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八十七章 劫持
  “不需要!”就在众人以为能够见证一段良缘时,包厢中却是传来安玉媚冷冷的声音,虽冷却依旧妩媚。

  严应龙原本微笑的表情立刻凝固住了,手中摇动的折扇也停了下来,似乎被深深地打击到了。他勉强扯了下嘴皮子,露出一丝笑容,道:“安小姐,在下一片诚——”

  “我安玉媚需要的东西,自己会买!”

  噗!

  底下顿时传来一片嗤笑声,那些聚灵境的武者不敢、也没那么多的身家参与风灵果的竞拍,之前只能看得流口水,心中暗暗羡慕,现在看到严应龙碰了个钉子自然幸灾乐祸了。

  严应龙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手一挥,面前的黑帘垂下,他敲了敲椅子的扶手,轻喃道:“安玉媚,既然你辜负了我的一番心意,就别怪我不怜香惜玉了!我没有那么多的时间陪你慢慢玩!”

  “去,执行第二套计划!”

  “是!”先前那微带沙哑的声音说道。

  马宽军又开始了月珠的拍卖,这次连续拍了两枚,分别以八千和六千的价格成交,气得前面那人鼻子都歪了,一前一后不过五分钟他就多花了两千块灵石!

  两千块啊!

  然后,是第二枚风灵果。

  “一万!”安玉媚直接喊出了能够让大部份人绝望的高价。

  “一万二!”周恒终于加入了战团,现在只有两枚风灵果,而他的资产还在上升,因此每枚风灵果的心理底限已经提升到了两万五千块灵石左右。

  虽然一个人只能服食一枚风灵果,可他并不介意拿下两颗——一颗自己,一颗给周定海,他相信自己的父亲肯定可以突破聚灵境。

  “一万五!”安玉媚冷冷说道。

  众人都是颇有兴致地欣赏起新的价格战,不少人甚至以为周恒也和严应龙一样,是想自己拍下风灵果后再送给安玉媚讨对方的欢心。

  送人?鬼才嫌灵石多烫手呢!

  “一万八!”周恒财大气粗地说道,确实,拥有宝月境之后,他等于拥有了一个聚宝盆,每天至少是一千灵石的进帐,堪比拥有一座灵石矿了!

  “一万九!”安玉媚的声音中多了一丝恼怒,显然,她身上的灵石肯定不足两万,所以加价的幅度才会小了下来,所以才会在严应龙喊出两万的叫价后不再出价。

  “两万!”

  一片鸦雀无声,谁也没有想到第二枚风灵果居然也能拍出两万灵石的高价。

  这下完了,最后一颗风灵果谁能争得过安玉媚呢?包厢中那些初分境的强者们都是愁眉苦脸,事先谁能想到,他们这些大佬居然只是来做了回观众。

  “下面拍卖第四颗月珠!”

  ……第四颗月珠被抬到了九千灵石的高位!

  原因很简单,这些初分境的大佬自觉在最后一枚风灵果上拼不过安玉媚,那么只好将目标对准在仅剩的两颗月珠上,将月珠的价位也顺势抬了上去。

  “各位,各位,现在是最后一枚风灵果!”马宽军十分兴奋,今天在他手里拍出的物品总价差不多能够突破十万灵石大关了!

  “一万!”安玉媚妩媚的声音立刻响了起来,甜甜腻腻,撩人心神。

  “两万!”周恒直接喊出了让安玉媚绝望的价格。

  全场再次鸦雀无声。

  他们即使没记住周恒的声音,也能分辩出他的声音是从哪间包厢中传出来的,不正是拿下第二枚风灵果的人吗?这小子可真够狠的,已经有了一颗灵风果还要再竞拍,难道不知道风灵果多吃无益吗?

  包厢中,安玉媚也是容色一怒,她万万没有想到,周恒还会杀出来压自己一回!

  怎么办?

  拍卖行可没有赊账的规矩,若是人人都如此的话,那还拍个屁啊!她总共就带了一万九千的灵票,除了一小部份是她通过妙香楼赚来的,其他可都是安若尘的家当!

  她老子还跟她开玩笑说,这些可都是她嫁妆,花了就没了!却没想到居然没能花出去,这是老天爷要让她一辈子嫁不出去吗?

  不服又怎么样?拍卖行只认钱不认人,难道她要抬出安若尘来赫人?

  别说这根本没用,天宝阁的背景强大的可怕,她本身也不是这种性格的人啊!

  忍!

  安玉媚气得呼吸急促,她自然以为周恒是在故意气她,否则哪有人花这么高的价格买两枚风灵果的——一来不值,二来一个人也吃不了两颗风灵果。

  “我们走!”她站起身就往包厢外走。

  “是,小姐!”原本侍立在她椅后的婢女立刻应声道,只是看向她背影的眼神中带着一丝犹豫和闪烁。

  安玉媚的离去自然不可能影响拍卖会的继续进行,第五颗月珠也破了纪录,拍出了一万一的高价,如果一算,周恒虽然花掉了四万灵石,却并不用他掏出一块来,反而还能有些进帐。

  结算之后,他将两枚装在玉盒中的风灵果收起,迅云流光步展开,瞬间远遁数里,让某些不甘心想要摸黑打劫的人只能望洋兴叹。

  ……

  一辆精致的马车中,安玉媚一手拿着酒杯,一边恨恨地想着周恒,俏脸儿艳光四射,妩媚无比。

  突然她有种微微的头昏,正想将酒杯放下时,手中却是一丝力气也用不出来,杯子掉到桌上,又滚了下来,幸好车厢内铺着厚厚的地毯,并没有摔破。

  嘭!

  她再也无力坐着,一下子就趴到了桌子上。

  “小姐,你怎么了?”她的婢女立刻急呼道。

  就在这时,外面响起了骏马的惊叫声,马车立刻停了下来,随即响起了短促的交手声,接着车厢门打开,走进来一个身材修长的锦衣男子。

  正是严应龙!

  “安小姐,在下对你仰慕已久,特来请你一行!”他刷地一下打开了折扇,模样很是潇洒。

  安玉媚连动弹一下手指的力气也没有,只是用愤怒而绝望的眼神盯着自己的婢女。她身上有块玉牌,乃是安若尘亲手所制,只要捏破,安若尘就会立刻赶过来!

  可她现在根本没有这个力气!

  显然,严应龙准备得很充份,甚至知道她有这个秘密武器,提前药倒了她!而能够知道这些,又能够做到这些的,只有她最贴身的侍女。

  为什么?为什么要背叛自己!

  她微微嚅动着性感的红唇,盯着那婢女。

  “安小姐,人都是有弱点的!”严应龙微微一笑,折扇一挥,噗地一下,扇面划过那侍女的颈部,一颗美丽的人头立刻飞腾而起,鲜血狂涌。

  安玉媚动人的双眸不由地一阵收缩,再怎么说,她和那侍女也朝夕相处了三年多,即使遭到了对方的背叛也仍是有感情的存在。

  “她有个弟弟,不过被我抓了,所以才会偷偷对你下药!不过,虽然是被迫的,但背叛就是背叛,便送她去地府与她的弟弟相聚!”严应龙淡淡说道。

  这男人好狠!

  安玉媚心中一片冰冷,对方处心积虑而为,显然是冲着她来的!打得主意并不难想像,控制她以达到控制安若尘的目的。

  而如何控制她?安玉媚绝望地闭上了双眼,她是女人,一个绝顶美丽、妩媚的女人,落在男人的手里,会有什么好下场?

  “安小姐,这里太没情调了,我带你去客栈休息休息吧!”严应龙将安玉媚拎着衣领而起,嗖嗖嗖,他身形急跃,很快就来到了一座客栈,进入了仆人早就开好的房间。

  安若尘对这个独女宝贝得紧,不用多久就会发现安玉媚的失踪,必将引动这位劈地三重天强者的滔天怒火,到时候包括九大峰在内,所有人都将是怀疑对象!

  海山宗虽然强大,但也不会和一位劈地三重天的强者硬扛,如果他带着安玉媚回去,不用多久就会被查出来!

  而天杭城的客栈看似危险,可一时之间反倒不会有人想到。当然,这肯定也瞒不了多久,但到了那时候,安玉媚肯定已经被他调教得服服贴贴了!

  所有参与此事的人都已经被他灭口了,而他要做的就是征服安玉媚——从身体开始,再到心。

  没办法啊,老大老二他们已经联手在对付他了,父亲又放任他们兄弟几个内斗,坚信只有最强最狠的人才配继承海山宗宗主的位置,如果不能找到一个强力援助,他就死定了!

  时间有限,等不起啊!

  他暗暗一叹,像安玉媚这样的美女他也想将对方的心先征服,再享受对方妖媚动人的身体,可谁让安玉媚毫不犹豫地拒绝了他的美意?

  “安小姐,这是解药,很快就能恢复力气。不过,里面我还加了一些别的东西,嗯,不会对你的身体有害,只是让你特别想和男人上床而已!”

  严应龙微微一笑,将一枚暗红色的丹药塞进了安玉媚的樱桃小嘴里,此药遇津即化,安玉媚浑身无力根本不可能吐出来,立刻顺着她的食道流了下去。

  药性很快就发作了,安玉媚的双眼变得迷离起来,如同笼罩着一层水雾,越发显得妖艳迷人。

  “哈哈哈,让我好好欣赏一下冷艳高傲的安玉媚是怎么变成荡妇的!”

  “吃了春媚丹,任你再是冷冰冰的女人看到男人也会发浪!”

  “每天一颗,我就不信摧毁不了你的抵抗!”

  这时,周恒刚好绕了个大圈子回来。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