什么地步,就是要将这水给搅浑了!

  真是个人才啊,太贱了!

  周恒在心中说道,却并没有撇清关系,对他来说,事情闹大了也没关系,刚好不用打听问讯了,直接便能见到惑天。

  但凌飞煽风点火还要坐收渔翁之利,这就休想了,他会在事情了结之后一脚把这个家伙踹飞。

  白峰的脸色一变,右手不由地握成了拳头,有一种杀人的冲动。他强行克制,道:“周兄,不要受了别人的蛊惑,这家酒楼是我从他父亲手里盘过来的!”

  “放屁,要不是你强行逼迫,我父亲会把生意那么好的酒楼贱价卖给你?”凌飞激动地跳了起来,指着白峰的鼻子,“现在我爹已经死了,死无对证,你当然可以红口白牙,乱说一通!”

  白峰何曾被人指着鼻子骂过,更何况这还是一个小人物!

  他向边上一位老者使了个眼色,那老者会意,眼神中杀气一闪,一掌已是隔空劈出!

  那可是巅峰天河帝,而凌飞不过星辰王,这差距已经大到随意秒杀的程度。

  凌飞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那道催命的掌风已是袭到!

  嘭!

  就在这时,他的身体却是横飞了出去,险而又险地避过了这一击,但他却是重重地撞到了墙壁上,整个人都陷进了墙壁之中。

  他挣扎着倒退出来,看了眼一掌劈在地上形成的窟窿,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连忙奔到周恒脚边扑了下去:“哥,你果然是我亲哥,又救了我一次!”

  刚才若非周恒踹了他一脚,他绝对死透了!

  白峰的脸色则是越来越冷,道:“周兄,你是一定要跟我做对吗?”

  周恒耸了耸肩,道:“谈不上做对,但在我没有离开之前,你不能动他!”原本若非他的插手,凌飞最多吃点皮肉之苦,不会送命!

  所以,他只要还坐在这里,凌飞便不能死!

  白峰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转头去看那四个老者,道:“四位老先生,你们怎么看?”

  “看不透!”

  “实力很强!”

  “便是我等四人都没有胜算!”

  “怕是要请大人出面!”

  四名老者都是低声说道。

  白峰动容,竟然要请出父亲才能镇压周恒,这青年人真有那么厉害?他不由地衡量起得失了,双方其实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主要就是因为凌飞和一座酒楼。

  对他来说,酒楼虽然赚钱却也不是非要不可,最最紧要的是,这代表的是面子!

  在封远城他就是王,没有他办不到的事情,要是退了这一步,他不是很没面子?以后传了出去,让其他城的“衙内”知道了,他还能在这个圈子里混下去吗?

  “周兄,我给你个面子,这样吧,我送你十株灵草,你转身走人,如何?”

  十株灵草!

  十株灵草差不多都能将这座酒楼买下来了!

  凌飞顿时色变,在他想来周恒肯定会在这笔巨资面前妥协!而他让白峰如此大出血,对方又会饶过他吗?

  周恒想了想,道:“你把十株灵草给他,让他离开此城,我便离开这里!”

  也许之前白峰确实利用手中的权力强买了这间酒楼,而且只是用了极低的价格,但十株灵草已经可以补足了,凌飞要是再不满足,他就先一脚把这家伙踹飞!

  凌飞顿时大喜,只觉这真是亲哥啊,对自己太好了!

  白峰却是脸上浮起了黑气,这场争执的重点已经不是这座酒楼,而是挑事的凌飞!

  这代表着白少爷的脸面!

  所以,白峰一定要严惩凌飞,否则他被一个低贱的酒楼老板儿子打脸,传出去之后让他还怎么混?

  “周兄,你这要求太过了!”白峰指着凌飞,“这人,今天必须死!”

  “那恐怕我们做不成朋友了,至少今天,我要保他不死!”周恒指着凌飞道。(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