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九章 悟剑
  周恒不禁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他走到水塘边上,往下一看,却是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他不死心地伸出右手摸进水里,一股奇寒之意袭来,让他的血液都似要凝固一般。

  池水被他这么一触,立刻生起了道道涟漪,山壁上走动的影子也跟着摇曳起来。

  这足以证明确实是从水底泛照起来的影子。

  周恒连忙缩手,眉头皱得更紧了。

  这水居然如此之冷,他仅仅碰一下就差点将他给冻僵了,那要是全身都浸在其中的话,那不是瞬间要被冻死?古怪的是,这么冰冷的水居然没有结冰!

  可居然有人能够在水下如履平地,这是何等匪夷所思的事情?而且,就算不被冻死,这么长的时间过去,难道还没有闷死?

  他的体内充满了冒险精神,好奇心作祟之下,他真想一头跳进水池、游到底下去看个究竟。可理智告诉他,这纯粹就是自杀!

  周恒无惧危险,但绝没有活得不耐烦的意思。

  这人影一直在动,脚下飘逸,仿佛有着一种极为特殊的韵律,让周恒不由自主地将凝神细看,甚至在不断地揣磨着,待到他醒悟过来的时候,却是已经在跟着那人影而动。

  嘭!

  他脚下一绊,结结实实地摔了个跟斗。

  这步法在那人影使来如同神仙般飘逸,可周恒依样学葫芦却是不伦不类,仿佛醉汉一般,连路都不会走了,竟是把自己都给绊倒了。

  周恒鱼跃而起,看着那依然在山壁上晃动的身影,他不由地想道,若是自己打出凌天九式,能不能刺中这山壁上的人影?

  这步法,仿佛带着一股灵气,瞻之在前、忽焉在后,完全得无法捉摸!

  一定要学到手!

  周恒放下心中的疑惑,只是将目光专注在那道人影上,紧紧地盯着那人影脚下的步法,前后左右,腾转挪移,恰到好处、妙不可言!

  他不断地推衍着其中的变化,一点一滴地领悟其中的奥妙。

  每多看一眼,就会多一分感悟,周恒不由地欣喜若狂,脸上不断地露出傻笑,表情丰富之极。

  不知不觉间,清晨第一道阳光投射进了山谷,而山壁上的人影则是立刻消失。

  周恒不由地怅然若失,发像小孩子被抢走了一件心爱的玩具,充满了不舍。但下一个瞬间,他就感觉到全身腰酸腿疼,不由自主地一屁股坐在地上,浑身骨头都仿佛散了架一般。

  练了一晚上的神秘步法,竟是让他累到了这程度?

  周恒看着碧蓝色的天空,一股强烈的睡意袭来,他很快就合上了双眼陷入了沉睡之中。

  一觉醒来,他只觉肚中奇饿,连忙爬了起来,出谷去找东西吃。

  这山洞实在太长了,差不多两个小时之后他才走了出去,饿得两眼直冒金星,似乎给他一头牛都能连头带尾吞个干净!

  猎捕到一只野兔,周恒连忙寻了条河流将之洗刷干净,生火烤了起来,一番狼吞虎咽之后,他才拍了拍肚皮,露出一丝心满意足的表情。

  继续狩猎,周恒打到了七只野兔外加一头山羊,然后又砍了一大堆的木柴,分批带回了绝谷中——他打算在谷中住上一段时间。

  忙活了一整天之后,周恒才有空停下来休息片刻,然后又开始琢磨起凌云九剑和昨天晚上看到的那神妙步法。

  剑法和步法虽然完全搭不着边,可周恒却是觉得其中有着一丝共通之意,相互对比、相互印证,不断给他恍然大悟的感觉。

  “这步法灵妙无比,如果我能踏着这样的步法施展凌云九剑,天底下还有谁能够躲闪得掉?”

  周恒心中充满着期待。

  月色降临,他心中七上八下,若是山壁上的人影不再出现的话,那他的期盼就要全部落空了。

  午夜时分,黑色断剑准时释放出充沛的能量,周恒连忙盘膝坐下,先要消化了这个好处。近二十分钟后,他停了下来,睁开双眼的一瞬,便见山壁上又出现了不断走动的人影。

  来了!

  他欣喜若狂,却是强行压了下去,集中精神去记忆那奇妙的步法。

  复杂、玄妙,变化无穷!

  周恒不由地暗暗庆幸,若非他这一个多月来一直在苦修凌天九式,恐怕还真不可能记住这玄妙的步法,因为那人影又不是在主动传授他,速度奇快,一个眨眼就会错过某个关键的变化。

  在周恒完全没有查觉之中,东方再次出现了鱼白,很快阳光洒落,那人影立刻消失不见。

  累!奇累!

  周恒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只觉眼皮沉重如山,立刻倒头大睡。

  一觉醒过来已是到了下午,他匆匆吃了点东西,再次将时间花在了凌天九式和步法的揣摩上,不断地增加着感悟,总有收获的惊喜。

  到了午夜时分,当周恒炼化完黑剑赋予的好处后,果不其然地看到了山壁上的人影。

  他的生活再次变得单调起来,早上睡觉,下午傍晚研习剑法和步法,深夜则修炼一会,然后观摩神秘人影的神秘步法,只有食物吃光的时候才会出谷一趟。

  幸好,他现在修炼功法的时间少,对于食物的消耗也大大降低,否则他一天就能吃掉十几天的东西!

  虽然他修炼的时间不多,可架不住黑色断剑每次给予他的好处庞大得惊人,修为依然每天都在大增,十几天后,他便达到了炼体四层巅峰。

  仅仅只是两个多小时,周恒就完成了小境界的突破,踏进了炼体五层!

  对于自己现在近乎妖孽的提升速度,他已经有些麻木了,仅仅只是一喜之后便将精力投到了剑法和步法的钻研上,近似痴迷入了魔。

  又是二十天之后,他再次突破,达到了炼体六层,赶上、甚至超过了周家大部份的年轻一代。而更让他惊喜的是,黑色断剑一直在暗暗改造着他的身体,虽然十分细微,可两个月的时间下来,他还是可以感觉得到。

  他的思维变得更加敏捷,他的视力变得更加锐利,他的记忆变得更加优秀!

  嗖、嗖、嗖!

  山谷之中,周恒身形飘逸,脚下踩着用言语无法形容的步法,如同融入了这整片天地,明明他就在那,却总给人一种视而不见的错觉。

  “一个多月下来,我终于掌握了整套步法的运转!”

  “不过,任何身法都需要配合相应的真元力运转路线才能将威力完全发挥出来,这我便无能为力了!可纵使如此,这套步法也依然玄妙无比,大大增加了我的自保能力!”

  “虽然是偷学到的,但还是起个名字,便叫做……飞云步!”

  现在再施展飞云步,周恒已经不会像一开始那样,停下来就腰酸背疼,仿佛每根骨头都要散架似的。

  就跟凌天九式一样,一开始他仿佛在和这个天地作对,因此每一步跨出都是极其费力,可现在却是融入了天地自然,那自然是随心所欲,再无半点羁绊。

  “飞云步我已经完全掌握到了形,其中的神韵却只有得到了对应的法诀才能领悟,这我也没有办法!”

  “已经没有再留在这里的意义,时间也进入了十二月,离年底不过二十二天,也差不多该回去了!”

  “今天天色已晚,那就在这里再待一晚,明天一早就离开!”

  周恒打定主意,吃过晚饭之后,他没有再研习飞云步,而是改为修习凌天九式——这一个多月的时间,他将大部份时间都花在了飞云步上。

  长剑舞动,挥洒出道道银色的匹练,如飞龙在天,极尽玄奥。

  可周恒却始终不满意,到现在为止,他对于凌天第一式的掌握依然停留在形的程度,始终无法把握到其中的神韵。

  这让他很受挫折。

  不同于飞云步的偷师,凌云九式乃是被黑剑正儿八经地传授的,虽然没有传统意义上的法诀,却是直接融入了他的血脉身体中,其实应该更容易掌握才是。

  他有这么笨吗?

  周恒横剑而立,仔细思量,只觉总是少了一个契机,让他始终只能徘徊在外围,无法真正领悟到凌天九式的奥妙。

  他闭上双眼静静思考,这临门一脚似乎就在眼前,却是苦于不知道该怎么踢出去。

  他仿佛石像一般,一动不动。

  许久之后,一点奇寒从脸上传来,周恒猛地睁开眼睛,只见天空中竟是下起了皑皑白雪,每一片都足有鹅毛般大小,整个夜空都变得瑰丽无比。

  已经是寒冬腊月了!

  雪很大,很快谷中就变得一片银白,周恒并没有动,大雪飘飞之下,他也变成了一个雪人,与整个天地融为了一体。

  银妆素裹一片白!

  周恒看着这单纯的白色,思绪好像飞到了无限的星空中,俯看着这个世界,想像着那辽阔的场面,心中突然升起了无限豪情,浑身血液激流。

  嗡!

  丹田中的黑色断剑如有感应,轻轻地颤动起来。

  这就是他所盼望的契机!

  周恒哈哈大笑,身形忽动,一剑起!

  神奇的一幕出现,所有飘落的雪花竟是突然间定住,仿佛有一只无形大手在操控一切!

  凌天第一式!

  长剑划出,如宇宙初生,充满了无可名状的玄妙,又仿佛大道禅唱,万物应和!

  这一剑,终于有了灵气!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