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十四章 六足巨头兽
  这是周恒遇到的第一个在凌天第一式之下可以不死的存在,没想到却不是人类,而是妖兽!

  炼骨巅峰的妖兽果然强大!不过,更关键的还是他太弱了,能够汇聚的天地之力少得可怜,无法发挥出凌天九式真正的威力来。

  如果他现在是炼骨境的话,这一剑定能将六足巨头兽的颈部直接刺穿!

  周恒脚下一滑,飞云步展开,将妖兽愤怒的还击轻松让过。

  他在一边自怨自哀,林馥香却是震惊得将小嘴都给张大了。

  十天下来,她虽然对周恒没有太多的了解,可也知道这小子其实只有炼体六层的修为。

  可谁见过有这么猛的炼体六层?

  “昂——”六足巨头兽不断发出低吼,铜铃般的双眼中散发着嗜血的气息,疼痛让它疯狂,流血让它愤怒,它一定要生吞了这个该死的人类!

  周恒脚下轻点,飞云步展开,他再次与整个天地融为一体,每一步跨出,仿佛大地在主动反弹,仿佛空气在背后推动,让他的速度暴涨,在六足巨头兽的攻击下游走自如。

  不过没有了剑,他也无法再做攻击,一时之间双方陷入了谁也奈何不了谁的僵局。

  “臭小子,接剑!”林馥香终于反应过来,右手一扬,一道寒光便向着周恒飞射而去。

  周恒探手一接,手中已是多了把长剑,锋刃如一汪秋水,寒光照人。他执剑在手,顿时信心大涨,一剑扬起,仿佛带动起了整个天地!

  刷,他一剑挥出!

  六足巨头兽的双眼中闪过一道恐惧之色,它吃过这一剑的苦头。

  明明看到一剑刺来,却愣是生不起一丝一毫的躲闪之念,仿佛就应该这一剑刺中,否则就是与天地为敌!但一股强烈的求生之念涌过,六足巨头兽蓦然发出一声暴吼,在间不如发之际将头颈偏过几寸。

  噗!

  一道鲜血溅起,这一剑刺进了妖兽的妖兽的颈部,剑锋入体,仿佛扎进了豆腐中一样,剑尖直接从另一头探了出来!

  可惜的是,这一剑偏过了几分,没能直接刺穿妖兽的咽喉!

  六足巨头兽咆哮一声,不顾一切地挥爪向周恒拍去。

  周恒有了前车之鉴,当即用力一抽,长剑从妖兽的身上撤出,带出了一飙鲜血。他心中不由地暗赞这把剑果然不是凡品,否则绝不可能刺穿六足巨头兽的头颈!

  不过,这妖兽更不愧是炼骨境的存在,吃了第一剑的亏,在第二剑上居然有了一定的反抗能力!

  飞云步展开,周恒不断地游走,躲闪着六足巨头兽疯狂的反击。

  第一剑并没有对妖兽造成太大的伤害,而且长剑还留在了妖兽的脖子上,一定程度上阻止了血液的流失。但第二剑却是不同,直接将六足巨头兽的脖子都刺了个对穿,鲜血狂喷,血液的流失速度非常快。

  虽然六足巨头兽体型庞大,可也经不过这样的疯狂大飙血。

  “昂!”这妖兽并不傻,久攻之下连周恒的衣角都没有碰到,果断放弃了缠斗,而是转向林馥香发起了攻击。

  林馥香顿时花容失色,她虽然同样是炼骨境的存在,可哪能够和同境界的妖兽角力!而且她可不会飞云步,武器又借了出去,让她拿什么阻挡?

  她脚下发力,向左侧方斜掠而去。

  咻,只见一团黑影笼罩在她的头顶,林馥香抬起头来,只见六足巨头兽已是跃到了她的头顶,喷洒而出的鲜血犹如下起了细雨一般。

  论速度,她又怎么比得过妖兽!

  看着那妖兽狰狞的巨头越来越近,林馥香不由地发出一声娇呼,双掌提起,不顾一切地轰了出去。

  她会死!

  虽然还没有发生,但周恒却能从六足巨头兽扑击出的姿势、力量得出最后的结果,就像他可以轻易看破林馥香的剑法一样,一切尽能推衍!

  想到林馥香一口一个前辈撒娇的模样,想到她知道真相后恼羞成怒的娇嗔,想到她烤只野雉都能成焦炭的笨手笨脚,周恒心中涌起一股强烈的悸动。

  她不值得死在这里!

  周恒怒吼一声,踩着飞云步疾追,就在这一瞬间,他突然多了一分明悟,仿佛整个天地奥妙在他的面前完全展现。

  凌天第二式!

  他拼命激发全身的力量,化刺为斩,对着六足巨头兽狠狠地挥了过去。有了凌天第一式打底,他仅仅用了十天就掌握了凌天第二式的形,却一直无法明悟其中的意。

  而现在他豁然开朗!

  天地轰鸣,剑光如电!

  给我死!

  噗!

  一剑斩落,六足巨头兽的整个脑袋都被砍了下来,鲜血顿时如同水泵般地狂喷而出。

  周恒只觉一股强烈的脱力感袭来,不由自主地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啪啪啪,皮肤表层的血管纷纷爆裂,浑身每一块肌肉都似在呻吟,无法形容的疼。

  以他此时所拥有的力量,其实还不够资格施展凌天第二式,因此对他本身也造成了巨大的反伤,还好,只是爆断一些不足轻重的血管,很快就停了下来,却依然将他染成了血人。

  但周恒更多的却是欣喜,他终于学会了凌天第二式!

  听着他呼呼呼喘气的声音,林馥香这才回过神来,看到那无头的妖兽时,她不由地震得瞠目结舌。

  一剑斩落炼骨境妖兽的脑袋?嘶,这可是炼体九层的妖兽啊,骨头之坚硬堪比精铁,虽然周恒拿得是她的宝剑,可真得就能一剑斩断六足巨头兽的颈骨吗?

  事实就在眼前,她不信也得信!

  惊魂之后,林馥香渐渐回过神来,不由地拿莲足踢着那妖兽尸体解恨,居然将她吓得够呛,实在太可恶了!

  待她解气之后,不由地大笑起来,道:“爹爹看到我猎到一头炼体九层的妖兽,肯定会大吃一惊!嗯,将皮毛剥下来给爹爹做件袍子!”

  这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没看到边上还躺着一个浑身血淋淋的伤号吗?

  周恒勉强盘膝而坐,运转月影心诀以恢复真元力。

  其实修炼功法并不一定要求固定的姿势,但盘膝而坐似乎更能让全身经脉通达,方便真元力的流转,因此绝大部份人修炼都是采用这种姿势。

  一个周天、两个周天,将真元力连续运转了四五个周天后,周恒才勉强恢复了点力量。

  他站了起来,向着山洞深处走。

  妖兽有着强烈的领地意识,因此这附近绝对不可能有第二头妖兽,不用等恢复到最佳状态。

  “喂,你去哪啊?”看到周恒走开,林馥香连忙问道。

  “我们的约定已经完成了,我帮你杀了头妖兽,两清!”周恒头也不回,只是摆了摆手。

  “喂、喂、喂——”林馥香追了过来,与周恒并肩而行。

  周恒眉头一皱,道:“你跟着我干嘛?”

  “谁说本小姐跟着你了?”林馥香嗤之以鼻,“妖兽窝里通常藏着宝贝,本小姐是去看看战利品!”

  周恒耸了耸肩,没再理会这个大小姐,气得林馥香的鼻子又皱了起来。

  这山洞并不幽暗,所有的石头都散发着淡淡的光亮,周恒听说过,这叫“星星石”,可以在黑暗中发亮,是很值钱的石料。

  不过,要将这些石头切割下来、再运出山的话,成本早就超出了卖价,绝没有傻子会干这样的买卖。

  走出百来米后,前方出现了三条岔道,周恒循着丹田中黑剑所指,走向中间那个山洞。

  “你认识路?”林馥香愣了一下之后,立刻又追了上来。

  “不认识!”周恒不冷不淡地回了一句。

  这个臭屁的浑蛋!

  林馥香气得咬牙切齿,气乎乎地跟在周恒身后却不说话。其实跟着这臭小子干嘛呢?她心里也想不明白。

  这山洞很大,也很复杂,没走多远又出现了岔道,周恒只是默默记着走过的路线,一边按着黑剑所指的方向前进。

  差不多二十几分钟之后,周恒停了下来,这便是黑剑所指的方向。

  “哈哈,你也迷路了?”林馥香早就晕头转向,看到周恒停了下来,顿时心中一喜——她现在看到周恒吃瘪就高兴。

  周恒没有有理她,只是寻找着四周围可能像宝物的东西。

  叮叮叮,他用剑尖在岩石上敲了起来。

  “喂,那可是我的剑,你别弄坏了!”林馥香连忙叫道,这把霜寒剑可是她父亲费了好大的心血才给她打造出来的,被她无比珍惜。

  虽然霜寒剑乃是镶了珍贵无比的钼金,坚硬无比,可切金断玉,但拿来当锤子敲石头,她能不心疼吗?

  周恒没理,又削切了几下,啪,一块石片被硬生生削了下来。

  果然是宝剑!

  周恒都有些爱不释手不想还给林馥香了,刷刷刷,又是几剑之后,山壁上被他削出了一个大窟窿。

  “你到底在干嘛?”林馥香可不以为周恒会无聊到削石头玩。

  周恒将手伸进了大窟窿中,一番摸索后,手中多了一块小石片,通体白色,呈晶莹状,犹如一块上好的玉石。

  “咦,这是——”林馥香一把抢过石片,拿在手里仔仔细细地观察一阵后,顿时露出了惊喜无限的表情,“你知道这是什么吗?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她就差蹦起来了。

  “不知道!”周恒摇了摇头。

  “这是地岩云石!”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