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一一三零章 第三个徒弟

剑动九天 第一一三零章 第三个徒弟

  第二天早上,当吴秀媚再来到山脚下的时候,却发现茅屋中已经空无一人,只有四周围的鲜花不分季节地齐齐绽放。

  走了?

  第三天、第四天……一个月……半年……两年……周恒再也没有出现过。

  吴秀媚惆怅然若失,可让怒江宗上下振奋不已的是,这位宗主爱女好像突然开了窍,在武道上精进迅猛的吓人,不但抢先路瞳一步跨进了星辰境,而且一发而不可收拾,根本没有停滞下来的势头!

  要知道,星辰境每形成一个新的星辰都不容易啊,不但需要灵力积累,更要领悟,领悟不到,空有一身灵力也不可能形新的星辰!

  她和路瞳在修炼的待遇上一样,吃相同的增加灵力积累的丹药,数量也一模一样,可她形成一颗星辰只需要四个月,而路瞳却是七个月!

  对比之下,谁更天才一眼即明!

  因此,她的重要性也一下子超过了路瞳,当然怒江宗也不可能放弃路瞳,这两人若是都能够成长到天河境的话,那怒江宗就真得要飞黄腾达了。

  所有人都把吴秀媚的“开窍”归为厚积薄发,但只有吴秀媚自己知道,那是因为周恒!

  可这位大爷究竟跑去哪里了?

  又是一年之后,一直低调行事的天蓝宗突然强势复出,扬言要将怒江宗灭门!

  消息传出,顿时惊动了周围区域所有的势力。

  天蓝宗忍了三年,怎么突然雄起了?

  答案很快揭晓,原来天蓝宗有位上上代的宗主一直在闭关苦修,终是在数天前突破到了彗星境!做为立威,天蓝宗自然就选择了怒江宗为对象,一是报了三年前的屈辱之仇,二来也是展示一下彗星境的力量!

  这次,天蓝宗不会给怒江宗任何机会。被人取笑了三年,天蓝宗必须将怒江宗连根拔起,这样才能让天蓝宗重新直起腰杆子来。

  大军很快就兵临城下!

  天蓝宗出动了所有的强者,除了一名彗星境的“超级强者”外。还有天河境四名、星辰境三十六名,这样的阵容确实足以把怒江宗碾死几十上百次!

  “怒江宗的杂碎们,都给我滚出来受死!”一名天河境强者大声喝道,声音轰轰然传遍了整个山头。他顿了一下,又道:“老祖开恩,哪个从山上一路跪爬下来,可以只废修为,免受一死!”

  对于武者来说,废除修为其实和死掉没有太多的差别,可总是有的。至少还能留下一条性命。不多时,便见一批人从山上爬了下来。

  因为是爬,所以这速度并不快。

  “哈哈哈哈!”不止是天蓝宗,许多跑过来看热闹的人也纷纷大笑。

  这次是天蓝宗摆明了要立威,那这个面子是肯定要卖的。不然这威可能就要立到自己宗门的头上!所以,附近每个宗门都会派出重量级的门人过来观战,打完之后,自然还得向天蓝宗表表忠心之类的!

  ——以前这个区域内最强者也只是天河帝,现在天蓝宗突然冒出了一个彗星王,整个平衡便被打破了,变成了天蓝宗称王、其他势力只能附庸的新局面。

  这些跪爬的人简直丢光了怒江宗的脸!

  当这些人爬到山下的时候。立刻便被打爆了丹田,无数年的辛苦修炼尽数化为泡影,然后如同死狗一般地丢了出去。

  “怒江宗剩下的人听着,你们还有最后一个小时,再不跪爬出来……杀无赦!”

  但这一次,怒江宗内再没有人爬出来。

  时间一点点过去。很快一个小时的最后期限到了。

  “杀!”

  天蓝宗发动了总攻,明仙以上的强者都是飞腾而起,而其他人顺着山道杀了上去。

  短兵相接,大战立刻爆发!

  血流成河!

  这几年怒江宗虽然多了两个星辰境高手,可是与天蓝宗一比。光是在星辰境高手的数量上就相差甚远,更何况天蓝宗还有四名天河境强者?

  彗星境高手当然是不可能动的,他要镇压怒江宗那位神秘强者。

  “怎么那位前辈还不出手?”

  “我们都要死了啊!”

  “我投降!”

  “不要杀我!”

  许多人不降,是因为他们都相信那位神秘强者会再一次将他们拯救于水火危难之中,可当死亡的压力已经近在眼前的时候,他们便无法再坚持了。

  这不是真正的勇气,只是抱着侥幸而已。

  “杀!一个不留!”天蓝宗的高手说道,现在投降?晚了!

  你想投降就投降,把天蓝宗的话当什么了?

  噗!噗!噗!

  鲜血四溅,断肢乱飞。

  怒江宗的幸存者已经不足十人,除了四个星辰境外,剩下的也都是高阶明仙。

  “老祖,那个神秘人果然是畏惧了您老人家的威势,根本不敢出手!”山下,一名年轻人向着天蓝宗新晋彗星境强者拍马屁道。

  那彗星境强者叫诸立,他抚须微笑,显得很矜持,可脸上欢愉的表情显示出他其实很享受这样的奉承。

  “那恶徒杀了我宗十一人,罪大恶极,若是敢露头的话,老夫定斩他于剑下!”诸立说道。

  “老祖威武,那胆小鬼绝对不是老祖的一合之敌!”年轻人连忙继续拍马屁。

  “哈哈哈,除了那女的,全部杀掉!”一名天河王说道,“我天蓝宗既然说要纳这女人为侍妾,就一定说话算话!”

  吴秀媚满脸绝望,她宁愿死也不会嫁给一个讨厌的人!而她更有深深的自责,若非她将周恒“逼走”,宗内这些人也不会死!

  噗!噗!

  又有两个明仙战死,形势已是危在旦夕。

  “看到没有,这就是违抗本宗的下场!”山脚下,一名青年扬声说道,目光扫了一圈四周围的人,脸上有无比的骄傲和嚣张。

  这种感觉太好了,高高在上。每个人看向自己的目光都充满了敬畏,哪怕是实力比自己强的人都是如此!

  所有人都是默然,看别人立威,哪怕自己不是被宰的那只鸡。可作为猴儿又怎么可能心里好受?

  但形势比人强,这时候站出来反对不但会丢了自己的性命,还要连累身后的宗门!

  除了默默忍受,还能有什么办法?

  “唉!”一声轻轻叹息响起,在山间飘荡着。

  “周大爷!”吴秀媚立刻叫道,惊喜无比。

  周大爷?

  路瞳莫名奇妙,周大爷三年前就不知所踪,他还以为周恒回了老家。可吴秀媚为什么那么惊喜,为什么只听了一声叹息就认为是周恒呢?

  就算是周恒又如何,过来不是送死吗?

  “都给我滚!”周恒恢复了年轻的声音。

  “哈哈哈哈。你终于出现了!”诸立身形一弹,已是飞腾于空,彗星境的气息毫不掩饰地尽情释放,让底下所有人都是呼吸困难。

  “不要装神弄鬼了,快点出来受死吧!”

  轰!

  一根巨柱般的手指从天而降。对着诸立点了过去。

  “大胆,你以为老夫是——”

  嘭!

  诸立出拳相迎,嘴里还想嚣张两句,可一指点下,他根本没有一丝抵抗之力便被摁了下去。手指上恐怖的力量流转,诸立的身体还没有被压到地上便见一篷血雨闪过,堂堂彗星王竟是直接被轰成了血雨!

  所有人都是失声失色!

  彗星王啊。可以纵横一方天地的强者!可只是一招之间便被轰杀,这暗中那人又有多强?

  天蓝宗还真是倒霉,刚刚诞生了一个彗星王,可转眼之间便被人轰杀,而且连面都没有见着!这足以让天蓝宗成为天下笑柄了!

  “滚!”周恒又喝一声,嘭嘭嘭嘭。冲上山的天蓝宗弟子无论修为高低,瞬间都被震成了血雨。

  山脚下的人大惊,不管是天蓝宗的余孽,还是其他跑来观战的人莫不掉头就跑。

  这里太危险了!

  “前……前辈!”怒江宗幸存下来的几人都是颤声叫道,他们知道那位神秘高人很强大。可强到这份上……那完全超出了他们的想像。

  “周大爷——”吴秀媚则是痴痴地叫。

  “周大爷,真得是你吗?”路瞳也对着天空叫道,他现在想起了一些不合情理的事情,比如,铁血寨被完全摧毁,可他父母的坟墓却是安然无恙!

  周恒身形一闪,从一个角落中慢慢走了出来,依然是花甲之态,满头花白的头发。

  “周大爷!”吴秀媚立刻扑过来。

  周恒右手一拂,小妮子顿时身形一歪,扑了个空。

  “拜见前辈!”所有人都是跪了下去,这可是一位能够秒杀彗星王的存在,实力……深不可测!至少以他们的格局已经无法揣摩了。

  周恒点点头,向路瞳招了招手,示意他过去。

  路瞳连忙走过来,吴秀媚则是将小嘴嘟得高高的,心中满是嗔恼——这个周大爷把她的胸都摸大了,居然吃干抹尽不认帐,好可恶啊!

  “从明天开始,我教你修炼!”周恒说道。

  路瞳大喜,周恒具体有多强他不知道,可一招就能轰杀彗星王,已经让他只能仰望。

  “拜见师父!”他连忙跪下磕头。

  周恒点头,道:“你是我第二个徒弟——”事实上,路瞳应该算是第三个,除了小吃货外,他还有一个便宜徒弟胡茵。

  “——第三个徒弟,至于我的事情,以后再慢慢告诉你!”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