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一一一零章 犯贱挨抽 3/3

剑动九天 第一一一零章 犯贱挨抽 3/3

  什、什么情况!

  天印长老更加傻眼了,要说周恒得罪了惑天的话,他是怎么活着从里面走出来的?堂堂天下第一强者难道还留不下一个黑洞皇?

  可为什么要连红月一并开革呢?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故事呢?

  天印长老不敢想,有些事情是沾都不能沾的!

  惑天的声音震荡在整个太虚星域,火心长老先是一怔,然后大喜,猛地就从地上跳了起来。

  那个该死的小辈,居然敢让他当众跪下,而且还罚跪了那么久!

  现在好了,被宗主大人开革出了宗门!

  哼,此仇岂能不报!

  他放开神识,九洞强者、尤其是他快要晋入混沌境了,这神识是何等强大,立刻便将星空中的周恒给捕捉到!

  “想跑?”他冷哼一声,同样展开空间瞬移,跨步疾追。

  太虚宗就是走得空间之道,虽然火心长老在九洞之后钻研得反倒是火焰之道,可他还是在空间大道上走出了十五步,空间瞬移自然是小意思。

  咻咻咻,他狂追,绝不能让周恒给跑了!

  他虽然在空间法则上的掌握不及周恒,可胜在灵力强大得太多,十几次瞬移之后,他已是追上了周恒。

  这也是因为周恒现在有些精神不振,否则以他二十步的空间法则,至少在灵力耗尽之前绝不应该被火心长老追上。

  “小子,还想往哪里跑?”火心长老大喝道。

  他知道周恒擅长空间法则,甚至还要比他更胜一筹。因此一上来他就以火焰法则将四周围的空间封印,让这里变成火焰的天下。

  周恒不禁一笑。道:“怎么,这么快就翻脸不认人。连祖师爷都不叫了?”

  见周恒还敢调侃自己,火心长老更加暴怒,这小子已经被宗主大人开革出了太虚宗,还敢在口头上占自己的便宜,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的!

  “小子,难道你没有听到,宗主大人已经将你开革出宗了?”他决定要让周恒绝望。

  “听到了!”周恒点头,他还没有离开太虚星域,又怎么听不到惑天的声音。正是这让他情绪低落。可面对火心长老的时候,他是万万不可能将这种情绪表露出来的,道:“那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女人心海底针?”

  “什么意思?”火心长老一怔。

  “我和师姐的事情,是我和惑天的事情,你还是别瞎参合,否则后果自负!”周恒警告道,他现在的心情也不好。

  火心长老心中一格愣,万一日后惑天后悔了呢?

  他不由地迟疑。可想到自己活了好几世的人了,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罚跪,这是何等的奇耻大辱?本来也没辙,谁让周恒辈份高呢?

  可现在周恒却被惑天打落了王座。这可是最好的报仇机会啊!

  就算日后惑天改变了主意,他也没有错啊,谁让是惑天先把周恒踢出门去的?他对付一个外人。宰了剁了阉了、切成十七八块又如何?

  想到这里,他杀念又生。恶狠狠地看着周恒,一只手已是抬了起来。高高举起头顶。

  他的动作很慢,就是要让周恒慢慢体会到死亡的逼近。

  “周小子,我们情况不妙啊!”黑驴凑过来对周恒小声说道。

  “只有拼了啊!”周恒说道,有些心痛地看着手中的“花”瓶,里面装着惑天的一滴鲜血,这是圣人之血,一旦打开,威能将惊天动地!

  可用了就没了,他又没有可能老着脸皮再向惑天讨要一次,所以不到万不得已可他可不想走这一步啊!

  “哈哈哈哈!”看着周恒无奈的模样,火心长老只觉浑身舒服,心情愉悦得无以复加!

  周恒紧紧握着花瓶,他随时可以捏破外面的花瓣,将圣人之血泼出去。

  “死!”火心长老眼神中凶光一闪,那只高举的手便要拍落下来。

  嗡!

  就在这时,一道恐怖到无以复加的意志突然降临,哪怕火心长老是准混沌境又如何,顿时在这股意志面前瑟瑟发颤,犹如兔子面对雄狮一般。

  惑天曼妙的身影出现,她扫了眼火心长老,道:“滚!”

  “是!是!是!”火心长老连忙点头不已,宗主大人都亲临了,这代表着什么?周恒和惑天之间……可能不止是师姐弟那么简单啊,刚刚把周恒开革出宗,转过头来又亲自施救,这完全是情人之间在闹别扭嘛!

  火心长老欲哭无泪,他怎么就这么倒霉呢?他高高举起的右手又只好尴尬地放下来抓抓头。

  “慢!”周恒突然说道。

  火心长老连忙脚下一顿,周恒现在被开革了出宗,可论地位却是比以前还要高出了一截,他不敢不听!

  啪!

  周恒手起掌落,就是一记耳光抽在了火心长老脸上,然后展颜一笑,道:“现在你可以走了!”

  他不是没有脾气的人,之前火心长老虽然咄咄相逼,但还能说是维护太虚宗的尊严,可刚才又对他展开追杀,那只能说明这老家伙心性狭窄,睚眦必报了!

  你想杀我,我只抽你一个耳光,这已经是仁慈了!

  火心长老连屁都不敢放一下,甚至连怨怼之心也不敢生起,这极有可能是宗主大人未来的夫婿,他有几个胆子敢怀恨在心?

  待火心长老瞬移离开之后,周恒展颜一笑,道:“我就知道你不会坐视!”

  黑驴在一边翻着白眼,这小子还真是会胡说八道,刚才都已经要拼个鱼死网破了!

  “哼,我只是不想让我的圣血白白浪费!”惑天冷冷说道,负手而立,长裙飘飘,赤足如美玉,反射着迷人的肉光。

  周恒知道她是嘴硬心软,能够出现帮他解决危机,说明惑天的神意一直在留意着他。只是红月怀孕一事的刺激实在太大,让她一时半会之间是绝不可能原谅周恒的。

  “滚吧!”惑天一挥水袖,身形一闪,已是不见了踪影。

  周恒看着远处的太虚星,有一种立刻跑回去再见一见惑天的冲动,述说着他其实有多么得想念。可他强行忍耐了下来,现在过去只会吃上一个闭门羹!

  先去四大神兽的星域转上一圈,把安胎药的主药配齐,然后全心修炼,尽快达到九洞,想办法形成第十个黑洞,冲上混沌境!

  天命真君的复生让他生起了强烈的危机感,正常人被圣人杀死之后还能复活吗?

  “驴子,你说你对李子清有一种讨厌感和畏惧感?”周恒突然想起黑驴之前对李子清的评价。

  “嗯!”黑驴点头,但立刻又摇头,呸呸呸地道,“本座才不怕那个家伙,只是讨厌!厌恶!”

  为什么呢?

  在此之前黑驴明明没有见过李子清,而要说黑驴的感知能力比周恒还强,这点周恒绝不相信!

  不对!

  周恒突然灵光一闪,虽然黑驴与李子清是初见,可别忘了黑驴可是吃了一枚天地果!

  天地果,是强者死后所化,蕴藏着那位强者一生的领悟,这其中……可能还有一丝残存的意志,对于生前故友的挚爱,对于仇敌的愤恨,以及对于更强者的……畏惧!

  可红月说过,黑驴吃的天地果乃是混沌境级别,要让一位混沌境强者生起畏惧之心,那至少也得是一位强大的混沌境,甚至得是圣人!

  天命真君因为根基不稳,永远只能停留在八洞——他虽然想出了吞噬的秘法,可至少在惑天干掉他的时候还是八洞,这点不可能瞒得过惑天!

  仅仅只是八洞的话,怎么让一位混沌境强者畏惧呢?

  这完全得不合道理!

  周恒越想越是头痛,根本拿不出一个完全解释得通的结论来。

  “不管了!”最后,他强行让自己不去想这些问题,“我只要将自己的实力提升,达到无人能敌的地步,那么管他来的是什么,我自一剑劈开、一拳轰散!”

  “先去永恒龙星,至少和老青龙还有点熟!”周恒张开彗星之门,全力赶路。

  整整七个月后,他来到了龙域。

  看着眼前这片熟悉的星域,周恒微微一顿,主动将力量溢转,示意自己的到来。

  咻,一艘星船立刻便飞了过来,甲板上有两个执矛的龙族兵士,他们盯着周恒,如临大敌。这是自然,他们可以感应到周恒的气息强横得可怕,远在他们之上。

  “在下周恒,有要事求见祖龙大人!”周恒抱拳说道,对于老青龙他抱着七分尊敬,因为龙族世代镇守魔海,同时也有三分好笑,因为这头老青龙这么大的年纪又搞出了一条人命,真是人老心不老。

  那两个龙族士兵刚想说话,一股强大的意志却是突然降临,老青龙的声音响了起来,道:“带这位小友来永恒龙星!”

  老祖宗都降临了!

  两名士兵又惊又喜,他们居然可以看到龙祖降临,对于每名龙族来说都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只是面前这个年轻人究竟是什么身份,居然能够第一时间引得老祖宗降临,并称一声小友!

  周恒,有点耳熟啊!

  “贵客,请上船!”两名龙族士兵恭敬说道。(未完待续。。)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