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四十章 外门第一
  每个月的第一天向来是九灵宗最热闹的日子,因为只有这一天雄心勃勃的外门弟子才能向那最强十人发起挑战,为自己的前途拼搏。

  挑战的地点放在宗门的练武场,规模相当地大,足以让武者完全发挥战力。

  武者崇尚强者,这样的挑战自然会吸引无数人来观战,观摩之下对自己的实力提升也是有好处的。

  周恒大清早就到了,目光扫过,只见孔祥四人外加六张陌生面孔一字排开,坐在了练武场的边缘,一个个脸上都带着傲气十足的表情。

  “听说马云龙刚刚闭关出来,实力又提升了一截,这次可能要向井天直接挑战!”

  “郭岗好像也将‘大无意拳法’练到了第五重,目标直指外门第一!”

  “切,井天已经在外门第一稳坐了一年,谁能将他掀下宝座?”

  “不错,我看只有等井天晋入炼血境之后,马云龙和郭岗才有资格争夺第一的位置!”

  “哎,别忘了周恒,这家伙进宗第一天就把孔祥他们教训了一顿,前些天又得到了奇遇,提升到了炼体九层!”

  “那小子只是仗着身法玄妙,论真实战力还未必是孔祥的对手!”

  四周围一片议论纷纷,俱是在说着自己的观点,但比较统一的是,众人并不看好周恒这次能够成为一匹黑马。

  周恒看向孔祥十人,排名最末的孔祥坐在最右边,那么左起第一人就应该是外门第一的井天了!

  这是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年轻人,模样非常得普通,一双眼睛总是微眯着,很没精神的样子。但周恒盯着他看了没过一秒,他就立刻有所感应,抬头看了周恒一眼之后,复又懒洋洋地低下了头,毫不放在心上。

  外门第一人,果然不凡。

  周恒的眼里只有井天一个人,既然要挑战,那就挑最强的!作为一个武者便要有一颗同阶无敌的心,他现在同样是炼体九层,自然一无所惧。

  过不多时,只见一名青衣老者轻掠而出,道:“老夫艾松涛,是本次挑战日的裁判,按照老规矩,日落前所有外门弟子都可发出挑战,开始吧!”

  这倒是干脆。

  周恒目光一紧,他知道只有聚灵境的强者才能担任裁判,因此这艾松涛必然是聚灵境的存在!可从这老者的外表来看却是毫无出奇的地方,平凡得如同普通老人。

  聚灵境和炼体境是质的不同,再用旧眼光看是行不通的。

  这是周恒见过的第一个聚灵境强者,只可惜怎么看也看不出对方有任何出奇的地方。

  “我来!”只听一声暴喝,石青锋从观众席上跃了下来,“我要挑战孔祥!”

  这家伙被孔祥一拳轰败,心里憋足了气,迫不及待地要当众击败孔祥来挽回脸面。

  孔祥弹身而出,露出一丝讥笑,道:“你再修炼十年也不可能是我的对手,废物就是废物!”

  “混蛋!”石青锋怒喝一声,立刻发起了进攻。

  嘭嘭嘭,双方大战。不可否认,石青锋在这二十来天内获得了长足进步,可是这还远远不够,战到五十多招时他便被孔祥轰出了练武场。

  失败!

  按照规矩,挑战不管成功还是失败,当事人都可以得到二十分钟的休息时间,以免车**战的不公。因此,想要挑战挑祥的人就要先等上个二十分钟。

  而外门最强十人的实力因排名而提高,既然要挑战,自然要挑“软柿子”捏,大多数人的目光都瞄在了孔祥身上,并不会去挑战别人,因此出现了短暂的冷寂。

  “我要挑战古幽!”一道人影飘飞落场,瑶鼻杏眼,美丽无比,正是沈心琪。

  “不是吧,一上来就挑战古幽,那可是排名第六啊!”

  “听说沈师妹是沈落河长老的孙女,人家有这个底气!”

  “嘶,那不是天柱长老一脉的嫡系了?”

  “看下去吧!”

  被点名的古幽应声下场,与沈心琪战了起来,两人实力相差无几,足足打了半个小时才分出了胜负,以沈心琪小胜一招而收场。

  如此一来,沈心琪成功占据了第六的位置,而古幽则掉出了前十,需要重新打回来。

  另一边,孔祥也休息够了,再度接受了别人的挑战,依然成功守住了屁股之下的位置。不过,古幽自然不会甘心,他无法在同一天再战沈心琪,却可以挑战孔祥他们,意味着至少前七的人都会大变样。

  周恒等得不耐烦,窥准一个空档跃了下去,道:“我要挑战井天!”

  话声出口,全场一片静寂,然后则是一片笑声。

  “这个家伙,连挑战的规矩都没有弄清楚!”

  “前三名只有排名前十的人才能挑战!”

  周恒这才知道自己闹了个乌龙,但他也不在意,目光扫过,道:“那就先打第四的!”

  第四的?

  这家伙连谁排在第四都不知道,眼里只有第一啊!

  狂,够狂!

  “嘿,这些天我也一直听说你的名字,正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能耐!”冷笑声中,一个高大无比的少年踏步而出,一脚踩下,整个练武场都是颤动了一下。

  这当然是他故意的,不过能够做到这一点也足以证明他的不凡了。

  “我叫费清,记住了!”那少年奔出来就是一记重拳,对着周恒狠狠地轰了过去。

  ——在练武场可以全力出手,裁判会在紧要关头及时阻止,聚灵境境的强者自然有这样的能力!

  “我向来没有记手下败将名字的习惯!”周恒没有动用兵器,只是展开飞云步,直接切到了对方的斜侧,右拳鼓起,轰出!

  嘭!

  费清高大的身体顿时被打得平飞起来,重重地摔倒在地上,哇地一声吐出一道鲜血,撑着身体想要爬起,却是立刻又倒了下去,失去了知觉。

  一拳!

  仅仅只是一拳就轰趴下了费清!

  嘶,这实力确实足以向井天发起挑战了!

  炼体九层并不出奇,外门中达到这个层次的人足有四十多个,可一招就能干翻同阶武者的,那可是只有最强十人才做得到!

  可现在连最强十人中排名第四的都被一拳干趴下了,想见周恒的实力究竟可怕到了什么程度?

  众人回味着刚才战斗的过程,周恒并没有使出什么花哨的招术,更没用什么武技,就是干净俐落地近身、出击,化繁为简、行云流水。

  他们越是回味,就越是觉得这简单的动作奥妙无穷,从中可以得到无数的启发。

  周恒看了井天一眼,取费清的位置坐下——按照规矩,他必须等上二十分钟才能继续战斗。

  “目中无人!”郭岗冷哼一声,“只不过战胜了一个排名第四的垃圾!”

  “小子,第一的位置是我的,不要痴心枉想,老老实实坐在你现在这个位置吧!”马云龙也冷冷说道。

  他们两个都被周恒华丽地无视了,心中自然不爽之极。

  周恒连头都没有抬下,只是眼观鼻、鼻观心,想道若是那头贱驴在的话,不知道能够将这两人气成什么模样。

  另一边,古幽也向排名第七的韦金平发起了挑战,成功取代了对方的位置。而韦金平自然不甘出局,费清醒过来的话,同样不会放弃前十的排名,因此是有的热闹了。

  过了二十分钟后,周恒飘然下场,向井天报了报拳,道:“井师兄,我要向你挑战!”

  全场顿时一片静寂,充满着期待之色。

  井天在九灵宗就是一个传说!

  他可说是大器晚成,在十四岁前还是个流浪儿,被一宗门老人收留了下来,那时也算不得正式弟子。可他在短短三年之后就进入了炼骨境,被宗门正式收为弟子。

  十八岁达到了炼体九层,陡然发力打入了外门最强十人,而且直接就占据了第一的宝座,一直保持到了现在!

  一年之后,周恒也是以相同的姿态杀进了最强十人,并且剑指第一,这又将谱写新的传奇,还是井天继续维持他不败的传说?

  怎能不让人期待!

  井天站了起来,向周恒微微一笑,指了指座下的位置,道:“这是你的了!”

  全场哗然!

  这是怎么回事,不战而退,这还是井天吗?

  周恒先是一愣,继而拱手笑道:“恭喜井师兄!”

  恭喜?恭喜你个头啊!

  这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怎么说起风凉话来了!

  “我突破炼血境了,还没来及向宗门禀报就被拉来了这里!”井天主动解释了起来,“今天无论是谁向我挑战,我都无法应战!”

  炼血境了!

  嘶,十九岁的炼血境啊,这真是太可怕了!

  遍数整个九灵宗,哪怕是现在那些高高在上的聚灵境强者,又有几个能够在十九岁时突破炼血境的?

  周定海被许为周家史上百年最强天才,可晋入炼血境却是过了三十!

  炼血、炼骨,这一道槛古往今来不知道拦住了多少人!

  前途无量!

  “恭喜井师兄!”众人莫不大声叫了起来,十九岁的炼血境啊,放到哪里都是天才中的天才,便是黑水殿知道了也会不顾脸面来抢吧?

  井天微微一笑,向艾松涛弯腰行了个礼,道:“艾长老,井天先告退了!”

  “去吧!”艾松涛手抚长须,脸上带着满意的笑容。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