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四十四章 抹杀金修明

剑动九天 第四十四章 抹杀金修明

  金修明身后四个跟班立刻向着周恒五人冲了过去,一个个都是悍不畏死的模样。

  不是他们不怕死,而是在封宇城内就根本没有人敢和他们对着干,便是炼体十二层的武者见了金少都得乖得像条狗,更何况是区区几个炼体九层的人了。

  嘭!嘭!嘭!嘭!

  余震烨飞起四脚,将那四个跟班一一踢飞出去,然后掸了掸腿,道:“想让我们横着出去,便是金腾逸来了都不敢说这样的话!”

  金修明一怔,金腾逸正是他的父亲,白玉谷的谷主,聚灵三重天的绝世强者!

  居然敢直呼他父亲的名字,而且还口出不逊!

  “就冲你这句话,你们五个今天都难逃碎尸万断的下场!”金修明阴沉着脸说道。

  “周恒,既然你和这家伙有点私仇,那这家伙就交给你了!”诸志和拍了拍周恒的肩,一副很谦让的模样。

  若是换了个人,这说不定是故意将祸水往周恒身上引,不过诸志和四人绝对大有来头,绝非这样的人。将金修明让给周恒收拾,似乎还是诸志和四人卖了周恒一个面子。

  周恒转头向诸志和看去,笑道:“杀了也没事?”

  诸志和微微一愣,没想到周恒竟然谈笑间也能杀气四溢,但他也不是常人,立刻露齿一笑,道:“没事,天塌下来我都给你撑着!”

  “好大的口气!”金修明听着两人一唱一和,居然视自己为无物,不由地勃然大怒。

  周恒点点头,脚下一弹,已是向金修明欺他过去。

  “找死!”金修明怒不可遏,这连炼骨境都没有达到的小子居然敢向自己出手,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嘭!

  周恒视金修明的防御为无物,直接一拳轰在了他的胸口,力量震荡之下,金修明顿时脸色大变,哇地吐出了口鲜血,眼神中充满了不可思议。

  炼、炼体九层!

  周恒一把捏着金修明的脖子,道:“我问,你答!”

  “放屁,快放了本少,否则杀光你全家上下!”金修明却并没有身为俘虏的自觉,一边挣扎着,一边反向周恒威胁起来。

  “呃——”周恒右手五指一紧,金修明顿时四肢乱舞,一张脸很快就变得赤红起来,难看无比。

  “我问、你答,不要说无关的话,否则我会拧掉你的脑袋!”周恒十分平淡地说道,可是平静的话语却是充满了森然寒意,“明白了吗?”

  “明、明白了!”金修明只觉一股惧意从心底升起,勇气瞬间得干干净净。

  “白玉谷一共有几个人会赤焰焚心掌?”周恒微笑地看着金修明,可这笑容在金修明看来却是比任何表情都要来得狰狞。

  “就、就两个,我爹和我大哥!”金修明哆嗦着说道。

  只有两个人!周恒原以为会很多,但想想也可以理解,这就好像是飞瀑剑法一样的上品武技,仅有限几个重要人物才能修习。

  那么打伤周定海的是金修明的父亲,还是哥哥?

  不太可能是老的,因为身为一谷之主不太可能轻易离开,但小的就不一样了,没有那么多的限制。

  “你哥哥,叫什么?”周恒目光中隐隐闪动着怒火,他想到了周定海在病榻上缠绵的样子,心中升起一股几欲焚天的杀意。

  “金、金修龙!”金修明突然胆气一壮,“我大哥可是聚灵一重天巅峰,随时可能晋入聚灵二重天,你们敢对我无礼,等我大哥到了,你们都难逃一死!”

  他的嚣张终究不是说改就能改掉的,一名聚灵境的强者足以支撑起他的底气。

  “忘了我之前说过什么?不要说无关的话,否则——”周恒的声音如从寒冰中飘出来的。

  “不、不——”金修明浑身都在哆嗦。

  卡!

  周恒右手一折,金修明的脑袋立刻歪断,耷拉地挂在肩上,脸上兀自带着惊恐无比的表情。

  “哇,兄弟,你可真是杀伐果断,说杀就杀,哥哥看得直叫一个爽快!”诸志和兴奋地说道。

  余震烨三人也差不多的表情,连连拍桌称赞。

  这五个人是疯子吗?

  陪酒的姑娘们都是惧怕到了极点,这杀的可是白玉谷的少主啊,完蛋了,所有人都要死,白玉谷的怒火将会焚烬一切!

  “来来来,咱们换个房间接着喝!”诸志和大笑。

  五人这次可没要女人相陪,来到另一间包厢后,再度畅饮起来。

  这时,酒楼中其他的客人早就闻讯而逃,便是店伙之类的也跑得七七八八,只有酒楼老板无法脱身,一直用苦大仇深的目光盯着周恒五人所在的房间。

  没过多久,便听一片嘈杂声响起,腾腾腾地登上酒楼,显然是白玉谷的人到了。

  “金少!金少!”很快便响起了惊恐无比的叫声,那应该是他们发现了金修明的尸体,再接着,嘭嘭嘭的声音响起,周恒他们所在的包厢不但房门被踢破,四周的墙壁也被砸出了一个个窟窿,涌进来至少几十个人。

  “就是你们杀害了金少?”一名灰衣老者寒气森森地问道,毫不掩饰他炼体十二层的气息,恐怖的气血之力有若实质,足以将炼皮境的武者生生震晕。

  “老家伙,说话客气点!”万亮却是先跳了起来,指着对方的鼻子骂道。

  那灰衣老者差点气晕过去,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嚣张的人,杀了他们白玉谷的少主,居然还如此傲慢的!他冷哼一声,道:“将他们拿下,交给谷主处理!”

  这五人肯定要死,只是却不能由他们动手!

  当!

  余震烨却是丢出了一块白玉色的令牌,懒洋洋地道:“你们倒是出手试试!”

  “住手!”灰衣老者声音一颤,连忙举手喝止了其他人,他哆嗦地拿起了那块令牌,仔仔细细地翻看一遍后,脸上浮起了恭敬之色,捧着那块令牌向余震烨走去,道,“请恕小人等有眼无珠,不知道大少们驾到!”

  诸志和挥了挥手,道:“都给我滚,别影响我们兄弟几个喝酒的兴致!”

  “是!是!”灰衣老者忙不迭的答应,带着众人和金修明的尸体快速离去,竟是前倨后恭,就此收篷了。

  “我们几个是从黑水殿来的!”诸志和没有再瞒周恒。

  黑水殿!

  周恒听沈心琪提起过,似乎是比白玉谷、九灵宗更高一个层次的存在,不过具体如何却是一点也不清楚。

  看到周恒脸上那略显茫然的表情,诸志和四人都是面面相觑,道:“周恒,你该不会连黑水殿都不知道吧!”

  “听说过!”周恒辩了一句。

  “哈哈哈,你这家伙还真是古怪,连黑水殿都只是听说过,我真要怀疑你是不是从石头里蹦出来的!”

  还是刘炎为人公道,向周恒解释了一下黑水殿的情况。

  就像原石镇附属于封宇城,在封宇城之上的层次,就是寒苍国的八大城,而黑水殿便是八大城之一天杭城的大势力,其辖下正好管着封宇城。

  对于黑水殿而言,便是白玉谷、九灵宗、青云宗加在一起也是挥挥手即可抹去,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上的——正如九灵宗可以随手抹去原石镇一样。

  因此,白玉谷即使死了一个少主,却也只能打落牙齿咽回去!

  原来如此,怪不得这四人有恃无恐。

  周恒有无敌之心,自然不会因此对诸志和四人起敬畏之意,言谈之间与之前毫无二致,让诸志和四人都是心中暗赞,对周恒又高看了一眼。

  “我们换个地方吧,否则定有人前来拜访,烦死了!”

  五人找了家客栈住下,高谈阔论,性情相投,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第二天,诸志和他们便拖着周恒去看寒苍国的第一美女。

  “周恒,你不是说要买淬体的药物吗?”

  “忘了告诉你,紫星小姐正是天宝阁的负责人!”

  “在寒苍国,还有哪一家药铺能够和天宝阁比的?”

  “走吧!”

  不由分说,四人拉着周恒便走,很快就来到了天宝阁。

  怪不得天宝阁日进斗金,九灵宗等三大势力却是毫无插手的意思,这并不是不想,而是不敢,天宝阁的来头大得惊人,整个寒苍国每一座城市都有天宝阁的分店!

  别说九灵宗,便是黑水殿这种级别的都只能敬而远之!

  诸志和他们倒也没有诳周恒,进门之后先是扫荡了他修炼明玉功所需要的药剂,大包小包的一大堆,但付过钱之后,他们并没有直接拎走,而是让天宝阁遣人送到他们现在住的地方。

  “敢问,紫星小姐现在何处?”诸志和突然文诌诌地向天宝阁的伙计问道。

  “我家小姐正在和心院,几位也是来参加茶道大会的吗?”那店伙反问。

  “正是!”

  “那几位请!”

  周恒迷迷糊糊地跟着诸志和几人走,心中很是奇怪,这紫星小姐应该身份很高才是,怎么随便什么人问一下就能去见的?

  绕了几个弯后,周恒五人来到了一座很大的院落,只见里面已经有许多人了,以二十上下的年轻人居多,但也有三四十岁的中年,少说也有四五百人。

  他们或坐或站,如众星拱月般围绕着中间一名紫衣少女。

  绝丽无双!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