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文学 > 剑动九天> 第九十四章 不公之战
  第二名老者正是严平松,他拱了拱手,道:“左兄,上官贤侄受当朝律令所制,你不会想要劫狱吧?”

  如果左红尘真想劫狱的话,在场诸人无人能够阻拦!当然,左红尘敢这么做的话,就等于是向寒苍国挑衅,南宫皇室的背后可是天星宗,有开天境的老怪!

  左红尘除非以后不想再踏进寒苍国一步,否则这样做就是自寻死路。

  “哈哈哈,老夫岂会做这样的蠢事!”左红尘大笑,“老夫得了陛下圣意,特来接引吾徒,这是吾徒在此的最后一战,杀了他的对手之后就是自由之身!”

  他从怀中取出一张锦帛,大概就是圣旨了。

  立刻便有斗兽场的人出现,接下了锦帛,随即便有一名聚灵境的人出现,大声肯定了左红尘的说法。圣意中,对上官奇颇有勉励,认为其天赋卓绝,不应该浪费在斗兽场中,允其戴罪立功,为国效力。

  完了,周恒肯定完了!

  先别管上官奇的实力如何,光是有一名劈地三重天的强者坐镇,周恒敢对上官奇下杀手吗?生死血杀,一方若是心有顾忌,还如何能够发挥出全力来?

  再说了,十方皆杀岂是吹出来的!

  左红尘傲气十足地环扫众人,不耐烦地道:“怎么还不开始,速速让吾徒将那人杀了,随老夫回帝都!”

  嚣张、霸道!

  在他的眼里周恒就是被屠宰的份,根本不当回事,挥手即斩,连蝼蚁都不如!

  在这个劈地三重天强者的强势下,饶是斗兽场的后台老板是天宝阁也不敢不遵,毕竟天宝阁在这里的最强者也只是初分境的马宽军而已。

  “各位观众,众所期待的大战马上就要开始,请各位张大眼睛,尽情欣赏这场龙争虎斗!”斗兽场的主持人连忙叫了起来,并吩咐开启了两边的栅栏。

  周恒踏步而出,之前他虽然没有看到左红尘,但对方的话却是丝毫一句不落。

  他心中盛怒,脸色一片肃然。

  武道之心不可动,上官奇他必杀,哪怕是左红尘在边上都没有用!他早已经下了这样的决心,若是现在弃战的话,那么武道之心沦落,日后说不定就此沉寂。

  武者无畏,攀向巅峰之路注定充满千难万险,危机重重,若是怕这怕那的,又如何能够前进?

  另一边,上官奇也出现了。

  这是一个模样很清秀的青年,虽然晋入聚灵境之后武者的衰老速度会大大减缓,再加上还有驻颜之物,光从外表来判断一个人的年龄已经不可取了。

  不过,上官奇确实只有二十二岁!

  他看上去和普通的年轻人没什么两样,斯文、甚至还有些秀气,可是当周恒看到他那双眼睛时,心中自然不会再有这样的想法。

  疯狂!

  这是周恒的唯一感觉,那具瘦弱的身体中仿佛藏着一个恶鬼,随时会扑出来屠灭一切!

  “师父!”上官奇对着左红尘恭敬行了一礼,“徒儿已经有两年没有见过师父了!”

  “哈哈哈,速速杀了那个小鬼!”左红尘遥指周恒,一道沉厚的压力落下,周恒顿时闷哼一声,嘴角溢出了一道鲜血。

  “左兄,你这样做有些不妥吧?”严平松冷然说道,声音中带着愤怒,他可是天杭九峰第一人,虽然不是天杭城的第一高手,可手中握着海山宗这样庞大的势力,又岂是散修的武者可比?

  “不妥,有何不妥?”左红尘尖叫着嗓子说道,“别说一个聚灵二重天的小子,便是劈地境,老夫也是想杀就杀!”

  这话就有点过了,斗兽场中猛然多出了几道可怕的气息,向着左红尘轰击而去。

  ——左红尘固然实力最强,可一名劈地三重天的武者也最多挡得下五名劈地二重天,天杭九峰的劈地境武者加起来绝不少于三十个,足够将他耗死了!

  当然,硬拼的结果绝对是两败俱伤,若非必要谁也不会想要开启这样的战端。

  “哈哈,老夫可是毒血宗的,你们真想和老夫为敌吗?”左红尘冷笑一声,双眼环扫,顿时,那几道气息立刻收了回去,似乎对毒血宗充满了惧意。

  便是严平松也叹了口气,不再多言。

  一个人,压服了整个天杭城!

  “师父,这个小子还是交给徒儿吧!徒儿的沸血功已是大成,正好拿这小子开祭!”上官奇扬声说道,语气中充满了自信和骄傲。

  “沸血功大成了?哈哈,好徒儿,也不枉你在这里待了两年!沸血功一旦大成,日后修为猛进,百年之内你必能突破开天境!”左红尘大笑。

  一师一徒,完全视全场几万人为无物!

  太嚣张了!

  这里可是天杭城啊!而且,上官奇还是死囚之身,至少要打过这一场才能特赦,神气什么?

  一时之间,所有人都有股憋着的愤怒,想喊又喊不出来,说不出的难受!

  这就好像国弱被人欺,丢得是所有人的脸!

  原本大部份人是想看到十方皆杀痛宰周恒,可现在再没有人希望上官奇获胜,清一色地倒向了周恒这边。可十方皆杀是何等的可怕,周恒又岂能获胜?

  当然也有幸灾乐祸的,比如吕素娥、比如柳承俊,他们只想看到周恒死,至于丢脸不丢脸,管他们屁事,那些劈地境的强者还不是一样缩卵了!

  “废话少说,放马过来!”周恒冷然说道,也只有他对自己充满了信心,斩杀上官奇之念无比坚定。

  迅云流光步加九玄试炼塔,让他敢放手一搏!

  “想死,就成全你!”上官奇大步前行,向着周恒逼了过去,随手一拳轰出,顿时风云卷动,卷荡起无穷的力量。

  嘭!

  周恒与他硬拼一记,顿时脚下一滑,被硬生生轰退了五丈!反观上官奇却只是小退了半丈,身形晃了晃便站稳了脚跟。

  这家伙的丹田空间,也达到了常人的四倍以上!

  周恒眸子一紧,顿时感觉到强大无比的压力,这样的妖孽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怪不得对方能够获得十方皆杀的称号,确实不简单。

  “咦,这小子的丹田空间好大!”左红尘自然知道徒弟的底细,从一击便能判断出周恒拥有多么可怕的潜力,老怪物眼中杀气一闪,“不可留,速杀!”

  “是,师父!”上官奇露出杀气盈然的笑容,将一只右手高高举起,在阳光反射出血腥般的异彩,“小子,你想怎么死?”

  “我看,还是你自己去死好了!”周恒淡淡说道,这样的对手很好,他正需要!

  “无知!”上官奇冷哼一声,身形疾掠,右手挥出,形成一道血红色的光影,直轰周恒。

  迅云流光步展开,不用催发到极致,周恒轻轻让过,腰间长剑出鞘,刷刷刷,九道剑影荡过,形成了九条漆黑色的瀑布,每一道都是一丈宽,五丈长,对着上官奇狂卷而去。

  这可不是普通的飞瀑剑法,而是将三十六式剑法的精髓融合成了九剑,威力暴涨!

  飞瀑剑法本为人级上品武技,后来被周恒以凌天九式的剑意修改之后达到了应有的品阶——地级下品!现在三十六式剑法归九,足以将飞瀑剑法的威力推进到地级中品的程度。

  差不多让周恒拥有了超越一个小境界的战力,顿时弥补了他在力量上与上官奇的差距!

  嘭!嘭!嘭!

  上官奇连连轰拳招架,却终是未尽全功,被一道剑瀑穿胸而过!

  哗!

  全场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欢呼声,所有人莫不怒吼咆哮,借着这种方式渲泄着心中的憋闷。

  “好!好!好!”上官奇冷然看着周恒,容色冰冷,杀气狂炽,破开的胸口处血光沸腾,正在以极快的速度弥合着,很快就不见一丝创痕。

  好强大的自愈能力,不知道这是不是他的血脉之力!

  “小看你了!”上官奇森然说道,双手张开,瞬间变得一片血红,“就让你看看我苦修十二年的沸血功!”

  “血河万里!”

  他暴喝一声,咻咻咻,他的双手中不断地幅射出血红色的光影,如同张开了一张鱼网,向着周恒笼罩而去。

  迅云流光步展开,周恒不断地游动身形,在一道道血光中游走自如,犹如在刀尖上起舞,翩翩灵动,给人一种无比灵动的感觉。

  血光扫过,周恒傲然屹立。

  “嘿嘿,这有点不公平!”左红尘突然说道,右手一扬,嘭嘭嘭,周恒的身周突然多了四道藏青色的光柱,两两响应,形成了四堵墙。

  周恒轰出一拳,光墙只是颤动一下,坚韧不破。

  这可是劈地三重天强者设下的困笼,虽然不可能持久,可有左红尘在一边不断地以灵力维系,只要他灵力不枯,那么这困笼也将永远存在。

  “太卑鄙了!”

  “无耻!”

  “太不公平了!”

  周恒原就以身法见长,这一下就废掉了他大半的实力,还怎么打?看台上立刻响起了一片愤怒的骂声。

  “咶躁!”左红尘冷哼一声,恐怖的气势卷过,全场一片死寂,无人敢再说什么。

  “现在公平了,战吧!”他怪笑着说道。

看过《剑动九天》的书友还喜欢