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三十一章 迷宫
  七夕节,打滚求妹子~

  ——————————

  朱寻很快就带着他们来到了另一个房间,并将一份纪录交给了这处地方的考官。

  那份纪录就是周恒等七个额外积分获得者的名字以及积分数,也只有他们需要做下纪录,谁都不知道剩下的二十四个人还会被淘汰几个,而失败者又怎么有资格留下名字?

  “我叫韩雨莲,是你们最后的考官!”一个身材十分丰满的美女站在他们的面前做着自我介绍,二十四五的年纪,尽显成熟的风韵,看得那些情窦初开的少年们莫不心中荡漾,不由自主地将目光频频扫过她硕大的胸部和滚圆挺翘的臀部。

  论容貌,沈心琪并不比她逊色,可说到风情却是拍马也比不上。

  “这最后的考核,是一座迷宫!”韩雨莲取出一张折起的图纸,打开之后贴在墙壁上,看着她背过身体摇晃着肥圆屁股的诱人模样,许多少年都是面红耳赤,将双手挡在了小腹之下,以掩饰自己的丑态。

  纸上画得是迷宫路线,十分复杂。

  韩雨莲指着身边一扇门道:“这就是迷宫的入门——”然后又指向边上的另一道门,“这是出口,你们若能够在半小时之内走出来,便算是过关,每提前两分钟便能得到一个积分!”

  “你们现在有半个小时来记忆路径!”

  这就是最后的考核!

  武者的考核,居然不是直接动手比拼实力,而是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众少年男女都是不解,可他们也没有资格对九灵宗的收徒规则指手划脚,只有捏着鼻子认命的份,都是聚精会神地盯着墙上的图纸,用心进行着记忆。

  周恒前后一想,倒是觉得九灵宗如此做法很有道理。

  第一项考核是检测武者的耐力和意志,第二项则是实战能力,第三项是记忆力和悟性,方方面面都能过关了,那自然是人才中的人才!

  在记忆力方面,他是绝对的天才,而悟性——连凌天九式都领悟到了三式,还有什么是掌握不了的?

  仅仅五分钟的时间,他就将整个迷宫的路线熟记于心,甚至可以在脑海中构建出整个迷宫的立体图来。他闭上眼睛,放松精神,以恢复在之前一关消耗的心力。

  看到周恒那老神在在的模样,韩雨莲不由地心中微怒——这小子居然在这时候闭目养神起来了!

  真是个自以为是的家伙,以为看上那么两眼就能记住整个迷宫的路径吗?

  哼,这种自大的家伙,便让他淘汰掉好了!

  韩雨莲的耐心并不好,没过一会就在画纸之下踱起了步来,这下可要命了,她的胸部实在硕动,走一步就让沉甸甸的玉峰震动一下,荡出了汹涌波澜。

  这简直晃花了众少年的眼睛,不断地将目光上下挪动,分心是不可避免的事情。

  但也有意志坚定的,像石青锋、章子均、常康就完全对韩雨莲视而不见,只是用心记忆着迷宫的路径,他们都想着在这一轮上奋起直追,反夺第一的位置。

  很快,半小时过去了。

  韩雨莲将墙上的图纸取了下来,道:“开始吧,你,第一个!”她随手指了一人。

  那人却是露出了喜色,现在墙上的图纸已经收了起来,那么越是先开始,这记忆自然也越清晰,因为这是强行记忆,肯定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消褪。

  他没有浪费时间,立刻冲进了门内,瞬间就消失在拐角之处。

  “你,第二个!”韩雨莲等了一分钟后,将手指向了第二个人。

  每过一分钟,她就会让下一个人出发,这么点时间足以让前后两人拉开足够的距离,基本没有相遇的可能,而即使走岔路后遇上了,无纸无笔,根本不好互相参照,谁又敢相信对方选择的岔路是对的呢?

  留下来的人是越来越少,韩雨莲不爽周恒,直接将他放到了最后一个——既然这小子嚣张,那么就让他尝尝嚣张的后果!

  “你,去吧!”待到最后,韩雨莲终于将手指点向了周恒。

  周恒点点头,迈步跨进了大门。

  迷宫内的光线非常黯淡,左右两边的墙壁直抵顶部,休想跃到上面直接越过重重阻碍取巧行事。拐过一个弯后,只见每隔一段距离就会有一支点燃的火把,将附近的区域照亮。

  周恒心平气和,脑海中形成了一张立体图,他清楚地定位着自己所在的区域,脚下飘飘,半次岔路也不会走错,直指出口。

  他一步也没有走错,速度自然比别人快上许多,不久之后就追上了前面的人,飞云步展开,他一晃即过,后面的人也不敢全力追赶,因为谁能肯定周恒就不会把人往错的地方带。

  不过周恒虽然全力奔行,而且一步也没有走错,可这迷宫的规模也相当相当地大,绕来绕去,足足十分钟之后,他终于来到了出口。

  他大步走了出去。

  韩雨莲不知从哪里拿来一只杯子正在喝水,看到他的时候不由地“噗”地一下,将口里的水狂喷出来,然后咳嗽不停。

  怎么可能!

  这小子仅仅用了十分钟就走了出来!怎么可能!

  不是没有人已经走了出来,像沈心琪因为出发得早,出来了足有七八分钟的时间,拿到了五个积分,另外最早出发的几个人中也有两个到步了,都是卡在半小时之内。

  因为先出发的人是绝不知道后面人进入迷宫的顺序,是以沈心琪几人并不知道周恒究竟用了多少时间走出来的,自然也不会有什么好惊讶的,倒是看到韩雨莲突然失态咳嗽,一个个都很是奇怪。

  “你、你、你——”韩雨莲盯着周恒,仿佛见了鬼似的。

  “韩师姐,怎么了?”就这么点时间,沈心琪居然已经与韩雨莲套上了关系。

  韩雨莲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连忙取出手帕将嘴角边的水渍擦掉,她怔怔地看了周恒好久,才道:“你叫什么名字?”

  “在下周恒!”

  “周恒?”韩雨莲拿起手中的纪录一看,却见周恒的名字高踞第一,拥有五个积分!

  这意味着他闯过了整个铜人阵!

  韩雨莲一开始并不知道周恒是谁,待现在发现周恒居然只有炼体七层的修为,脸色不由地一变再变,最终化为一声叹息,在纸上写了几笔。

  沈心琪侧头一看,只见在周恒的名字边上,赫然多了“十分钟,奖励十点积分”一行字!

  什么,十分钟过关!

  沈心琪同样俏脸变色,不由自主地向周恒看去,目光中有些阴晴不定。

  她现在越来越看不透周恒了。

  二十分钟后,又有一些人走了出来,但距离最后一个出发的周恒也已经有半个小时,意味着现在依然在迷宫中的人都失败了。

  再点点人数,剩下的仅仅只有区区九人!

  五年收一次门人,可最终只有九人过关,平均一年不足两人!

  过关的人自然欣喜之色溢于言表,可得知周恒竟只用了十分钟就从迷宫中走出来的时候,其他人先是一惊,继而也没有放在心上,毕竟记忆力好又有什么用,修行又不是靠记忆力!

  一本功法我一天记不熟,不能两天、三天吗?晚这两天对于修炼又能有什么影响?

  正是这样的想法,众人才会对九灵宗的择徒之法腹诽不已。

  “跟我来!”韩雨莲引着九人离开,来到了一座精雅的院落中,朱寻已经在那里等着。

  “很好!”朱寻对着周恒九人露出了笑容,“恭喜你们,通过了最终的考核,成为九灵宗的弟子!现在,报上你们的名字,给你们登记入册!”

  九人一一报上姓名、年龄之后,韩雨莲已经从屋内取出九块白色的令牌,一一递给了众人。

  周恒接过一看,令牌一面写着“九灵”二字,另一面则是空白的,与冯腾远那块差不多,但一个是黑色,一个是白色。

  恐怕,这是九灵宗地位最次的令牌了。

  韩雨莲很快就做出了解释:“你们入宗,为外门弟子,突破到炼血境的话,则能晋升为内门弟子。宗门中不看年龄,只以修为论高低,你们遇到炼体十层的同宗弟子,哪怕比你们年龄小,那也是师兄、师姐!”

  “内门弟子的身份令牌是黑色的,哪天你们突破到炼血境,便能来这里换取令牌!”

  “再往上,还有紫色令牌和金色令牌!”

  “紫木色令牌代表着聚灵境的修为,为宗门长老!”

  “金色令牌只有一块,那就是宗主大人!”

  “都记住了,以下犯上,这在宗门中乃是大不敬,会受到严惩!”

  朱寻接过话头,道:“好了,你们都跟我来,我给你们安排往处!”

  “是,朱师兄!”周恒九人都是点头。

  不一会,他们来到了一个巨大的院落中,朱寻给他们安排了住处,一人一间,因此也不用将男女分开,待一切安顿好之后,朱寻道:“每隔十天,会有内门弟子前来给你们解释修行上的疑惑,你们好生努力,不要辜负宗门的希望!”

  说完他就走了。

  这时,院落各个屋子中纷纷走出了人来,差不多有百多人的样子,而四名少年则是走上前来,将周恒九人堵住,个个都是傲气十足。

  看来有麻烦了!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