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八十二章 战夜魔
  来到斗兽场之后,周恒不由地有种啼笑皆非的感觉。

  因为这斗兽场赫然又是天宝阁名下的产业!

  不过斗兽场最早并不属于天宝阁,以前也只有兽斗,是名符其实的斗兽场。后来被天宝阁吃下去之后,就有了死刑犯参与血斗的先例。

  人类虽然开化了智慧,脱离了野兽之列,可血液中还是有着杀戮的本性。当有了人类武者加入血腥搏斗时,斗兽场的观众顿时成井喷似爆发。

  无数年下来,斗兽场也变成了血腥斗士场,也多了许多的规定。

  外面的武者可以下场应战,以在真正的血杀中磨砺自己,但这需要支付大量的费用——和炼体境的妖兽或者死刑犯搏斗的话,可以用金银来支付,但若是想和聚灵境的妖兽、死刑犯交手,则需要支付灵石!

  至于初分境的对手,抱歉,这连天宝阁也弄不出来!或者说,也不愿意弄过来,毕竟天杭城哪个初分境高手愿意去冒这样的风险。

  周恒看了下,要和聚灵境的死刑犯或者妖兽打的话,每次入场需支付一块灵石。

  他看了看自己的钱包,总共就剩下两块了,在拍卖之前他就能打两场。

  得想办法弄点灵石!

  赌!

  血腥斗士场会对许多场战斗开设赌局,供大家压赌,接受金钱和灵石两种投注的方式。

  以赌养战,嗯,不错!

  周恒打定主意,恢复了本来面目,省得他屡战屡胜后有人研究自己,反倒牵扯出月珠的大秘密。

  “要挑战聚灵境的死刑犯,还是妖兽?”当周恒说明来意后,他被带到了一间书房,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向他询问了起来。

  “死刑犯!”周恒想了想,人类可要比妖兽聪明。而他除了要吸取力量之外,还想着借着生死压力逼迫自己达到“势”的境界。

  妖兽给不了他这么大的压力!

  “可以,交纳一块灵石!”那中年男子冷冰冰地说道。

  周恒依言拿出一块灵石放到了桌上,那男子捡起查看一番后,点点头,道:“需要留名吗?”

  “周恒!”

  “好,你的战斗会安排在……下午三点左右,请提前在这里等候,到时间不出现,视自动放弃,灵石不会退还!”那中年男子依然毫无表情。

  “知道了!”

  “在斗兽场战死的话,本方概不负责!”

  “知道!”

  “好,你签一下这份文件!”

  周恒签了那张生死契之后就离开了,那中年男子立刻在纸上写了起来:“周恒,聚灵二重天,战力不详!”

  时间还早,周恒先回了趟客栈,古姿并没有回转孤绝宗,而是一直待在他的九玄试炼塔中,不断地挑战第三层的对手,虽然屡屡战败,却是毫不气馁,让周恒都有些佩服她的毅力。

  在这样强劲的对手下,她被逼迫出了全部的潜力,渐渐有悟出三色莲花的势头!

  周恒也进了九玄试炼塔,虽然这里的灵气与外界并没有差别,可好在不会受到任何影响,是闭关冥想的最佳之处。

  这些天下来,他对于宝塔的运用也越来越得心应手,也发现其实要进入宝塔并不需要将塔放大到可以钻进去的程度,而是只要以意识沟通,他可以直接被吸纳进去。

  当然这距离不能太远,得在他的神识可以覆盖的区域内,而且中间不能隔着东西。

  他现在的神识已经可以覆盖三丈左右的空间,因此在这个范围内他可以如同鬼魅一般直接消失,这用来偷袭强者或许不足,但用来保命却是再好不过,毕竟谁能发现缩小如尘埃的九玄试炼塔?

  怪不得当初获得的难度那么大,这玩意确实是个至宝!

  古姿比周恒还要痴迷于武道,让他在第一层准备了大量的食物后,根本没有离开的打算。周恒吃了点东西后,开始在脑海中回放与九具银人的战斗过程,努力想要找出“势”的奥妙。

  待到下午两点时,他出了宝塔,收在身上前往血腥斗士场。

  这时候,已经有他的对战信息,他的对手是一名外号叫夜魔的死刑犯,同样是聚灵二重天,在斗兽场的战斗纪录是三胜零负,乃是新手。

  正是如此,夜魔的信息也不是很多,具体战力无法评估。

  这场战斗也可以下注了,周恒的赔率是十赔十四,而夜魔的赔率同样很低,十赔十三。算起来因为夜魔好歹出场过几次,能够连胜三胜自然实力不凡,因此赔率要稍微低点。

  周恒毫不犹豫地将自己仅剩的财产——一块灵石压到了自己身上,可惜,古姿虽然是初分境的修为,可身家也是少得可怜,况且还需要灵石快速恢复伤势,地主家也没有余粮,不但不能借给他,差点连他这块灵石也给抢了去。

  他来到了准备间,这里可以看到斗兽场中的情况,只见两头炼体境的凶兽正在疯狂厮杀,打得鲜血狂飙,久久才分出了胜负。

  “各位观众,接下来将是一场龙争虎斗,乃是聚灵境级别的战斗!应战者,是大名鼎鼎的夜魔,血腥斗士场的战斗纪录为三胜零负!”

  一名大嗓门的中年男子在看台上大声说道,炼体境的修为也足以将声音传递到整个斗兽场的每一个角落。

  “而挑战者,则是一名新人,他的名字叫——周恒!”

  “这两人,都是聚灵二重天,究竟谁输谁赢?各位观众,你们现在就可以下注了,战斗将在三分钟后开始,抓紧时间!”

  周恒不由地抽牙,这多宝阁还真是会赚钱,明明他是花钱来血战的,却还被人拿来赌钱,偏偏又一丝一毫的好处都分不到!

  三分钟的时间很快过去,周恒面前的铁栅栏也呼地向上升起,现出了一条通道,走出十丈左右就是斗兽场用来战斗的区域。

  这个区域是个正方形,每边大概是百丈长,四周围则是建立着高墙,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笼子,而再上面则是一排排斜向上的看台,足以容纳几万人。

  不过今天显得很是冷清,大概只有三成的上座率,观众以男性居多,但也不乏女人,当夜魔也从另一边的通道走出来的时候,有几个女人顿时发出兴奋的尖叫,一把将上衣从领口处扯下,晃荡着两只奶~子,好像发情的母兽。

  周恒凝目向那只有外号的对手看去,那是一个身体十分瘦长的男子,面目冷峻,皮肤黝黑,身上闪动着强烈的杀气,都快形成了实质一般。

  “没有任何规则,一方认输或者死亡即战斗结束!”

  “让鲜血挥洒吧!”

  “战斗开始!”

  周恒没有立刻发动攻击,反倒将力量压制到了普通聚灵二重天的水准,他要借着战斗将技艺推进到“势”的境界,一招取胜就完全没有效果了。

  夜魔同样没有急着发起攻击,而是绕着周恒转了起来,只是时不时地咧一下嘴,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下嘴唇,好像在舔噬着鲜血一般。

  不得不谨慎,虽然说认输就能结束战斗,可这死亡率依然高达九成!为何?杀红眼的时候,哪还管对手说什么,一个字,杀!

  “杀!”

  “杀!”

  “杀!”

  四周围的看台上,观众们不耐烦地大叫起来,声音形成了海洋,不断刺激着周恒和夜魔的战意。

  咻,夜魔动了,他身形划动,身形极是诡异,以一种极古怪的步法向着周恒逼去。

  周恒才看了两眼,就有种头晕目眩的感觉,连忙将双眼闭上,以张开的神识捕捉对手的动静——对方的步法拥有迷乱神智的效果。

  “死!”一声尖锐的低喝,夜魔已是杀了过来,右手张开中,手里已是多了把蓝光盈盈的匕首。

  叮!

  周恒起剑招架,飞瀑剑法展开,天空中顿时出现了一道道垂落的瀑布,这可是由剑气形成的,足以对魔夜造成巨大的威胁。

  他并没有使用黑剑,而是临时买了把普通的长剑,但在他的灵力贯注之下,照样能够对聚灵境的武者产生致命的威胁。

  试探性的交击一下之后,夜魔身形翻折,瞬间跳离开十丈之远。

  他伸出舌头在匕首上舔了下,脸上露出一道嗜血的笑容,道:“我很久没有品尝到人血的滋味了!真是怀念自由之身时,当初灭了一个村落,一口气饮了百多人的鲜血,真是无比想念!”

  “特别是幼童和处子的鲜血,甜美得让人发狂!”

  周恒杀气隐动,他知道在这里搏杀的都是死刑犯,可至于恶到什么程度他却是并不清楚,可是听夜魔说出的这几句话,他就知道这些人死不足惜!

  甚至死上一百次都不过份!

  “虽然是男人的血,不过现在条件艰苦,我也不挑三拣四了!”夜魔厉啸一声,身形再动,依然是那足以让人神智昏乱的步法,向着周恒疾扑而去。

  周恒却是张开了双眼,目光中杀气如炽。

  “哈哈哈,竟还敢睁眼,你是嫌死得不够快吗?”夜魔大笑,下手却是放不留情,右手划过,匕首直削周恒的头颈,灵力贯注之下,这哪怕不是法器都能削断聚灵境的身体。

  周恒冷哼一声,叮叮叮,长剑连舞,将夜魔的攻击一一化解。

  “咦,你怎么可以不受我‘鬼影步’的影响?”夜魔惊呼道。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