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六十章 囚犯
  周恒和林馥香都是吓了一跳,他们怎么都不可能想到这里居然还会有别的人存在!

  不会又跑出一头贱驴来吧?

  周恒心中惴惴,一跃来到巨石之下,分开两边的藤蔓,赫然现出一个人来!

  说是人,却又不能说是完全得人,因为他身上长着一对像是蝙蝠般的翅膀,身材要比常人至少高出三个头!

  这是一个男人,浑身**,皮肤呈乌青色,瘦得跟竹竿似的,几乎就剩一具皮包骨头了。他背部朝上趴在地上,肩胛骨处长着一对巨大的蝠翼,半张开着,蝠翼的边缘锐利无比,更是透着一股血腥之气!

  更让周恒古怪的事,那些血红色的藤蔓都是将根系扎在那翼人的身上,好像在以此人身上的血肉为养料一般。可明明没有什么东西绑着那翼人,他的身上却好像绑着无形的绳索,让他丝毫动弹不得。

  嘶!

  他顿时浑身泛起一股奇寒。

  “啊——”林馥香也跳了下来,看到一个裸男躺在那时,顿时飞起一脚踹了过去,大呼一声“流氓”,连忙转过了身去。

  这一脚踢在了翼人的左臂处,只听一声清脆的骨节断折声响起,翼人的左臂顿时断成了两截。

  换了正常点的人,这怎么都得大声痛呼起来,要不然也得皱下眉头,总之得有些表情,可那翼人却是没有一丝丝的神情变化,勉强抬起头,对周恒道:“救……我……”

  声音虚弱,仿佛风中残烛,生命之火随时都会熄灭。

  “怎么救你?”周恒冷静地说道,他已经经历了许许多多的怪事,早不是当初那刚刚离开原石镇的懵懂少年了。

  “只要……将……我身上的……藤蔓……拔掉就行!”翼人以虚弱无比的声音说道。

  “你、你究竟是什么东西?”林馥香回过了魂来,她终于意识到这个长着翅膀的家伙不是有意耍流氓,顿时对他长着双翼产生了巨大的好奇。

  她怕生针眼,躲在周恒的身后问道。

  “我是一个无辜的人,被一个恶人抓了,用这种吸血藤来折磨我!”翼人依然以随时可能死去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道。

  “小气鬼,我们救救他吧!”林馥香向周恒商量着道。

  周恒却是摇了摇头,他总有一种感觉,面前这翼人看似虚弱无比,可体内却蕴含着惊天动地的力量,如果他只是在欺骗他们放他出来,那么等他脱困之后主客之位就要换一下了。

  “说说你的来历!”周恒正容道,“你怎么会生着一对翅膀的?你究竟是不是人?”

  “小兄弟,我现在太累了,回答不了你的话,你先把我身上的藤蔓拔掉,等我出来了,你想知道什么我就告诉你什么!”翼人却只是催周恒助他脱困。

  “我不相信你!”周恒摇了摇头,“这里不知道被封锁多少年,你不吃不喝,还要被这所谓的吸血藤折磨,正常人早就死了一万次了!”

  “放你脱困,你若为恶,谁能阻拦?”

  所谓防人之心不可无,当初周恒救下石刚几人,却反被对方抛弃,甚至还要反过来对付他,让他再也不敢轻信别人!

  更何况当初他打不过石刚他们可以跑,但面前这个翼人……却是让他从心底生起一股忌惮无比的感觉,是金腾逸那种级别绝对无法给予他的。

  强大到了极点!

  聚灵境再厉害,顶多十天半个月不吃不喝,可这翼人在这里多久了?至少半年吧!

  这还是人吗?

  而且,这里处处古怪,邪气可以将人变成红毛怪,夺取神智。这翼人虽然虚弱,可神智绝对是清醒的,也就是说他无惧邪气!

  周恒是靠了黑剑才能百邪不侵,这翼人却能凭自己做到,而且还是在极虚弱的状态!

  所有这一切加起来,莫不证明了这翼人拥有可怕无比的实力!

  翼人盯着周恒,两颗乌黑色的眼珠子突然变色,血红如赤,两道肉眼可见的光芒顿时飞射而出,分别刺向周恒和林馥香的额头。

  这简直比闪电还快!

  周恒早就做好了防御的准备,可两道光芒的速度也太快了,快到他的意识才刚刚反应过来,寒芒已是射到了他的额头,直没而入。

  他顿时全身一阵颤抖,只觉一股极邪至恶的意识从额头侵入,向着他的识海冲去,竟是要将他的意识驱逐出去,霸占他的身体控制权!

  黑剑!

  周恒在心中召唤,嗡,丹田中黑剑立刻一振,至高无上的气息顿时涌遍全身,如汤沃雪,所过之处那邪恶的意识顿时被清除得一干二净。

  意识归位,周恒猛地睁开双眼,却见林馥香已是走到了翼人的身边,正在拔除对方身上的藤蔓!

  “住手!”他大喝一声,拔步而出,向着林馥香冲去。

  “咦,居然没能控魂?”翼人的脸上露出一丝困惑之色,正要重施故技时,却见周恒的手中已是多了一柄幽暗至黑的断剑。

  寒芒射出,刚刚抵到周恒的身前,却是轰然溃散,化成千百道微光粒子。

  “什、什么!”翼人脸色大变。

  就在此时,周恒已是一把抓住了林馥香,将她拖拽回去。只是这妮子的双手兀自紧紧地抓着一根藤蔓,被周恒这么一拽,顿时将这根藤蔓生生从翼人的左臂拔了出来!

  异变突生,这藤蔓仿佛活物,根系一离开翼人的身体竟是向着林馥香扎了过去。

  连那翼人如此可怕的实力都被吸得接近油尽灯枯,林馥香那小身板能够顶几下的?这藤蔓会因为她是美女而手下留情吗?

  周恒心急之下,挥剑向藤蔓斩了过去。

  啪,一剑斩落,藤蔓顿时被斩断,而根系虽然扎到了林馥香背上,却是立刻就枯萎着掉落下来。

  “好痛!”林馥香俏脸变色,好看的柳眉紧紧皱起,将牙齿咬得紧紧的。

  周恒扭头一看,只见林馥香的背上赫然多了一个血洞,鲜血渗出,一团血渍正在迅速扩大。他连忙以灵力封锁住伤口,帮林馥香止住了鲜血的溢出。

  “什、什么!”翼人却只是将目光盯在地上那截削断的藤蔓根系上,“连魔化吸血藤都被斩断!那是什么宝物!那是什么宝物!”

  他突然目光灼灼,抬头看向周恒,道:“小子,将那把剑给我,我可以让你成为天下第一高手!”

  “省省吧!”周恒抱起林馥香,向后退出了十几米。

  “非要敬酒不喝喝罚酒吗?”翼人的表情立变,一股可怕的气势从他的身上发出,瞬间从落魄等死的病鬼变成了至尊星宇的无上强者!

  威势无涛,万宇朝拜!

  周恒只觉一股强烈的无力感从内心升起,只觉面前此人绝对无法战胜,哪怕是他再强大一万倍、一亿倍都没用!

  心灰意冷,只想臣服于对方的脚下!

  不行!

  我怎么可以如此轻易放弃!我现在虽然弱小,但并不代表将来不会强大!

  周恒黯淡的双眼中立刻迸发出强烈的斗志,越燃越旺,轰,手中黑剑起了感应,散发出一股更加强大、更加可怕的气势。

  “不——”翼人首当其次,顿时闷哼一声,刚刚才生起的至尊气势顿时完全散去,重新变成了垂垂待死的老朽。而更惨的是,之前他还有一定的力量对抗吸血藤,可为了镇压周恒却是消耗了不少,现在根本再无力抵抗,顿时再发一声惨叫,瞬间被吸成了人干!

  只是这翼人的生命力强悍到恐怖的地步,纵使这样都没有死去,渐渐然身体居然有充盈起来的迹象。

  这完全超脱了周恒的认知!

  人体失去太多鲜血的话,那就绝对死了!可这翼人都被吸成了人干却还活依然活着,而且还不是活了一天两天,时间绝对长得让人发指!

  这究竟是怎样的存在?

  “小辈误我!”那翼人却是厉喝起来,双眼不断地在乌黑与血红之间变化,浑身一涨一缩,似乎正在经历着巨大的痛苦。

  他伸出唯一得到自由的左手向周恒探去,断折的手臂摇摇晃晃,可才伸出一半就开始腐朽,从手延伸到臂,再到肩,再至全身!

  这强大到周恒难以想像的存在,竟是如此化为了飞灰!

  也活该他倒霉,若不是他对周恒起了恶意,又岂会发动本就不多的力量去攻击周恒,却没想到反而引起了黑剑的“震怒”,给予了他致命一击!

  只是如此一来,周恒什么好处也没有捞到!

  这翼人绝对强大无比,若是可以吸取他的力量,那可以将他送上怎样的高度?

  周恒不由地暗叫可惜,他低头看了看怀里的美人,继续前进。

  这里的一切都是诡异无比,若非有黑剑在手,周恒唯一的选择就是掉头往回走,但现在他却是有勇气和底气继续向前,不将这一切弄清楚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林馥香已经晕了过去,周恒将她负在背上,以他现在聚灵境的实力便是将她背上个几十年都不会感到一丝吃力。

  这究竟是什么地方?

  从那翼人的情况来看,这好像是一个监狱,而且还有吸血的酷刑!

  等等,这漫山遍野的吸血藤长得如此茂盛,究竟是吸取了多少人的鲜血?

  周恒游目一扫,心中猛地生起一股强烈的惊骇。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