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一章 黑色断剑
  原石镇,周家。

  烈日当头,一片广场上却是有几十个少年男女正在呼呼喝喝地练着功夫,一个个都是汗流狭背,苦不堪言。一名中年男子负着双手在人群中穿梭,时不时冷哼一声,喝斥着偷懒的少年。

  在广场边上的一块大石头上,盘膝坐着一名剑眉星目的少年,不过十七八岁的年纪,身材修长、十分俊美。

  时间已是九月中旬,正是秋老虎最毒的时候,阳光曝晒之下,这石头烫得可以将鸡蛋煮熟。可那俊美少年虽然眉头一直在抽搐着,却是始终没有站起来,汗水滚落,将他的鬓角都打湿了。

  他叫周恒,正在修炼周家秘传的功法烈阳诀。

  武者修炼,便是将吃进肚里的食物炼化,提取出其中可以吸收的能量,炼化为本身的真元力,储存在体内的细胞中。这烈阳诀便能借助阳光的力量,加速食物的吸收,提高转化的效率。

  阳光越是炽烈,这转化的效率也越是高,可又有几个人能够扛得住这烈日的曝晒,最多修炼个十几分钟、半个小时就要跑到荫头之下纳凉去了。

  可周恒从早上日出开始便开始了修炼,一直到现在已经有三个小时了!

  不是一天两天,而是好几年如一日!

  可惜的是,周恒的身体太废,如此苦修到现在还是停留在炼体一层初期,和没有修炼过的人几乎没有区别。

  武者按修为的高低分为十二步,称为炼体十二层,达到炼体十二层后便能冲击更高的层次,据说一旦成功便能一步登天!然而百多年来,周家可从来没有出现一个踏上登天之路的人。

  炼体十二层又可以细分为四个境界,前三层为炼皮境,四到六层为炼肉境,七到九层为炼骨境,十到十二层为炼血境。

  武者修炼而来的真元力是储存在体内细胞中的,这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先是皮肤,再是肌肉,然后是骨头,最后是血液。

  因此才有了四个境界的划分。

  每个境界之间的力量差距很大,一名炼肉境武者对上一名炼骨境的武者,那基本是被秒杀的份!而同境界之内,比如炼体四层和炼体六层同为炼肉境,那么打起来肯定是炼体六层更占优势,却不可能是碾压式的。

  武道之路艰难,越是往高处走,道路就越是坎坷,进入炼血境后,可能十几年都未必能够提升一个层次!

  不过炼皮境还是相当容易突破的,通常来说,只要有足够的食物供给、本身又勤修不辍的话,那么半年时间就能达到炼体一层的巅峰,完成整个炼皮境也仅仅需要三年的时间。

  周恒从八岁开始修炼烈阳诀,到现在已经将近十年,可修为依然停留在炼体一层初期,这简直就是一件咄咄怪事,家族请来无数医师诊测也没有丝毫结果,只能归结为一个原因,那就是周恒本身的资质太差,天生不适合修炼!

  顽石一般!

  而让人想不通的是,周恒的父亲周定海却是个天才,真正的天才,半年完成炼皮、又两年炼肉、再五年炼骨,现年不过四十一岁,却已经达到了炼体十层,炼血境!

  在此之前,周家最快进入炼血境的族人也要六十三岁,足见周定海的天份有多么可怕!

  这样一个天才,绝对拥有冲击登天路的资格!

  虎父犬子!

  这是周家对于周恒的评价,而这还是客气的,不少人都是背地里直呼他为废物,要不是周定海乃是家族六大长老之一,这辱骂就要当着面泼过去了。

  “那个废物还不肯放弃吗?”

  “哼,不放弃又能如何,多少医师都看过了,哪个都说他无病无疾,无法修炼乃是他本身的资质太差!”

  “幸好家族还有我们,否则妖兽来犯的话,大家都只有等死了!”

  “明明是个废物,可饭量比谁都大,真是个饭桶!”

  “我看他只是在装模作样,故意坐在那而已,根本没在修炼!”

  广场上的少男少女们停下来略做休息,几个人交头接耳地议论起来,声音还不低,让周恒可以听个清清楚楚。

  “闭嘴!”负责监督的中年男子立刻喝斥一声,他叫周远洋,论血缘关系勉强算得上周恒的堂叔,他板着脸道,“装模作样?你们哪个也去装模作样一下!谁能在那大石头上坐上一个小时,我便免了他今天余下的功课!”

  这话出口,那些少男少女顿时齐齐无语。

  开玩笑,那石头烫得能煮鸡蛋,谁能坐上一个小时?别说一个小时,就是十分钟也够呛!也就只有几个修炼烈阳诀的人才能将高温转化掉——可周家又不是人人都修炼烈阳诀的!

  周远洋走到周恒身边,心中微微叹息,这少年的努力他看在眼里,奈何老天无眼,居然让他天生无法修炼。

  “别放在心上!”他只能安慰周恒一句。

  “谢谢族叔!”周恒露出一抹真诚的笑容,如阳光般灿烂。

  “你也别太累了,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周远洋劝说道。

  坐在这大石头上修炼,便是他也无法坚持很长的时间,更何况是连炼体一层初期都没达到的周恒?

  “我明白!”周恒点点头,却是根本没有起身的意思。

  周远洋心中再叹,惋惜之意更盛,想道若是这少年能够有和他父亲一样的天赋,那么再加上如此的努力,恐怕前途将更加光明!

  他回过头来看向那些在树荫下休息的少男少女,顿时涌起了一股火气,喝道:“休息结束,继续操练!”

  “不是吧,我们才休息了不到五分钟!”

  “就是,这么短的时间连口气都没能喘过来!”

  “全怪那个废物,把我们都给连累了!”

  那些少男少女稀稀拉拉地回到操场上,莫不用充满敌意的目光盯着周恒,将一切都怪到了他的身上。

  周恒看到了这些目光,却丝毫没有放在心上,依然在运转着烈阳诀,借助阳光的力量不断炼化体内的食物,转化为本身的真元力。

  在他的体内,食物在阳光和功法的作用下不断炼化,形成无数道游离能量,又在烈阳诀的运转下化为一道道真元力,在他的体内流转着。

  一切到这里都还正常,可当真元力流转到腹下时,却是突然拐了个弯,一头扎进了丹田之中,再也不出来了!

  真元力只有存储到细胞中才能在需要的时候迸发出来,皮、肉、骨、血,布满了整个人体。可丹田算什么?虽然有传闻说丹田也非常重要,关系到虚无缥缈的登天路,可周恒现在连地基都还没打稳呢,哪能去想着登天路?

  只有周恒自己才知道他无法修炼的原因,就是出在这丹田上!

  具体点说,是丹田中的一把断剑!

  周恒有一个谁都不知道的秘密,那就是他在八岁开始修炼的时候,仿佛意识可以化形,能够在体内自由流转,看到他身体内每一个细节。

  就是在那时候,他看到了自己的丹田中浮沉着一把断剑。

  一尺多长,通体漆黑,连剑柄都是墨黑墨黑。虽然是断剑,却给人一种大气磅礴、席卷天下的威势,仿佛开天辟地时便已经存在,穿越万古千荒,亘久永存!

  换了另一个小孩,看到这一幕八成便要吓得哭了!

  可周恒从小就是一个极有主见的人,他愣是藏住了这个秘密。

  他不想成为人人眼中的怪物!

  被第一个医师诊测的时候,周恒还心中惴惴,可那个医师根本没有查觉到有断剑的存在。不止是这个医师,周定海请来的所有医师都没有发现黑色断剑的存在,好像那只存在于周恒的意想中!

  既然别人连黑色断剑的存在都不知道,又何谈取出?

  随着时间的过去,他没有变成怪物,却成了公认的废物。可谁也不知道,并不是他不能修武,而是辛辛苦苦修炼的真元力都被黑色断剑给“吃”了!

  这个强盗,躲在自己的身体里当老窝就算了,居然还将他的真元力吸了个干干净净!

  可明明知道这把黑剑是个土匪,周恒为什么还要不断地修炼呢?

  因为他还有一线希望,那就是总有将黑色断剑喂饱的时候!

  到时候,他修炼出来的真元力就能自己用了!

  他的资质并不差,这点可以从他的食量上反应出来,因为对于武者来说,食物就等于真元力。他每天吃的食物比任何一个同龄人都多,意味着他每天修炼出来的真元力也要远远超过其他人!

  因为这一线希望,他从容面对着一双双鄙夷的目光,一张张不屑的臭脸!他坚信,只要黑色断剑不再拖他的后腿,他一定可以出人投地!

  这一天已是越来越近了!

  他能够感觉到黑色断剑一直在发生着变化,只是这个过程太慢太慢了。但滴水尚能穿石,十年过去,也终于要到形成质变的时候了!

  就是这几天!

  这个希望支撑着他忍下了烈日的炎炎,那能够将屁股都烧起来的高温,枯燥无比的打坐,就是不断地修炼、修炼、修炼,供养着丹田那把黑色断剑的巨大胃口。

  除了吃饭之外,周恒就一直坐在石头上修炼,错非他修炼的乃是烈阳诀,可以将高温转化,早被烤成人干了!

  又是几个小时后,太阳落下,周恒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

  “想走?从我身下爬过去!”一名少年突然拦住了周恒的去路,双手抱胸,脸上带着高傲的笑容,边上则是四个看戏的少年。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