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十九章 归家
  见强如石刚都在周恒一剑之下负伤,另外两人都是露出强烈的惊容,居然忘了攻击。

  “还愣着干嘛,给我牵制住他!”石刚怒喝道,他向来自诩天才,可居然被一个刚刚晋入炼骨境的小子一招即败,让他岂能不恼羞成怒!

  石家那二人这才如梦方醒,各挥着手中的刀剑向周恒削砍过去。

  在周恒眼中,也就只有石刚可以称为对手,至于另外二人……便是他没有突破炼骨境都具有一剑秒杀他们的实力!

  咻,他一剑横挑,便向着其中一人的头颈削去。

  “休想!”石刚冷哼一声,一刀斩出,凛冽的刀气顿时向着周恒狂削而去。

  “我要杀人,你又岂能阻止得了!”周恒同样冷哼一声,飞云步展开,奇快无比地将石刚这一刀让过,再一个跨步,身形毫无滞涩地继续扑出。

  噗!

  一道鲜血飘过,那人的颈间顿时绽出了一道艳丽的血花,周恒毫不停留地身形滑过,将石刚回卷的一刀轻轻巧巧地让过。

  “该死!”石刚怒吼一声,周恒在他面前连杀两人,让他怒到发疯!

  那石家最后一人已是吓得浑身发颤,在他眼里周恒已是如同死神一般,便是石刚又如何,根本保不了他的性命!他突然发出一声尖叫,竟是掉头就跑。

  “回来!”石刚怒喝道,他倒不是非要对方相助,而是这族人的逃跑岂不是认定他不如周恒?

  这才是让他最愤怒的地方!

  但敌人就在眼前,他也不好追上去进行惩罚,只是强行压回心中,反正躲得了和尚躲不了庙,待他返回石家定要让那人后悔莫及!

  看着石刚阴狠毒辣的脸色,周恒淡淡一笑,道:“不用想那么远的事情,你不可能有这样的机会!”

  他同样放弃了追击,只是盯着石刚。

  “哈哈哈,你以为你能杀得了我?”石刚冷笑,“先不说你是不是我的对手,以我的速度,你又能追得上吗?”

  这是大实话,飞云步虽然有一定的速度加成,但更大的作用却是在于玄妙无比的变化!当然,这也是因为周恒没有得到这套身法的运转功诀,只是学到了其中的步法,并不能称为真正的身法。

  周恒目露杀机,将手中的长剑轻轻一振,道:“你没有机会逃跑的!”

  石刚不由地仰天打了一个哈哈,这不是天大的笑话吗,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这小子以为能够秒杀自己不成!

  “那便让你看看我真正的厉害!”石刚双臂一振,浑身肌肉一块块鼓了起来,一股强大的气势顿时从他的身上释放出来,有一种猛虎之威。

  “你应该感到荣幸,因为你是第一个见到我‘风云刀法’第四式的人!”

  他将手中的刀高高举起,浑身青筋直跳,每一块肌肉都在颤抖,好似不堪承受其力。

  风云刀法其实一共有四招秘术,但威力最大的第四式秘术早已经失传,却是被他从家族浩瀚的藏书中找到。可惜的是,因为年代久远,有几句口诀已经模糊不可辩,他虽然尽可能地补全,但终是差了点。

  即使如此,这第四式刀法的威力依然无比可怕,强大到他每次使出来不但要耗尽力量,甚至还要受到反伤!

  因此,这第四式刀法便是他的秘密武器,原本是要到与石青锋争夺家主之位的关键时刻才会用出来,但现在除了这一记绝招,他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够对周恒造成威胁的!

  “风云龙虎变!”他暴吼一声,脚下一踏,嗵,大地都似在轰鸣一般,他弹身疾出,坚硬的石子地面上竟是留下了一个足有三寸深的脚印!

  他舞刀卷出,一道道刀光从他的身上发出,犹如万箭齐射,让人生出一种躲无可躲、闪无可闪的无力感!

  周恒心中一动,这刀法同样有对心灵的压制作用!只是比起凌天九式来,却是连提鞋都不配!

  必须一击必杀,至少也得重创,才能让石刚无法逃脱。

  既然如此——

  凌天第一式!

  刀对剑、针尖对麦芒!

  就在这至关紧要的一瞬,石刚却是突然一滞!

  仿佛天地在排斥他、压挤他,让他连弹动一根手指都是困难无比!不过,他毕竟是意志坚定之人,这仅能影响他短短一瞬间,立刻又恢复了正常。

  然而,高手相斗,仅仅只是一个小疏忽都会造成致命的后果!周恒现在可不是炼肉境,而是货真价实的炼骨境!

  一剑划过,刀光顿时湮灭,只剩下漫天的剑光如流星划过长空,璀璨无比!

  石刚脚下踉跄,左手捂在胸口,手指缝里溢出了殷红的鲜血,脸色惨白,脚下摇摇晃晃,似乎连站都要站不稳了。

  他的心房中了一剑,剑气差点将他的心脏都给震爆,如果他此时松开手的话,鲜血必将直喷三四尺。也亏得他是炼骨境的武者,要换了常人中了这么一剑早已经死了!

  他以真元力强行压制着伤势,只要得到及时治疗,还是可以治愈。

  “这一剑之仇,我一定会报!”石刚掉头就跑,根本不敢再和周恒交手。

  “我已经说过,你没有这个机会!”周恒冷哼一声,凌云第一式再出!

  石刚的身形再次一滞,他虽然已经吃过一次亏,可依然无法做到完全不受影响。

  这一滞,直接就要了他的命!

  周恒一剑划过,锵地一声,霜寒剑入鞘,他头也不回地继续向前走。

  啪!

  石刚双腿一软,跪在了地上,上身前倾,整个人轰然倒下,双眼睁得大大的,充满了不甘心,身下则是一滩鲜血涌出。

  终还是跑了一个!

  周恒眉头微皱,不过他从来没有曝露过自己的身份,便是那人活着回到石家将消息传出,顶多也就是将他的模样描述一下,想要找到周家来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自己闯的祸、惹的事,自然由自己承担,周恒对周家谈不上太深的感情,却也不愿意因为此事给家族惹来麻烦。

  “回家!”

  说出这两个字的时候,他心中突然涌起了强烈的慕孺之情,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周定海,与这个他唯一关心、唯一在意的亲人分享他的成功、他的喜悦。

  父亲,应该已经回到周家了吧!

  周恒身形弹起,向着原石镇的方向急跃而去。

  一天过去,晚上他寻了个干净的山洞住下,待午夜时分则照例炼化黑色断剑释放出来的游离能量,然而,这一次他却发现,这游离能量的数量并没有增加!

  “我的推断没有错,这些力量本就是我在十年间修炼出来的,终究不是有无穷无尽的!”

  “也好,武道之路终究只能靠自己走出来!”

  又是四天之后,周恒终于回到了原石镇。

  此时新年的气氛已经非常浓郁,家家户户张灯结彩,时不时便能看到穿着新衣服的小孩在街道中跑来跑去,发出欢快的叫声。

  周恒不由地浮起了一抹笑容,对于他来说,因为年底有实力考核,这是他最怕的事情,自从八岁之后,每一个新年都是和父亲两个人在自己的院子里度过的。

  这一次,他终于可以堂堂正正地出现在所有人面前,让父亲为自己骄傲!

  来到周家大宅的门口,依然是朱红色的大门,依然是八名护卫腰杆毕挺地在那站岗,唯一不同的就是门口挂起了好几只大灯笼,展现出强烈的喜庆色彩。

  周恒深深地吸了口气,大步向前。

  “站住——咦,恒少爷!”那八个护卫看到周恒时,都是吃了一惊,但一惊之余后,脸上却是浮起了怪异的表情。

  周恒目光扫过,不由地微微有些奇怪——他虽然在周家人眼里是废物,可总是顶着少爷的名头,况且父亲又是家族长老,任哪个下人见了不得毕恭毕敬?

  可现在这八人是什么表情,居然流露出一种微微的幸灾乐祸!

  这是怎么回事?

  他也没有心思去和几个下人一般见识,只是道:“我父亲回来了吗?”

  “回恒少,六长老三天前就回来了!”一名护卫回答道,看向周恒的目光带着几分疑惑——这位废物少爷什么时候多了一股可怕的气势,好像一把出鞘的绝世宝剑,锋芒毕露。

  周恒顿时大喜,也顾不得这八人的表情古怪,身形纵起,嗖嗖嗖,一路飞驰,飞云步展开之间,他身形诡异,路上的人根本连他的模样都没有看清就便见他绝尘而去。

  很快他便回到了自己的别院,一下将大门推开,忍不住高声大叫道:“爹、爹——”

  却是不闻周定海的回答,周恒又大声叫了几遍后,才听到一个虚弱的声音回应道:“恒儿!”他顿时脸色一变,抢步进了卧室,来到周定海的房间。

  一名中年男子正卧在床榻上,面色惨白,透着一股子强烈的虚弱,正是他的父亲周定海!

  “爹,你怎么了!”周恒又惊又怒又是惶恐,父子俩从小就相依为命,在周恒眼里,父亲就是他在周家唯一的亲人,是他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没、没事,一点小伤!”周定海摆了摆手,勉强要将自己的身体支起来,却是脸色一阵潮红,刚刚抬起的头又垂了下去,连连咳嗽起来。

  “爹,你别动!”周恒连忙抢步过去,将一个枕头塞在周定海的颈下,让他可以斜靠起来。

  “恒儿,这几天你去哪了?”周定海只是对着周恒上上下下地看,“没受委屈吧?”

  周恒不由地鼻子一酸,父亲受了那么重的伤却只是关心着自己,让他岂能不心如刀割。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