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八十五章 欺到头上
  “什么,周恒突破到了聚灵二重天!”

  吕素娥得知这个消息后,脸色一下子就黑了。她知道周恒在斗兽场屡战屡胜,对他轰杀刘煌一事也没有太大的震撼,毕竟周恒当初连聚灵三重天巅峰的金腾逸也给宰了!

  刘煌固然血杀成狂,拥有远超一般聚灵三重天初期的战力,但最多也就能媲美聚灵三重天巅峰罢了。周恒既然达到了聚灵二重天,能够轰杀刘煌并不稀奇。

  稀奇的是,这小子仅仅两个多月就从聚灵一重天提升突破到了聚灵二重天!

  这速度,也太快了吧!

  她的天资并不高,直到五十岁左右才突破了聚灵境,但之后她意外服食到了一枚神果,短短六年之内就达到了聚灵三重天,因此被黑水殿破格收录。

  可是跟周恒一比,她这速度又算得了什么?

  不管周恒是不是服食了什么异果,仅仅两个月就能突破一个小境界,这足以让宗门对他大加重视,悉心栽培了!

  这样一来,她哪怕是突破到了初分境也没有机会击杀周恒——除非她愿意承担杀掉周恒之后,宗门的无尽怒火!她虽然想要报仇,但还没有果决到把自己的性命也搭上的程度。

  当然,这也只是她的一厢情愿,以为初分境就能稳杀周恒。

  “不能再给这小子成长的时间!”她恨恨地握了下拳头,目光中杀气盈然。现在便是她想要化解恩怨也不可能取信于周恒,两人之间注定是不死不休!

  “这小子既然还在斗兽场,那么——”

  “请出十方皆杀上官奇,镇杀这小子!”

  “不管花费多少代价!”

  ……

  周恒之前在斗兽场虽然四战全胜,但也只能说是小有名声,直到这次战胜了刘煌顿成了大名人,在天杭城中可说是家喻户晓。

  接下来,周恒还会不会继续去战斗兽场那九个更强的人?

  大家都是十分期待,最好周恒是去直接碰撞那在斗兽场拥有不败威名的十方皆杀上官奇,那绝对是一场精彩无比的龙争虎斗!

  周恒没空理会这些,赢了刘煌之后,他的个人资产一下子突破了万块灵石,也算是小富翁了吧!

  为了修为的积累,他当然还会继续去斗兽场战斗,不过他现在的实力太过强大,斗兽场方面也不是傻子,会给他安排弱小的对手——将那些死刑犯弄过来,天宝阁也是花了相当的代价,而周恒对上他们又没有丝毫的悬念,拿这个做赌,只有亏死的份!

  斗兽场方面没有直接给周恒回复,还在商量接下来该出动哪个高手来殂击周恒。

  周恒也不急,明日就是天宝阁的拍卖会,他将目光盯到了风灵果上——能够提升一个小境界,他志在必得!

  以前他当然不敢想,可现在他已经有万块灵石的财富,再加上还有五颗月珠,按一颗最低的一千灵石来算,那五颗也有五千灵石!

  黑水殿内门弟子每三个月才能得到一块灵石,一万五千块灵石说出去足以让九峰的弟子都为之疯狂,拿下一枚风灵果应该难度不大,甚至两枚也有希望,三枚的话……估计危险。

  他生怕诸志和等人会来找他一起去拍卖会,便想换一个客栈,毕竟他现在可是颇有名气,有心人想要知道他的住处并不难。

  只是他还没有离开,便先接待了一个不肃之客。

  那是一个年轻男子,不过二十五六,但气息无比可怕,甚至比柳圣杰还要强出一截——初分二重天!

  “我叫严应龙!”对方直接开门见山地说道,“找你,只为一事!”他暄宾压主地坐了下来,模样十分随意。

  初分境啊,果然嚣张!

  周恒心中极度不悦,初分境又如何,欺到他的头上就是他的敌人!惹急了他,放出古姿来联手做掉这混蛋!

  “斗兽场接下来的战斗,我要你输!”严应龙以命令的语气说道,容色平静,好像在说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他突然笑了下,又道:“不要去动什么不切实际的想法,你不可能对抗得了我!”

  “第一,你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第二,我是海山宗的少宗主,论地位,我是天上的龙,你不过是蝼蚁而已!”

  原来他是想通过操纵赌局来大发横财!

  不过海山宗确实很强大,乃天杭九峰之首!身为海山宗的少主,论权势甚至比柳圣杰还要高出一截,怪不得他敢如此嚣张!

  周恒容色冰冷,道:“想我败,简单,给我找个像样点的对手!”

  “你——”严应龙猛地容色一厉,不怒反笑,“胆子不小啊!你以为,你是黑水殿的弟子,我就不敢收拾你吗?”

  “至少不是这里!”周恒也回敬一笑,天杭城中禁止战斗,这是九峰共同制订的规则,虽然城中还是会有私斗,但现在可是众目睽睽,严应龙胆子再大也不敢在客栈中乱来。

  “好!好!好!”严应龙发出一连串的冷笑,“既然你想找死,我就成全你!你的下一个对手,就是十方皆杀上官奇,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活下来!”

  他负手而去,好像受了天大的委屈似的。

  周恒握了握拳头,他的实力提升得很快,可还是不够!否则他根本不需要忍,直接将严应龙收进九玄试炼塔镇杀即可,谁都不可能知道是他下得手!

  风灵果,一定要拿到手!

  周恒换了间客栈,将自己再次乔妆成了李宏,耐心等待。

  第二天的晚上,他来到了天宝阁,取出信物之后,被引进了一间包厢,算是贵宾级别的待遇了。

  和戏院一样,面向楼下的墙壁是打穿的,取而代之的是一块黑色帘布,若是不想被人看到大可不必卷起来,透过帘布也能看清下方。周恒朝下一看,只见底下真和戏台一样,最前面是一人高的木台,然而就是一排排的椅子,足以容纳上千人。

  此时底下至少已经坐了八成满,二楼的包厢则是大多垂落着黑帘,周恒只是用神识感应了一下就立刻退了回来——有初分境的强者!

  这种用神识感应对强者来说可以视为挑衅,因此他只是一触就收了回来。

  又是十几分钟后,底下已是座无虚席,看来风灵果和月珠的吸引力相当地大,就不知道最终能够拍出多高的价。

  “青河兄,你怎么有兴趣过来?”

  “长天兄,老夫为何不能来?又不是只有你才有后代!”

  “那一人一枚风灵果,也不用伤了和气!”

  “哈哈,刘青河、沈长天,你们这脏也分得太快了吧!”

  “哼,老夫只对月珠有兴趣,大家卖老夫个面子,老夫只要两颗!”

  “好大的胃口,总共就五颗月珠,你一个人就想拿两颗?”

  楼上的包厢虽然布幕未揭,但并不影响那些初分境的高手从彼此的气息上认出谁是谁来,毕竟整个天杭城也就百来个初分境强者,彼此都可说是知根知底了。

  拍卖还没有开始,这些人就已经开始了私下分脏,只是粥少僧多,注定不可能达成协议,最后还是要看谁的钱包荷实。

  周恒耐心等待,又是几分钟之后,天宝阁终于有人走上台来,正是马宽军。

  居然出动了一名初分境的高手来主持拍卖!想想也是,今天要拍卖的东西非常珍贵,到场了不少初分境高手,天宝阁若是只出动聚灵境的武者又怎么镇得住场?

  “各位,欢迎来到本阁今天所举办的拍卖行!老夫知道,有几位老友是冲着风灵果来的,还有几位老友是瞄着月珠。不过,交情归交情,生意归生意,老夫也得按本阁的规矩来,你们就别想老夫给你们开后门,一开始就拍这两件宝物,你们就死心吧!”

  马宽军的这番话顿时引得众人大笑,不得不说,生意人就是生意人,这番话说出,谁也不好仗着身份和交情让马宽军提前拿月珠和风灵果来拍卖了。

  “那么,废话不多说,现在就开始今天的拍卖!”马宽军和楼上诸人谈笑风生的时候,底楼的人自然半句抱怨都不敢有,因为他们修为最高的人也不过聚灵境,在初分境的强者面前根本没有插嘴的资格。

  “今天的第一件物品,是一枚丹药,名为……”一名侍女送上来一只托盘,马宽军取过里面的一只丹瓶,开始介绍起来。

  一开始的这些东西,不外是聚元丹、小回灵散之类的便宜丹药,还有所谓的神兵利器,都只是炼体境级别,别说二楼那些大佬根本不会关注,就是底下大多数人也不屑一顾。

  “接下来,是一件法器!”因为拍卖品的档次不高,马宽军也同样兴致不高,但说到法器的时候,他突然提高了几分声音,显得有些振奋。

  “武道九境,法器也分为九阶,高等阶的武者使用低阶法器,会让低阶法器直接崩坏。因此,一件高阶法阶自然就极为珍贵,而老夫手里的这把离火刀,就是初分境级别的,以灵力激发的话,还能释放出火焰,威力不俗!”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